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妹妹又大哭,又說不想上學,不想週一又被霸凌。然後哥哥和前妻視訊,講妹妹應該是假裝的;妹妹再和前妻視訊,窸窸窣窣講了一小時有,講完後對我大發脾氣。兩人都非常的躁動,和週末前完全不一樣;我不了解前妻到底有怎樣的能力讓好不容易平靜的孩子突然又狂亂起來,互相的攻擊,對我攻擊,然後對學校充滿挫折、對社會充滿排拒?正面都不見了,全變負面,可想像在週末快結束的昨晚,心中有多麼的沮喪───唉,又得重新開始了。聽了妹妹暴怒的叫我離開,再依了哥哥叫我快滾、五分鐘後幫他關燈,我默默的離開,告訴自己,嗯,面對這兩個有狀況的孩子,不能往一個「完美的教養」去努力了,那會讓自己覺得自己花很多力氣卻好像所有力氣丟進水裡一點水花也沒有。我要能夠繼續如你說的「用愛灌溉」,讓灌溉成習慣,把每天的澆水當運動、每天的危機處理,心臟悸都不悸半下,好像慢跑一樣的心肌訓練,就求,陪著孩子,陪著,就好了。

能糟到哪裡去?我把一些大人的東西準備好,做好防護,孩子的事就讓孩子去過屬於他們的人生吧。說不定,學了一點我,學了一點前妻,他們用這個混合可以把人生過得更成功呢?

昨天這麼刺激的一天,那麼,到底今天開始的新的一週,是什麼意思?我現在還看不到它終點,只能請你先幫忙開始找找看在台灣做出版印刷的供應鏈,整體是怎麼做的,然後,開始嘗試一本這樣子賣的書。這本書希望能夠先出一張封面mock-up示意,最遲一期內推出來。然後,五月底結束前這兩個星期努力繼續達成目標。但,這條路在週一不適合走,因為沒走多久,我又突然發現───賣書其實是一種distraction,分心了,賣訂閱和賣書是兩件事,為何要以賣書來「補」賣訂閱,這兩者無法相輔相成!我想起「電影」的概念,你看完「冰雪奇緣2」,會留在心裡面,但家裡並不會留一張「冰雪奇緣2」的DVD,電腦硬碟或線上空間也都沒有存著「冰雪奇緣2」的任何拷貝版,但,它卻紮紮實實的存了在幾億顆人類的腦袋裡,真實不虛。因此,誰說賣訂閱就不「實」?或許我應該更專心在賣訂閱,找到一定的方法後,就從台灣這邊一路到全世界的規模───全球華人的規模。

早上起來的新領悟,就是這個:我家兩個孩子,就像我每天的文章,每天都有不一樣的寫法、不一樣的重點與味道,每天都有新的事。當一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在他們的成長過程就是每天在「收集」這些不同的味道,所以,不必害怕他沒有做什麼、被我形塑成怎樣,有沒有朝哪一種人走去,有沒有愈來愈像某一種我所期待的模樣………不必,不必擔心這些了,我只需要每天在我這廂堅持的以和平為基調、以愛為工具,每天孩子不一樣的狀況,我就針對那個狀況去配合他們,做出最好的安排,那麼,收集了這樣每一天到最後,最終一切就會導到一個最好的安排。

一週的第一天,上學過程還平順,身為一個爸爸,要的只是孩子們不要對我發脾氣,和和氣氣地問我事情,聲音輕輕柔柔的和我說再見,對一個爸爸來說,就得到了一天所需之養分了,此後的一整天,當我摺衣服、做家事、整理孩子的書桌,都會想起早上這兩個孩子的樣子,心裡的溫暖就讓精力怎麼用都用不完了。妹妹昨晚就發作說不想上學,今早仍不想,我見招拆招,坐在那邊,耐心的和她說,和其他可憐同學比起來她好幸運,因為她的爸爸(我)和媽媽及全家人都是她強力的支柱,然後我講錦囊妙計的故事給她,在學校再遇到受不了的,爸爸這邊還有「至少10個方案」可以解決。其中一個就是轉學,可以先轉到未來的國中的學區附近,先在那個學校交朋友。我和妹妹說,要記得現在被欺負的感覺,因為以後妳長高了,就會變得很強壯、很漂亮、很聰明,大家都喜歡你的時候,要回來保護弱小的人。那誰是弱小的人呢?我說,其實那兩個欺負妳的同學,何嘗不是弱小的呢?她們平時就視妳為對手,無法接受妳最近變得這麼好,考試全班第一名足足多出她們30分,她們終於爆發了。有句話說,大人不記小人過………妹妹靜靜地聽,偶爾還和我說笑,我知道她有聽到了,目送她提著我早上煎給她豆沙鍋餅走進學校,讓導護老師檢查體溫,安心的離開了。

看到豪宅的人,我心裡感覺不太一樣了;豪宅期間,我自己這麼多、這麼多、這麼多的壞消息,如今終於降落了。能夠降落離開,就是好消息,所有和這個有關的都變成了好消息。你說17日是你生日、也是特殊幸運日。是的。而今早我拚了命的再想出新的方法來達到今天的目標,花了很久時間,大概三小時吧,才好不容易寫完電子報,而我的辛苦得到回報,發出的一個小時內就達成今天目標,電子報系統顯示大家都點相同的連結,也是我新加的那個連結,可見今天的修正是有效的。中午,我特別洗了個澡,洗澡是最特效的想點子法,在中午的時候就洗澡,表示我今天真的很需要新點子,水一沖下,腦子馬上跟著水噴出的聲音轟然一聲的轉動了起來,雖然水才剛打向身體、身體才剛開始暖,那舒服感正仍慢慢的浸透皮膚、慢慢傳至全身的路上,我其實已經想出了答案了───全球華人的電子報,重點是connected and bonded by the language,因為中文而相連在一起的全球華人,不見得同國,也不必同國,不必同樣的政治,而因為這語言而得到一些歷史的深度(因為它就是比較有歷史的)。而我這個在台灣的電子報,原本是2020在家工作,但現在大部分的訂閱者都不是在家的,而是有全職工作、希望多一份薪水,那也是的,這個電子報讓大家被連結到一個更大的社群,大家有共同的「多一份收入」的目標理想。Connected就是重點。

我相信網路上有「甜蜜點」,因為相信,所以總是能找得到它,找到之後,就繼續的偎著它,就會繼續的有人氣────今天我對電子報找到了一個新的甜蜜點,那我也要對我的VIP夥伴們找到甜蜜點才行,那是什麼呢?今天在VIP信件中我第一次採用其他夥伴的案例,為的是讓大家看到其他人是怎麼做的,試著找到那種大家連在一起的親密感。Connected。今天比較晚才完成,但是,總還是會完成的,下午3點,終於完成,我可以放鬆一下,放鬆之後,又斷電了,得留到明早趕時間的時候才又開始想──今天下午3:30,「業績」已經是我每日目標的兩倍。好。

晚上很平順,妹妹放學回家的心情好,哥哥在超商等,我拿了你幫我遠端買好的一袋摩斯漢堡載他上車,兩個孩子愉快吃摩斯、談日本速食和美國速食(麥當勞)的差別,談日本卡通片尾曲並點歌,我則讓我們的車在這條往東邊的大馬路上面抓緊任何一個空隙鑽進去,還要注意躲開右邊可能突然插進來的摩托車和計程車,險象環生的按了大概五、六次喇叭終於順利平安的回到東邊,送哥哥到補習班。

前妻來訊,講了長篇大論,是離婚後最長的一條訊息,她在「教」我怎麼幫助被霸凌的女兒,她說女兒現在有憂鬱傾向,稱我「無法理解」女兒,要我「多傾聽,多擔待(女兒)」,然後請其他家人「先別說教」。我覺得驚奇,前妻只來了一封訊息,就可以讓我平靜的心,突然間升起憤怒,氣成那樣,因為──因為,她講的不是事實,且還相反:她「無法理解」女兒,還無法「多傾聽、多擔待女兒」,且「一直說教」,以致女兒已經兩個週末不想給前妻探視。我想趁此時告訴前妻,請不要再說女兒交不到朋友,不要再一直罵她,可不可以多聽聽她、多理解她?不要再「教我」了好嗎,先教自己,可以嗎。

面對這一長訊,我本來可以勉強自己回一句「我知道了」,但今天生氣到連這一句我都不想回,回了好像「認了」她說的這些話。我也知道,若解釋給她,就像拿一根針去刺氣球(她),絕對釀成原子彈爆炸──反正只要女兒可以得到父母雙方的關心,安全度過霸凌,就好了。再面對一個時而可愛、時而虛幻的兒子,我想,一段可怕的惡婚姻所帶來的後遺症是一輩子,我不想一直說我沒有未來(以免真的沒有未來了),但我的確不應該對它再報什麼希望,只求顧好每一個「今天」,將這個家妥善的浮在空中,準備好它會掉,掉下來破了也不能砸掉它的全部──有了充足準備,謹慎的過完我們的每一天。我們只是要換個過日子的方式,不做未來美夢,只求每天及時的美好,即美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