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今早幫我炒了一盤菜當早餐,非常驚豔的小白菜炒蛋,加進洋蔥、杏鮑菇以及一些我忘記的,看起來全部炒在一起的食材其實是被你一段段層層爆香堆疊上去成了的絕妙滋味,口感豐富,你知道,面對太好吃的東西,吃到盤子的一半,會刻意切出一條整齊切面,看著僅剩的一半,放慢筷速,又想到吃太慢,冷掉可惜,只好再動筷將它們更大片的送進口。

然後回來寫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很「卡」,沒多久我們出門,到對面的中信園區,大電視螢幕亮著他們Logo,晴朗的星期天早上,這裡就是年輕父母的超大兒童遊樂園,中庭全部都是孩子,至少兩三位教練在教直排輪什麼,星巴克整個滿的,但我們還是找到了沙發位,隔壁桌一對夫妻一人佔一台過時的筆電和平板瞇著眼待了整個上午,另一邊桌是幾個玩電動的國中生,已盡量壓制他們興奮的青春心情了。從前,星巴克將牛奶換成豆漿,會讓我覺得吃素就是一定得變得難吃一點,可是現在變成用燕麥飲來泡,不得了了,它和咖啡拿鐵味道完美融合在一起甚至還加強了它,打開了新的局面。先前我只喝燕麥、不喝咖啡,這星期開放咖啡因,發現它們的味道如此融合,但,即便這麼好的飲料,也沒辦法拯救我早上卡卡的思路。

這時候,又來了,今天中午,原定前妻12點來接,妹妹再次拒絕去,前妻再次來電,苦勸好久,沒用,只有哥哥帶著下星期段考要的資料去了。這時候我們開始討論的已不是前妻到底做了什麼讓女兒不想去,而是檢討女兒本身是否也有不對之處;媽媽都這樣說了,怎可以還是不去(是賴皮不去,昨天明明答應了)。然後我們也知道今天不可能再輕鬆度週末了,留在咖啡廳,隨時待命。昨天那篇日記算是對離婚後的照顧方與探視方有了詳細的刻畫,但因為錯過日記發送時間,再也發佈不出去了。有的時候軟體的bug真的叫人沮喪,一個小小軟體問題其實帶來嚴重的後果,然後,硬體也是,已用了幾年的筆記電腦電池在50%就突然關機成黑幕,走到軟體園區旁邊的Apple店居然已撤櫃,苦笑,在這裡,就只有吃的可以繼續生意興隆,不能吃的蘋果店是撐不下去的。我們搭車前往我們想去的地方。

想去哪裡?你說,疫情結束,想吃「鐵板燒」,這間在松山的鐵板燒,標準的兩種青菜(高麗菜、豆芽菜)竟是可以「吃到飽」的。上次我們兩個人吃了五份,這次我們兩個人吃四份,很過癮,但不了解的是,坐在最右邊的又是一位金髮碧眼的歐美人。然後我離開往前走,到了那間好多回憶的「記得我咖啡」,太陽炙烈到連走在小巷裡都覺得快被烤焦,趕快一閃進去,看到外頭院子也有兩位操美式口音的白人在聊Youtuber,感覺上好像他們正在環遊世界;我在想如果我是一個現在被Shelter in place order「悶壞了」的美國人,應該也非常想去某個沒有疫情之地,不必戴口罩也仍可以群聚去玩,自由自在的享受自由的空氣。今天的台灣就剛好符合這樣的條件,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進來的,是否只須隔離14天即可入境呢。但也不能怪外面來的人,因為就算沒有他們,這間咖啡廳也已經滿滿都是人,真的彷彿疫情已經不在。所以我們趕快離開了──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會有點無奈,你說,我教育的蠻成功的,因為我家女兒也是這麼怕死,看到mall裡人太多就把自己臉上的口罩壓得緊緊的,而我家兒子也好心提醒你煮飯要戴口罩比較健康……。

妹妹回家,和她的爺爺奶奶、弟弟叔叔和小姪女一起有說有笑的,心情很好,但當其他家人都離去,妹妹躲上了床上玩手機,被「抓到」後大發怒然後將頭埋在枕頭裡面流眼淚。我默默的站在第二階的樓梯,看著高腳床上的她,自以為在「陪著她哭」,其實十秒鐘後,她突然把枕頭丟向我,要我走開!或許這就是「New Normal」,孩子們週末不去前妻那邊了,拒絕去了,前妻或許樂得輕鬆,但我則百分百的時間、週末和週間都要全面承接兩個孩子左右夾攻,再也沒有週末,去哪裡都緊張兮兮的深怕來不及照顧到什麼。看,今天下午明明已經一脫一週陰雨,外頭是無比晴朗的天空,雲朵被強光照成純白色,太陽好烈,我卻在家裡開三台冷氣、一片寧靜的………睡。不過這寧靜很快把我「吵醒」,醒後心跳好快、還冒冷汗,因為明天就要來了,明天就要來了,可是我現在腳步還沒好,也沒休息夠。

想不到剛剛哭著睡著的妹妹,自己默默起床了,但,她變得像一張薄薄的鑄紅的鐵那樣的生氣,用一種很盧的口氣說話,用力丟課本、拍桌子,用完立可帶就丟向桌子,「啪!」一大聲而我也馬上察覺到,天啊,我自己怎麼也變得非常非常的躁動,全身非常不舒服,當我想要找一段清靜的三秒,妹妹更淒厲的聲音就劃進了我的耳朵,好像割到了我心裡某條神經,我都聽到了割破的「唰」了一聲,這沒事,我沒有回應,妹妹聽我沒回應就更生氣;我已經沒有在說話,她仍對我大叫:「好吵!走開!走開!」我才領會到,其實女兒心裡應該也是很煩躁的。她的煩躁程度和我差不多。我身為大人,可以忍之外,也要趕快離開這煩躁的餐廳,默默先躲回自己房間,將電腦裝上去。想去洗個澡,或許就可以比較撐得住不被妹妹影響。但我一直沒去,反而繼續在書桌前快速的打字在準備下星期的資料。

剛剛其實我們有討論出來,針對妹妹今天早上賴皮不去補習又不去媽媽那邊,我們應該「處罰」她,但該處罰什麼?我們原本想的是──「一星期都由她下樓去拿餐」、「一星期由她下樓倒垃圾」,但到了今晚,我又沒有和她提起了。我是怕她又反制嗎?不,我覺得我純粹就只是「累了」。兩個孩子實在令我精神耗弱,讓我這個需要思考的人其實非常沒有空間可以思考,這就是早上下午一直一直卡卡的來源,或許也是我在平日早上腦子卡卡的來源。我其實有一個對治──對一個作家如我,我應該將「創作」與「編輯」兩者視為分開獨立作業,以後就稱作「寫(作)編(輯)分開」好了。今天下午我就沒命似的在鍵盤上面猛衝,先寫作下週的,然後要上之前再編輯。以後寫什麼都這樣子吧,有時間就先衝,兩個小時候我這樣斷斷續續也將某一主題的衝了四篇(週一至週四)及另一個主題的衝了兩篇(週一至週二)───其實我日記就是這樣子「寫編分開」弄出來的,已有一陣子,現在只是將日記的做法移來給其他文章矣。

哥哥準時回家,今天他在他媽媽那邊待了六小時,據說在媽媽的住處,他專心的念段考,那媽媽在做什麼?還是沒交待得很清楚,我再次鼓勵他希望他投注在下星期二的段考多一點點,但他又給我一些冠冕堂皇的回答了。好吧,我又和自己提醒一下;這樣子一直勸他讀書,沒用的,一定得這樣子嗎?不這樣子難道他就不會成為成功的人嗎?我一定得急在這時候讓他變什麼樣子嗎?即便他長得什麼樣子就保證他又會好嗎?一連串的問自己,就放他去看Netflix上面的深夜食堂了。兩個孩子都叫UberEat外送,等一下就會送來了。

你走到外頭,說外面很舒服;走到便利商店,這一間有挑高的個人位,你坐在那邊,倚著玻璃窗,和家人用手機聊天聊了一個小時,但我在幾個角色轉換的時候,有你、沒有你、有孩子、沒有孩子,有你和有孩子,沒有你又沒有孩子……全部是不一樣的感覺,然後每轉換一次我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人的身體裡,連記憶都抓得不太準了。回家後,哥哥說他段考已經念了很多了,繼續看「和風總本家」,一直看到第38集,我聽到哥哥在和妹妹說,呃這個(日文)單字可以背下來、這集很有用,可以背很多單字……我想起,這和我國中一年級全家去日本玩想把東京附近的縣名全都背下來的念頭很像,聽到哥哥一邊看節目一直說這些,躲在房間偷聽的我非常非常的欣慰。原本規定他們只能看兩集,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們一路看到晚上九點了,讓他們繼續在日文上面突破,妹妹的老師也寫在習作評語上說他很期待妹妹的電繪作品,一句短短的話就讓妹妹非常興奮,提醒了她的與眾不同;我將繼續思考,繼續激發。

今天有趣的發生在最末,晚上我到你那邊拿你幫忙買的超市的東西,妹妹吵著一起去,哥哥也跟了。這是哥哥第一次來到你家,他非常喜歡你的文青口味,於是對你的所有東西都感興趣,包括那張小小假草皮,還有你放的音樂、還有空氣裡的精油,他說的好,那裡的冷氣好清淨,氣味都和家裡的不一樣,原本我想三分鐘閃人,沒想到兩個孩子一屁股坐在鮮綠色沙發上就不想起身了──哥哥還帶了你一把白色的四腳椅回到家,替代他現在的旋轉座椅。回到自己家,哥哥一進門就伸鼻頭嗅嗅嗅,嗯,家裡的空氣有油味,木板也黏黏的………好吧。我明天再努力一點清就是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