夢到自己要當某公司內部活動主持人,沒有準備,後面交給一位比我年紀大的穿著花枝招展大紅色的女同事;我發現我應該稍微介紹公司,趕快上網查、背,又發現我怎麼穿短褲,急著問西裝在哪裡,跑出來的竟是我媽;她說隨便穿一件就好了,就穿平常那樣子,我找到牛仔褲,想找一件襯衫,找不到;一邊看門外人群聚集狀況想判斷活動是否已開始。此時竟內急,想上洗手間,上過之後又覺得沒有上完,奇怪。突然就醒來了──竟感扼腕,還沒享受上台,就醒了。這個夢做的很深沉,是很潛意識的夢境,它是那種醒不來的夢,我才知道,原來恐懼上台的我,這麼喜歡在台上啊?

因為太喜歡,才會恐懼啊。

睡得好飽今早,起床後所有憂愁都沒了,外面仍是晴天,靜靜的,風吹著入秋後仍極茂密的樹葉,沙沙簌簌的大響,孩子們在九點前竟都已經起床排排坐好在客廳;妹妹一起床就延續昨天的「氣」,她已成長,慢慢看見這些氣,有時氣得多麼莫名其妙,而我在旁邊跟著;她哭著鬧著什麼達不成,我仍默默在旁邊跟著。而她一定會拿我當出氣筒叫我滾,我就和她說我很愛她喲然後繼續默默跟著。早上我將她手機先沒收、希望晚點玩,妹妹氣起來衝進房間門一鎖,十分鐘以後又出來對我做一個可愛的鬼臉。

你,也會變成孩子生氣的對象,雖然現在還不明顯,但也不知道你「耐受力」如何,畢竟他們是我孩子,我已經「練習」了十幾年了,一般沒有孩子的應該很難接受孩子這一面。

今天是中秋四天連假的最終日,我送去給看不見孩子的爸爸媽媽的訪談邀請陸續的回來,我也繼續的訂下了更多的我寶貴的時間,表示會更忙,心中更慌。孩子在這間客廳改成的書房,還算是認真的,大家都安靜了一陣子,這麼短短的安靜一陣子對我這個寫作的來說,就非常的受用了,我繼續寫「這本書」,順了一次自序,決定將它變成「後記」,因為它是寫我自己離婚故事,放在前面,有點小家子氣,不如放後面,做個完整的結尾,然後繼續順第一章,這次我也決定將這位「看不見孩子的媽媽」的故事拆成三部份,讓它呈現方式很特別,在她的故事中間穿插著我本來就寫好的「結婚是21世紀最大騙局」理論。現在很擔憂我的一件事就是,這本書是不是「寫歪了」?我要寫的應該是「讚頌」單身之後的生活,要告訴大家勇於離婚,重獲單身之後一切會很讚,但,如今我是不是一直在論述結婚有多麼錯、婚姻有多麼糟、婚姻制度有多麼不合理,卻忘了論述離婚後的世界有「多麼好」呢?

當我證明了「有它,就糟」,並沒有證明「沒有它,就好」啊!

我需要證明嗎?還是,答案自在人心中,不必特別提呢?

太有效率了,美好極了,中午,開心的帶你和兩個孩子出去吃飯,我們到研究院附近的義大利餐館,這地方是中研院的研究員打牙祭之處,以前我覺得很像矽谷,尤其「人種」比例很像,印度人居多,點綴幾位東南亞或華人,偶爾幾位白人,有一桌大約十幾位,都是年輕人,研究生的年紀和氣質,聊得正嗨,旁邊居然還有另一桌是一位印度研究生孤單坐在那邊,以前我蠻享受看他們,現在疫情期間,我就有點緊張了,這麼多外國人沒戴口罩。孩子們不覺,很開心吃著,各種義大利麵,還有這家招牌的炸雞───我吃了一半麵,自己到隔壁便利商店,一碗微波加熱的味噌湯、一顆茶葉蛋。

我們車子難得找到研究院路邊的一個車位,停好車,我就不想動車了,想盡辦法以這個車位為中心,找到餐廳再回車,拿完東西再走著出去……你笑,幹嘛今天對這個車位這麼扒著不放?我也笑了。依依不捨的開車離開這車位,送哥哥去補習,帶妹妹走走,車子在城市的東邊地區亂逛,經過了昨天「白晝之夜」會場,現在已空無一人,車流恢復秩序;每一間咖啡館都太小,店面前又沒有地方停車,連違規停車的地方都沒有。於是我們再次將車子送進地下室停車位,又是一家Citylink,松山車站的。妹妹好不容易睡醒、沒有起床氣,我牽著她的手走下來在酷熱陽光下等著過馬路,這個時候的你,早已先到了茶屋等我們。

這茶屋就是蔦屋書店的茶屋,旁邊的牛肉麵和拉麵店都沒有人,茶屋永遠高朋滿座,因為在這裡,被書本包圍;食客手上往往沒有書,但是相機一直拍個不停,無論怎麼拍,後面都是最好的背景。這裡的奶昔是蔬果型的,生菜沙拉的凱撒醬特別順口,外面的陽光眼睛一直看得到,卻不刺眼,巧妙地被百葉窗半遮在外面,氣氛這麼好,在這裡,我很用功,找到了下一篇專欄主題,有了主題,後面比較放心了。後來在這裡吐出了又一篇1200字,奠定基礎。

若想重新建一座「橋」,通往以前自信的我自己,只靠經常見面的好朋友仍不夠,需要更久以前的朋友,才搭得起來──今天來到「果然匯」聚餐,就見到了好久不見的朋友,幾個當年一起開車從史丹佛到柏克萊的KTV友人「大集合」,很開心我家女兒願意與我去。太久沒和這位朋友見面,大家都是老樣子,除了變瘦,其他是不會變的;朋友問問題仍然俐落,我交代我的現況肯定是不夠的,到底為何會到現在的這個狀況,才是大家想知道的───為何我現在沒有工作在家裡,為何我離婚了,為何孩子這樣子……我試著一一回答。三個正在讀小學的女孩各差兩個年級,拿了大人的錢和手機就開開心心的去下面一層的遊樂場去玩耍了,我們這些大人聊的又更廣了一點,把剛剛未釐清的都說得更清楚了。

於是,橋也建了起來。這座橋,建在這世界,雖然世界這麼大、海洋這麼闊,交通如此不便的必須搭長程飛機來來往往,但大家心裡都在那塊加州草原上的校園曾經有一段共同的回憶,那加州陽光太厲害,可以烙印得如此的深,於是,一輩子都會帶著它了──直到老到記不起往事的那一天。而,在那一天來到以前,去到哪裡,隨便遇上一下,或哪天哪個人突然想積極一點的辦同學會,又會再次交流頻繁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