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是這幾天送兒子出門最順利一日,由於順利,後面工作也跟著順利,坐在餐桌開始一天,不打擾你和妹妹睡眠,這時候,順便和連續創業家朋友聊一下,感謝他帶我到星期二的活動,不料他居然馬上就回了訊,今天要趕五場的他早早便開車在路上,在車上仍熱情的談新創公司和創業家們,談到這些創業家熱情的過程,而過程還包括他們的孩子,我的一早也這麼被熊熊熱情給攔下來了。

不過,不斷有一個念頭(當然沒在訊息中透露),那就是我心臟有問題,必須念死無常,什麼得隨時預備發生;我既然每天陰叟叟的害怕著「可能會發作、可能會發作」,其實已不足餘心餘力去參與任何熱情的大宴,這種熱情,最美好的是它可能會在幾年後,美妙的收割,先出名,然後公司賣掉……但我現在的眼睛根本看不到「幾個月」以後(幾個月後,就是冬天了)。現在我只想好好的、努力的保持自己在最健康,同時在心裡準備好或準備的更好任何事情的發生。

早上在這塊餐桌上,因為聊天,非常不專心,坐了三個小時才把文章寫好,可以開始美好的星期五,一個星期最後一天,我心中出現一個無奈感───以前在婚姻,我知道我應該陪孩子多一點,但當我必須做事業的時候,人總得在外面,回到了家,心也沒辦法真的陪著孩子,雖然我都盡量看孩子正在看的電視、聽孩子正在聽的音樂,孩子每個偶像我都知道名字,孩子也喜歡與我聊天,可是我沒有做到「一直的陪伴」,於是──我就得「外包我的陪伴」。

離婚後,我治療著傷痛,一邊搞事,我還是我,以前我「外包」給前妻,而今,我不就是將這個陪伴的工作「外包」給你嗎?你初嘗帶孩子的樂趣,還有帶孩子的滿滿煩煩,我對你及時救援,滿滿的感激;欠你的,已不知道怎麼還完,但你就是你,你不是我,所以不容易替代我來給出原本我打算給我家孩子的「那一套」;在陪伴的時候,你自然的用你自己的東西來餵養他們,但這部分其實是尚未經過檢驗的。當我外包了「陪伴」,也等於外包了「教養」,也等於外包的「影響孩子的關鍵時間」。我心中可能希望小孩子變成A,可是我卻外包給你以致最後變成B;雖然我們溝通無礙,但A跟B之間並不是完全相同的。有時候,會是水火不容的兩個世界,互相抵觸。過去13年我因為「教養外包」而耽誤了孩子一生的某些事,他們錯過了在小時候即可以學會一些「好禮物」。現在孩子從你那邊正在收到的也是不錯的禮物,然而,我對於「外包」這件事的「隨便態度」,和以前是一模一樣的,原因是:我必須做事業。

如果我的所謂「事業」只是在公部門慢慢爬,兢兢業業的做好本份,我就有一整顆完整的心可以陪孩子、看孩子。但我的事業心實在太宏遠、到了不切實際的程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我的孩子就享受不到我了。這感覺,最近特別明顯──你帶著妹妹寫作業,妹妹的效率非常好,包括今天早上我去醫院抽血檢查心臟,妹妹和你可以在星巴克待著、又寫了好幾頁。

在一個有人的世界上,身為43歲正在變老中的一個人,有什麼感想?感想就是,當我在星巴克看到一桌都是20幾歲的年輕人高談闊論,我完全知道他們接下來會進行的怎樣,碰到什麼問題,每個人的命運,好像可以寫出一部超級長篇小說,準確的預言他們,但我卻只能「自外」;我不知道怎樣用這樣的knowhow去參與他們,於是我就只能做個「旁觀者」;無論我再怎麼挺直腰桿,他們也不會太注意我,即便我都已在他們面前,他們也不會希望我是他們一份子,更何況我的腰桿已快要挺不直了。

死亡是這地球上最可憐的事,是每一個人一生中最可憐的一刻。從松山運動中心的停車場開車出來,看到一個肥胖的中老年男子,戴著八字鬍,開著老舊大車,眼神濁濁的,看起來很不健康,如果下個畫面,很快的,他變成了告別式上方的那一張照片,他其實是「被害」的。是誰害他?絕非他自己,他是被這人間的殘酷給害,它總是過分的快速、過分的果斷。他其實是一個好人,做了非常多的好事、忍了非常多的鳥事、讓大家舒舒服服,然後,正當他還在夢想「以後有天要…」,這件事總是快到讓他沒有任何時間準備,絕對是濃濃的遺憾、濃濃的遺憾。

和孩子們在車上有說有笑地學日文,你下載了App,一口氣背進好多好多的單字,瞬間他們把一週七天都背起來了,各種顏色都背起來了,然後現在在背十二生肖,突然間,好快好快的,大概沒有這麼「小」的人如此全力以赴的學日文吧,可期待孩子們會進步得非常非常快。哥哥妹妹都努力,哥哥專心聽,妹妹則努力跟著你背,來跟上。中午這麼熱,停了車以後走進大安巷內,巷子兩側的老舊公寓擋不住整個天空正在發燙,我們走不了太遠,妹妹又不想吃任何半開放的熱烘烘的小店,最終還是進來了「花傳」日本料理,四份商業午餐,你教孩子們要注意爸爸(我)有沒有吃夠,於是後來我一人被塞了四份沙拉,也吃了兩個孩子夾過來的、茶碗蒸內的兩條小蝦。

你帶孩子去玩,留我在咖啡廳,腦子緊緊的,脖子緊緊的,熱烏龍茶來了,茶葉在透明的茶壺裡舞動,想起妹妹要做科展。喝了幾口,咖啡因就自大後方趕來馳援了!我在這咖啡廳坐了一個小時又四十分鐘,沒有寫幾個字,但我做了大整理,用大夢想,重新整理每條線,又變成了不一樣的隊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重複在轉圈圈,但這隊形還不錯。有了新隊形,我就清醒。哥哥妹妹被你帶來這間特色小店來大體驗,體驗的東西包括精油、銅鑼、礦石……。離開後,我和兩個孩子說,這個暑假就是大體驗,什麼都體驗一點點,知道世界有多大。

但負面的我又趁隙升起,我感覺到,我們在最近所謂「進步」的同時,其實也快速的懶化中,這個「團隊」,補習班常常遲到或趕在最後一分鐘到,我們的餐點點了鹹的又點甜的花費驚人,我們一直在遺失物品(今天遺失了你的外套和妹妹的);我自己一直在告訴自己,人生還有很大的夢在前面,絕不是在這裡休閒或享受或「體驗」,不過,今天我們晚餐時間就一點點,我仍帶了大家到美食街各吃了一份餐,然後開心的四個人享用一份宇治金時及一份西瓜球球冰,一邊唱歌一邊回家。是的,當冬天來了,什麼事發生了,我就不會後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