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有一段真正的大空檔時間,所有事都做完了,早上一篇文章都不必寫,空出來準備下午的超恐怖演講──對,演講,只一想到,手腳又開始出汗,從前沒有這樣生理反應過,這次如此特別;不過,下午就要「交卷」,早上也開始準備「交卷後的人生」,我開始回覆電子報訂閱者的信件,試圖回到原本的軌道,這就更發現這段時間來(我不知道已經多久,至少三天,或許已經一星期?)我多麼渾渾噩噩的多麼像行屍走肉,所有往前的思維全困住且頓住,你說以後別再接這種背稿式的演講,我卻又覺得「不甘心」───或許正是這種不甘心,讓我對這類的演講如此緊張。

我想用早上的機會來整軍一下自己,到底我在哪裡?在我人生的這一天,我剛剛賣掉了房子,讓原本此時應該要已燒盡資金的英雄爸爸公司得以再延續一陣子,然後酷熱的暑假突然到了,每天扯開窗簾都是我最愛的陽光,兩個孩子的生活已相當固定穩定,看起來應該是「維穩」的2020年中後段卻不知為什麼我腦子裡面滿是叨擾,這也不是surprise,早在先前預期了因為七月、八月、九月就有兩場背稿式演講,還有論文,各種的,會很忙、很擾,但我的預演似乎幫不了實際發生的時候,我試著一個一個專心做(如準備今天的演講),擱著其他事情在旁,讓自己最後再也沒辦法處理。就連還有多少樣事情我都記不得,更記不得它們的時間點───而最令我擔心的還是,這些事情即便都順利精彩的完成了,對我的「收入」依然沒有直接的幫助。我一直把我的熱情經濟擱著、也暫時沒再公開貼文去吸引新付費訂戶了,這樣怎行?今早我應該要來寫下,到底還剩什麼東西要做。

早上看著工作室這片黑色的書櫃,想起一兩週前我就站在這木地板上、黑書櫃的前面,第一次錄下今天這場演講的試講,講得亂七八糟,覺得自己口條超爛、什麼都不行,倒在旁邊,萬念俱灰好幾天,沒想到,現在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昨天你笑,主辦單位收到原本那試講影片可能心想「要死了,找了一個不會講的人」然後昨天看我實際練習才發現「找來一個老江湖」。我本來就是演講的老江湖,只是我沒辦法空著講、背稿講,我無法講出一條細細長長的小徑、一句句鋪陳出來,但我可以對著簡報講。回顧準備這場TEDx演講的兩個成功關鍵,第一,起用簡報,最後做了高達27頁,成功的讓我不再像被丟進大海的不會游泳的人。第二,被你所逼,有「習講」,而且,至昨天為止,習講了高達七次,冒著腳汗,忍住丟臉感……這些都有幫助。

早上起來,愣著,沒做什麼事,只和你再一次習講第七次,還是弄得腳板全是汗,這次剛好講18分鐘,我發現過去這七次私下習講、一次正式習講,我都沒有稿子,每次都不斷發明新的句子,所以,這就是我演講的風格了,不需要稿子,也無法被稿子所束縛;回家梳洗整理準備出發,還好,我把握時間和你討論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暑假要讓孩子英文如何進步、幫助他們(公立學校)的學業?我有了方向──給他們短小說,我上網查short novels with twist ending,查到一些,夠有趣,夠短,但單字太難,我發現我可以將單字換為孩子們看得懂、或是不會太遠的,讓他們一邊想知道結局想讀完,一邊也學到單字,然後我們設立目標:15篇小說。這個暑假可以讀完15篇,看要給他們什麼獎勵。有了這個,我心就比較定下了一點,接下來七月、八月,我還是想在百忙中測試出一些簡單的收入法。回家沖洗一下,穿上最乾淨的衣服,你從淘寶買的最後三件新的全新白T,打開了再一件,昨天已燙妥,全身都新的,發出淡香,冷氣計程車把我裝在裡面,無聲的在高架橋上滑動,橋下一片金黃熠熠的河流和萬里無雲的天空。

而且我要準備好一個更可怕的時代到來──每天一萬個人確診新冠肺炎的時代,無法產生抗體的新型病毒時代。世界各地這麼多處這麼可怕,台灣人卻已不再戴口罩,第二波過來,很容易會疏忽,連我自己也開始鬆懈不戴口罩,天熱,不容易執行。

早點來,進入「講師休息室」,這裡坐著已講完的幾位年輕人講者,包括昨天那位有點女性化的,他們好自然好愉快地交流,感覺像是永遠都聊不完的。相對來看我自己的口語表達、聊天意願,就好像我人生一樣的窒礙著、毫不通暢,所以我藉理由要出去走走,寧可獨自個人出來吃一碗冰;從電梯鏡子看到自己脖子上掛著的心臟病藥,更感到自己青春已消逝;我已經很努力了。在我所在的小框框範圍努力了。我經過先前商務中心辦公室,懷念著那時候;那時候當一個每月發薪壓力的小老闆是痛苦的,不過過去的每一分痛苦都表示會留下好的回憶的。

上台前半個小時,我對於講稿仍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它真的永遠不會變更清楚了嗎?我試著靜下心,想辦法來讓它清楚,吃完我的冰,剛剛好算著他們午餐時間結束前五分鐘抵達,沒想到當我抵達時,他們才剛剛要午餐,鐵路便當的金屬容器發出鏗鏗鏘鏘,我坐在這邊,除了我一人外大家都在吃飯;這裡滿滿全是高中生,青春的肉色塞滿了我的眼眶,唯一幾位上年紀的中老年人就特別明顯,夫妻一起來,應該是家長或觀眾,有一位還在吞飯後的藥。

上台,站上那紅毯,我緊張著,但很快就穩下來,此時就進入一種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狀態───我看起來不緊張,心裡也覺得自己不緊張,但實際上我忘了好多句台詞,好多台詞是現場在相當輕鬆的狀況下「隨興」說上去的,這就恐怖了,因為據說我這次講了17多分鐘,也就是剛剛好、並沒有講得少,那我到底講了什麼?彷彿我講了17分鐘不知道自己講了什麼東西。現場狀況我大約都有準備好,唯一沒準備的是攝影機旁那位大哥整個人整場倒頭大睡,我抬頭就看到這位大哥,多少受到影響。

結束了,走出來,剛好遇上大雨,叮叮咚咚的擋在門口,我伸不出腳,心中滿滿落寞,可是我確實知道已經結束了,早上偏頭疼也不痛了,我也叫到計程車了,好吧,就忘了它了,忘了過去所有的不如意,往前看。這次的演講真的太耗心神了,但我不可能沒有成長。就這樣子吧。回到南港入口,很高興看到三株非常高的台灣欒樹,上面長滿了紅花,遠方也露出了金黃色的夕陽;我的腿很痠了,是不是花太多時間在這裡了?可能吧,那我表現好嗎?我要學會,如何表現,都沒有絕對的好,也沒有絕對的不好。我盡力了,就是好。

現在終於放鬆了,你建議出去走走,去哪裡呢?我們有大約三個小時的時間,好,前往基隆。基隆的車程,比去汐止山上的還快,我們的確抵達了,只是再多花了近半小時在找車位和走路,這邊有個新的商場,走出來到廟口夜市,沒想到這麼熱,夜市的攤位又重複得這麼多,叫我們坐在路邊吃根本坐不住,多是炸的,不然就是重複的海鮮熱炒,甜的一大堆,繞一圈居然沒有一樣可吃;我們走到夜市外圍街邊,看到連續三攤在騎樓下、顯然世代都在這裡賣的,享用了甜不辣、虱目魚丸、麵線糊、肉圓。再走進去時就只想吃三兄弟冰,我大膽嘗試新的豆漿爽冰,非常好吃;最近吃太多炸,又吃太多冰,須戒掉才行!都是因為家裡坐不住,一直往外跑;往外跑就是一直吃street food,熱了就吃冰。

回家前,你想去可以看海的咖啡廳,這讓我們經過了一條很特別的路,Google地圖沒特別標示,我們就被地圖帶入一條像立體停車場的,卻是公路的一部份,一進去,就不斷地往外往上迴旋的走,大概開到五、六樓,一度我們以為像在惡夢中,轉圈圈出不來?可是又不能停,心中詭異莫名,然後突然間才豁然開朗,我們從一個「基隆第一景」公寓停車場出口出來,查一下,這個原來是30年前建案遺留下來的車道,現在公有化,所以是馬路沒錯,這邊連續三家咖啡廳,我們沒進去,拍了海景,就要趕回南港車站接孩子了。

心情?非常緊張的,我會接到怎樣的孩子?四天三夜,孩子幾乎沒有音訊,唯一是在我們共同的群組,哥哥傳了一張妹妹開心的照片,妹妹過得好嗎?哥哥呢?

你也一起來了,在星巴克等著,我在前面,你躲後面,哥哥和妹妹過來時我就知道OK了,瞧他們有說有笑的,他們看到你也超很開心,跑過去和你聊天。突然間我好溫暖。孩子回來後,氣氛馬上不一樣,原本緊張又有點空虛的,突然間我這個爸爸像被注入了靈魂,孩子興奮的和我們吱吱喳喳說他們台東之旅的趣事,遊覽車都是老人K歌,熱個半死,原住民孩子不情願舞蹈,太陽底下的陰影處蚊子超多……回家後,妹妹和哥哥給我們吃他們帶回的巧克力咖啡糕、蕃薯簽,很好吃,我也給他們吃我們台南帶來的,開了好多包擺在餐桌上,熱熱鬧鬧的,然後打開Netflix開始看福爾摩斯第一季的第一集,一個半小時,非常好看。妹妹在旁邊畫畫,畫出一隻笑咪咪的可愛貓耳朵女孩,真的超可愛的。她開心的說,頭髮上這一抹綠色,是她媽咪選的顏色。看來,四天前苦勸她去見一個月以上被她拒見的媽咪,還送她到高雄高鐵站,四天下來,有所成果。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