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今天(週日)早上要來上課,為了早上上課,昨晚早早把文章寫完,今天早上再抓到一點空檔,把專欄寫了一個大概;為了今早上課,我們用更高效率吃了早餐(陳家涼麵),買了咖啡(PK咖啡),在10點前已經安住身心準時抵達,而上這堂課,讓人類(我)看到其他人類,自然地啟動所有人類會啟動的社交機制,腦子開始轉,心念開始正向,不正向的那些全都被迫的隨著嘴角強迫的上揚(微笑),也開始正向了。於是,到了中午,我覺得我已經過做了好多事情,好有成就感。

課堂間有一些感想:先看了一部We are Canadian的廣告影片,和平、多元、共榮,終有一天仍會是世界主流的價值觀,我們可能因為某天突然而來的戰爭而失去性命,但未來有一天,人類還是會自我平反回來的;那,那些人是否白白的犧牲了呢?不,他們會一直存在,反而會更大聲的存在,他們就像那一天的未來、天空掛著的太陽,他們(我們)的文字與照片、影片都在提醒著未來所有人類不要再犯同樣的錯,不要再當傻子。最近看到二戰期間日軍處決中國戰犯的照片,那些戰犯被刺刀一刺而倒下前,表情就像是午后對著家裡院子發呆一樣的,這麼自若,一點都沒有驚慌或恐懼,我看了已經手腳都軟了,為何會有這種事的發生?

不過,看西方怎麼闡述事情,回來東方,我會發現,在這裡練習最多的是整理理路成一個「圓」。圓,就是東方人整理理路的習慣,缺乏開創性,花了幾小時,沒有創造什麼實際的東西,只心中一再的畫圓圈,這或許是為什麼我一直聽不懂,因為我只想創造。我知道我是少數的,不是多數的,若是多數,就可以像教室裡面,憑著人之口來傳遞傳承下去,而我真的想說的那些知識或是思想,即沒有大眾可傳,那,就只能靠「寫下」,才可以「放得久」,慢慢去等待某一天、某一個人,為我做出下一波潮流的啟動,有如日本人突然發覺梵谷並炒熱它一樣。

課程說得好,為什麼要有一個「團體」一起學習?因為,只有一群人的時候,才會有動力一直往前、保持進度,也就是把自己「綁進」在一個團體,進度就會變成必須。不過,我仍覺得我不容易像其他人一樣「放下來」,我心中的驕矜,所以我會緊張、不易融入,不易聽(只易點頭)也因為這樣而聽得不太懂了。而其他同學,有些是大老闆,就算在發呆中也聽得進去,被點到也可以隨時回答;而我,就算腦袋清清楚楚的可以非常專心,但我卻花80%的腦袋去想怎樣可以另立山頭、發揚自己的方法───我向來都很會利用我的腦子多工運算,我思考事情最高效率的時候就是當我在開會、聽課的時候。我也有自己的一套理由──人們心裡有著太多的困擾,必須從外面拿東西來按捺心中的野獸,我自認我沒有野獸,只想做大、成夢。

下午寫完短文一篇,順利交進去,對一個作家來說,寫完文章的那一剎那,永遠是最美好的;如果是長篇小說,那就像自己蓋了一座美麗的大橋那麼的美好,如果是一篇1000多字的短文,也會像自己蓋了一棟小洋房那樣的美好,所以,作家想一直享受美好,就要多多的「完成」,多完成幾次,然後發到所有可以接受我的通路,一直發、一直發、一直發,就這樣。這個星期我領悟到(不過還沒有開始執行的)就是,我應該繼續的累積書,不斷地出,這星期就開始。而電子報就是我將自己「綁進去」、強迫累積作品的一種方法。我也算「聰明做」的,行銷電子報,找案例變得容易了(我似找到訣竅)但反而是每次一篇的教學變得很難寫,那我就開始用「N種方法」,這樣就可以快速累積。

今天兩個孩子都拒去找媽媽,兒子說要休息,我和你一回到家,孩子都精神飽滿的要出門了。暑假至今,已確定是真正豐富的暑假,你和孩子的LINE相簿名稱也是「忙碌的暑假」。先載孩子的爺爺奶奶到台北金融中心的信義區,奶奶要去換商品,他們不想麻煩我們,自己下車了,我停車買兩袋熱呼呼的蔥抓餅加蛋,兩個孩子就在後座,進入了安靜,就知道他們吃得很開心,我趁機將車子慢慢的開回家,來接你。

你想帶孩子來基隆山上,離婚後,我們經常跑基隆,不知道為什麼。這間咖啡廳名為「後山海景」,形容得很恰當,先是迴旋馬路上去,孩子驚叫,外面看起來像快被海島濕氣浸爛的破木房,進去後卻是一整片的窗,窗外還有一條陽台,做了一整條的吧台,吧台上還擺著一盆、一盆等距離的小盆栽,外面的二十層樓下就是大片的港灣、各種船隻靜靜的停在港灣,任人看著,好像可以載著,柔柔的飄走。

哥哥點麻油雞,妹妹點薯條。在這忙碌的暑假,我們的體驗大多都在「吃」,我覺得台灣人包括我們都太過於以「吃」來主導我們每天的日子,尤其是休閒日子──不過,想想,有什麼景點有賣「其他的」?沒有。大家都賣吃的。連書店聽說也要賣吃的才能付了租金,這就是為什麼四處都是賣吃的,而人們就是「四處去吃」,用吃來「踩點」,因此,今天我決定只點一壺無糖紅茶,這就是我現在所要嘗試的,讓自己保持著輕輕的,注意外面,體驗外面,不是胃。也不要讓那個興奮感隨著胃愈來愈滿而消失。後來哥哥不小心打破了餐廳的玻璃杯,灑了一地還有他的褲子全濕了,還好是無糖的紅茶,店家親切的問有沒有事、並補上一杯新的,我們留下Google五星評價說這間的服務非常好。

這座山叫做「虎仔山」,再往上走,有一片詭異的公寓,沒有多舊,卻已經殘破到連窗子也不裝了,就空在那邊,奇怪的是一樓好像還有老人在居住,每天將洗的衣服直接吊在路邊的鐵絲網,鐵絲網的後面是溪谷,聽起來好像很郊外很美?其實處處是髒髒亂亂的不太乾淨的污污的印象,更怪的是,再往上,居然有一間「國中」,看起來還在「營運中」,有一年輕女孩在校門口等待,之後有兩名男子騎車上來,與她交換什麼──這場景讓人容易聯想是在交易毒品;再往上,就是廟、黑色的山狗。下了山,當然是基隆夜市,你在路邊吃上次發現的那些小吃,我的車停旁邊,前面一位留著鬍子的藍寶堅尼車主,年約二十幾,當場表演「敞蓬」,在眾人的羨慕聲中加速轟然駛離……我終於肚子餓了,你貼心幫我下車買我們愛的那間滷味,掛在椅背,直到回到家才打開來吃。

孩子和你處得很好,任何一個外人,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你是一個有趣的人,你對生命有所體悟,並努力去習得更多不同的顏色,於是你可以給孩子的色彩是非常多的,孩子喜歡和你聊天,你也願意分享;然後你和我一樣是願意投入孩子現在正在在意的事,和孩子一起讀他們在讀的、看他們在看的。今天送來的最新的書,有一本他們正在跟家教學的日文課本,還有好幾本日語會話書。看到這樣,說實在我很願意一個人躲在房裡,用你們外面傳來的、不清楚的餘音當作我的加油劑,讓我感到舒緩。

這幾天孩子的奶奶帶了兵乓球拍和八顆橘色的兵乓球過來,妹妹迷上了,然後和哥哥開始玩「自己打、自己接」的遊戲,還發明了一種「接力」玩法,一個人自己往上拍球拍了一陣子,就喊「薩!」就要將球pass給另一人,繼續拍。兄妹兩人玩得笑得不可開支,我也在心裡笑,笑到了滿臉都是小星星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