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內容暫時隱藏,請見完整版日記)

我至少做到了我「沒有吵」,除了訊息寄出出幾封外,安安靜靜的,只是非常難過而已──寫這些話的時候,難過的感受非常清楚,比喻的話,好像是從前惹火了哪個朋友或哪個客戶想要退案子,我的心田就失火了,失火的感覺卻不是熔熱的,而是一直有什麼東西從身體汩汩的流出去。我寫了昨天日記,修改十幾次,算是翔實但打糊的描述了自己的心情,給你看,你覺得不妥,我來見律師之前,在樓下,下完雨過後的深色大理石檯上,找個沒有水的小地方,我坐下,打開電腦,將我已上線的日記拿掉了大部分,為了拿掉我必須連主題都改,來不及改,於是就寫「內容隱藏」。

來找律師為了「寫遺囑」,寫遺囑是因為這個月心梗已發作三次,醫生還找不到為什麼,我也還沒開始吃藥,所以先立好遺囑。郭律師是幫我辦離婚的律師,一年後再次見面分外有感,我花了一段時間和她報告離婚後一年來發生什麼事,講著講著眼眶濕了幾次,講到孩子就感情失控;覺得一路走來,孩子是最可憐的,我不知道我是否有保護好他們,在父母離婚、家庭破碎的毀滅性災難之後,他們的心到底碎了幾成,我們真的已經苦盡甘來了嗎?寫遺囑好貴,又要加兩三萬,但感覺上有律師擔保會比較有保障,這種事若能安安心心的好像很重要。我先把概念帶回家,要不要給律師立,再看看。我會自己寫,目前也確定由我弟弟為遺囑執行者。

我怕孩子玩我手機不小心把我從2013年開始錄的每日紀念影片刪掉,遂把iPhone所有App都登出Google,所以Gmail的APP就變成預設成「女兒」的電子郵件信箱。我習慣去按Gmail,就不小心打開了女兒的電子郵件信箱,裡面全都是臉書自動發的訊息,還在上小學的妹妹,根本就沒有在用email,所以整排都是「未讀」,她那些可愛的小同學加來加去臉書,也跑來加她臉友的還包括前妻那些媽媽朋友,我心想的卻是,以後女兒就不可能再給我看她的信箱了。這時候,她的心還在我們身上,但以後絕對就不會了,很快就不會了。蠻感傷的,是不。

來到信義區吃中飯,最新的遠東信義裡面的春水堂。這裡有兩家春水堂,好朋友每天在這裡出沒,兩家都去過,另外一位許久未見的老友家在附近,走路過來。剛才我急的不得了,又急又慌地走進遠東信義,筆記電腦拿在手上,到了四樓美食街就先找個空位坐下,帶到春水堂再繼續打字,終於把電子報寄出去了,可以把自己沉浸在朋友難得的相聚裡。

多麼久的時間,沒有一起相聚,我們說了現在在做什麼,中間過程還來不及一一分享,先回到二十年前在美國史丹佛的回憶。在這場合,對43歲的我們來說,離退休(假設是60歲)的距離可能已比距離當年畢業都還要「近」了,就特別感慨20年前,我父母意外的鋪了一條路從加拿大一路到美國矽谷的心臟地帶,我的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非常的「人小志氣高」,畢業後寫了一本書,看起來未來很好。我們聊起NVIDIA,朋友早就佈局買它股票,我回憶當年還想訪問黃仁勳、沒訪成卻在他們公司的cafeteria碰到他本人,而二十年他從超強變得又更強,未來還要再更強,還在往上升到沒有頂的天空,但二十年來我到底做了什麼?了解我的老朋友,聽了我語重心長,哈哈大笑說如果我真的當了教授,應該也會覺得自己錯過很多吧!我們的個性都是開創型,想要做新的,在哪裡都會不滿足。

我沒有做。且我今天還很慚愧的為了一場演講流滿了手腳汗,深陷群眾伸指而責,被兒女私情及我自己自我感覺良好的所謂「恩情」而脫不開來。而老朋友,當初原本只來台灣一年,現在已經找到高薪工作即將返美國,那是一間絕對的好公司、一個可以做到退休的好工作。

我們談完後,自己困境未解,但心情倒真的好多了,走出遠東信義已經放晴,信義區林立的大樓腳下,我們慢慢過馬路,右前方最新的辦公樓裡的學弟公司已是獨角獸,但現在是中午剛過,上班族早已回辦公室,大地上面靜悄悄的,我腳趾一蹬,上了一台計程車,說要回家。突然覺得我或許應該再給自己包一層防水保護膜再回家,以免枉費剛剛兩個老友把我拉回了這世界;若沒有先包好保護膜就先跳回了家裡的水,那結果我不跟剛剛早上出門前或昨天晚上一樣的嗎?現在再來看早上跟昨天晚上,自己的難過真的太不成比例了,為什麼會這樣?我想,可能是因為,那就是我現在的生活圈。大部分活動都是在線上,實體活動則和兩個孩子,唯一仍有大量實體接觸的就是OOOOOOOOOO(本段內容暫時隱藏,請見完整版日記)。單單看這個月,我在離婚單親主題上就有至少三場演講,它只是其中一場,另外一場是親子繪本,第三場是社工界而是長時間的課程,此外還有論文,以及正萌芽中的行銷電子報,新的業務同事剛剛「開張」了,來了B2B跑案子以來第一個客戶,這是我忙的原因,不能因為我沒有看到那些人,就以為那些人不存在。

下午4:10,護士在我身上貼了五片金屬導片,兩個在心臟正上方,外面再掛上一個小小的機器,跟我說如果不舒服記得按一下。安裝的時候我心靈平靜,安裝結束後走出來我才想起剛剛從哪裡來的,難過感馬上又湧上,今中午飯局和下午安裝行動心電圖機器,對我來講是兩個遊樂設施,走進來暫時忘憂,玩完後走出去又回到現實世界。路人悠閒的走動,小朋友、年輕人、媽媽,剛剛放學,斜陽是黃黃的熱熱的,代表著「回家」,我多想OOOOOOO(本段內容暫時隱藏,請見完整版日記)。

背著這台24小時心臟機器,我動作緩了,於是,回家後的今天,變得好。不。一。樣。

我回家的時候,你已經在動廚房,抽風機呼呼吹,已經兩道菜在桌上,妹妹已經在吃了。她對我身上的機器很感興趣,我說明給她聽,然後緩緩的在她旁邊的椅子坐下,陪她吃飯。很快的我很羞愧的意識到,除了早晨以外,我平常晚上很少會真正的靜靜的坐在妹妹旁邊,看著她,而沒幾分鐘妹妹就開始和我說她學校的事,然後我在觀眾要求下又開始講「大便故事」了。你弄了一大碗公的花椰菜米,我講著講著故事,哥哥回來了,他也加入一起聽,我心情整個好起來了,講了好多故事,還講不夠,到客廳的懶骨頭上繼續講,將電燈全關,原本的「未來故事」就變成在講「鬼故事」,哥哥搶著講,套路很有趣,我們哈哈大笑。

才發現週二晚上特別的輕鬆,如果沒有去上課的話──孩子們都不必補習,就只有今天,而在你代為管教下兩個孩子都乖乖的寫功課,你還認真的幫哥哥算數學,就給了我一段好長時間(至少兩小時)的空檔獨自在房間,我掛著機器,動作不太方便,慢慢的、慢慢的在電腦上面敲字,寫完日記,寫完電子報,寫些科展,寫些論文。

今天太不實際的,彷彿是特別安排的一天,只有一次。只有一天的這樣子。以後沒了。為何沒了,因為……去上課。我多想待在孩子身邊,一秒都不離,讓孩子笑,看到孩子很放心的跟著夜慢慢的深,慢慢的睡著。

(最後一段內容暫時隱藏,請見完整版日記)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