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在外面的感覺真的不一樣,每天早上送妹妹去上學,她喜歡用走的,但我之前心臟不舒服,改開車後便發現開車的好處────就是送完妹妹以後,我可以原車四處繞一繞,不必馬上回家。妹妹很貼心,一感覺到爸爸(我)喜歡開車,後來就算快遲到了她還是讓我開車了。一大早車子在外面走,特別有享受感;太陽還沒有到最大,金黃粒子一顆顆普灑在大地,可是大地已被各式各樣的車輛給佔滿,路面只剩一點空白,機車立刻催促引擎衝過來填掉了那些空白,變成整條路都塞滿了,動也動不得──照理說這應該要是一個煩躁的早晨,但我一人在冷氣車裡,悠然自得,外面的喧囂就讓給外面,我在裡面跟我的車廂慢慢地約會,一起的往前,安全又舒適。後面響起喇叭聲,我猜應該是在「叭」我的,也不甚理,慢慢的轉進巷子,慢慢的找到車位。

早餐的美好,這樣才對。早餐店老闆認出我,送我一小杯精力湯,很少在不是週末的時候看到我,我笑我都有點UberEat啊,他說那個比較貴,我說我一定要吃你們的鮪魚生菜捲,這麼久了,這道美味竟然不見於任何其他早餐店。其他送剛完學校的家長們,大多是媽媽,坐在一人座,不同的是,她們看起來好愜意喔,大概還有八個小時可以坐這裡,即便她們家有一年級小學生,也至少有四小時吧,但我卻只有「十分鐘」,就匆匆的離去;剛剛只花3分鐘吃完我的鮪魚生菜捲,包一盒回去給你,但這3分鐘我好享受喔,上網看了新聞,看字的速度就和我吃飯一樣快,搭配起來節奏一致,回家的路上我還是悠哉悠哉的,讓上班的車流推著,上橋、下橋,緩緩的往他們上班的那個軟體園區。如果有一天早上我真的完全沒有時間壓力了,悠哉一個人,或許人生更完美嗎?可是,早上永遠是工作效率最高時段,如果我還在寫作(可能永遠都需要),肯定必須在早上做,沒有其他時間,早上做完,也真的才能放鬆,意思是說,我永遠都沒辦法真正的享有一個美好的早晨,除非有天是在病床上醒來,那,就不會是美好的早晨了吧。所以,我一生中的早晨,最多最多就是像今天這樣了──好吧,那也很好,今早這樣繞一圈大約1小時,我已經洗夠了陽光,全身都是暖暖的香,希望沒有降低太多我原本飽足的體力。

今天是本週第二天,採用昨天那種倒過來的寫法,再次享受了心靈平衡,其實10點多才開始寫,還不到12點就寄出第一篇(原本這叫做最後一篇),然後繼續寫,過了12點多已經出了好多篇,後面那一段的寫作感越來越好。然後我會想到明天、後天、大後天,至少到這個星期五都還有「存量」,我的寫作筆調就更輕鬆喜悅了。對我來說,得要沒壓力了,才能放心的享受寫作。享受寫作,才能真的寫得好,是吧。

哥哥今天去考段考了,我在家裡已經開始寫起要鼓勵他的「國中生語錄」──「第一名的念法跟第五名不同的念法,第五名只是負責乖乖的念完,第一名的則會貪心又野蠻可是每天興奮的上學、喜悅的放學。」

中午我們出門,不能說是「難得」的小約會,因為我們天天都是這樣出門的,到了中午不出門都會面目可憎。但今天特別的是我們順著高架橋直接來到「東區」,這個曾經的流行大本營其實只有一條短短的路和附近的小巷,是的,主要是小巷,而物換星移、流行熱鬧搬家到了更東邊,都快到山邊了(信義區),那這個曾經繁華的忠孝東路四段就開始凋零了。對我來說,曾經把一個辦公室故意放在這,很快的成為同事最喜歡的辦公地點,今日是平日,平日仍是很熱鬧的;我們下車和好多好多人撐雨傘一起過馬路,很明確,今天就是要吃港式飲茶,吃「港飲」就不必傷腦筋了,京星在這區開了好幾家,我們到的時候竟還要排隊,他們特別再多開了樓上宴會廳才應付得了這些超想吃「港飲」的、後疫情的餓肚鬼。有人穿著西裝領帶直接帶一位時髦女伴來吃,我們則穿著像學生,坐到角落,在這裡瘋狂點了五道又鹹又甜的,腐皮卷、鮮蝦腸粉、蝦米腸粉、蛋塔、熱西米露,還有生菜包蝦鬆、XO醬高麗菜、厚的月亮蝦餅──以上沒有一道是普通的,每一道都極為味美。

實在太滿足,我們繼續走這條東區216巷,你比曾經在此工作的我都還熟,上一次來是十年前,你說,這間東區粉圓不是最好吃的,好吃的是巷內那間舊的。「給我30秒。」你東看西看了一下,果然就找到巷內真有另一間小小的「東區粉圓」,我大為驚駭,還真的!這間果然比原本的還更好吃,那食料的味道是有厚底的,位於那味覺宇宙的大後方,整片天空滿滿的渾厚的味,形容不出來。

我們去了以上這麼多地方,都是為了來看這裡醫生。來看「胃」,卻先吃個老飽,這是哪裡的規定?應該說,在台灣的我們習慣的用這樣吃來做到每天的娛樂。吃就是娛樂,用上胃的功能來娛悅自己,實在不是好習慣。

謝謝你再次陪我來看病。我們似乎說好,一定會陪對方到任何醫院,這是我們的約定。我是39號,而現在還不到10號,這診間叫人沮喪,號碼常年都在同一個數字,不知道進去的人在裡面在幹嘛?你先離開幫我接小孩,我睡著了。睡了之後怎麼都醒不來,在這個醫院的地下一樓,燈亮得像白天,人們交錯坐梅花座,靜得像圖書館,偶爾有講大聲一點的老年人,所以就一直睡了。等到我真的逼自己醒來,走去上個洗手間,問問你剛剛幾點走的,才知道自己睡了不多不少整整一個小時!號碼仍是還沒到,但再醒一點我再看一次,號碼只剩四個號,快到了。我給這位醫生照胃鏡應該也有至少三年以上了,先前是給另一個他的學長照,年輕醫生,曾經上電視,很認真。但我問了醫生才發現,去年11月26日原來我也曾請他幫我開無痛胃鏡,什麼?真的,離婚後,記性變得好差,我有做這件事竟然不記得,且我竟然也付了無痛胃鏡的錢了,醫生一看,到今天剛好滿半年,幫我重開一張,約了明天來照無痛胃鏡,不過,去麻醉醫師評估時,我再一次向麻醉醫師報告我疑似的心臟病史,她說明一下後,我想了想,打麻藥有致死率但是會舒舒服服的,不打麻藥就不會死但百分之百會很痛苦的照胃鏡,我遂決定:「不打麻藥」───我現在還不能死,要照顧孩子直到他們長大。

今天我們聊很多,你給我很多鼓勵,你說,我不是希望做一些從沒有人做過的事嗎?那個我很久沒碰的離婚志業,你是「看好」的,尤其現在我已有了訂閱制的經驗,且有一個明確的平台可以幫助需要的離婚者來賺錢(即加入2020在家工作電子報),現在再次進入離婚市場,是有機會的。好。那,我需要一點時間來整頓自己一下,再切入那塊。

還好你在,你替代了還在醫院看醫生的我去接妹妹,在家裡煮了好吃的東西給哥哥妹妹吃。當我講到我後天要照胃鏡,選擇不麻醉以免不小心死掉,妹妹很擔心的抬起頭,滿臉都是憂心,看著我,她怕我死掉。睡前,妹妹說她真的很喜歡爸比(我),謝謝我陪她,也謝謝我剛剛晚上再弄了宵夜給她吃;她說以後我老了一定會陪我,就算她交了男朋友也一定會陪我。我呵呵大笑(笑得好幸福)的說,不,妹妹,未來妳還有妳的美好人生要過,爸比已經正在過自己的美好人生了,不是嗎?我靜悄悄的離開她房間,將冷氣調整成不要太冷───今天好不容易說服她睡左側床,才不被冷氣直吹;我說妳應該讓妳的炭次郎「炭炭」玩偶睡右側、冷氣直吹,那個好位子,他才不會熱呀!妹妹才終於被說服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