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對兒子很不好意思,突然發現今天他需要穿運動服,而我上週五本想等他放學脫下運動服再洗,一個糊塗,晚上竟忘了洗,星期六他又補課,穿掉了備用的運動服,於是,今早,兩件髒乎乎的運動服還躺在在髒衣蔞裡,等著星期一(今天)早上一起進洗衣機,怎辦?拿起來,甩一甩,聞一聞,嗯,還可以,拿起香水要噴,被兒子制止,他說可以;看到兒子穿上皺巴巴的衣服,我心裡非常非常羞愧,這種事怎可以忘記,怎麼可以?一想到週末期間我還不知道此事,悠悠的度過的時候,兒子的兩套汗臭運動服躺在30幾度的高溫、沒進洗衣機──愈想愈氣,早上生自己氣,將衣服摔進洗衣機,撞到了手,痛到骨頭裡。

整個就是累,我思考都慢慢的了,趴下睡,睡不太著,躁躁的。再睡一次,睡著了,手麻腳麻,有清醒了一點。應該是我還沒有進入軌道,才會比較累,但已在軌道上的文章,好像也是好累……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累?這種答案,我從小問到大,向來我都不會答不出來的。因為是自己問的,我也不需要用什麼語言化為什麼富麗堂皇的說詞,直接,就在心裡用自己的方式說明給自己聽,一句話都不用講,五分鐘以後,我就想通了。

下午,夥伴告訴我,如果Google爸爸協會的名字,會在搜尋結果第二頁看到維基百科條目,我突然又振作了起來,是的,繼續的在網路留下痕跡,它會被看到的。然後我現在在讀剛剛到貨的「余杰」的作品《暗黑民國史》,這次,他得到幾個台灣這邊的歷史學家的推薦序,讀了那些序,看到史學家的稱讚,我驚覺余杰不只搞了一點點什麼,他可能已經弄了一樁大事;他在對的時代做對的事,讓他這道偏流順流而成主流。在他的論調中,民國史全都該改被推翻,他兩邊不偏差的打蔣介石和毛澤東,看似逆著所有人的邏輯,卻好像順了某隱藏的趨勢。歷史學家說那是這段歷史的最後更正機會,不然就好像劉邦項羽一樣再也沒機會更正了。而余杰就在這波「更正風」當中登上了大舞台,其他人因為理念傾向早就滿腦子肖想修改這段歷史已久,但他們一直沒有學養、得不到「鑰匙」進去改,所以大家都需要借助余杰的刀、余杰的論點,然後余杰正是提供了極多、極多的論點與刀,先不說對他的論點支不支持或認不認同,至少我就已買了他這麼多本書,也不知道他怎麼找到時間寫的──每一本書都厚的和字典一樣,大概他也是聞到了自己的成功了吧?而他的年紀只比我大幾歲,如今竟發現自己站在這兩百年來、高達十幾億人口的歷史之出風口,身任「歷史更正」的機會,被少數但關鍵的知識分子認識與認同,人又身在沒人管得到的美國──如果我是余杰,我真的會歡喜的深呼吸,哎,日子好,日子好啊。

他論述民國史,揉捏出大量的觀點在手上,那我又在論述什麼?沒有。沒有東西。我今天第一天試著再寫離婚電子報,這次我真的要開始每天寫了,今天寫,明天、後天也都要寫,目的也清楚,就是要靠寫作來破除前方之霧、摸出新的路,所以不在意,寫了就是了。好的,我的確寫出了一點感覺了——那就是以後我就大量寫「n點」系列,用這樣寫法來累積庫存字量,促進思考。目前開始了兩個系列:一、為什麼離婚一定是好?打算寫8點;二、男人要不得的心態。打算寫11點。我不是在罵男人,而是教我們如何保護自己,這點子還不錯,以後週末我一口氣寫「n點」,每天再慢慢再填入肉。但這樣子是要請誰付費,我仍搞不清楚?為什麼人家要付費,我也搞不清楚──今天貼出去,又有一位願意贊助,自由隨喜填金額,他填100元台幣(上次的是50台幣);這次是10人點擊之後才有1人付費,且本就認識的患難之友──至少,這位是受害人了,不再是心理專業工作者(如上一位)。

太疲倦了,車上睡了今天第三次白日覺,終於清醒了一點。在車上用手機整理一下文章。然後,接到兒子了,順路到裕珍馨拿你幫我訂好的三個雙層禮盒要送給三位我的貴人董事長,我們直接停在人行道上,提了三大箱,兒子很好奇,然後,兒子開始享用吉野家的玉子牛丼,我幫他點雙倍牛肉,他自己下去拿,車門猛然一開差點撞到單車,這樣也好,他下次應該終於學會要小心開車門了吧。長得都快比我高了,兒子仍是很可愛,他吃飯的時候,喜歡「講究」拿某種能夠增進他食慾的東西配著吃,有時候看林姓主婦的食譜,今天則看吉野家的創立史,他們介紹吉野家怎麼創立,然後壽司原來源自於東南亞、起初是為了鹽醃魚和飯一起……哥哥津津有味的一邊扒飯,一邊瞇著眼聽著,很享受的樣子──那樣子真的很可愛。

看著哥哥,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們所認識的朋友的小孩,比我家哥哥大一兩屆的,今年應該已經考完高中。天啊,時間未免過太快,那時候還是小朋友,我都記得他小二的時候,喝咖啡,現在考完高中。讓一個孩子變大人需要幾年,而我的人生又過了幾年?我不免俗的和台灣家長一樣要問:「他考怎樣?」兒子不講,但他說應該是前三志願吧。兒子說,倒是他們另一學霸何練成竟只考上內湖高工,高職第一志願,還說是某阿姨傳出來(再透過前妻這個大聲公)傳來的八卦消息。這消息若屬實我實在覺得不可思議,現在的高中聯考不都可以考好幾次、好幾條路嗎?如果屬實那聯考制度仍然是太不合情理了。兒子幾年後也要考高中,那已是我人生中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了,因為我在國二時就已經出國,看到這些以前的玩伴考高中、不同學校從此開始不同的人生,或許兒子也會被刺激吧?如果可以考得很好就是光宗耀祖、從此風光明媚,這不就是這系統設計的意思嗎?

晚上妹妹上她個人的電腦繪圖課,聽說妹妹都不願動筆畫,都是老師在畫給她看,天啊,這樣怎麼學得到?不過,一上完課,她就「手癢」馬上自己動手畫,在書桌上伏案畫了好久,畫出一個漂亮的制服少女,筆觸非常特別────一下粗一下細的。我看著那張圖,覺得完美的不得了,電繪老師都說妹妹的畫作看起來像高中生,不像小學生。我瞪著那圖,在想我該怎麼幫女兒把它「帶」出去?我第一個想到是印書籤、圖旁邊寫勵志語,但這大概都是老派了。那,印成T-shirt呢?我開始問妹妹,我們印成衣服好不好?她完全沒在聽,繼續興奮的說──爸比,你知道我剛剛那個是怎麼畫的嗎?你看看這邊有沒有很好看?我只好下次再想出路,現在先繼續稱讚稱讚。

妹妹週末剛買的新鞋,第一次要自己綁鞋帶了。她今晚第一次練習,綁得起來,只是鬆鬆的,且很慢,超過一分鐘。然後這個小女孩怕明天上音樂課來不及穿鞋,認真了起來,開始練習又練習,綁了大概十幾次以後,她突然可以一腳只花15秒、兩腳30秒就綁完。她還不想停,又拆了,再綁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很開心。這時候她才終於去和她媽媽視訊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