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早上突然又發脾氣,床上下來,聯絡簿、考卷摔在我手上臉上,說有病啊!活該!去死啦!這一次我明確回應她一個人(爸爸)不應該這樣被對待,你看爸比(我)每次一句話都沒兇,其實我超想生氣啊,對妳的衝撞感到驚嚇,再被妳的言語刺激,原本好端端的早上就會突然變得好想生氣,但如果我現在生氣的話妳會好受嗎?我一邊講一邊在想是不是應該停止用「問句」,或許對小孩來說應該用肯定句,她才知道。但我口才就是沒這麼好,決定依我習慣的方式講,但有話就講──妹妹氣沖沖出門,後來在電梯等我,我在路上繼續講,她比平常稍微用力一點的打開車門,好像差點撞到外面的車。

每個孩子都會在人生某時期和她的家長一起歷經這歷程,我跟其他父母不同就在───絕大的好脾氣,溫和的紳士風,不嫌多的柔軟,用身教來告訴他們一個人可以這樣。他們知道以前的家不是這樣,他們還記得媽媽是多大脾氣,而爸爸是這樣,對照效果就出來了,很鮮明。但,我也發現自己有一個毛病───為什麼我要對發脾氣的人如此深惡痛絕?從前一有客戶對我發脾氣,我馬上就避而不見,有時還寧可掉案子、錢也不收了。然後,從前部屬一旦對我發過一次脾氣,從此以後我即不再給她機會───但以上我都不會在當下發作,因為我知道那是沒有用的。

要任何人忍耐另一個人脾氣,都是不合人權的───忍耐脾氣叫做「體貼」?就好像自己手臂被人家不高興劃了一刀,除了當下痛了,後面還要再繼續痛個幾天療癒,或許永遠留下疤痕,以上一切的「傷害」卻要我默默吞下去才能表示「體貼」?但,這種莫名其妙的「請體貼她」的教育,從小讓孩子了解到一個人(比方說媽媽)可以隨隨便便爆發無名火,而當另一個大人(比方說爸爸)受不了講了幾句,就被吼以更大的、更大的巨浪,被畫了幾刀、都被刺了,卻必須繼續「體貼」、保持緘默、自舔傷口,連淚水都必須吞下去以免被看到。這就是我為什麼現在的我如此痛恨這樣脾氣。而離婚後,顯然真的少了好多「被罵」,才知道一個人的人生可以不必活在被罵、被吼、被嫌之下,不必對對方的脾氣負責還要包容體諒她(他)。

可是。也順便發現自己另一個瑕疵、另一個矛盾──我真的希望,未來養出一個恭恭敬敬但帶著距離感的兒子或女兒嗎?還是我希望他們是我的「朋友」,到老的時候我們都有聊不完的話題,從年輕到老的各種趣事?在他們成長過程中,我和孩子多麼投契,我們分享同樣的笑話,聽他們喜歡的歌曲、影片──我們是連在一起的,那是我們之間共同美好的回憶,難道我這個「爸爸」的階級地位有重要到,讓我去捨棄這份難得的、和比自己小30歲的兩個年輕人(兒子、女兒)的一輩子的朋友般的情誼嗎?我不是這樣的人啊!我本來就像個孩子,和孩子打成一片是我的最愛啊。好,所以,下次當我被刺激、想要要求妹妹對我有禮貌一點,不應該用「爸爸角度」,我應該用一個「朋友」的角度來告訴她我不喜歡這樣子,比方說「你這樣子很不夠朋友耶」、「當你的朋友有的時候有點累耶」。

這幾天,Facebook臉書被美國各大廣告主抵制,慢慢地變成了一個不能不忽視的新聞,但其實臉書也是「人」寫出來的,那些的確聳動且偏激的言論,以及假新聞的推波助瀾,讓人們只要按讚還有留言就可以背書,影響身邊的朋友,或者是覺得自己所向無敵、好像身邊的人想法都跟他一樣,的確是臉書「演算法」的「問題」。But I think it’s a feature, not a problem。創造那些仇恨語言的人,最終仍是人類本身,而臉書只把這些人聚在一起而已,讓他們不必礙於地球太大、無法串聯,而相對來講,持反對意見者應該也可以被串連在一起,那,到底大家有什麼好抵制的?

抵制本身,也是一種人性醜惡面,無論是右派還是左派,都想要撂倒對方,所以,看這些仇恨語言不爽的「正義之士」,也想用霸道霸權的方式(杯葛臉書)來消滅對手的聲音,因為,當臉書不再存在,那些人就必須被自動解散。但是,只要人類還在,人性就還在,那,已經嘗過甜頭的極右派,一定會有人想辦法創造出像比特幣區塊鏈那樣的分散式系統,它不商,不賺,那個時候,廣告主就不能抵制了。另外,當人們還可以去杯葛對方,算是好消息,就表示自己的生命還算安全,等到自己的小命都不保的時候,能夠活下來就萬般慶幸,管它是不是自己認同的世界了你說是不是。

上次邀請我為宜蘭國小小學生評畫作的那位黃志湧先生,今天用LINE再寄給我最近他幫小學生辦的環保活動相關新聞報導,由於該報導一直提「漫畫家黃志湧」,我就上網查他的漫畫,看到他在鏡文學上面的連載,才知道原來他不久前在無錫中風,鬼門關走一回,我好奇詢問他才知道他因為醫療必須回台灣長住,被迫和他的無錫未婚妻暫別。他爸爸因為視力只剩幾公分就自殺了,而他已左半身不方便而必須留在台灣醫療系統靜養,那曾經大山大水的豪情壯志擱在一旁,變成前世的事了,但他仍想完成一部漫畫和「綠億行動」。我再繼續看他更多影片,他在舞台上鼓勵小朋友的話,他說這是他自寫的座右銘:「如果真心渴望一個願望實現,天上的星星也會飛下來幫忙。」他說,希望小朋友們以後五、十、十五、三十年碰到任何困難,有人說他做不到時,都會想起這句話,然後把這句話講給對方聽……從黃志湧先生中我或許看到自己的影子,不過,僅止於「影子」而已──像這樣有點偏執的做大事者,他的生活也付出了代價,他說他沒有存款、沒車沒房,每天和自己的中風奮戰,相較下來,看看我,還想辦法如此維持著某種世俗的成功。所以是表示我要做的比他還要更大的是嗎?還是我這種人根本就無法成就大事?

有時候我覺得我寫的東西好「小」,但或許這種小東西,才是真正的金泉嗎?也在今天,我實體日記讀者之一來訊了,這是一位尚未離婚且在工作中的女性,有心理輔導背景,是我理想中的核心讀者,所以她的意見非常的重要。我也心理準備好去面對她口中的「不中聽的批評」,而她的評述大約是(簡化過),從一個讀者來看,這個作者(我)很沉溺在自己的舞台,令她不解這個作者(我)到底是想記錄,還是想「表演」?由於這個印象,讓讀者會認為我是一個比較關照自己的人,對於自己及身邊的人甚少關照。而之所以要把日記寫成這樣,或寫日記給別人看,就是因為「在意別人看法」且變成身為我的家人也被逼著上這個舞台變成「演員」。她會認為我才是那個要定義自己的人,不應由別人來定義。

這是很清楚的說明。看完之後我卻反而對我的日記定位更清楚了。應該說,我本來就清楚,因為已經做了27年的事、這麼在意的事,什麼是「日記精神」──日記是如實的表現,我認為能開放自己是一種「誠實」,但不幸的,開放日記在人們眼裡仍是一種「不正常的表現」(一般人怎會想開放自己每天供人觀賞?)以致於容易被人懷疑「一定是在作秀」。寫了57年的蔣介石日記亦被史學家懷疑其內容吐實真實性,蔣本人是否是寫給別人看的?但,若是寫給別人看的,他就不會把當年他那些淫亂史(有違於他自己極想要留下的清慾聖賢形象)或他對其他將領的憤怒、他的脆弱還有他那近乎噁心的愛情語彙(在當時應是驚世駭俗了)全都寫進日記裡……而要自己寫日記的,才可以發現,開放日記作為一個舞台表演的「成本」遠遠高於拿日記當舞台表演的「效益」,因此日記開放是要給人看沒錯,但是要給人看的,是最赤裸的自己,從中得到「我是21世紀最誠實的人」之快感,說它是「曝露狂」也無妨,或說是一種類似「告解後的快意」(或許蔣的基督教背景有助於這樣的吐實),但,至於是否誠實之中仍有時有保留,只能說──我不知道蔣如何,但我自己是已經盡力了。

但我非常高興的一點是,當我問了這部龐大的27年份的日記到底對人類有何意義?得到的回覆是:「這個日記的意義,在於每個人都可以從當中看到一些自己。」這位說理清晰的讀者流暢的寫道:「因為每個人的議題不一樣,所以讀的時候,會對於自己關注的焦點特別有感。」比方說她若有婚姻、有孩子,就會特別注意家庭經營、親子關係的部份,而猜想若是一個想要創業的男人,則會特別去注意創業部分的軌跡。

另一意外收穫是,謝謝她點出了我一支家庭影片,我點進去了, 2015年,帶哥哥妹妹去上學,那時候的我胖胖的,哥哥妹妹走在旁邊,兩個孩子都比現在小了1號,不,小了3號,表情都和現在差不多,只是更像小孩、更有笑意。這就是每日影片的威力,不經意每天錄下的,都變成以後孩子可能謝謝我錄下的瑰寶。

而今晚又發生「事情」──晚上原本要帶兩個孩子去看那家好不容易約到的牙醫、定期洗牙,我特別早早為兩個孩子處理好晚餐,催他們快寫功課,兩個人都坐在他們各自桌前,只剩最後15分鐘就要出發了。此時,妹妹爆料哥哥手機超過時間,哥哥拿起手機將妹妹先前大吵錄影寄給她所有老師,然後兩個人好像開始搶手機什麼,妹妹又批評哥哥畫畫,哥哥又回嘴她是邊緣人……我先坐在餐桌先口頭安撫兩位,來不及趕在他們動手前衝到僅僅五公尺遠的他們,於是瞬間妹妹好像踢了哥哥一腳,哥哥回擊,妹妹再回,在哥哥手臂留下指甲痕,哥哥衝過來兩手夾壓住妹妹左右臉頰長達五秒,我嚇死了趕快衝過來支開他們,然後開始看兩人傷口───哥哥指出好幾個先前的歷史傷口以及今天最新的一個、已凹下去的指甲掐痕,妹妹則臉頰都被抓紅,左臉頰留下一個深深的指甲痕,正在流血中以及幾處擦傷。而比較重要的是後來他們怎麼處理:靜下來之後,他們並未停止,仍繼續用很惡恨的模樣在針對對方──妹妹開始用大人的方法,拿出手機將哥哥退出所有LINE群組。然後妹妹大哭說她明天不要上學,五分鐘後哥哥也說了一樣的話,過了半小時以後他們的脾氣還沒有下來,兩人一直說要對方去死之類的,哥哥則明確的說了幾次妹妹最近自己就會自殺死掉,哥哥並透露他會像排擠一位原本欺負他的同學那樣的讓妹妹最後沒朋友,說他喜歡撂倒別人……這些都讓我聽到之後頭皮發麻。

照顧兩個孩子,真的很吃力,而今晚好不容易約好的牙醫又須取消,再次約到長達一個月後;我想帶妹妹去看皮膚科,以免妹妹的臉頰留疤痕,後來他們也去不了。我做一個決定───不再這麼陷在孩子的世界。他們打架、說了一個故事誰打誰然後主謀共犯誰應該被判刑,動不動就看電影或什麼都是太細節太微小的了,我不應該再花時間甚至花我日記篇幅在這樣的親子議題上了,太耗人、太耗人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