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妹妹那樣子其實給我很大的衝擊,比我想像的還嚴重,她賴在家裡不去補習、手機不放下,大家覺得很可愛,縱容她動不動發脾氣、摔東西、拆東西,我一叫她就如同觸了電,每每引起極大的憤怒,兩眼圓睜,憤怒不知哪裡來的,絕對不是因為這件事。昨晚我一回想起妹妹的樣子,我非常生氣的是我居然感到害怕,怕什麼怕?害怕有時是沒有理由的,就是怕,無力的怕,不知所以然的怕。看到她這樣,我真的被某壓住,兇不上來,怕惹、怕電;我不希望她這樣對我,可是我又閃不開;我一躲避就等於放棄了她的教育、不告訴她這樣做是不對的,所以昨天就這樣痛苦的「明知是雷,還去踩」,弄得昨晚垂頭喪氣的全身電到燒焦的躺上床的。

我知道我又被當成那個對象,但為什麼總要是「我」?而這件事情又比其他事情更扭曲,孩子懂得運用這些,懂得告訴其他家人說她多討厭爸爸、不理爸爸,其他家人也看得出來,噢,原來「這就是被孩子討厭的下場」,然後就更享受著現在被孩子愛的感覺而繼續縱容孩子,這讓我這個主要管教者非常害怕,這樣的下去我教出什麼樣的女兒?不過睡前我再想想,現在這時候已經比以前剛離婚時、兒子的狀況還要好太多了。現在我已建立了不一樣的基礎,我用同樣的四個字「用愛灌溉」,被笑,被孤立的時候,我就一笑置之即可,這就是那個離婚後一人帶兩個小孩的老爸,就是這樣,沒有什麼。

今早,時鐘還沒到6點半,我們已走在院子,天色已非常的亮了。抵達國父紀念館時已覺得這是完全的白天,事實上時間卻仍很早,太陽此時也非常溫和,遊覽車已經好幾輛像串燒一樣的靠岸在路邊,路邊時有慢跑者,大多還是我們的人,佔滿了步道,但,沒人的表情太愜意,因為單單這樣的站在路邊都受不了,想趕快進去車內吹冷氣。沒辦法。先到超商吃點東西,有冷氣,烤蕃藷、茶葉蛋。

車子經過了內湖的重劃區,全新的大樓,陽光灑在整片垂直的落地窗,是那種六七層樓的全新的高級公寓。還有一間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室,位在高樓,有他專屬的陽台,陽台上草木扶疏,我看了這些我羨慕的,以前都會立志,有一天要住這種、辦公室想弄成這種,但現在開始實際了。應該說,我從「今天」開始實際了,今天第一次,領悟到我人生時間應該是不夠,一輩子九成九是沒辦法住在這種,那我應該這樣子計劃───若沒辦法享有夢想之生活,那我該如何重新訂一些可完成的目標,到底我更想達成的是什麼?就直接去達成它,別再胡思什麼高級落地窗公寓或草木扶疏的董事長室了。

古今知識份子都太有思想,對當下時事總「很有話要說」,但正是當下的時事浪費了他們的才華,像魯迅一樣尖酸刻薄的批判人,像金庸一樣的滔滔雄辯政治,最後讓他們留下來卻還是他們最「好人」的那一面───往往是最浪漫美好、最有創意的那一面,才是後人記得的,而當下他們最在意的那些評論皆不留下,因為物換星移,那些都已是「不對不錯」的「不痛不癢」了。只有創意會留下,因為創意歷久彌新,現在還可以用。計程車的廣告小框看到遠傳電信廣告用那些Youtuber,看他們神情自若在自己攝影鏡頭前當主持人,主持得有如專業主持人,全台灣大概有幾千個這樣的「主持人」了,還有更多新人看著這些檯面上的A咖說,看,他都可以紅,我也一定可以紅啊?但,或許他們不知道的是,隔一陣子以後影片是沒人看的,真的雋永的還是由知識分子流傳下來的「文字」。我這時候該做的就是不斷地筆耕、筆耕、筆耕,將越多文字留下越好……這是我今天活動前的感想。

這是「八斗子漁港」,八斗子車站倚著山,車站出來不到三分鐘就可以摸到海水,經過一個水泥地停車場,就是我們今天遊覽車下車處,也是今天活動地點。人們以一座臨時搭建的小棚為中心,結束前再改排成五、六排,小水桶載著小魚兒,每個人手上都會經手這樣的一桶,傳了大概幾百桶,才送走幾萬條的小魚回到海裡,據說這是和政府申請過且經過海洋學家認證、合法且有意義的放生活動。這樣的活動,在這麼烈的太陽底下,無論如何都有了砥礪身心的效果──要我們在早上六點即出發,七點多搭上遊覽車,在烈日下燒烤,九點多就結束了,已是一個人體的極限,中途一度頭昏,不確定是否撐得下去,但隨即一陣海風吹來,如果口罩沒有戴著,應該還可以聞到鹹鹹的味道。最美好的永遠都是快要結束的時候,知道做完這個就少一樣,每一樣都是美好的了,所有的都值得了。看著你,我才覺得原來天使是長這個樣子的。

下遊覽車,我們先到一家沒有人的早餐店裡面點了蛋餅跟油條燒餅,喝了一點豆漿,再回到家裡洗完澡,真的就是全身的舒服。然後才要開始今天這一天,這一天的戰鬥。和孩子的戰鬥,妹妹不去上數學,大概也不會去媽媽那,哥哥上到比較晚,要等我一起吃中飯等。

送走哥哥,留下妹妹,下午,進入了收假期,我缺咖啡因如缺水,人癱在餐桌上不能動。沒去媽媽的妹妹,我陪著她,寫功課、念書、寫功課、玩我的手機、寫功課、寫功課……。今天我可以專心一些了,我的「這個時候」到底要做什麼?夏天是最美好的,不趁此時,要趁何時?寒流一來,心臟每早都會有危機,我得趕在冬天前把一些事情完成。但這夏天,暑假要開始了(兩週後),我還有演講和各種待交的任務,怎麼辦?我得從心理上重新整軍才能可以。

在我人生的這一天,離婚一週年也是獨力帶兩個孩子一週年,這部份漸穩定的同時我也下了錨,覺悟了自己得在家工作10年並撐過這10年,而我摸到「訂閱制」這東西,一有初步成果又忍不住開始妄想「不只要賺錢,還要做大志業」,怕自己又搞了一間渾渾噩噩十年的廣告公司,但今天我又覺悟,一切源起皆是要「賺錢」,做大志業是一定的,但還是要以賺錢為主我才可能當一個都在家工作的單親爸爸撐10年你說是不是?那要怎麼做才能達成這目標呢。

晚餐找你出來吃定食八,這間真划算,四個人吃800元,拿不完的生菜和海菜。我們繼續辦完其他事,帶哥哥去看醫生,去修手機的前殼,買了明天早餐等……四人到十點多回家,兄妹倆還在桌前猛力寫作業和讀書。這年頭,小學與中學的作業,哪怕再多項,只要卯起來即便是最後一天晚上也可以在不到一小時全部完成。哥哥寫完的國語習作,我抽考,他又承認了他這次是「亂寫的」,成績完全不管的亂猜選擇題,我又震駭了,到底想怎樣……對照剛剛四處看到人們無論在餐廳還是在診所外都「手機放橫的」玩手遊,我發現「努力以致成功」這價值觀,問題不是出在大家不想「努力」,而是大家根本沒有任何動力想「成功」──再怎麼爛的工作,也有一個地方可住,有超商可吃,有機車可騎,有手遊可玩……你說這是因為人民太均富,還是太均「貧」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