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像是失戀,或被親人過世才有的感覺──做事做一半,會突然black out,想停一下,一停,心裡立刻嘩嚕嘩嚕的爬上了一大團的哀淒,所以,今天的文章,花了好多時間才寫完,一頓一頓的,我哀怨,為何在這個我最需要時間的時候,突然發生這件事,讓我無法繼續進行。但或許,其實要謝謝上天讓這場事件發生在這時候,可以策勵我,此時已經不是平和時光慢慢來。每一步我都應該站起來的走,大改心態,變非常硬,非常的專注;我必須把我自己整個人生,重新大整理、改頭換面。或許我應該變得更徹底的幽默,或徹底的樂觀……那種超級大的改變,才足以讓接下來成事。

這幾天我所遇到的事,可能像某種特別的「電磁波」,一打來,我所有設備瞬間失去效能。真丟臉,居然自己這麼脆弱,連自己的日記都提不起勁寫,這就慘了;日記是我從15歲以來的支柱,一直都沒有辦法給我絕對的撐力,但沒有它,我不只倒下,可能會化為粉泥。

昨天和律師聊到,到了小學大約五年級到國中初期(剛好是我們小朋友這年紀),小朋友對於「探視方」(沒有同住的那個離異父或母)就會變得比較排斥,她說她手下好幾個個案,這年紀的孩子在父母離婚後都不願意給探視方看,探視方愈要照時間看,就愈惹孩子生氣不給看;從語氣我猜律師指的探視方應該是爸爸而非媽媽,很少爸爸像我這麼幸運的;而說真的,孩子會不想探視媽媽,還真的出我意料之外。

為什麼這年紀的孩子不想見那個沒注在同一屋簷下的探視方?因為這個年紀(小五以後)的小朋友已經夠大,沒辦法騙他們要去什麼兒童樂園或看展覽,以這些來吸引他們;然後這年紀的小朋友也因為和探視方還不夠時間累積足夠感情,讓他願意給對方一直探視;如果對方本來不擅和孩子同玩(又因為久未住一起而更生疏),那就更嚴重了。或許,還有其他更可怕的原因!比方說,有沒有可能這年紀的小朋友(小五到國一左右)會因為父母離婚而「傷得特別重」?年紀小一點的,有得玩就好,對婚姻跟離婚懵懵懂懂不了解,年紀大一點的,自我修復能力較高,有同儕支持,就剩下小學五年級到國中一年級,來不及長大就看到父母突然離婚,原本習慣的安全世界瞬間崩塌,或許他們傷得最重,所以想趕快在新的「家」裡定下來?

孩子的痛,和父母的痛,加在一起,總和起來就是無際無邊的痛,這些都是正在發生中的痛,卻無人知道,我和我的英雄爸爸公司本來就是這方面的專家以及想要幫助這方面的,我重複地跟自己訴說一次,我已經不痛,現在開始,我要用所有的力氣去幫助和從前的我一樣痛的人。這是我這個月三場演講的主要的功能,我是要幫助他們的!

有個領悟,如果行銷電子報的「價值」是建立在「客製化的服務」,不容易成全,原因是,我就像連線設備,「下載」與「上傳」的速度是不一樣的,以我來說,「寫出去」的東西,速度很快,但是「讀進來」的東西,確實我是特別的慢,且常誤解其意,特別是要理解客戶所說的口語,我總是必須耗費心神認真思考、站在他的角度為他想,以致一個小時可能才回個兩封信,還有十封在那邊等……所以,如果要做再大,我不應該一直往「客製化」走,但,若只是上對下的一直寫,我現在的內容要怎樣才能再更提升價值呢?寫出去的部分,內容比以前的價值更高,要怎麼更高呢?那,就是要找到內容真正的「甜蜜點」了,某種更厲害的內容,更特殊的,更厲害的,大家願意付錢。

到了中午,接到剛放學的妹妹,你和妹妹都叫了我幾次,但我都不知道你們是在叫我,因為我心中還是……悵悵的,像感冒,好像卡住了什麼在心裡,滿滿的。心臟並沒有梗,是心裡的梗,心情太糟太糟,滿滿的被佔領了梗住。中午帶妹妹和你吃「樂麵屋」,你們都很開心,我卻一度有點吃不下眼前的食物,唉,這樣子的事,還是得我自己去排解,誰都幫不了我。

我要拯救這些人,救人是最有意義的;我不必再去罵那些相對人怎樣,我只需要去提升男人的好,就對了──這個進程,可以分幾段,一開始是先了解男人在想什麼,然後,推廣男人的形象,再創造共和的氣氛,最後是終結所有不平等的待遇。直至最後,終於去除所有男人的苦。

行銷電子報這邊我則要給自己一點信心,因為我是所有行銷公司之中看起來彈性最大的,我只有這麼一份電子報,不是要接案。行銷不只是個機會,它已是一個成熟的產業;不只是幾家公司競爭,而是一整個經濟體!在這個經濟體裡養活一家公司是絕對沒問題的。

下午來參加一場告別式,一位年輕朋友的爸爸,罹癌久時走了,我沒見過這位往生者,卻可能因為家屬太零單,所有參與者都得瞻仰遺容,往生者遺容安詳,像睡著了,比照片上瘦了非常多,很震撼。離開儀式,來到熱鬧處走走,你一眼看到誠品樓上的農家餐廳,「台式家庭料理專門店」,茶是古老小鐵壺裝的,無緣喝到,桌上擺了三道小菜都是非常好吃,黑糖小饅頭是你的最愛,乾扁蘿蔔糕,香噴噴的,還有好久不見的炸年糕,咬下一口就香味湧上,內餡軟軟的就知道第二口一定會更好吃。

就在這家店,好明亮的聚光燈下,我和你第一次練習講。我們當時為了TED可是講了七次是嗎?這一次,我還是因為緊張而前後無法順利的說出來。我就沮喪,而你就鼓勵我,再多練,一定可以的。但我沮喪的不是這一場我講得這麼爛,我是沮喪著我的講說能力,為何一直都是這麼差?好可惜,明明是這麼有愛的爸爸(我),卻無法在講說時表現出來;明明就比別人更豆腐心,更愛我的孩子,卻因為無法講說,而被誤解成另外一種可能。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