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家,早上沒有孩子,好像喪失了一些基本功能。才意識到,原來,帶孩子的時候,身為父母的本能,再怎麼睡眠不足都可以在早上就充滿精神的拉起窗簾,讓外面的陽光進來,照在我疲倦又枯槁的骨頭上,讓它解除一點點心裡的壓力,打今天要打的仗。可是,一沒有孩子,我立刻失去了此本能,早上要從床上立起來都非常的困難,起來後又要真正完全醒過來也非常非常的困難,奮力又吃力的把房間所有東西一一整理歸位,陽光進來了,冷氣涼起來了,坐回座位上了,才稍微可以說一句:嗨,今天。

今天是長假第二天,不知道為什麼已經「迷路」,因為第一天(昨天)過得太努力,帶孩子美好一天,曬太陽又開車跨了幾十公里又上下爬了幾百公尺,好像另一個人生,所以就「迷路」了,不知道第二天、第三天要做什麼了。早上你動鍋要煮花椰菜米給我,我趕快寫作,日頭快升到一半了。中午過後,灌了兩大匙的蛋白粉加豆漿,穿戴整齊,全身的健身裝備,長袖,來運動了,但外面熱到一種、無法步行的程度,我戴著口罩,又更熱,應該已經等於或大於拉斯維加斯賭城的熱度,前方任何可以看到的建築物,都不見得可以走的到,若一定又得走的話,該怎麼辦呢。終於走到了,看了入館紀錄,上次來健身已是比兩週還再更早四天,也就是說已經又兩星期加四天沒運動,時間過得比以前更快?今天健身狀況又差,後頸部有點緊,左右兩邊手臂有點痠,最明顯是心理,是心裡面好像沒辦法這麼久,容易放棄,好像沒有力氣。在想,今天和上次差別在哪裡?為什麼做不起來?今天覺得就只是更「少」,做起來「空空」的,腿推的時候感覺不到肌肉的力量,覺得這裡沒勁、那裡沒力,覺得沒有希望,但今天的狀況明明比一年前(剛離婚時)還好啊?也比一年半前剛開始健身的時候還要好啊?現在到底差了什麼。

結束之後,又耳鳴了,表示很累,來幫你買小農拿鐵以及滷味,奄奄的站在櫃台旁邊等餐。這是下午1:30,天已經開始陰,讓我顯得更無力了,買好東西,走出商場已看到大顆大顆的雨滴落在淺灰色的水泥上,走回家裡的門口的最後五步雨滴開始加速,開始傾盆大雨,濕味還拌著工地飄來的化學味。現在慢慢熟悉那化工味了;我倒沒聽到雨聲,因為耳鳴。

想到,現在如此累,應該是我暫時又不小心「忘」了什麼吧。如果人生是經過這樣的痛苦(離婚),又有壓力(財務等),一個人(我)最「自然」的一面其實是非常的站不起來的。一般人如我這樣可能都放棄人生了。這人生早已千瘡百孔無法站立、呼一口氣就不堪一擊。只有在我終於坐下來、意識上面去「催眠」自己其實未來多麼璀燦,人生還有多大的希望的時候,那個想像中的未來才再次化為一身的金鐘罩衣服,保護我,先助我站立起來,然後站立起來的我感覺到自己仍如此昂首不懼,竟又有力氣開始跳舞了。

外面的雨太劇烈,我們家後陽台是一個好大的平台,竟已整個是積水,趕快將特別做的那個隔開的氣密落地窗關上,以免水淹進陽台和家裡,喝了小農拿鐵後精神好一點了,下午3點多和你一起乘著雨弱了趕快出發,體驗一下爸媽從南港回淡水;我們先錯過一班藍色公車,因為我太慢下樓了,改搭另一輛,上車後按下碼錶開始計時。這時候雨停了。

車上一晃一晃的,我繼續思考一些事,想到,必須加註在離婚電子報:我是一個走過離婚的男子,自己的經驗顯示最好的處理方式是放下,當自己真正體驗了對方的感受,才會看到自己並未如此善良;要真正看到自己的過錯,就能感覺到對方的好,亦感覺到對方已經盡力,甚至比我更盡力,這樣才是真正的回報恩情。

一小時又約十五分之鐘後我們抵達了淡水,都謝謝這一條地鐵線,讓我們這些人可以從河的中游這麼快的抵達它的下游近出海口,從24樓看下去,看什麼都畫面巨大、看得好清楚。可看到雨水一滴滴的很明顯,從上、落到下。雨停了,又看到白鷺鷥兩隻比翼的飛,從右邊好遠的地方飛到左邊好遠的地方,兩隻飛過去之後,頭上又有另一隻平行的飛過去,然後又五隻,再出現一隻特別慢的。你發現紅樹林上至少站了20幾隻。這城市要住在一間高樓不難,但要住在一間可確保眼前美景幾十年都不變、前方永遠不會被另一棟大樓擋住的可不多,除非這一塊已經被圈地確保成紅樹林保護區,就是一個夠厲害的保證了吧。這時候雲層打開了一點點,流出了金黃色的蛋黃餡,遠方的淡水河口也有一條同樣發光、金黃色的線在海平面那邊,雨一直暴下,那水面還是波紋狀的靜止,並沒有起浪;室內不開冷氣像烤爐,一走到陽台就好像吹冷氣了,那涼風比冷氣還厲害,可以沁透到皮膚下層,好像還是香的。小朋友們在我們背後的玻璃裡面玩躲貓貓,妹妹跑來陽台躲,躲在你的臂彎裡,其他人真的找不到;四歲的小姪女更好笑,放一首歌她就從躲的地方跑出來跳舞了,他們的弟弟叔叔一起玩、奶奶一起玩,大家一起玩,我和你則一直幽幽的看著海平線和左邊的山,瞇著眼睛像乘涼中的貓咪。

從淡水回家路上大塞車,興致不減,兩個孩子在後座,我和你坐前座,哥哥的口罩戴了又摘,一邊咳嗽,堅持他自己沒感冒,說說笑笑的。後來哥哥的女同學打電話過來(或是他打電話過去),他們兩個被分成同一組要做生活科技,竹籤架兩層高來載住25瓶麥香奶茶,其實是很有意思的專案。這個國中生在我們面前講電話,然後妹妹也入鏡了,那個姐姐叫她妹妹;你點了狀元樓滷味,還細心幫我們大家一人分配一碗。

晚上還有電腦繪圖家教,明早還有日文家教,妹妹回舊家和鄰居媽媽的朋友還有明星女兒去玩了,我就在家裡好好的整軍進行下一步,目前的想法:一、熱情經濟電子報的量太大,讀者吃不消,我應該轉成實體課程來加強他們實現夢想。二、離婚電子報先不求收入,求的是擴大。今天設計師也畫出了兩張重要的圖,一張是我打算學深夜食堂的「愛我早一點」,畫得真好。另一張是那份「單親 VS. 子女網路使用情形」,我文案也寫好了:「還沒離婚的時候,每次一想起要離婚,第一個聯想起的關鍵字就是『單親』──我們是孩子的媽媽、孩子的爸爸,一想到孩子會因為單親或父母爭訟、社工介入而產生什麼負面心理影響,就很心碎,也因此不敢離婚,或離婚後帶著痛苦每一天。偏偏這一部份,學界研究得少,我們採用非正式的研究方法,給各位困擾的單親或類單親父母做個參考。

第一份研究就是關於單親與3C產品的關係。這是來自我過去參加一場社福單位辦的聊天活動,聽到媽媽們談起他們孩子3C成癮嚴重,其中有一位提及孩子的爸(探視方)經常透過LINE在學校上下課時和孩子聊天。雖然這是所有孩子的問題,但到底3C產品和單親照顧方的關係是什麼?和『探視方』是否是一個『好消息』?是否因為擁有手機而更能破例讓探視方可以在不同住的情況下有效的影響孩子?」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