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週末的事件,我大概知道為何我會到了四十歲才開始包成一個「膜」愈來愈更誇張的隔離自己,連原生家庭都隔離得遠遠的,或許因為我已試了四十年,夠了,就得該撒手放棄了,在這一刻,我覺得非常的受到背叛,非常的噁心感,我要另外建立一個「網」,不再讓已成「網」的人網在那邊對我網指點點。我只想關係單單純純,我是很正直、會回饋、有滿滿的愛的人,那我該得到的就是正直的愛的回饋,而非得天天揹那些各種的抱怨與罵名。

一早我待在家,眼睛閉上,感受一下那背後疲倦的程度有多糟,以前不會這樣做,以前只會任由那疲倦感拖慢了我,等到下午清醒才知道早上是多麼的渾渾噩噩的像被鬼矇住。的確,現在的自己,好疲倦,好累,不怎麼好,然後再看看要怎樣用這樣的疲倦來繼續做完今天的工作?我每天付出的努力得維持「常定數」,那個努力不能突然必須得飆高。如果一輩子都可以以固定的努力度來工作,該有多好,也就是說,我還是每天花出很多努力,但努力已成固定量,成了習慣以後,就沒有壓力了。現在寫第一份電子報「2020在家工作」已非常順手,熟練了,努力的量也固定住了,壓力小,把握度高,更多更多的好點子因此更沒有拘束的像野馬撞破柵欄全都都順暢的集中到我敲鍵盤的指尖,要我趕快從指尖敲進我的文章。

可是妹妹狀況非常多,她肚子痛、拉肚子,要請假一整天。我一開始堅持只先請半天,看看醫生怎麼說,她寫了點功課又回到床上,我花了非常非常多力氣請她起床,起床後她卻生氣的把我幫她摺好的內衣內褲全都丟出來,丟了滿地、滿沙發,說我摺得不好;我早知道她會挑剔,已經非常小心地摺她的內衣了。被自己女兒罵一頓後我再次閉上眼睛,檢視自己心裡的憤怒還有不安,然後繼續發出很溫柔的聲音呼喚她,和她說加油,功課已經寫得差不多了,外面天氣這麼晴朗,學校很好玩,大家等妳回去上學喲……我請你幫忙帶她去醫生,她賴在房間,慢慢地、慢慢地,花了半小時以上才穿好衣服吧,中間過程動不動就發怒摔東西。我已覺得不太對勁了。

靈魂非常疲倦,感覺上我必須在這樣濁稠的臭空氣中間,吃力的、吃力的向前,而時間在後面追趕,我再不做就要來不及了,只好趕快又再閉上眼、閉上眼,嗯,現在似比剛剛又更疲憊了。勞煩你帶她去看醫生之前我催她趕快寫作業,東倒西歪又一直偷拿手機起來之後終於……開始抄課文了。我又安心了一下,感到疲憊有消除一些些,趕快再加碼上去,我戴著一臉早晨陽光般的微笑坐在餐廳陪女兒,在電腦上耕字。

我今天希望能堅持一些管教,將妹妹「拒學」惡習趕快抑制下去,已經好幾個禮拜她不想去社團、不補習、不想上學(尤其週一),一開始以為是人際問題,現在我猜可能心理上某東西正在發酵中。可是我似乎仍無力抵抗如此尖銳的她,今早已很累,文章還沒寫,我也告訴妹妹,爸爸很累、爸爸有工作要做,無法一直在妳旁邊,但只要稍大聲一點她更大聲的回應,然後我又得閉上眼睛去檢視自己的怒氣,在宇宙找到了那團怒氣、將它硬塞回去,有時雙手都在發抖,眼皮在跳動,還試圖在如此情況下、對著眼前的電腦寫東西,寫不到一句話即卡在那邊,好久好久,每個字都走得舉步維艱,好慢好慢,最令我痛苦的不是那些言語上的大小聲或刻意的慢吞吞,而是這些動作「背後代表的意義」,我女兒的個性到底演變成什麼未來?我這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腹背受敵,深感無力,一點點進步了,最後才發現全都滑下來了──完全的沮喪。這個時候的我其實很危險,內心實在高築太多的怒氣了,怒氣裡包著的是更深不可測的「不安」,還沒吃早餐,拒絕了你幫我炒花椰菜米的心意,只想趕快請你解決眼前的妹妹的狀況,我好希望她下午可以回去上課,我又好怕每天早上都要這樣子我真的沒有對治之道。

接近中午12點,我發現我已經疲倦到了非常低意識,妹妹興奮起來就敲起她的桌子,原本是才藝表演,在這時候聽起來超刺耳,我默默忍,非常的累,辛苦極了,意識還清楚但身體其他所有細胞都已經自動停止,細胞已經睏到失去意識的那麼的疲憊,過了中午12點,肚子又餓,這時候聽到女兒聲音從客廳傳來,聽到你耐心地問她,她繼續在盧著想和你聊其他的,你馬上跟她說:「現在沒有要跟妳聊這個。」我笑了出來,唉,孩子雖然刺,又好像要扶一團軟綿綿的棉花要她站起來那樣的實在好累,可是,孩子,終究還是好可愛的。

接近下午一點終於寫完第一次的離婚電子報,先求有再求好,就這樣寄出去了。我多了一點力氣可以反過來勸妹妹,盼她去學校自己領作業回來寫。我絕對是貓爸而不是虎爸,但離婚後獨自一人撫養兩個孩子,要扮天使,也得扮魔鬼,尤其今天女兒真的太怪了,補習班不去、社團不去、學校也不去的話就會開始負面消極循環,離努力與成就感的正面循環更遠……後來妹妹跟我去了,補辦學生證又拿了今日作業。我要訓練自己不要花這麼多力氣傷心傷身了,也就是在不會磨損自己的身體的前提下,堅持。

下午五點多,載女兒和你往城中的南京東路接兒子,整個精神才真的全部打開,打開得像眼前的往西的六、七線大道一樣寬敞,這才確認,今早真的過得有多勉強啊。精神這麼差,所以也記不得早上的事;想回想一下來增添日記的豐富,但還是記不得早上任何事。接到哥哥,我們到中研院秘境第三次探訪,那個生物多樣性的小山頂咖啡,幫孩子們買了明天麵包,車上分食吃掉六片杏仁餅乾,然後你看到了夕陽,眼睛燒了起來;你嘟著嘴,我就知道你實在太想要那一片已染成桔紅色的天空。夕陽會西下的西邊會在哪裡?往城市的每一條路都是西邊,所以我毫不猶豫找到一條高架橋上去,沿著它,經過曾經發生空難的地點,那天之後的第1000多個早晨,夕陽依舊美麗,當我們被高架路橋給抬得十幾層樓高了,看得到這夕陽的橘紅色墨水未免也太又多又濃了,讓每棟大樓都被夕陽潑染成橘紅色,往內湖方向,是北方,看得到觀音山,平時眼前滿滿一大片的內湖新大樓,托夕陽的福,看到大樓後面幕後的高山,變成3D電影有了立體感,就感覺到我們在一個海島,從島中心一路看到海平面了。我們還是沒看到夕陽本身,但是我們已經享受了夕陽幫我們打亮的這片土地。是的,現在,這座城市正在發光。

可是,為了看夕陽,我們的車子不小心深入了內湖最恐怖的塞車,從前公司所在地,車子慢慢地回到東邊,此時我們才發現還有這麼多事情要做。你和我一起嚇壞了。這星期之前就必須要把房子東西清空、要到下午腦筋清醒了才發現這是多麼不可能的任務。我們都在幾怒煩躁的邊緣,還是強迫自己回到了舊家,先推了四箱衣服到秘書處請她們寄出,再推了五箱垃圾下去丟了,先做一點,明天繼續。妹妹跟著我們,穿上溜冰鞋,在樓上溜,在一樓溜,在B1溜,在電梯不小心一滑就屁股重重的摔在正在爬升的電梯地板……一生搬過太多次家,後期我都錄影了,前期則遺憾那間到溫哥華之前的南京東路五段的家,以及溫哥華Richmond美麗的房子,所以我要確保孩子真的「不留遺憾」,我告訴妹妹,在倒數了,盡量的看,以後不會再回來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