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煩躁、不安、不知道未來在哪,只要事情一做完,靜了,空氣中的冷氣感覺到了自己慢慢地被包圍了,莫大的舒服就來了。尤其現在窗外一片的好陽光,這城市特有的那種、深顏色的綠樹上,串串鬚鬚一大片葉子都被強力照射成了鮮黃色,這時候,心中不會再有任何一絲苦惱,只有非常非常的清靜;儘管臉上仍是剛剛急忙煎蛋給孩子吃、趕時間把碗盤洗乾淨的油污,沒事,不要緊,孩子上日文課的聲音從外面穿透關著的房門飄進來,一切都好,好舒服的週末就要來了。

昨天成功的將一件煩惱事解決,什麼呢?我用了一個非常好的方式,準備將日記完全線上化了。我只剩最後一段:1992年至2001那段手寫日記,尚未匯入到Wordpress,以致尚未上線。原本想自己寫程式,以前曾寫過,成功匯入2002年後至當時(2017年)所有電腦日記,只要一卯起來,不眠不休兩晚上,可能就做完了,可是我一直等不到這兩個可以不眠不休的晚上。其實,要不是兩年前我印日記時順便請出版社幫我找工讀生「謄寫」手寫日記至Word檔案,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成功,現在,至少出版社已經謄寫出來了,驚人的29個Word檔案,代表的29本手寫日記,一本沒缺,現在只需要把它全部匯進Wordpress,怎麼匯呢?昨晚我決定請了信任的同事幫忙做,包出去,我就少了一事,可以專注在其他事──所有事都應該是這樣的,包出去,少一樣,就可以「勾掉」。

送走日文老師,也送走兩個孩子到他們媽媽那邊,我決定今天給自己一些時間來觀察。今天下午是協會的活動,英雄爸爸公司協辦,要讓自己靜下心來,用現在的眼睛來看現在的這個Movement;我看夥伴的簡報,看到他已整理出目前全球有好幾處已在遊行示威的爸爸們,就好像現在美國四處進行的黑人遊行一樣,顯然這次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還大,歷史的畫面也出來了,華府當地在白宮外面的馬路上、用鮮艷的黃色油漆漆上了BLACK LIVES MATTER大字,說不定這幾個字會永遠在那邊,即便不是,它從無到有,此一歷史時刻,我們已在2020年6月見證;然後各行各業,跟BLM沒有關係的也都發出「支持黑人」的貼文,有的我認為是沒必要的,但可看得出來這是全民一起推進的一種「新政治正確」,可見美國人並沒有因為川普而變野蠻,他們還是蠻順「這一套」的,心裡也小小慶幸,在美國疫情越嚴重此時,因為BLM而沒時間「劍指中國」造成世界動盪,而黑人人權運動相對安全,因為它是七零年代就開始的,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威脅性低;而此時,能待在台灣,沒有疫情,美國那邊又被BLM帶走,好像多了一點點可以休息、重新思考的時間。

可以休息、重新思考的今天,天氣特別的好,讓我早上11點半就想出發赴2點的約。和你吃個午餐,今天午餐又特別好吃啊,可能是心情特別輕快,我們聊了一些,聊我的越來越忙,你笑,我會慢慢六親不認,以後有兩份電子報更變成「12親不認」(因為是兩倍),聽起來真可怕。真的要再辦一份離婚電子報嗎?我要趁今天好好的想、想出答案。

結果答案,自己來找我──今天協會辦的活動,有另一個當地基金會協辦、邀請講師。我抱著超重的一大袋要送給來賓的50本筆記本和筆,沒想到,這個基金會的人、一位女性,一進來就壓制了我們:什麼,你們要送你們的筆記本?可是老師講義很多耶!就把筆記本弄到一邊去,留了坐在後面一排的我「傻眼、不解」──為什麼講義很多,就不能再發筆記本?然後,她又說話了:「你們也要送筆哦?我們的筆很好寫!大家都說很好寫!」、「你們的下次再送好不好?下次再帶來吧。」我再次傻眼不解,為何不能送大家兩隻筆、三隻筆?你送,我也送?我也不是非送不可,而是我都已經帶著老重的過來,不想再帶著50本筆記本和一盒的筆等一下跟你去逛街。

我要謝謝活動剛開始就發生這種事,讓我突然覺得隱約看到了「我該做什麼」,而且,有幸,在活動都還沒開場的前半小時,就看到了───有多少爸爸、媽媽在受苦,這整個活動、整個運動都是在幫助可憐的人,不是來聽講、不是來支持某會、不是來當老師的粉絲的;誰帶了筆和筆記本,想給,就給,不必排斥,不分你我;且我對那種「強勢」馬上起了熟悉的欲嘔反感,那讓我想起那段婚姻中我所遇見過的強勢之人(不只前妻),那聲調,那悍意,那控制慾,莫名其妙的要壓掉我的意圖,依她做什麼什麼……都讓我非常的不舒服,不過,我還是夠紳士的,她說不能發、不能發,把我撇開、撇開,我不解多問了一句之後,對方堅持,我就再也沒再多說一句,等到活動結束,我自己再默默的再將沉重的東西搬走就好(後來我提著送去對面超商,宅配回自己家,花150元)。而且我還「轉念」,好,我來幫她們買飲料好了,讓自己消消氣,於是我做了盤點,可是她們都說她們不要飲料──我仍買了熱的卡布、冰拿鐵五杯給自己人,還多買了兩三杯飲料,買的時候,自己的敵意先降低了。

但,沒有,沒有因為這樣就沒事。一開始上課,就被要求坐到中間、坐到第一排,有人會覺得只是正常的建議,但我從那話語中感受到那包在裡頭的強悍。我已離開婚姻,為何還要聽見這樣有威脅感的指示、有強迫症的堅持呢?幾個大媽像粉絲一樣坐在中間猛點頭,這真的是個rock star?還是我們在沒辦法之中只能搭上的一個對象?我們真的只能得到這樣的幫忙嗎,我們真的是在「被幫忙」嗎?她似乎記不得我們理事長的名字,卻慷慨激昂講台灣應該怎樣,有時說中了,有時說到剛好相反的……因為她基本上就不是和我們一樣的人嘛,她的立意和目的,並不是基於要幫助我們,而是基於對某事的憤怒或某種個人成就之需要吧?而這種主題,太激動的講者,一定會不小心踩到聽眾的線,難怪,會有人還沒聽完演講就站起來忿而離席了。講者從頭到尾,用罵的用批評的來表達「她是對的」,但最後就只聽見批這個、罵這個,大快人心,但裡面是空的,因為,知道了孩子在父母吵架後會有問題,那又怎樣?它能讓離婚的痛苦變好嗎?能讓我最擔心的孩子更好嗎?聽起來像是選立法委員,選中了,可以幫我們怎樣嗎?這些都是裙帶關係,這麼辛苦的爸爸媽媽,真有時間去等待這些裙帶關係嗎?他/她們現在就在被告中,現在就在痛苦中,當了講者的學生,就能得永生嗎?但,台下的觀眾仍為著她講的一些低層次笑話而笑,我才知道,激動的講者,就可以流露一股leadership,希望由她來救贖我們。雖然她講的有些話侵犯到我,但我卻如此的渴望搭上她這麼強壯的力量,得到她的認同、她的幫助,單單看見她願意在台上講給我們聽,我們就被療癒了────這樣的感受。我想,難道我們就沒辦法自己站起來嗎?

我發現我突然看到一個比較對的位子,那位子會是比較強烈的主戰方。主戰方曾是我最害怕的,但如今我卻安然不已,根本無所懼,因為沒有東西可以再影響我個人的foundation,甚至我的第一份電子報也已給我足夠的新的base──所以,今天我的確上了非常有用的一堂課,我花了這超時的2小時又45分鐘的一堂課,感覺到這份電子報的「訴求」應該是怎樣。另外謝謝夥伴今天帶了一本《英雄爸爸》繪本到現場,我這份電子報亦以「英雄爸爸續集」來做下去。

活動結束,我就提了這包被退貨的、非常重的筆記本和筆,一擺一擺的走到對面的文具行找你,它重到我脊椎好像歪一邊了。這是一條四線道的老馬路,不到幾百公尺就是老總統府,很多學生在路上走動,認命的過著他們升學人生的週末。下午,我們沿著重慶南路,走進這裡叫不出名字的老路,以為會經過什麼好吃的,想不到直接到了中山堂;到中山堂就看到孫中山先生的雕像、抗戰勝利台灣光復紀念碑,這些東西還會在這地方用這樣的形式多久呢?這裡有一場戶外音樂會正在佈置中,這是最沒爭議的、普眾都愛的,還有旁邊的「梅門防空洞」,低調但吸引信眾全家祖孫整串加入一起同樂的太極拳表演。之前我曾搜尋到這裡有演唱,帶全家人來,當時我還沒吃素;現在我吃素,這間的東西就有趣了,點了400元的四菜拼盤,炸雞塊(不是真的雞)……全都可以吃,我吃了好久好久,跟你聊到剛剛的事,幽美的燈光、古意氣氛中,你身邊站著一尊石製兵馬俑,聽我們說話。

之後我們切進西門町,來到史丹佛同學張心望買下的樂聲戲院,走到裡面,我開始揣摩他,當他看到這三層樓老建築,開放式的樓梯、開放式的門,他在想什麼?我在對面小七買了飲料,進入第四廳,是一個超迷你廳,不到七排,左右不到五個位子,每個位子都寬大,冷氣很舒服;我們看的是「絕殺慕尼黑」,這恐怖片名指的並非1972年奧運以色列運動員遭恐怖份子殺害事件,而是同一場奧會中,蘇聯籃球隊如何贏美國1分。電影開始會覺得俄羅斯的拍片果然不怎流暢,但再看一陣子就開始覺得編劇編得很好、演員演得很好,有搞笑的、有英雄、有驚悚、有懸疑、有愛情,什麼都有……據說此片拍了三年,用紀錄片的精神將當年所有場景都還原(也將當年驕傲都還原),蠻感動的,難怪在國內國外評價都這麼高。

散場,樂聲戲院像一張大開的嘴,把我們吐回西門町的石砌步道,夜往午夜走,這裡的人就更多,外國人也很多,不懂他們真的是可以接受隔離14天才來的,還是現在有什麼管道是不必隔離14天?我們捨不得就這樣回家了,戴緊口罩,再走一走西門町。現在是10:46,你說,是我們第一次這麼晚還在外面,西門町外圍繞一圈,選一間冰店和好多好多年輕人一起,我們一人一碗滿滿是料的冰到嘴發麻;路上什麼把戲都有,還有人在玩一條蛇。抬頭一看天空,西門町的燈紅酒綠上面,扶疏枝葉的上面,嵌著一顆正正圓圓的大月亮,正在發光,燃亮了它周圍所有的雲──月亮,以現在手機留影技術仍沒辦法收錄下來,拍下,就變得好小顆,所以只能用眼睛看,是目前日常萬物中唯一只能用裸眼看比相機看還漂亮的,這樣的設計一定有它的意義,是要我們得兩人看同一個畫面,在當下看,當下就要收取到,過了就沒了,過了也無法回味。過了,我們搭上長長的捷運列車,像蛇一樣的竄過了大半座城的地底下,把我們從西邊竄回到東邊,回到地面馬上打一輛計程車,才將自己送回今晚住處。此時我已覺得我已不是同一個人,我忘記現在在哪裡,一回來還記得要把那本紅色的書放進書櫃,不想再看,然後那些事情,明天再講。我只記得今天有很不錯的領悟,但暫時不記得是什麼,也不想知道了。今天是6月6日,是Mr. 6開站日,已開站滿了14年,那又怎樣?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