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覺得早上要有「底氣」,一個有底氣的爸爸,收到青春期孩子的激進言語就可以「刀槍不入」。每次我被刺得稀巴爛都是因為底氣不夠,自己底氣不夠,當然就像一張薄薄的紙。那我今天早上的底氣又是怎麼來的呢?我也不知道,感覺像是昨天遞延過來的咖啡因,再加上昨天感到在「離婚電子報」主題上有了更堅決的志氣,不再想東想西的、打算埋頭下去做到好為止再出來,一種單純、專注的美好感覺。

專注的美好感覺,熱情經濟訂閱制最大的好處就是單純,我不該再創造其他的獲利模式,而想辦法從這樣的獲利模式去取得穩定,就像我的第一份電子報,達到身心平衡,那第二份電子報,面臨巨大的需求還有同等巨大的障礙(障礙來自不知道它的收費點在哪裡),我不能忘記繼續去想辦法找到那份單純。

早上,那條步道仍是滿滿大聲啼叫的蟬,我帶女兒走路上學,再慢慢走路回,吹了好多冷氣,吃了你幫我弄的一大碗炒花椰菜米,太好吃了,炒蛋和杏鮑菇以及綠色香椿醬的滋味全部融在一起,吃到一半的時候就開始捨不得它快要吃完了。陽光依然強到眼睛必須一直瞇著,氣溫是36度,今天的風多了些,雖然是熱風,地上落葉吹起來旋轉了幾圈,好像在心裡轉出了一些新的風,等一下去見的朋友是我喜歡見的,但為了這種放鬆的朋友反而我會一直抽不出時間一拖再拖,今天是週四,因為女兒願上社團而將在學校多留一個半小時,如此我們就多了一個半小時───這才知道很多父母為何「不負責任」,丟孩子在安親班,若能每天都多了一個半小時,真的好像多了半輩子的快樂。

待在舊家等音響工人,真慶幸前幾天一直叫孩子們來,因為今天家具皆已清掉,沙發不見了,餐桌不見了,這兩樣東西不見了以後,一個家就真的像「工地」,不像家了;前天晚上已經留影了三個孩子排排坐看巧虎的樣子,我會永遠記得的。

人的心理也真蠻奇怪,我居然突然打算,刻意留下背景音樂專用的主機,送給舊家的新屋主,只希望當我帶著新屋主驗屋、交屋時,可以讓音樂流瀉,讓買主感受到愉悅;我的心態是,用一個小東西(背景音樂主機),讓這個即將離開我的大東西(舊家)得到對方尊重,這樣新的屋主好像就能對它好一點,或,至少像我一樣的珍惜它。奇怪,這明明是離婚前所住過的最慘烈的家,我早已不珍惜了啊,為何現在又珍惜起來……我想這一切可能得等到未來某天我突然再想起這裡、已沒有鑰匙也無法再進門,搥著心好像搥著再也進不去的大門,我才能拆解出現在我的心到底在想什麼吧。總之我把送主機的想法提給房仲,她冷冰冰的說,沒有帶走的就是要交給屋主,確定要留嗎?

老遠到板橋,和朋友暢快的聊了一場;這是一個充滿年輕人的環境、完全開放的新式餐廳,我們點了一盤沒有米飯的魚排飯,四片炸過的魚排非常可口。朋友已是非常高薪的上班族,上班輕鬆,備受尊重,但就算這樣子的高階人士仍孜孜不倦找尋有朝一日不再工作的方法。我的話題從行銷電子報,講到職涯上的電子報,再談到離婚電子報,朋友給了我一個靈感──每人心裡都有一塊洞,離婚者更是,只要我幫助了那個洞,我就立刻圈粉,圈一輩子。這是一個簡單的道理,但不知為何今天我聽了以後直接「翻譯」成:我這個英雄爸爸離婚電子報,應該以男性為主要讀者,要改變辛苦的男性而非已經相對(心理)強壯的女性,我只要注意我寫的東西兼顧兩性觀點即可。這個時候,好朋友再次寫訊來鼓勵,因為我沒有在上班、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和把自己放在第一順位,才能做更大的事。是的,在我看過所有的爸爸裡,大家都心有餘而力不足,三年來我在財務方面投入爸爸活動甚多,現在更因為離婚、孩子大致穩定,的確我應該投入更多,幫助離婚者。

和你一起,好好度過這下午。板橋本來就是一個偎在河邊的都市,是錯覺嗎?和南港比,這裡的雲特別高,大樓也特高,因為高,所以每棟顯得細細瘦瘦的,眼前就好幾棟從這裡、那裡、這裡,從地上長出,直直伸入雲層。天氣好熱喔,我們走出板橋車站,趕在爆汗前找地方遮蔽,好像聽見皮膚正在被太陽烤焦的「滋滋」聲,竟看不到地圖上的麗寶購物中心,只好趕快衝到對岸「躲」進誠品,這裡到底有幾間商城?隨便走都是一間好大的,而上班時段商場完全沒人,我最喜歡的上島咖啡,心臟出問題停咖後這是第一次回來。以前在這裡和你傳訊,現在你就在身邊,我似就沒這麼依戀上島了。音樂特棒,是你買給我的Micheal Hoppe,大提琴從那嵌在高高的天花板的網狀喇叭像瀑布的流洩,這裡的木造裝潢全都起了某種震動效果,提琴聲比在家聽都更渾厚;沒有客人上門的櫃姐,坐著,眼瞇著,欣然接受了染了大提琴旋律的冷空氣為她們按摩。我們在咖啡館坐了一下,讓我回覆所有信件,離妹妹下課還有一個半小時呢,應足夠我們來一段「公車大冒險」吧。307都是人,沒座位坐,再找下一部公車的時候,一通陌生電話號碼打來,接起來竟是妹妹的聲音。妹妹說她體育課被樂樂棒球打到肚子,所以要請假社團,哎,悠閒果然沒這麼簡單,我一邊講電話已經一邊拉著你上計程車,走最快的橋,跨過兩條河和整座城市的肚心,還好,孩子的弟弟叔叔比我們更快,他剛好回到他這幾個月幫我們顧房子的舊家,他明天就會搬到剛租的大安區的「新新小家」,在這個充滿我們全家回憶的舊家,給了我女兒最後一次的「家人愛心」即時救援。以後,這樣的交流互動,不容易了,不容易了。

這天氣真的很難走在外面完全不流汗,就算沒有走在陽光下,也難以撐到下個冷氣房,難免的都要併一點汗水出來。就是那麼可怕。

孩子回家,我一度非常非常非常的累,坐在書桌前面,想趴下睡,非常非常的困難,一直都被叫名字,驚醒。已經非常非常累了,看著電腦螢幕,還是找不到明天內容,孩子又用著拖拖拉拉聲音叫我,每個細胞都累,不能躺下去,也不能趴下去,我想生氣,當然也不知道怎麼生氣……我就處在這樣的狀態大約兩個小時,期間只有打盹兩次,每次可能一兩分鐘,其他時候就不斷地被驚醒,中間量一次血壓,結果也才110十多,沒有危險,但我覺得我的靈魂已經不在身體裡了。這段時間你帶妹妹回舊家第二次游泳,我驚覺這樣又有點不好了,離婚後搬到新家轉換環境已近一年,成功去除孩子對舊家的眷戀,換個環境,重新開始,孩子都好喜歡新家,但,最近為了和它(舊家)做最後告別,似又開始黏上這棟豪宅了,這樣我們要怎麼交屋?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