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你用舊投影機改裝成的家庭電影院再次開張,這是我週末最愛的活動,得要夠早回到家、文章趕得夠快,才有電影看。今天你選的是印度片,你10年前就和朋友看過,看了三次。電影長達兩個半小時,最快形容這電影的說法是它像美國搞笑電影「醉後大丈夫」,三個結婚前的單身男子到異地狂歡,但這形容顯然又太小看這部電影的深度。三位印度好朋友齊赴西班牙,電影剛開始真的很無聊,連三個人誰是誰都不清楚,但慢慢地他們人格特質開始明顯,各遇見女伴,發生一層一層的際遇,貫穿著和這樣一部輕鬆電影不成比例的、帶點哀傷淒美的抒情音樂,三個朋友各負責規畫一個大冒險,第一次是潛水,第二次是高空降落傘,第三次是奔牛節,看起來劇情散漫,但觀眾看完後會有一種奇特的豐滿感,然後電影突然嘎然終止,最後跑credits才看到劇情最後——男主角決定悔婚、未婚妻另外也有了新男友。這電影處處是印度人聰明的設計,加上寶萊塢演員不要命的真人演出。電影的英文名字是「You Won’t Get To Live Life Twice」,我猜也是在取不出名字的情況下亂取的,這電影真的很難定位,就像一碗什麼顏色都有的飯,吃下去就是一種什麼滋味都有的豐富。

我們來到南港大路轉角的知名咖啡店Coppii Lumii,上次你來這裡碰到藝人隋棠的老公,早上10點多這裡已全都是人,服務生向我說好幾次「一旦座位選定就不能換座位」,後來才知道為什麼他這樣講,因為一坐下,就被冷空氣舒服的環圍,圓弧形的大玻璃外是整片的陽光,這是南港,兩條高速公路和一條河濱高架橋交會處,大橋徐徐的吐出各種顏色的車,老公寓後面是新大樓,捷運軌道後方又是更新的大樓,這裡到底住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了,而這裡的人都願意擠擠的住在這,在早上10點鐘,又全部擠進這麼一間咖啡廳,就是因為這裡的生活機能跟環境真的可以讓我們彷彿錯身在國外──我指的是還沒有新冠病毒疫情的國外。這樣一坐下,我就突然好想換到才5公尺、10公尺遠的另外一個位子,想要更貪心的接近那片大玻璃,想讓光線整個撒在我身上再更多一點。

謝謝你,總是陪我這個射手座的每天跑不同的咖啡館,藉每次的新鮮感,讓我再也找不到理由不好好穩坐在位子上,把該寫的寫完。吵雜人聲已完全淹沒高空傳來的背景音樂,旋律已聽不清楚,只聽見歌詞,聽起來像唸的;空氣中浮著載著的是某種染了咖啡因的興奮,這時候,和一家人出來的爸爸,特別黯淡無光,但一個人來的女性(或許是媽媽)則特別的悠遊自在。我平常都可以安坐在很吵雜的咖啡廳,旁桌的吵吵鬧鬧往往讓我更能專心,但今天我們和四個媽媽同桌,其中一個圓圓矮矮的戴著眼鏡的媽媽,嗓門特大,才發現原來我超怕這種聲音──她一坐下就抱怨她帶孩子比賽籃球、去看醫生、去做什麼,什麼都不滿意,聲調上揚──一般聲調上揚,尾音變尖銳也變小聲,這個媽媽上揚的聲音尾巴裡則長了骨頭,骨頭上還有肌肉,往我耳朵摑了一巴掌、兩巴掌,奇怪的是我也沒多生氣,因為這裡的冷空氣都是甜的,生氣不起來,剛吃進去一份你點的苦茶布丁,那茶味還在我舌頭邊繞圈圈。

這張大桌的效果開始好起來,我完成了三篇SaaS訂閱制的「個案」,個案是最難寫的,沒想到我真的找到了好幾個,每一個都很特別,讀者應該可以應用到他自己的特殊之處上。我也從今天早上的寫作學到如何「量產個案」。而早上這種徐徐流入的咖啡因,在這種週末的輕鬆早晨,很容易發生效果,這一整個咖啡廳滿滿的人就更加強了這效果,處在這麼多人之中並不感到壓力,反而因為看到這麼多人而被提醒自己在他們之上;害羞不見了,好像可以馬上和任何人聊起來,但我也知道現在的興奮到了下午都還是要「還」回去的,它到了下午就會轉變成週一的Monday Blue,但現在畢竟才中午,先好好的享受它吧。

你帶我來東湖圓環的一間剛剛網路上找來的吃到飽火鍋店,繼續享受。你喜歡吃火鍋,疫情之後這是第一次吃,吃完你和我講你剛剛看的白色的5分鐘故事,其中一個故事,某人拿到一包每顆可增速1.2倍的藥丸,不小心吃掉整包就變30倍快,這時候他就覺得身邊的人過得特別的「慢」……天,我突然驚駭悟得一件事───最近一兩年直直覺得時間過得飛快,應該就是因為,我的思考變「慢」!對不對?我終於找到原因了。就像小時候覺得一學期過特別久,一天過特別久,連一個朝會都這麼久,那是因為兒童思考很快,就會覺得時間過得慢,而長大後思考開始慢下,時間就快了。到了中年的思考更慢,時間當然就變更快了。我現在的思考到底是變多慢了呀?日本小說家真的都太有創意,看多了日本小說就會想放棄寫小說,因為那邊每個人都在寫小說,把所有人類可以想出的各種了不起推理都已經寫出去了,我再怎麼想,大概也只不小心重覆到他們的其中一點。

這週末的第二場電影,也是疫情之後第一次來到真正電影院,東湖的哈啦影城人不多,只有一排高年級的小學生,竟也選了和我們一樣的電影。這是個嚴肅的主題,在講1970年的世界小姐比賽如何被女性主義者遊行抗議,後來前三名佳麗竟有兩名是黑人,這邊說的好,雖然選美是物化女性的令人厭惡,但對黑人女性來說,這條路反而讓全世界同樣的黑人女孩看到且相信,有天她可以打敗白色物種而變成第一名─—也就是說,每人有每人在爭的平權,眼前最急的大家不一樣。看完之後,我非常感動的是,裡面各個人物各自成長發展到1970年才全部各有角色的碰在世界小姐選美大會,在不經意下一起寫了一次歷史,也讓這部電影將他們的遇見在短短兩小時內交待完成,1970年後,她們各自回到家鄉,各自活著,但當時她們所一起寫下的歷史,卻影響了往後50年其他的人甚深。電影最末播出這些人後來的長相,皆已七十、八十歲的垂垂老者,看著鏡頭,他們的一生在50年前的1970年已經過完了。

有感,現在那些想要爭取權利的可憐爸爸,應該師法當年的女權主義者,爭權的女性可以不管世俗之想,在當時艱難環境中堅持的做自己。相對來說,我這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一離開你,回到一個家裡,我一想到我家人可能已認定(無法改觀)我好像是一個不苟言笑的爸爸(因為我一直限制他們手機時間、叫他們去補習)然後或許誤解了我是一個能力處處缺乏的爸爸,當我繼續一直想像一直想像,就真的憑空想出了很多很多的負面形象披到我自己身上,最後黑污污臭臭的整座山都是我的負面頭銜,可是,我也可以把自己想成一個「特立獨行的爸爸」,因為特立獨行所以更美麗。這就是當年的女性們,因為特立獨行、不畏世俗,所以美麗───看今天這電影女主角的臉部輪廓,有菱有角的多麼堅毅,而那個第一名的黑人女性,飽含智慧sophistication的眼神又多麼美麗。那,我的特立獨行,難道不美麗?難道特立獨行還需要有人來給我一個正面評價,才美得起來嗎?特立獨行之美,更應該是被強化於大家都不了解而且亂講,才更看得出來特立獨行的美不是嗎?

我要謝謝你,傍晚之後,你的聲音不在我身邊,你的心你不在我身邊,可是你留給我的,是一些你還沒有用嘴巴說出來的話。或許這些都沒必要說出來,因為我們彼此信任,所以我收到了。今天的最後一站是家後面舊公寓巷子一間Market,真的名符其實,它賣著素食者的各種乾貨,也接受點餐和飲料,它那個混合優格與南瓜子、乾豆的點心,吃起來像剉冰一樣清涼入心,有一桌外國人坐在室外座,後來才知道他們是老闆。整理今天大豐收,我完成了另外五篇,也就是下週十篇全部已預先預備完成,下週可如計畫專注在新的寫作發展上。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