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電子報「2020年在家工作」似得到不錯的評價,為了作證言推廣我先整理出三位的回信內容──某廣告公關公司資深人士:「活用你的一些教導,已經接到兩支20幾萬(台幣)的案子,真的很感謝因為你把好多的東西講得很清楚,給我非常多專業的支援,收穫超多的大補丸,可以立刻用在客戶身上!」某位海外從事設計、廣告、行銷業者:「內心非常敬佩您的精準及效率,回覆詳細,而且電子報寫的真的很棒喔!棒到我不想讓我的同行看到的程度。」另外某位負責台灣在地品牌行銷人員:「您的文章都是滿滿的『乾貨』,很實用,也很有系統。曾花過錢上過課,買過不少線上課程,常常是上完很焦慮,似能用上,非能用上。但您的很實在,很感謝!」還有一些其他零散的我還沒整理好,這些盛讚其中令我最振奮愉快的大概還是聽到剛剛那位夥伴說她已拿到兩個20幾萬的案子,她原本都接影片案,學到我這一招很快就可以做粉絲團的案,也馬上就成案了。最終極的幫忙,就是「幫別人賺錢」,雖然這領悟銅臭味挺重的,但所謂幫忙不就是在我不求回報前提下讓對方度過難關不是麼?我要多講幾次,提醒自己。

於是,我更想要做第二份「2021離婚陪伴」電子報了,昨天已動筆開始試寫,先寫文案。昨晚感覺有點超現實,好到不可置信──胃僅是食道炎復發,沒大事,放心了些,孩子和你很好,電腦繪圖課順利…我們做對了一些事之後,後面就順了起來,孩子開始全自動了(在繪畫、日文上面,還有妹妹喜歡看小說了),這時候我們再出什麼招都很順很快了,他們容易接受,也很快就能往前move forward。我做電子報不也是一樣麼。

今早用聽寫的方式一口氣寫了4800個字,想趕一場演講的逐字講稿,寄給主辦單位用的,這個已拖大概兩三個月,原本想放棄了,但現在又回來了——所有和「離婚」相關的東西,我都不想放棄了。在芸芸作家中,這真的是我的特色,我是唯一把我的離婚講成這麼公開者,這種openness本身是一個障礙,我既跨過,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不能講了。不過,這4800個字平鋪直敘的談我離婚過程及如何念恩,給你看過一次後,你覺得雖平淡了些但可以先交上去,但我反而想,不,我應該再調整到好,從4800個字基礎開始,已經不遠了。而現在我手上還有一大堆脫宕的,全都有些進度,像塗油漆,都先塗了薄薄的一層,然後我就跑去忙那個第一份電子報,遍地暫停了離婚志業。沒關係,現在我一步步按部就班的帶回來,每個機會都抓牢牢的,不用急;如果跑了,就讓它跑,按部就班的我就慢慢的把離婚這一塊用對的方式把它做好。

今天又是星期五,中午12點送出電子報,還沒結束,我今天精神特別好,接下來要趕快準備下星期。這個星期「寫作、編輯分開」,成效卓著,下週要繼續用這方式繳出更多的文字。不過今天發生了一個奇怪問題───開信率異常的低,有可能是我寄出時間是午12點至1點間,大家都在吃飯,也怕是我信件被標注了什麼問題,造成Gmail封鎖它?這種小事或許不會影響到以後,但足以影響我寫作的心情。網路上最怕就是被鎖喉,被噤聲,傳不出去,會悶到我再也寫不出東西。其實比較有可能的原因,應該只是這次的標題寫不好而已。

謝謝你剛剛弄了炒豆乾給我,那紅蔥頭的香氣讓我一顆一顆的將一整個巨無霸盤的豆干都掃進肚子裡了,搭配外送送來的素食,還有娘家給的新鮮且完全不苦的竹筍,肚子吃的好撐;這才想到,另外一個該解決的是健康問題,體重沒怎增加,小腹竟偷跑出來了,覺得不開心,趕快恢復好久沒去的健身房,NOW。下午,雨滴像拳頭一樣摔下來,一大沱一大沱的砸在我的擋風玻璃上,這輛車等一下會到地下室,不會淋到雨,可是你已經不在車頂的保護下,你正在郵局幫我寄發票;天上傳來轟隆隆的雷,你還好嗎?可是我沒時間躊躇猶豫,離接妹妹放學,只剩不到一個小時可以運動。

最近三天突然間小腹出來,肌肉的感覺跟著消失,全身呈現一種軟啪啪、大大的但虛虛的肉感,所以今天才來。記得我還比現在多10公斤時,舉重量很痛苦,每秒鐘都痛,但告訴自己,這是肌肉需要的營養,我要學會「享受」這種痛,於是我就學會了,順便還在痛苦中領悟了不少事,都寫在日記裡了。因為重量實在太重、太痛,所以每個人在健身房就只有時間面對自己的「危機」,沒時間去假妝自己或取媚別人,什麼形象都不在乎了,痛的時候,當下就哇哇大叫,閉上眼,自己在心裡訓斥自己的不情願,今天更是這樣,太久沒來了,所有的重量都沒有辦法做到全滿,尤其腿推,只做到100公斤就覺得快受傷了,痛苦的咿咿呀呀的,仰臥起坐也做不太齊,倒是踩車踩得順得不得了,心跳已經到了150,竟一點心梗都沒有,難道心臟已經好了?還是因為太久沒來,不太動心肌肉(有這種事嗎)而它慢慢恢復正常了?最後我到櫃台查一下到底多久沒來,原來,上次來的時候是4月20日,也就是隔了一個月又九天,更上一次則是在3月9號,也就是距上一次又隔了一個月又11天,也就是說我最近兩次都是差不多每「1.3月」才健身一次!這樣子的頻率是會讓人笑死的。好吧,或許可以勉強怪罪給「時間過太快」,還好我沒健身,但每天都有其他的進步,這樣子經過1.3個月,肯定比1.3月前還要非常不一樣了,比2.6月前更是非常不一樣了。2.6月前,我還沒開始嘗試訂閱誌(我是3月15日左右開始),還沒有這些熱烈互動的讀者,也還沒有獲利模式,更沒有興趣經濟,也尚未決心賣房子,甚至還沒有給孩子們上日文跟電腦繪圖───怎麼樣,2.6個月真的沒有白白過呢。

今天是週五,帶妹妹來接哥哥,連續好個「週五」我皆觀察到妹妹特別的煩躁,上星期五才剛剛發生嚴重衝突,這星期五我就特別的小心,但就是因為特別小心,所以更觀察到週五的妹妹真的好像變成一個不太一樣的孩子。我帶他們到了剛開始24小時營業的信義誠品,用好吃的晚餐跟飲料,讓嚴重衝突中的他們轉換心情,並準時離開回到細雨的大地,和其他下班車輛一起擠上了高架橋,還加碼給孩子一個「神秘小旅行」───早點到了補習班附近的中研院,換證進入院區,車子直上山坡,帶小朋友看蔡元培紀念館的Trine & Zen咖啡館,和兒子女兒開玩笑,這裡真的是「Biodiversity生物多樣性」啊,看到一隻比手掌還大的蝸牛黏在老牆上,不知已乾掉還是活著。門旁又看到一隻很大的蚊子,黑色的,且耳邊一直有一種很奇怪淒厲的叫聲,一直叫一直叫著,然後兩隻不成比例的大黑貓長得像老虎了,嚇我們一跳。

睡前,我幫妹妹戴矯正隱形眼鏡,她喊今天的藥水特刺激痛,生氣暴怒把我轟了下床,我帶著兩隻拔下的眼鏡、在她的吼聲中落寞的走回房間,這回我才又想起,週五放學後妹妹的「週五症」到底長何樣──妹妹周五會去打哥哥,不顧一切講出最激烈的罵語,對爸爸(我)也罵,直接就說你白癡啊,你是豬嗎,那聲音被她用力喊到破音,卻依然粗暴的撞破空氣撞進我的耳膜,還繼續成功的鑽進我的腦裡,對它工作。哥哥也言暴回去但沒打。我整個週五放學後都一邊開車一邊忙著緩和他們,但妹妹一兩下就又因為某件小事將怒氣「疊」上去,下車生氣,上車生氣,在外面走路就一直作勢要搥人、打人、揮舞人,東西都用摔的且摔在人(我)身上或臉上,什麼都要人陪,沒隨叫隨到就再加一層暴怒,一下子就突然加到好幾層樓高,這麼巨大的在我面前,連我這個想適時喝止的大人看了竟都起了畏心,連生氣都生不出,不敢再亂開口了。

另外我也觀察,一個月來妹妹堅持將音樂開很大聲,激動的跟著狂舞,唱歌也很大聲,好像想蓋掉心裡的什麼聲音,或想叫我們一定要聽。到了週五,這樣的「什麼都大聲」的傾向更「加碼」到剛剛所形容的程度。我仍看不懂這是什麼。若是因為隔天(週六)不想給前妻探視,也太奇怪……週末畢竟是週末,放假了,仍有一些可期待的趣事,因此我目前是推斷,反而是因為週末、週五太放鬆,放鬆以後就想發飆發脾氣作為一種發洩。我觀察,妹妹雖看起來是突然兇巴巴的罵人,將聲音拉到非常高、內容拉到最極限的「讓你死」,但我從鏡子看到的她卻是帶著淺淺的笑意、一邊很大聲的兇,感覺上是進入了一種狂喜或狂躁交錯的狀態,似乎以兇別人為樂,有時候好像又想對我們傳遞一個訊息──她想要百分百的壓制我們什麼,且我相當確定,只有在週五,她特別會變成這樣。

這是接下來我要繼續和社工與心理師討論的重點,希望我家兒子女兒,今年能繼續修復掉過去十幾年童年的不圓滿,變成很正向、積極又快樂的成年人。我有信心。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