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日文課,原本都要送到他們媽媽那邊的,今天他們媽媽有事不來,我帶孩子,難得,不想虛度,就卯起來和你一起帶孩子出去玩。這不是第一次我們四人一起出去玩,第一次是在寒假結束前一天我們去逛花市,過了大半年才盼到今天這個第二次。我們沒做什麼特別準備,你建議去你熟悉的,先跟他們說,中午要帶他們去一間沒吃過的拉麵,你以前住過的大同區的「富山天滿」。近中午外頭已像烤爐,那陽光好赤誠,將沒人敢走的行人道煮到冒煙了,你一起來的好處就是可以先帶孩子進去坐,我也幸運在旁邊就找到車位,今天的第1站就順極了(後來我們去了7站)──這是標準的小型拉麵店,拉麵店長長的一條,沿著兩邊牆坐,兩個小朋友蔌蔌蔌蔌的吃,直說比南港OSHO還好吃。我吃這碗拉麵也吃得特別安心,心上人都在這裡了,安住的心,就完全吃出了這碗麵的滋味,素食麵的湯頭真濃稠得驚人,我們四人都全部吃光了。

然後去哪裡?我們心情多輕鬆,不需任何規劃就很自然往北藝大,今天正巧畢業典禮,校園太大,幾撮盛裝的家長帶著他們驕傲的畢業生,下次這樣的盛裝要等這些年輕學子的婚禮了吧。上山,三隻牛有兩隻在草地上,黑牖毛色被刺熱的陽光曬出光澤,太熱,妹妹吵著不下車,你帶哥哥下車買了四杯霜淇淋,天啊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twisted霜淇淋,為了讓你們好帶,特別裝在原本裝咖啡的帶蓋杯裡,你還另外幫我買了一杯冰拿鐵。再往更高處爬,到了上次我們坐著看球的籃球場、操場,竟然一人都沒有,這天氣,誰敢在外面?最想不到的哥哥妹妹居然就下車了,爬下所有水泥階梯,邀我這個爸比也跟著下去,這是一座建在山上的運動場,整片對山下的天和地百分百的開放,所以風也足了,我竟一滴汗都沒流出,站在逽大的標準大操場跑道,只有兩個孩子,好興奮的要跑它一圈,我縮時攝影兄妹,然後你在老遠的車裡拿單眼相機拍著遠處下方變成了三個小點點的我和孩子們。兄妹跑到離我最遠的地方,妹妹說她看到一隻大蜜蜂,被嚇退幾步,哥哥也跟著退,但兄妹還是把它跑完了。孩子爬樓梯回車,我在後面慢慢的爬,你坐在車內抬著單眼相機仍一直拍。

然後到了下一個是我沒去過的景點,你特別介紹的,說可以看到整個社子島──—向著那片羨慕的望海住宅樓,從護專旁邊、小條的路帶我們上了一座小山,沒想到真有這麼個秘境地,有座舊教堂,還有一個沒寫名字的涼亭,草地看起來又綠又亮又大得像溫哥華,草地的盡頭就是往下了,盡頭處還貼心的擺了五張鐵長椅,看出去果然是很清楚的整個社子島,小小長長的放得進整隻眼睛裡。這座島果然位於粗大淡水河的轉彎處,隨時都會被河水吞沒的樣子。哥哥欣喜的拿手機四處照,妹妹也拿著你的長筒相機一直照,小妮子這樣托起好大的相機,可愛版的小攝影家,你教她怎麼拍,你和她互動的可愛畫面卻不易拍下。我們去水鳥公園,咖啡店沒開,吃不到鬆餅,但這冷氣給我們好好的欣賞著濕地,還有望遠鏡,妹妹佔著你的單眼相機不放,哥哥問你什麼是ISO,此時我已可以確定今天會是極其成功的旅行,感覺非常非常好,時間又仍早(兩點、三點),孩子意猶未盡,後面會再增加、增加、再增加,讓此趟旅行從80分變成90分、99分。和以前不同,這回憶是全新的,重新開始的一個小家庭。回程的路上比去程更美好,整片的蟬兒叫聲,好像是用吼的來佔滿我們聽覺,一大片的荷葉林,好像想包辦我們視線;這時候我們不多話,靜靜的往出口走,空氣中便已是滿滿的幸福。我們不再著急,因為我們四個人不會被任何事件給搶走,多穩,穩到有點陌生───怎麼這麼穩?來到紀念品店,哥哥和妹妹很悠閒的逛圈圈,妹妹選一件很可愛的手繪純綿T,哥哥則要紙膠帶,他們都很可愛的在幫爸比我省錢,妹妹特別慎重的說:「謝謝爸比幫我買衣服。」店員不小心一直叫你「媽媽」,孩子聽了並沒有表達什麼,我心裡笑,看起來我們四人組從外人看起來是沒有違和感的。

這一切到底是什麼意思?覺得好像有什麼正在發生中。對我們家來說,正在一個新時期的開始。這時期我可以選擇繼續舊的狀態,也可以積極去挑戰新的可能,像今天,我們可以隨意的設計,其實我們大可讓孩子待在家裡,再怎麼弄,都比他們平常和他們媽媽出遊的週末還要有趣多了,甚至當我們設計了這麼多在35度高溫下的戶外活動,說不定還吃力不討好,但當我們勇悍的去執行,得來的居然是「這個」───兩個孩子完全的接受、完全的愉快的玩。當然我家的孩子可是很多層面的,今天這樣的表象仍無法馬上「宣告成功」,得到以後才會知道,但我們已開始轉守為攻,未來就為之開啟了。下一站我們來到你工作過的地方,以前同事熱情的招呼,長得都快要比我高的哥哥,成了大家默默的焦點(妹妹上次來過了),這麼高的哥哥和可愛的妹妹都在這裡玩得好開心,他們站在水邊凝視生 態池,在水面跳左跳右的水黽,那石片堆成的橋、特別精緻的短草,擺各出種拍照姿勢。阿姨們也熱情給我們擺了一整桌的,我們吃了三種乾水果、三種新鮮水果、滿桌子的飲料。大聲揮手說再見,離開了,今天竟還沒結束──我覺得,無論孩子最後是怎麼講這些我們大人帶他們去的場所,到最後,這些大人(包括我)的努力都會在他們的生命裡化為可以用的經歷,看,今天我們一路吃點心又買票又再喝飲料……花了錢又花了力氣去把握住每一個與他們相處的日子,活得好像今天就是最後一天,累積起來,在他們心裡,形成了很多很多。後來車子進了社子島,在島頭停下,你和哥哥下車看夕陽,半個小時,拍到了好美的;妹妹在車上睡,我在車上陪她也跟著盹了一下。然後,車子再經過以前你住過處,哥哥一眼就認出這棟老公寓,說他曾經拍過一張夕陽照片,看,這張……害我尷尬了一下,這就是孩子,他都記得的。他都記得。

最後一站完美的ending就在「漁僮小舖」,同樣是你住過的地方的附近,你的愛店。外面等了一陣子,我們四個人坐一排,佔了他們所有的吧台位了。車子停對面,不會有人吊車,不過,哥哥和妹妹打架了,在老闆的面前,妹妹先將哥哥的手弄出一個指甲痕,哥哥回擊妹妹眼睛、鼻子(流鼻血)還將右臉頰抓傷,這種事情在我們家兩個孩子之間常見,我緩緩的處理,吧台後面的老闆稱讚我這老爸非常明理,換作其他大人早就狂怒。就這樣,送孩子回到家,已是八、九點,妹妹幽幽的說:「那爸爸你今天不在家嗎?」

感想要到所有都結束後,這好長好長的週末陽光一天裡頭,比較深刻的互動就會「自動湧上」,其實現在民國已經計年到100多年了,孩子們在這樣的地方長大,似乎也不覺得民國是一個暫時的東西,他們所認知的世界會覺得它本來就是這樣了。雖然孩子和我是同樣的DNA基因,但他們身處不一樣的時代,於是我們兩邊又是不一樣的人了。三十年後他們會記得的今天,大概就是幾個畫面、幾種感覺,所以我真的在意的還是自己。

在意自己,是因為我馬上察覺一個問題,讓我困惑不解──今天,我是要讓孩子開心,還是讓自己開心?至少也得一起開心。你的加入,今天來看,孩子是開心的,但其實又應該說──他們並沒有我所預期的「不開心」,而是「相當開心」,我們從原本力挽「負分」變成大大的「正分」,那正分就顯得閃閃動人。但,若好好的問問我自己,是否因為這樣四個人而得到更多的美好照顧、更多幫助?相當敏感的我,現在的每一步都沒有胡亂的度,每一步得為我們的未來,觀察出最好的樣貌型態,我想起公司到後期,最理想狀態就是分成五個商務中心──我的思考並不容易讓人包容,我亦不願屈就於膚淺的沼澤,如果不想遺憾這一生,我得觀察得更清楚些。

做對的事,就是領悟:賺大錢得靠努力,努力當然會加速賺大錢的機率,但往往也因為這樣,我們常常一不小心就「努力得太多了」,最慘的是,隨著錢賺愈多,努力就得付出愈多,努力到了極限,無法再付出了,錢就賺不到了。從以前接案的日子我學會、最重要賺大錢的概念是,我可以很努力,但是我的努力一定要是「常數、定數」(constant),也就是說,無論我賺多少錢,我都是付出固定的努力即可,不須多付,這就是我下星期的文章開頭了。下星期我要開始對「熱情經濟」做真正的論述。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