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為哥哥燙制服領悟到一些事:今天時間趕,想快點燙完,因此衣服每一區塊,我都限制自己只能熨幾秒鐘,無論有無燙平,時間到了就要移到下一區;這樣一來,即便不夠專心也一定能快速的燙完。這才發現,其實這樣燙也不會太糟嘛?原來,當熨斗壓下去的一瞬間,衣服就已經好80%了,剩下都是小細節;為了那些小細節,耗掉了我對燙衣服整件事情的熱情,做任何事都是這樣,為了保持熱情,不必太細節;保持速度、快快完成。突然想到就和吃飯一樣,我這麼會吃又這麼享受吃,就是因為我總是吃好快。

燙完衣服,哥哥還沒起床,我再瞄一眼他擺在桌上的聯絡簿,才發現昨晚搞錯了。昨天看哥哥聯絡簿寫一大篇札記好像都在罵老師,今天再讀了一次發現他並不是罵老師,而是在罵那個讓老師取消點心時間的那個同學,而那同學正是上次在班上被霸凌的女同學,上次哥哥被記了兩支警告,但顯然還是不放過這位女同學,繼續stalking她。雖然這情節比忤逆老師還要稍好一點,我還是得小心過每一天,別抱太大希望;把每天過好就好。

善良的你,昨天對我念恩了兩三次,今早才想到,不對,這樣表示你心中可能對我有一些負面的怨念,通常就是因為怨念才必須念恩來紓解。世界上有幾個人會這樣處理自己心中的怨氣呢?我真的好謝謝善良的你,帶我走過那一段,最近被兩個孩子以及房仲賣房子的壓力夾擊,不知道可不可以再乘載另一個負擔,不知道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到天空開展。你看到了我的遲疑,不管,還是自己飛了起來,飛到我旁邊,揮著小翅膀要跟上我,嘴上還唧了一隻蟲子要給我吃,還關心著我有沒有飛得高高的……這就是你,你是我遇過最善良的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緣份讓我這樣的人可以遇見你。

早上我沒有放太多心緒在思考上,因為全神貫注在文章,一一寄出後,特別看了時鐘,已經下午1:19,這是我寄出今天最後一封email的時間,而今天我也記下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寫的───是在早上8:30之前就開始了,計算下來,今天花了整整五個小時在寫作上,中間幾乎沒有站起來。只有起來倒水,然後在中途實在太疲倦,點了外送早餐,下樓拿,回到餐桌狼吞虎嚥吃完立刻回到書桌。這樣子的趕工下,我還是得弄5個小時,而且因為全神貫注,過程中我已經忘記我是誰,忘記自己是一個離婚的爸爸,忘記是什麼公司負責人或是哪間房子的承租者……我變成我文字裡面的那個人,我整個人融進了文字裡,也因為大家也只看得到文字吧!我猜那些做直播的應該都不會像我這樣,現在大家都在做直播,只有我還在寫文字;我平常寫文章就快,加上這麼全神貫注,文字可能都被拉到最極限了吧。不過,寫完文字,寄出文字,今天效果卻極差,而且因為對第一批40%開信率不夠滿意,調整了一下,把原本照片裡婆婆破壞兒子婚禮之句,改成大媽故意穿新娘白衣破壞婚禮,弄巧成拙,開信率反而掉下來變成30%。

然後,終於可以回到「我」的世界。什麼是「我」?寄出後,過了5分鐘,我仍想不起來我是誰,外面的雨下得呼嚕轟隆的,雨聲弄得我耳朵都濕答答了,我坐在那邊看著窗外愣,隨手處理一直沒時間處理的信件、訊息,因為我剛剛消失了5小時,所以那些信至少都擱了3小時了,有的擱了15個小時,我仍認真回覆每一份來信,其中包括一位以前的同事,我感動她願意回來我這邊求協助。當那個「我」又慢慢的回頭成形了,我又發現,那不是完整的我,因為我看到了2019年的我,或更早的2018年的我,好像有一些記憶,現在才慢慢再想起來──我想起我辦公室的樣子,想起以前的同事走過去、走過來的樣子,那時候,我還在處理婚姻,表面上我在上班、坐在辦公室、準時開會、準時吃便當,但我的心已住進黑洞裡。逃離了它,全部一起忘記,因為逃離恐怖島不會回頭再望一眼。

今天你找來了第一家印刷廠,他們慎重的派了一位業務來說明,這間沒和出版社合作過,對我來講是好消息;我一向不想當其中之一,只想當第一個,用訂閱管道賣的書,當然要是不一樣的書,才做出自己特色。我們在家的一樓,找了其中一本文青藝術紙質的精裝A4款式,現在就等我們給文字和圖片內容對方即可報價,然後我得提早走去接旁邊的女兒,還沒接到女兒,又出現一件新挑戰───前妻認識的一位學校媽媽,向我建議我家女兒每周一天到她家一起吃飯寫功課,不用說,這當然是前妻的「安排」,但他們有所不知,我這個單親爸爸早就將每一天安排了美好的活動,有電繪家教,有日文家教,英文課,有一天還要補習,有小約會,還有每週一兩次我要在家下廚煮飯……我這個離婚後負責孩子生活起居的單親爸爸,很努力的讓孩子在正常與和平的軌道嵌著走,我真的很想和這位熱心的媽媽「爆雷」,孩子的問題,是出在週末的前妻時間,不是在週間的我的時間──週間的女兒和兒子的心情皆非常穩定,反而週末回來後生氣又打架,然後女兒已拒絕去找媽媽連續兩週了,為何要幫我照顧我的小孩?如果我是一個媽媽,明明在家煮飯但我女兒被前夫安排到另一個家庭去吃晚餐,這樣不會怪怪的嗎?

今天是星期二,要補英文,老師是你,但妹妹一直大聲說,她只學日文,不學英文,不喜歡英文,難道永遠待在台灣不行嗎?那感覺,我和你敘述好多次,那種孩子嚴重脫勾世界觀,但今天是你第一次親眼看到,連你都急起來了趕快說服妹妹,但妹妹已被這樣教了十年,她真的已經被洗腦成絕對不想到美國或加拿大了。你也一定會覺得這是多麼不合理。放學後,我們就這樣一路講英文,買了黑糖饅頭也不知道會不會吃,回到家才又想起要買晚餐,開車出來,然後回到家又說要買文具,再出來,車上永遠是轟隆隆大聲的日文歌曲,我想辦法習慣並喜歡它們了。今天做對了一件事就是沒有下廚煮飯──—我發現所有的事情都是可做亦可不做,什麼事情是最耗體力或最耗時間的,應該先行去之,就可以專心在創造更大。

在人生的這階段,我看到我又再次成功的把自己「釘」上另一個位子了。三月多,經過思考後,我想坐到熱情經濟的位子上,想當Ben Thompson,我就從零開始募召訂閱者,經過無數的調整,真的做到了某個人數的付費訂閱,目前還在目標進度內(月底還沒到),然後這個小成功,本身又變成我新的「獨門知識」。想當初大家問我部落格怎麼寫得紅,也順便問我部落格的未來;現在大家問我怎麼把訂閱做起來,也會隨之問我訂閱制的未來。當年我若出來開一個部落格平台,應該比網紅滴妹現在開一間奶茶店都還要合理把握做出大生意吧?同樣的道理,現在我自己把訂閱制磨起來,也可以開個訂閱平台,做個大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