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幾天就要那場恐怖演講,我一想到,第一件事是要先鎮壓自己的心臟,告訴自己自己很好、沒事,以免心臟揪起來或梗住,然後第二件事是告訴自己必須趕快練習,所以要趕快寫完今天的文章才能練──我用我能做的最快速度去完成文章,花了全神精力幾小時之後確完成但也疲累,因此一直沒太多機會再練習,直到下次又想起,又hold心臟又口訣、又寫文章……還是沒練。

只有片段片段的想起一些哽,主辦單位要談「連結」,我想到,為什麼網紅世界的每一個粉絲價值會這麼低?某程度來講,他們和粉絲已經失去連結;這些價值是來自廣告,所以網紅的責任是拉粉絲來看廣告就好,七光十色各種淺層的、直覺式的主題拉他們過來就好。雖然他們接地氣,但他們連接的是「地」,不是「人」;他們和「自己」也都失去連結,他們不再忠於自己。而相對的,用訂閱制的,就連結粉絲連結得非常的牢。他們也找回自己,和自己強烈連結,從自己連到所有的訂閱者身上。

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是趕快寫一封信給哥哥學校的導師,問問這個年輕又很照顧孩子的導師對我們家哥哥的看法。我寫得很清楚──「哥哥這次的期末考,他自己評估,他的『動力』比以往更差了,我觀察亦是如此,考前幾天每天都看Netflix電影才睡,課本參考書都只有『蜻蜓點水』式的碰一下,平均一天碰不到一小時~我本來想在暑假期間好好的設計一些活動來『重新啟動他的熱情』的,但萬萬沒想到,這次他的期末考,考了個【全班第五名】,破了他自己的記錄。於是,這兩天,我一邊試著鼓勵他,卻卡住了,不知該怎麼切入。既然已到了期末,我想趁此空檔,請問老師一下,對於這個孩子在學習方面的評語、建議。」

我直接問老師,他真的考第五名嗎?因為他真的還蠻多小聰明的,仍想再確認一下。然後,「身為老爸,在乎的還是孩子長久的動力(而非此成績)。現在孩子明明像一支失去動力的火箭,還讓它自由落體,不想重新開火,現在他考了破自己記錄的第五名,那,原本我想給他的一些激勵計畫、或和他好好的坐下來敞開心房討論如何才能更好,就更不容易實行了。因為他會說,他已經念很多了,我都沒有看到他在念!其他同學也就只念這樣而已,不然你去問其他同學……(我又不可能去問)。」我寫道:「不知道老師對孩子有沒有什麼建議?我不會和他說是老師說的,我只希望從老師這麼近身的觀察這孩子的個性、經常批改他的扎記……再比較班上其他同學,他現在(在學業上)還缺了什麼?依您看過這麼多升學的孩子,我家哥哥接下來的八年級、九年級,還需要什麼?若我能知道,我或許可以『潛移默化』的去鋪設、去試著讓它實現。」。我最後的署名是「徬徨困惑的OO爸爸」。

但今天最「大」的事,還是───今天前妻要帶兩個孩子去台東旅行,據她說,已請假,車訂了、旅館訂了,什麼都訂了。但,今天早上,妹妹仍堅持不去此四天三夜。高鐵票在早上9:50,而我和你另外去台南的小旅行的高鐵則訂在11點。昨晚請妹妹和她媽咪視訊,她仍一邊玩其他東西,我們知道她去的機會可能不大;哥哥也很搞笑的居然拿妹妹的行李箱來整理行李,妹妹也無所謂──不過,今天早上,哥哥連忙把他的衣物都拿出來,換到另一個行李箱,讓妹妹可以趕快整理行李。

早上是我幫妹妹整理行李,幫她帶足了三天份的內衣內褲及所有東西;幫兩個孩子裝好備用口罩、隱形眼鏡藥水所有。而妹妹仍在床上說她絕對不去,且她亦有好理由「腳扭傷」。我和妹妹說至少去見媽咪一面吧?妹妹玩手機、看灌籃高手逃避,我循循善誘,沒有逼迫她,每一次逼迫我都覺得自己心會痛。後來她終於說好她會親口跟她媽咪說,於是我們拖兩只行李箱,但這時候更可怕的事情來了───哥哥不高興的說,他也不要去,他不要自己一個人去台東玩。妹妹大叫,哥哥沒有腳扭傷,為何可以不去?於是兩人在出發前開始準備打架,這時候我爸媽、你,都已經拉好行李箱齊聚在門口,我先要爸媽下樓,你也先離開,讓我冷靜的、慢慢的「處理」兩個孩子。到了車上,我想辦法隔開他們兩個,險象環生,哥哥一度「綁架」了妹妹手機,我將它勸回回來,終於他們兩個一起過去了。這個「陣型」挺有趣的,爸媽開著車停在上面等待,然後你則在一樓的星巴克待命,我帶著兩個拖著行李的孩子,來到高鐵站旁的B2星巴克,我點了抹茶星冰樂坐在高腳椅,讓孩子們自行走進高鐵大廳;哥哥來電回報他看到媽媽了,然後開始了對話(我猜),從9:24開始,過了漫長的10分鐘,再繼續過了15分鐘………到了9:42,在樓上的星巴克的你跟我說,離前妻最後退票時間只剩下「8分鐘」了。

我心裡幫前妻在想,怎麼可能退票呢!退的不只是高鐵的票,不只是旅館的票,而是退掉了一個「見到孩子」的機會,怎麼可能呢。如果連這樣的機會都沒辦法帶孩子,那下次孩子怎麼可能還有機會見面呢?坦白說,昨天我一直想傳訊息給前妻,告訴她我可以感受到她是很痛苦的,已經一個月以上,女兒拒見,理由皆不直說,到了現場,她仍不和她媽媽去,那感覺是多麼的心碎呢?雖然我知道前妻得「自做自受」,女兒對她的反應,全是她對待女兒的方式(也是對待其他家人如我的方式)是非常傷人的,但,看不見自己的女兒,那痛,我也全然接收到了。

等待的期間,我心想,換作是其他離婚父母的交接場合,尤其我和前妻的關係這麼糟糕的情況下,我應該拿一隻「手機」去「錄影」的。錄什麼呢?通常都會錄下孩子不想去前妻那邊、孩子吵著不去……等等,可是,我就這樣安坐在星巴克,孩子到哪裡了我也不知道,隨便,心裡想,孩子和前妻去了,大家開心,最好,最好。今早我和妹妹說,妳看看,讓一個人(她媽媽)開心,妳,就只需要出現在她面前,就可以了!世界上哪有這麼簡單的讓一個人開心的方法呢!然後,妳不是要去妳不喜歡的地方,妳是要搭高鐵、去住旅館、去看熱氣球呢!這麼簡單就可以讓一個人快樂,而且,那個人是妳的媽咪,這樣子不是很好嗎!我知道這個小女孩用逼迫只會適得其反,我只能不斷地、不斷地和緩的勸她───妹妹一路都故意動作很慢、很慢,也一再堅持她只去見媽咪一下下,我說沒問題,大家都在車上等,如果妳不好的話隨時OK離開,「希望妳給媽咪一個機會。」我一再的說。

我猜,孩子一旦上了高鐵,四天三夜一起,後面就會順了。她會想起一些好,而她的媽咪(前妻)這次應該也已「嚇到了」,有些頑固的難以改變的部分說不定也會改變了吧?

然而,本來說OK的妹妹,過了退票時間,還是被「退貨」了。她拖著她的黃色小鴨小行李箱回來我B2星巴克,哥哥伴在旁,據說她媽媽跟她說,既然她一下不去一下要去,那麼媽媽幫她決定,媽媽決定妳還是不用去了!於是她離開了憤怒的母親,慢慢地走回來,然後哥哥離開了,不然趕不上高鐵,然後我告訴正待命中的「大家」,失敗了,妹妹得回家了───這時候,哥哥又打來,他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新點子:建議我可以帶妹妹到「高雄」,也就是他們落腳的地方,然後,再一次試著交接。

若是平常人應該會覺得瘋狂了,剛剛在台北沒交接成,還要帶著妹妹去高雄再試一次?可是想想,這樣也好,於是我請你把票從台南改成高雄,坐自由座,原本兩個人的小旅行,變成三個人(加妹妹),我們三人坐一排位子,好可愛,妹妹一下睡,一下吃東西,和我們聊天……我們搭上的是最慢的列車,從起點南港到高雄每站都停,這麼久的,我和你一人一台電腦皆從頭到尾掀開著,我從頭到尾都在寫作,直至抵達左營站前二分鐘才寄出所有的文章和電子報。此時妹妹仍說,她希望和我與你一起去旅行,但我們說,看,這就是爸比的工作模式,這幾天都會這樣子哦!妳要嗎?

妹妹終於被說服,於是,我們帶著可憐的妹妹,來到左營(高雄)高鐵站,進行第二次交接嘗試。妹妹腳扭到,一擺一擺的、還堅持自提行李,一步一步的走下長長的樓梯,小小的身體,沿著樓梯邊,慢慢的下樓的時候,我看著她瘦瘦小小的背影、隨便穿一件薄薄的粉紅色T-shirt就出門的她,原本大概真的沒打算要來,這樣半逼就她,真的也好捨不得!到了莫凡彼裡頭、媽媽的座位,她還轉頭回來找我,和我揮手說再見,然後我過一陣子從高處往下看,看到她媽媽已經抱著她,好像抱著什麼寶貝一樣,哥哥則在一旁低頭打電動。我想,四天之後,旅行結束,她應該也會想媽媽了───我告訴自己,無論她媽媽是怎樣的人,這樣子畢竟比較正常。如果前妻一直看不到小孩,妹妹每一次的拒絕媽媽,她小小心裡肯定也是一刺再刺的。

照理說,我們兩人現在就「自由」了,從左營高鐵站,我們搭台鐵,鮮紅色的俗氣絨布椅,坐起來倒很舒服的,往台南竟只要半小時就到。出了台南火車站當然想大吃一頓,太熱,上計程車往赤崁樓找小吃,但是司機一定要去國華街,我們只好沿國華街,好熱,先撐著雨傘遮颱風雨,再撐傘想遮太陽。在巷口你就像所有來台南的觀光客一樣、興奮的計畫如何讓有限空間的胃可以吃到最合適的,但要不就是很小的又暗又髒的店,沒客人,要不就是排隊排到不知道店家是哪家的店。經過了員林肉圓,這麼剛好,那就是來自彰化的你最熟悉的肉圓長相,然後阿鳳虱目魚丸沒開,「葉鳳」開著,味道差不多好吃。我吃了兩碗都是勾芡、大概十幾顆的魚丸,你也大讚這湯甜甜香香超好喝,這味只有台南有。

來到旅館休息一下,再次出發已是黃昏,不熱,車子載我們直接到Google評分最高的鱔魚麵,一坐下來店家又說要等半小時,這裡只有三大桌、一個大鐵鍋,炒起來會有火燄亂冒出來。二十分鐘後他們上菜,我知道了為什麼它評分那麼高,因為鱔魚、花枝,皆切得非常大塊,成年人嘴巴張開都幾乎塞不進口,如此大塊,無論是鱔魚或花枝都長得有點噁心了,但是吃下去又因為肉多而味美。旁邊就是林百貨,你問我為什麼一定要去這林百貨?我說不上來,但現在不去,好像又少了什麼;後來我知道為什麼要去了,因為我來過台南好幾次都是一個人,林百貨必來,買伴手禮,總在這個懷舊的文青及滿天空水滴燈當中,好希望有一個愛人可和我一起走過,你說:「這下你實現了。」我們攀到樓頂,下方再次是台南車輛稀少的夜的昏黃馬路,頭上則是全部的夜空,有幾顆好亮的星星。

好亮的星星,好累了。今天不只是帶著可愛的女兒在心理糾葛中送走了她給前妻,今天另一件事是──前妻和我用電話直接講到一件驚人的消息,關於一個朋友自殺。我今天一天皆被籠在極大的一陣陣的哀傷當中。

到旅館旁邊的商場,我們還是用「胃」來結束,回旅館後我希望趕工先做好明天的東西,然後才能來專心準備講稿,可是已睏到睜不開眼睛,才發現今天沒有喝任何咖啡因,且因為一直處在驚嚇狀態(及哀傷狀態),居然忘記喝咖啡。比較高興的是,上次拍的爸爸照片出來了,即將展出,拍出了我看著女兒的神情,只可惜當天兒子不在(他說他不想拍)。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