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因為心臟不舒服,你都跟著在家裡睡了,孩子也開心。今早五點多我被鬧鐘帶醒,將兩隻手機鬧鐘送到兒子房間讓它們為我工作、叫醒兒子,我到廚房弄微波早餐,這時候,有一個很清楚的體悟───終於知道為什麼,有一個人在身旁,人會比較「長壽」。早上起來,雖然你並沒有醒,但看到你在身邊,就覺得有一個人在「看著我」,於是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都是有觀眾的了。早上起來,摺自己的床、洗孩子的隱形眼鏡、幫兒子用微波爐、幫他們打開窗簾準備迎接早晨的第一道陽光,桌面全部弄得乾乾淨淨讓孩子感到空白且美好的一天之始,這一切不再只是我單獨慢慢地做,而是有一個人在看著我。

最近一兩個月乃至於半年的最新熱門是什麼?很明顯的:Podcast。它受到太多人的注意,很多人想弄這一塊;大家都知道追不上影像型網紅,所以想用Podcast純聲音的來搶知識型網紅王座。年紀越大,身為多產作家,了解到「留下」是我個人最重要的,捨棄了以前總寫最新故事的Mr. 6,就是因為只想寫雋永的、可以耐久不膩的內容,而Podcast是靠聲音,不容易重聽,不容易保存,不易搜尋到,這時候就突然覺得和夥伴準備要做的「未來書」是一個多棒的解決方案,可以在這個年代幫忙到這些人。

所以今天早上是喜孜孜的,創業家(我)一有點子,就好像辦喜事。哥哥今早也因為你昨天揚言再鬧就要和我分手,他就願意上學了,我帶著他上車,一路上我沒浪費,給他一些心理建設;昨天沒去學校,今天要和老師討論,敞開心,要勇敢,還和他聊以前國中同學哪幾位考好、哪幾位考差,兒子現在是多元入學,應該不像以前一次(聯考)定江山了吧?目送他離開,還太早,那,這座城市還有什麼地方可以配合早上美好的明亮,讓我帶著電腦坐一陣子?星巴克好暗喔,有了,這條路的西半段,有一間用玻璃包起來的「台北牛乳大王」,對,就是它。車到現場,果然它開了。找了二樓L型窗子旁的座位,完全沒有遮蔽的陽光,又不會太熱,沒有加糖的木瓜牛乳、一盤超多的鮪魚三明治,切對半,小小口的,一咬下去,鮪魚香味扮芹菜和蘋果味──沒記錯的話,這地點也是七年前剛回台灣的第一週,和當時還沒交往的前妻,曾約在這裡見面,同樣是早早的早上。

早晨的商業聚會活動,在城西一間古宅改成的咖啡廳,上到二樓,我以為是這個推薦人朋友主辦的一場小型聚會,沒想到,已經一桌十幾個人,會議準時開始,每人的發言時間就是一分半鐘,主持人的手機在我面前讀秒,非常訝異每一個人介紹自己都非常俐落以外,他們都有實際的戰果!原來現在的網路科技人早已不是弱勢,他們每個人都做過百萬業績、開課數都開了幾百堂課,然後聽過有一個講師是1500萬課程業績的,聽了一圈後我原本所有的信心都變成遠古時代的老古董,腿都軟了,沒有力氣再跟上。

我想,2010年(十年前)創米斯特六公司、只想離開上班族的生涯,卻有更多的人心想的是創下更大的事業,然後當我真的賺到錢我就很開心,開心到了驕傲了整整十年,也因此荒廢了十年,這十年之間,足夠一個積極又保持外界聯繫的真正大格局的事業家、起了又失敗的嘗試了事業好幾次,有的也賣了好幾次公司了,即便沒賣公司而待在原地者也都變成「大哥」了,可是我卻像是一尊突然被挖出來見天日的古董,只能擺著,看了一次,哦,知道此人(我),卻完全不能用在現代;腦袋的轉速也真慢,當大家機伶伶的骨溜骨溜的畫起產業現況還有自己所在的位置,我卻只在欣賞這個空間的挑高木頭屋頂建築,還有對面拆了一半的紅磚老建築,沒錯,我真的有做到完全「活在當下」、欣賞自己每一天,欣賞久了,我變成如此的趴在地上的一介平平,接不上線天上的老鷹;我想起過去在聚會中看到過的一些老人,可感覺到他們都希望「看起來不老」,但他們終究就是老人,我該怎麼樣以老人之實,再次創業?

有一點不錯──因為我打算做的是離婚市場,此事目前還是不能說的禁忌話題,三十歲的年輕人「沒有感覺」也不會想做,因此要怎麼將「離婚市場」這四個字改成一個比較有感覺的,才可以像拼圖一拼進去這群年輕知識分子的世界?另外,我也意識到,要做「功能性的」,因為我已無法再仰賴名氣或任何丁點外表,名氣或外表一揭露只會扣我分,我需要一個容易讓人懂的小東西,簡單易懂。

來到小時候的這個路口的一間新咖啡廳,坐到了看外面的大窗,看到三民路、紅磚道、左右走動的中飯的上班族。此時我打給哥哥的導師,的確,這孩子蠻常曲解事實,對世界的認知很跳躍,往往偏向負面(老師說的),所以和他說話有時候會覺得「溝通好難」,他講他的,令我怎麼講都講不到終點,還弄得一身心累,我和前妻不就是這樣的感覺嗎?但這種狀況用輔導的會有用嗎?不過,孩子也有美好之處,看,雖然我多麼希望自己孩子能和其他孩子一樣成熟穩健、不需要多說,但不需要多說的孩子,上了國中之後可能就變成悶悶的了啦?至少,我的兒子還願意和我敞開心、跟我說這些拉哩拉雜的,我應該歡喜地「接」起他。

老友來了,在我們以前唸的小學的對面,我坐的這地方,當年是老公寓,樓下是真福記片皮鴨以及凱程書局,現在改建成知名的南京東路五段188號辦公大樓,上面有阿里巴巴還有慈濟等,還有一間換了好幾個名字的素食吃到飽,萬萬沒想到這間餐廳居然裝潢中,想吃素食大餐的我們帶著失落移到隔壁的隔壁、同樣的年紀的老店「喜(西)來順」,怒點七、八樣菜,太愉快了,和老友暢談一路以來的職涯,還有我離婚後的種種。我們續攤隔壁咖啡廳,一度很感動的是這個老友熱情的和我展示了最近交流的外國友人,有美國西雅圖的白人、住在以色列的猶太人,還有住在九州的日本人,才想起自己是多久沒有這樣的熱情,而壓制我的卻是這種自以為已出過國、看過世界的那個虛妄。我現在看透了自己的虛妄,事實上,出國期間,我都關在家裡,努力在這個世界出人頭地,打從一開始就被國外生活的嚴峻給打消任何文化交流的渴望,一併打消的是對其他「所有人類」的好奇,因為,所有人類都是競爭者、都是在為我測量我是否值得自己愛自己的計度器,所以我那段期間說話才會口吃。其實人生要正面,很簡單不是嗎?全世界有這麼多人,每一個動作都在發現新寶藏,但是出國過的人就會開始分級,認為這一級是倒退路,這一級又不夠高,那一級又沒有商業價值等等………現在我甚至開始懷疑,是我心裡真的有什麼偉大,還是我一直是住在象牙白塔裡的井底之蛙?最感動的一點,從年輕的時候,好友就一直是提醒我這個「根」的,他的信件總是突破萬難的,所以他在升學的壓力之下,仍寫了一封封信讓它飄洋過海蓋了好幾個郵戳抵達了我們在溫哥華的其中一間爸媽為我們佈置、曾經擁有的大木屋。好友的熱情就像海底總動員的多莉,到今天我真的深深刻刻的羨慕起老友了,每天下班仍一直一直充電,不放過任何機會,和我時時的躊躇不前比較起來,老友心中的答案是這麼的堅定,也讓他可以一直的往上爬。

颱風帶來的大雨中,我開Google地圖,讓你知道我的車子正在接近你們,你早上就先帶妹妹去隔壁的冉冉,再去接哥哥之後就到你熟悉的「理想時光」,在那邊再寫了功課、待了一陣子直到我來接,你幫我擋住孩子而幫我空出的這六個小時,讓我可以見以上兩場朋友,然後接送哥哥補習,晚上,孩子竟然願意來到我們上課的聚餐,在蔬食義大利餐廳,孩子還覺得餐點非常美味,親眼看到每個人站起來分享善行。於是,今天又是一個amazing day了!連昨天都預想不到的!又有這樣的大進展,我們真的進步太快、太多、簡直是破記錄的你說對不對呢!

晚上和孩子和Netflix的廚師介紹節目第二集,講到一個在西法小島的La Marine餐廳,後來從零開始做到二星級的米其林,他說,他不認為他是完美主義者,但他只想讓世界看到它的存在。「讓世界看到我的存在」不就是我人生之目的嗎?那它又怎麼融入我現在的今天,我可以做的,我願意做的,我做了會成功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