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連假四天已過了兩天,剩下兩天就是原本的週末,休息了這麼多天,確實今天感覺清朗很多,某卡住的環節打開了,打算:把重心再放回在家工作電子報,趁疫情目前暫時結束、可以實體聚會的時候,趕快辦一些實體的教學可以真正的幫助落後的同學們趕快做起來。原本我已經打算都在家裡做了,不想出來,永遠用文字,不用影像,更不用實體,可是我又改變主意了,因為顯然我電子報的內容是非常的豐富,大家覺得很棒但無法消化,那如果我能出現在現場幫助消化,會是一堂大受好評的課。

那,每月要上幾次、每次幾個人、在哪裡上?這些都還需要決定,也需徵得你同意,因為最後犧牲的都會是你我的時間。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抽不出時間,最空的時段就是孩子上課的時段,但大家也在上班,等到大家下班了,孩子也下課了;到了週末,我家孩子有的時候不出門,我要怎麼樣才能出門呢。

就像今天,我要怎麼出門?今天是前妻探視日,妹妹再次鬧不去找媽媽,她媽媽打過來,可以聽得出來媽媽要生氣了,要求與女兒說話,講了又講,送出了威脅(以後再不來看你之類的)妹妹就是不去,躲在她高腳床角落、棉被緊緊覆蓋整個小小身體,一點都不露出來。哥哥拿著手機要妹妹聽,我也勸妹妹,今天既然要複習月考,可以請媽媽幫你一起複習呀,妹妹就說媽媽很兇,說「那邊」又熱、又髒、到處都有螞蟻。我說那可以跟媽媽溝通一下,媽媽一定會聽妳的,換個地方之類的,不要這麼兇之類的,但妹妹仍躲起來,不和媽媽說話,好像溝通了也沒有用似的。這是我這次可以研究的,在3C商品(手機)可以「直通」孩子的時代,女兒其實可以透過手機和媽媽保持完全無縫隙的聯繫,媽媽可以傳Line給他,傳影片、圖片、文章、鼓勵話、心靈小語,要傳什麼都可以,每星期也有一段最好的週末時光可以一起相處,沒想到,最後妹妹寧可用被子蒙住頭、堅持絕對不出來。我聽得出她媽媽在電話裡已經氣到爆了,我一度暫時關入自己房間,不忍再看,讓哥哥拿著那隻代表媽媽的手機追著一直躲著的妹妹跑。

後來,仍是哥哥出門找他媽媽,妹妹留著,但我今天得去參加爸爸們的協會,已遲到近兩小時,我得趕快走,還好有你,留在家幫我照顧妹妹,讓她念她的月考,煮午餐給她吃。我來到這處,現在已相當熟悉的地點,國父紀念館對面、老商辦的一間教室,不是最漂亮但冷氣絕對是最有誠意的開到最涼,在這個空間,夥伴們可以用最放鬆的姿態在面對彼此,外面的世界都很辛苦,過去我們都很辛苦,現在我們都來這裡了,沒吃東西,也沒有飲料,但總有一種「慶功宴」之感───是的,對離婚爸媽們來說,無論是變成探視方還是照顧方,最終都還是習慣了自己的狀態。可能是這條路能走到此處休息一下,也真不容易,所以我們還真的都不會想去羨慕其他人,我們都知道了任何一方都仍有它的缺點,我們現在聚在這裡都只有一種寬慰感───帶著缺憾的絕不只我,還有這麼多人,大家都好好的,好手、好腳、好氣色,大家都是好消息,缺憾反而都是好消息了,因為我們都離婚了,都自由了!

於是這裡的任何點心都特別好吃(今天吃到有人帶來的太陽餅),連我先離開後在樓下吃的素食也是超美味的,意猶未盡的過馬路到對面再來一根豆漿霜淇淋,一面細細回味剛剛討論下來的各種進行中的事。目前正在推動的進程,緩慢,但堅定,聽說今天參與者創紀錄的多(我到的時候大多數人已走掉),導演先生則繼續到對面國父紀念館補拍紀錄片訪談。

回到家,妹妹發脾氣,你和我解釋剛剛與她聊天,關於不去媽媽那邊的事,還有爸爸(我)的事。我要謝謝有「你」這個角色為我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生活多了一個重要的助力,比方說,第一次有一個外人(你)在孩子面前告訴他們,爸爸(我)有多辛苦,不應該罵爸爸白癡、對爸爸這麼兇……單單這點就很療癒了(對我而言)。但,一次不太夠,兩次不太夠,到底要講幾次才夠呢?下午妹妹起床後,只是一枝筆找不到,拿我出氣,拿筆丟我,衝過來要用拳頭搥我───這是從多小的時候就埋入的暴力動作,當她帶著滔天的怒氣快步跳上前、衝往坐在餐桌後面的我,我被驚嚇而也知道了她拳頭即將落在我手臂或肩膀上的時候,此時,還沒感到痛覺,已經先送上一大團的悲慟,逼著我眼簾垂下,好像沒注意到她,而她拳頭也真的落下,在痛覺上來的時候我已經掉出了一顆眼淚──我沒有形容詞可以說明這時候的感受。

這個家可能是個無解題,而你來了,它就會有解嗎?任何人試著用天神視角處理這個家的事,但要救的不是家,而是「我」,不是嗎。若沒有救到我,那誰是受益者?有沒有可能,在幸福的中間,我其實不小心埋入了什麼,讓我不太舒服或疲倦的或許也是那一點?就是說,明明是愈來愈寬裕的開心大道,走起來也真的晴空萬里,但在陽光之下,卻偶爾飄來一猛冷冽之風,讓我一凍,嚇一跳,大約知道此風哪裡來,卻因為隨即恢復到熱情的陽光下,我又忘了,但那個一凍,倒讓我一直記著,在心裡留了一塊印,叫我不要忘掉,但它已沒空間寫清楚到底我是不要忘掉什麼?

下午開始寫實體課程的文案,寫了一些,但卡在「到底要排在什麼時間」,我根本就排不出時間,週末肯定不好,週間晚上有機會但肯定要緊張兮兮的。若是週間一定要一週好幾次(或許每週都有),我會瘋掉,若是週末可以一個月才一次(整天的),但那一整天的存在會讓我煩躁一整個月,我根本就是一個被卡在家裡的單親爸爸,談什麼實體課程!當初就是領悟到這點,才不辦實體活動的,弄成線上,現在又回去想弄成實體課,此路不通啊。我又覺得不太對了。

你喜歡吃火鍋,終於找到此一機會,帶你去吃我們家對面的、這家出名的鍋。它好貴,我也吃不出來為什麼,因為我就是一個沒有太喜歡吃火鍋的人。我已經有些看法───你鼓勵了我,那我也要鼓勵你,鼓勵你喜歡的東西要盡量去追求,不能因為我就卡在這。

不過這火鍋意外的成功,孩子們大概也感受到和以前不一樣的了。在這一張方方正正的大桌,兩個爐、兩個鍋,筷子和湯匙交錯,白煙霧氣當中,完全沒有不和諧或緊張,我不知怎麼形容它有多順暢。連孩子們也不再像肉食恐龍互咬對方,一人講故事,另一人還會幫忙形容,兩人突然間都好可愛。這不就是一個家該有的樣子嗎。你說得對,要謝謝前妻給我們的,她太容易超越了;沒有她,話題都順暢、人人都能講話,有她,所有話題都被阻斷、孩子被笑被嫌,孩子互咬……我已經有點忘記當初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但我知道每次這間火鍋就是那種互咬,而今天卻順順利利又有說又有笑的吃到鍋底,加湯兩、三次,所有料都吃完、冰棒吃掉,最後在夜風中徐徐緩緩的步行返家。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