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們修洗衣機的人提到我們家陽台異常的烘熱,今天突然想起,原因是在那台烘乾機每天跑都要滾好幾次、排出極熱的氣體,而它又正在熱水器的正下方,這樣不是很危險嗎!一想到這點,就越進入慌亂,越想越擔心,熱水器裡面有火,管線裡面有瓦斯,烘乾機排出的熱氣就這樣直接貼在火與瓦斯旁邊…但我又能怎樣?空間就這麼小,插座只有這一側有,排水孔也只有這邊有,那台烘衣機無法移動的太遠,怎麼辦?

後來有個解方,輕輕的將烘衣機「轉個方向」,讓排熱孔可以對空曠處排放而非緊貼著牆,缺點是開門的空間較狹窄,但也不會太差。原來,這樣子輕輕轉個90度,事情就解決了,擔憂也化解了。不禁要想,每件事都可以有不一樣方向的看法,同樣一事,轉個90度看,就不再憂心──肚皮上累積脂肪,我可以每天抱怨為什麼今天沒辦法運動,也可以告訴自己反正我未來一定有辦法對治它,它一定會不見的。每一件事總有更好的方法,而且總是有人用那種方法在過人生;我的人生充滿擔心與辛苦,常常只是因為我不習慣轉彎90度。

在你的注視下,妹妹居然吃完了我用烤箱烤給她的可頌早餐,送出哥哥與妹妹,看了一下行程發現,老天,七月將過得非常快,下禮拜就放暑假了,我演講也就在一週多以後,然後,九月還有兩場,一場講繪本,另一場是像這場、背稿型的。然後我又心生了一個唬哢過去之念:趕快全部都過去,過去我就輕鬆了。

星期一大病初癒,回到了正常,我慶幸如今還有所謂正常的一天,很清楚的方向,很清楚的目標,就是好好把現在的電子報寫出來。電子報,可以賺錢,也可以儲存時間留下內容後面發展成其他事業,也可以藉更有「手感」而在未來發展出更厲害的訂閱。今天心臟尚好,我就緩緩地寫,寫得也順,中間想睡覺,就放行打盹,盹後繼續寫,這才發現奇怪,今天的精神和過去不太一樣,雖然有時疲倦,但那疲倦只在「表面」侵擾,我的「底」仍非常的堅實,並沒有累到整個人虛虛的好像隨便一條水流就可以把自己整個人飄流著搬走。我認為是因為身體已多日沒有入注咖啡因,生病停了咖啡因好幾天,可見咖啡因的功能真的太詭異了,會讓人進入一種非常淺層的清醒,以及某種欣悅(好心情),但,代價實在太大,因為除了表層,從表層之下皮下組織一路到骨髓深處全都是疲憊的。

咖啡讓我快樂,不能老是靠咖啡。我應該給自己快樂,不應要求自己一定完成什麼,不必感受到完美,也能愈活愈有希望。不必看到一點點肥肉積在腰間就得趕忙衝去健身房去將它消滅(今天和你討論過,這種腰部積肥不可能利用腰部的肌肉來消,只能靠有毅力的有氧運動去消耗燃燒掉),不是得澱粉不吃、糖類不碰才算是今天達標,不是必須準備美好餐點給兩個孩子吃才叫做完美的老爸……這才發現,像我這樣的可以一直像馬達兔子永續忙碌的「秘密」就是一種完美感───完美,就是那個「充電器」,讓我充電。只要我完美的做完家事,衣服全部洗好吊好,餐桌歸類整齊、廚房流理台一塵不染、水槽像新的一樣……就全部都在給我「電力」,也是在打「訊號」告訴我:只要再完成下一個,就可以更進一步的完美。於是我就繼續的進行下一個、下一個、下一個,一天下來可以做好多好多,也被每事完成而得以自我充電、充電、充電。但是,當一個作家,完美真的能夠淬煉出最「完美」的作品嗎?還是,其實是要破碎,門牙都撞斷了,才能弄出一首交響曲,而貝多芬可是弄出了九首交響曲的。那場壓力最大的演講,我勸自己要享受一點,上台演講也是難得,如果今天是人生最後一個月,我為什麼不把這一場當作最有趣的事情來度過。不是給以後的紀錄,而是給當下的、最高的痛快享受呢。

這幾天都在搜尋全球最新最酷的行銷活動,就會發現非常非常多各地的全球活動都要大家「多買在地食物」、「多買黑人東西」,但,這是有問題的。因為它效果太好了,有些當地的畫家、小商家,都說他們賺好多錢喔,眉開眼笑的,但,這種利用民眾的情緒,說實在話,就和「乞討」沒有兩樣,而且還是一種「跟風型」的乞討,比乞討還要令人看不起。想著想著是我又心頭一震,等等等等,我做爸爸事業,是不是也開始落到用這樣的方法?是不是我也在「求求」大家來支持爸爸們,所以要付我錢?那我不就有點像那些因為政府辦了一場運動而訂單滿滿、眉開眼笑以為自己很厲害、什麼都解決的那些在地商家?這根本不是earn來的,用那種方式今天賺到錢的,絕無法保證以後可以持久經營。

今天我們來到城中心辦事(順便理髮),這件事是有個人歷史意義的──我來拿房貸的清償證明,這表示買家已拿他貸來的款金幫我付清房貸,也暫時終止了我必須每月付房貸的日子(這不是好事,因為表示已沒房了),他們會問:你還會買房子嗎?這個問題從前我都木然不答,心裡大大的搖頭,要買房子也不會在「這裡」買。但今天我卻告訴她,會,未來創業可能仍有現金需求,和賣錢的永遠都要保持關係的;心裡也歎,最近「終止」的「關係」實在太多了,終止與秘書室的關係,終止房貸銀行關係,中止公司,去年也中止婚姻關係……我還不知道原來我有這麼多東西可以中止的。

傍晚來接孩子,看兒子奮力找配樂配他的吉野家溫玉子牛丼,他說今天的蔥特別多,我也覺得今天氣味特別香,車廂滿滿都是難以言喻的美妙的味,甜甜火火的。哥哥笑問,爸爸(我)是不是沒錢了,為何給他一堆銅板去付帳?他問我訂閱戶是否有增加,我說沒有,因為都沒有推廣,他笑,該不會所有的訂戶都全部停止訂閱吧?我說說不定喔。溫暖血液流在體內但我頭仍痛著,痛到整個頭偏到旁邊。

明天要考期末考的妹妹,竟還願意繼續奮力的讀,你今天特別的看她一起讀,你身體不舒服,仍讀到晚上十點、十一點。她現在「學霸之氣」已經形成,但她哥哥呢?這週五要期末考,卻沒有起色。晚上終於忍不住再和他討論了,我說,看到他的考試再一次在全班排在幾乎要後半段,他又繼續找很多理由說這個那個,然後今天玩了半小時手機就去睡了,明天要考八科但一點複習也沒有,逃避,逃,我跟他說,你的中樞大腦要你複習,但你細胞一點都不想動;你的意念想當學霸可以傲視別人,但你完全不想付出以致於爛成績出來了你只是一直一直的找理由搪塞大人和自己。他說有道理(天啊,他第一次這樣回應)。我也說,現在還來得及,這是最後兩年和大家平起平坐的時光了,進了高中,你就會被貼上標籤,到時候就撕不掉了───我相信兒子所念的升學型國中肯定也灌輸了很多這樣的觀念,我順著它,導引兒子去找到更好的學制。

是的,更好的學制!我也真大膽。哪個爸爸敢跟國中的兒子說,如果你不想念,我來幫你想辦法轉到其他更有趣的?而今晚,我也是第一次聽見他說:「好像有道理」、「好像蠻有意思」,我不確定兒子是虛應還是真有動搖。我的確不怕的。若兒子願意,我願意和他一起探索一條未知的新路,成功屬於他一生去享受,失敗則我這個老爸負責再想辦法──我都幾乎有霸氣野心想創造新的學校了,我一定有辦法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