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孩子沒去看他們媽媽,週末去掉補課,只剩一天,所以也沒找孩子的爺爺奶奶來顧了,今天的體驗就很特別,中餐叫Uber Eats,你動鍋弄了炒花椰菜、煎豆包,把我們大家餵得飽飽的──今年中秋禮盒特別多,吃了鳳梨酥和核桃糕等,午後就一直待在家裡。家裡好安靜,偶有客機飛過去的噪音,外面是無盡的陰綿雨,窗戶關著,聽不到任何聲音,冷氣有時開、有時沒開,你從藍芽音箱放出輕音樂。

你待在倉庫裡的小桌子繼續安靜的讀書,讀的是週一(明天)要考的駕照筆試。我這次才從你這裡知道原來在台灣考駕照是這樣子的,聽說這一套來自日本,學生大多在「駕訓班」內完成練習,這樣的班內都有一個很大的練習場,裡面最知名就是「S」形的路,考試的時候,壓到線就「出局」。但我這個開車近30年的老鳥載著你在馬路上開車回家一路都壓線啊,你哭笑不得。然後,每次到了路口,你都要唸口訣給考官聽:「左方無來車,右方無來車,前方無來車,後方無來車…。」聽完我也忍不住笑。你提起各種馬路規則也勾起我16歲在加拿大考照回憶,在我人生中除了自己考,還帶過好幾個人考過駕照,每一次都是很折磨的───雖我知道這一次一定是最後一次「帶著人」了,這次之後,你想成為載我在城市裡面四處移動的好幫手。

妹妹哥哥做了一下勞作,妹妹去睡,哥哥和你繼續待在擦了乾乾淨淨的餐桌上念書,你仍然安靜得沒聲音的繼續念,哥哥專心了一陣,又開始不專心了,而我待在房裡的書桌,奮力著什麼呢?修改英雄爸爸公司網站。我加入了我最近做的幾場演講,這也算是英雄爸爸志業的一部份吧,然後再次Google一下英雄爸爸相關內容,唉,不得不火,由教會組織今年爸爸節剛錄的「英雄爸爸」一曲,佔掉Google上面的前幾個版位,這樣的佔法實在強勢得不可思議,要不是他們這首歌真的被引用太多次,不然就是我的英雄爸爸真的被引用「太少次」。起初我蠻歡迎這首「英雄爸爸」歌,因為它也是在讚揚爸爸,不是麼?但後來一想,不對,我這個英雄爸爸是要來「鼓勵」「某些」爸爸們的,他們的英雄爸爸只是兒歌,給一般爸爸用的。如果以後大家都只能搜得到「那首」英雄爸爸歌,那我要幫助的這些爸爸們就不容易被拯救到了是不。

也花時間在找明天、後天數日需要的行銷案例。我有一個新點子──行銷電子報應該透過業務人員向台灣這裡的各企業「問案例」,問他們正在進行中的行銷案,由我給一些正面的、建設性的建言,這樣我就有案例、不必再找國外案例過來。這樣的案例也比較「接地氣」,最重要的是,任何一家行銷廣告公司應該都沒辦法做這種「媒體」,因為他們不可能大肆報導他們客戶在做什麼活動(會曝光客戶),也更不可能報導他們客戶的競爭者(客戶會不高興),所以他們幾乎什麼都不能講,但我手上沒案子、沒行銷公司,我什麼都能講,加上有一位業務已具備能力打進企業的行銷人員耳邊。重要的是,如果做起來,更多人會想看到其他案例、或自己提供更多案例,這個電子報就會「雪球起來」。

早上趁孩子上日文課,我和你開車到城裡的菜市場那條巷子,那邊有咖啡、有涼麵、有蛋餅,我們停在一間十點才會開的攤位前,將以上全都買齊了,有的在現場吃掉,有的帶回車上;咖啡是屬於你的,我昨天已經決定不喝咖啡也不喝茶了,沒人叫我不喝,但我決定盡量延後我的「最後一天」,而不是「逸樂到最後一天」。年輕人(或那些率性的新時代離婚者)經常把「快樂到最後一天」掛嘴邊,但當他們真的患病了,他們應該就不會這麼說了。

也不知什麼原因,今天下午的效率特高,狀況極好,我可以在房間桌前一直找案例,今天不只想準備明天的,還想一口氣準備「三天份」,若我三天都準備完了,接下來一週就有一段比較長的跑道可以跑,讓我轉彎,轉成我要的樣子;我也可以喘息。外面天色從陰陰的灰到完全的黑,我就這樣埋頭在螢幕裡三小時或四小時,都沒感覺,幾乎沒離開桌子,也真的幾乎完成了三天份,只差一小篇。而房間外面的你們,狀況不太好,兒子好像沒念什麼書,妹妹撐不住去睡覺了,時間到了,我們還是帶他們出來吃熱炒。

就是那家「第一鮮生猛現撈熱炒」,吃了10道菜這麼多,平均一道128元台幣,點了之後五分鐘內全部上菜。兒子吃得愉快,女兒也覺得其中一道菜很好(三杯杏鮑菇),我們回家,順路買了早餐。

回到家,你的馬克杯狀藍芽耳機繼續播放好輕好輕的音樂,我感到特別怡然。今天一整天在家,兩個孩子時有衝突,我及時卡到他們之間化解,維持了和平。這畢竟是一個才三十幾坪的大的空間,一般人一定住得滿心阿雜,但我們家不但住得好好的還保持如此的乾淨整齊、大片大片的留白,因為我們不只偶爾清得非常乾淨,我們是「隨時隨地」都是清得這麼乾淨。今天一天,孩子丟、我撿,都是直覺性的,這裡整一整,那裡擦一擦,鞋子一定隨時收進鞋櫃;由於時時刻刻都是乾乾淨淨,所以孩子隨時想躺沙發椅,它們都準備好在那邊;孩子想把功課移到餐桌寫,也隨時有廣闊的餐桌供他任意使用。

你笑,我是一個beautiful的human being,也是一個strange one。你大笑,我也跟著大笑。我真的很奇怪,我知道的,而你也開始見多不怪了,太多太多了,我怪的程度,可能比以前開公司的時候更怪了,而如今向下俯衝的我仍如此有自信我將在觸底時再次高飛,我就是這麼有自信────當我在暫時忘掉健康的威脅時,我就是這麼樂觀有自信,難怪我健康的時候一直創業,也難怪我失去健康時這麼後悔。

或許我最怪之處,就是時而非常樂觀,時而非常悲觀,也因為此,才寫了這麼一部真的怪怪的日記吧。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