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家事這種事情,最後應該每件事都要做出一套標準程序,標準程序是面對家事的一套最簡單、最快、心靈上最輕鬆的做法,讓我可以完全「無腦」的去完成那件家事。比方說,妹妹喜歡吃微焦的煎蛋,哥哥喜歡吃我弄的阿爸蛋餅,連同早上蒸黑糖饅頭、泡牛奶這些小事乃至最後的洗碗,通通都有一道標準程序。我一回到家,將身上所有東西先歸位,身上的吊牌、黑色包包、口罩,掛吊在它們該在的位置,處理好才開始進入家裡各種事。慢慢的,所有家事都有標準程序,我這個「家管」的人生中就不再有「家事」,因為家事全都不見了,和雙腳走路、鼻孔呼吸一樣這麼的輕鬆又無感的了。

用昨天燙衣服領悟到的,每件事都只給自己一點時間,比方說洗碗,不必洗久,幾秒的期限內必須洗好一個碗,進展速度快了,自己一直在前進感覺到了,迅速就產生成就感。早上起來,盡可能的用最溫和、最輕柔的口氣和孩子說話,用聲音來按摩他們早晨、安撫躁動的心情,無論他們怎麼說,我都能像個爸爸,安穩的把船輕輕的划過;我的湖水永遠是一面明鏡,沒有風紋,只有輕輕划過的水痕,雖然一早必須做這麼多家事,心還是平穩的。

今天再仔細看,比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坐在書桌從8:30開始,12點要接妹妹,得在三個半小時內結束,絕不能像昨天那樣寫五個小時,但社工回電了,講了近三十分鐘,我寫到近中午仍結束不了,緊急請你幫忙接妹妹,我可以在12:30前寄出了信,算起來坐了四小時,比昨天少一小時(若扣掉社工電話時間則為3個半小時),還是很長,而且,工作期間,腦子不只覺得飽飽的「滿載」,而是確定已經「超載」,症狀就是無法對腦內取用任何資訊,寫出來的文字也不通順了,為什麼?到底怎麼了?直覺是累,太累了,雖然昨日寫完,已經下午休息、晚上休息,還和妹妹一起去買了「桶一天下」滷味,逆著下班車流回到家,一人一碗大吃一頓,但還是休息不夠───那是心裡的累,還沒調整好腳步,又被逼著上路。

村上春樹的習慣是半夜三點起床,起床之後,會在早上七、八點吃點烤吐司之類的,到了早上九點據說他就停筆,一天不再寫作,換句話說他是在別人還沒有起床就開始寫,寫到別人開始上班,他才開始過別人正常的生活,跑他的長跑。我跟他一樣的習慣是不猶豫、不作多想,直接下筆寫,讓它自我調整到對的韻律,但,我和村上春樹不一樣的是他寫到某個時間就停止,而我則是寫到「寫完」才停止,才會弄得這麼累。你都勸我,一個星期出三篇就好?但我不想,因為「每天」是我最大的競爭優勢,日記也是每天,什麼都是每天,我就是喜歡每天,所以,是我自己要調整一下內容,如同村上春樹「每天都寫」還能不累而自在,希望能及時學會,不然哪天寫五個小時的中間突然倒下。

好了,下午12:40,文章寄出,一身輕,一心輕,開始體驗村上春樹早上九點之後的樂趣,拖著疲累的腦袋站起來,走向剛剛放學的妹妹。早上社工打過來,她打給我其實是因為我前天去信和她主動說了上星期我家哥哥和妹妹剛發生的霸凌事件,尤其是妹妹遇見的,是否有必要給她安排心理師呢?可是今天剛放學的妹妹一看到我,又是很愉快的拉我起身,要我跟著她跳一支自創舞,一邊跳還一邊咯咯笑,我看著她小小的可愛的完美的臉龐,也忍不住一直笑著。

笑著,要帶妹妹出去小約會,和你一起,妹妹說她想待在家裡睡午覺,不想去書店。她說週三是她的補眠日,好吧,妹妹睡覺,我也在客廳的懶骨頭上睡半小時,這種半小時補眠,醒來以後當下都覺得好像沒睡到,之後才發現精神好到一點缺角也沒有,可見一定有睡著,剛好茶飲料也來了,喝下去之後,全身通爽,一口氣寫了三張毛筆字給哥哥當下週段考前的勵志語錄,妹妹有說有笑,我們一起吃些豪宅先前送的母親節禮物、小小顆的下午茶點,你幫妹妹調了一杯藍莓氣泡水,妹妹學我平常打字的模樣,說「嗨,嗨嗨,什麼?你剛剛說什麼?」我笑歪了。人生的美好,就在這一刻;這樣的美好只歷時約15分鐘,就是刻骨銘心了。

我想到一種「書」的獲利模式,那就是我應該找來高水準的作者一同寫,我負責編輯及重新改寫成讀者所要的,先從我的讀者群開始寄,為此書「測試出」最好的題目後,再去和出版社提案,這樣的書命中率高。我想連出版社也沒有這樣一套機制,說不定以後出版社新書都從我這個通路來賣,變成新的方式,實在不錯。總之,自從兩個月前(三月中)我開始做訂閱制,就開始有一種信心,自己能夠試出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從前我看到LINE群組上賣東西的,或某種新的賣法,都覺得很「悵然」,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但現在我發現我又站上了另一個全新的獲利模式,而且是先行者。

昨天我雖嚷嚷對小孩的未來不抱期待,但今天又覺得這樣不好,雖然我在過去13年的婚姻中無法影響自己小孩的教育,但現在,無論來得及或來不及,我都是孩子的唯一監護人,不應放著爛,而是應該對小孩的教育負起責任的時候了。雖然可能為時已晚,難以推動,推動起來還影響自己心情,但,我應該努力的不是嗎?或許我可以用智慧來搞定不是嗎,就像幫他們請了電腦繪圖家教、日文家教,我一定還想得到什麼「招」的。現在哥哥的問題就是,第一次段考他被我說服了「深深實實的準備」,考得還可以,誓言第二次要進步到前五名,結果到了第二次了,每科只念10分鐘就把書放下,考試都只有盤懸在平均值,偶爾入前五名。他很聰明,這樣念著念著竟可以混得尚可,但我知道,這樣不會久,到高中就會不見,最晚到大學也不見,我該怎麼辦?來想個方法吧。

想個超乎尋常的方法,給這樣的一個特別的孩子、另外一個新空間和新走法,讓其他的家長學我。其實我家哥哥是非常努力的,剛剛回家的時候,我看到他正在畫兩隻手形成一愛心、後面是雲彩,他打開新的水彩努力的畫,已是了不起的特質。如何讓這樣努力的孩子,雖對課業沒興趣,卻仍然可以提前佈下人生大網?六年前,我曾為了讓孩子們學英文,自己公司請了一位全職英文老師Matea,發展Hello Kids Today,每天報三十分鐘的孩子新聞,我的孩子(哥哥)和另一位女孩是唯二兩個學生,這樣子撐了好久,沒成功,如今哥哥和妹妹都好討厭英文,認為英文是沒必要的,永遠待台灣最好。但現在,我有機會再起另一個解決方案給哥哥,怎麼做呢?說不定……讓青少年也推,訂閱制?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