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的世界教人緊張,對於「這種」事我又愛又怕。網路明明就可以賺很多錢、得很多名,但也容易惹一身腥,躺著都中槍,所以我喜歡慢慢的來、紮紮實實的來,然後我喜歡(最重要的)在一個沒有鄉民的暴言暴語與誣蔑抹黑之處,清清淨淨的來。記得2010年我的米斯特六公司開展,突然接到很多案,幾十萬幾十萬的進帳,我完全不敢在網路上宣佈我開公司。後來我的貴人老友幫我報導出來,我既高興又緊張,怕生意會因為網民知道這件事而被拖垮,而不是變更好。所以公司一直很低調的做,也因為這樣,才知道原來這樣低調才能賺到錢──為什麼亞洲人都低調?就是因為亞洲人總是「別人家的草比較綠」,一定要低調才能久撐。

「這種事」就在今天早上發生了。當小朋友還在門外和家教學日文,我隨手查一下我的訂閱人數,以為眼花,怎麼平白無故多了200人?看了一下,才發現從早上6:20進入今天第一個新訂閱者開始,到了早上10:00已增加206個,這是史上最快的增速,可能比去年一月我日記的增速還快,可是我並沒有在推廣啊,所以這肯定是被某個「超大型網紅」或(比較可能是)某「超大臉書粉絲團」或社團轉寄了我的文章,帶來大量流量,然後進來加入我訂閱戶。試想,週六清晨6:20都有這麼多人到最後一關加入我,表示那個「神秘推薦者」本身的流量是多麼的巨大呢?這麼多人進來填表,可見看到的人可能在十倍以上,到底他們讀到了什麼?討論了什麼?

在網路上混怕了,馬上深深的相信「絕對不是好事」、「絕對不是對我的正評,流量才會這麼大」。到底是誰?變成這個週末早上一個最恐怖的懸疑故事,我發冷、發抖、體溫降低,手腳冰涼,一方面期待想知道到底是誰、講了什麼,一方面又趕快做好最壞假設、做好危機處理的準備──好好的週末一開始,就得這樣子。

出門的時候,恍恍惚惚的,因為名單一直來,像自來水一樣的不停,而我還不知道是哪個超大粉絲團弄的。我來醫院看前天做胃鏡的報告,謝謝你幫我先拿健保卡去排隊,我去停好車,醫生說我食道炎復發,他馬上在電腦調出2015年(五年前)的資料,同樣這位醫生、同樣的胃鏡,我的食道長那樣子,現在的食道炎沒有從前這麼嚴重,但的確從照片上看來又多了一條胃酸侵蝕的紅色傷痕,胃裡面還有一些息肉,這裡、那裡,醫生說,依以前經驗,這些息肉應該都是良性的,但這對我來說這句話就像心導管致死率只有1%所以可以安心做是一樣的意思,如果是自己身體裡面的息肉,應該會每一顆都夾起來化驗,但病人的息肉,只要機率不會太高、就跳過不驗,下一個!

在醫院的時候,你果然是搜尋天王,你很快就發現應該那篇「熱情經濟」的臉書貼文被轉寄了出去,造成流量灌入,因為那篇幾週前的文章,竟在過去五小時多被轉寄了30次。而,去轉寄區那邊也馬上找到今天第一個轉寄者(也就是推薦者)是誰了!是一個熟悉的名字「峰言峰語」。天,這位峰哥,先前曾在他當時起初的部落格上提到「Mr. 6」,說我寫的不如以前,分析我為何當年能寫出那樣橫空出世的文章而後來不行,是蠻有sense的知識人。先前有位夥伴說她喜歡一位加拿大演講家,我發現峰哥也寫過一篇,所以他是一直在關注各知識型網紅的。早上6:15他貼出的那篇文章其實很短:「曾有一陣子很喜歡Mr. 6的文章,但後來他突然就低調了,覺得很可惜。不知為何,早上突然想看看他的粉專,結果發現他幾個月前剛經歷了婚變。單親家庭,必然辛苦,也衷心祝福這位單親爸爸能一切順利。這裡有讀者有訂閱他email的嗎?」就這樣短短幾句,順手一貼,「Boom!」就帶來大量的人。此時不得不和我的老朋友聊起此事──「蠻感嘆的,當年他可能也是看我們作品的人,但是現在,我們(這些老人)得靠他來幫我們拉一把。」我寫道:「我的感想就是,有些文章,就是會在知識份子中傳遞。外面的人不知道,知識分子對某些種類的文章就是特別的熱衷。前陣子我拼命的寫什麼感情啊、親密關係啦、賺錢啦、職場,這些大眾議題,得到流量比以前大很多,但是完全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是誰寫的,然後寫了這篇超冷門的『熱情經濟』,就被這些大咖轉出去了。」

「過去兩個月我衝了半天衝了幾千個訂閱戶,結果今天被峰哥隨便一寫,一天就增加500個訂閱戶(截至晚上為止)。」而且,背後的重要功臣仍是你,因為是你自行將這篇「熱情經濟」貼文設成「置頂」,峰哥在瀏覽Mr. 6粉絲團時才會看到,原來這就是我現在的狀況。

離開,太陽正大,開車出去享受我們的週末應得的自由,繞城市,只想吃一家素菜火鍋,你有兩個目標:吃素,還有不吃澱粉。我們選了最新的、聽說沒什麼人來的信義區的「A13」,剛開的遠東集團的百貨公司「信義遠百」,這裡為了展現它是最新,電扶梯弄成全是白淺色的木材色,但要排隊,我們改逛復古區台灣老街樣的小吃街,吃了韓國人開的韓國小吃「魚板串」加湯,改吃春水堂,請他們將鯛魚飯弄成沒有飯,擺盤還是好美的,兩人坐四人座,看落地窗外的鳥兒,吃完後就走到窗外,那鳥兒原本躲在樹叢啣了幾根瓜子慢慢的吃,看我們走出,嚇得飛不見,我們在這五層樓高的棧道,輕輕散步一圈,熱風吹自外面松仁大馬路和旁邊冒出來的廚房油煙,吹夠了,我們再進到冷氣房,吃抹茶冰沙,滿足的回到車上。

下一站,再次來到你理想的山中咖啡「五十山」,開始下大雨,對面山腰一團裊裊的霧氣不畏雨氣,仍呼嚕呼嚕的爬上山頭,黑雨打在生滿老苔的石牆,滑下來的水是又黑又污的,任何人踩在這裡都不希望鞋子進「水」,偏偏我穿的是全白的布鞋,剛從百貨公司出來的。但一到了屋簷下,雨傘放了進來,悶悶的鋼琴樂聲,5W的昏暗鎢絲燈,氣氛馬上軟化了,點來的拿鐵一直擺在那邊,胃有點微微的疼的我,並不想喝它,只擺它在那邊有個交待,我可以坐得特別安穩──我真的很安穩,安穩到睡了一下,電腦的電池更低了,剛剛還有80%的已經跌破69%,等一下跌到50幾%就隨時都會關機。

你還在幫我觀察那篇「熱情經濟」的擴散,你拿出手機跟我說,看,哪個認識的類名人的老婆也分享了我的文章耶。這篇繼續發酵中。我心情就愈為複雜,還是一樣的心情───這位峰哥是個有想法的人,就和那些現在大賺的創業者一樣,我目擊他們還剛起步之時,而現在的我卻遠遠的落後了他們;當年積極的欣賞各山頭作家的峰哥,現在變成伸出手來拉我一把,讓突然間好多人去看到我寫的「熱情經濟」且跟著峰哥關心「Mr. 6是誰」,透過峰哥的導引來認識我這個人。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心中那種複雜的感覺,目前只能這樣對自己分析──實際的世界,真是有點殘酷的,沒有永遠的名氣,永遠都有更多的不滿足。

這時候你笑:「出太陽了!」這麼快,一看果然,那黑色窗格外的綠色已被新鮮的陽光照亮成了新鮮黃色。午後深處的陽光都會更烈,又更快一點。我一解禁咖啡因,也很直率,會一直喝一直喝,這城市裡面要找到咖啡因很簡單,很多地方都有,想想,今天我就喝了三次,第一次在醫院旁邊的路易莎,第二次在購物中心喝了抹茶牛奶冰沙,第三次則在五十山點了那杯擺飾用的拿鐵(只喝三分之一)。

今天妹妹成功地去找她媽媽了,我瞄到,是前妻的媽媽來台北了。每次這位前任岳母一在,前妻就會變得更加激進,我還非常記得那感覺,而這次她們對孩子的影響又會是如何呢?回家才會知道。我再次要求自己,用愛灌溉,用愛灌溉,身為家長最怕就是陷入「我要小孩愛我」,這樣子小孩既教不好、自己也過不好。無條件用愛灌溉,不求回報,理性來看才是離婚後獨力撫養孩子的單親家長(如我)的「最自由」狀。

今早峰哥這篇,讓我原本規畫好的又大亂,晚上早早回到家,伴著你炒的香噴噴的鮮蝦毛豆,我思考後決定:一、先顧好現在的VIP訂戶。二、針對峰哥帶來的新訂閱戶發送先前的電子報,讓他們趕上進度。三、2021離婚陪伴報再給一週時間準備、在六月六日之後開始發給舊訂戶及爸爸之聲名單做測試。四、在這一週準備時間順便趕上所有和離婚事業還欠的還拖宕的稿件,包括mr6.com新文章,一個不漏。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