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後來發生什麼事?我和霸凌妹妹的同學的媽媽告狀,沒想到那個媽媽馬上打電話去問班老師,然後再問她自己的女兒,之後她回覆LINE給我的意思就是──我寫的那四點(當天的霸凌事件),是我家女兒回家後就曲解了,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根本不是那樣。氣!我早就料到會這樣,但我還是得禮貌的謝謝她,進行下一招──約同學對方全家人見面一起吃飯。我跟他們說,我在學校也講了四年故事,孩子都認得我,希望可以和他們當面聊聊,我也說我其實也只希望孩子們快快樂樂去上學,不會憂慮也不會不安……那位媽媽完全沒有理我了。

昨晚某一時間,我問妹妹是不是做完功課了?複習完明天的東西了?她說是,於是我開始跟她說,爸爸(我)剛剛已和對方媽媽告狀了這些事。果然,妹妹爆哭、暴走,非常憤怒,丟我枕頭,丟我棉被,衝出去打電話給她媽媽(前妻)!我就知道我又得被嫌被罵了,在電話中,前妻對女兒立刻批評我處理得很爛,都是我才搞砸的,沒關係,我跟自己說,我已盡力,然後女兒嚎啕說她明天「不敢去上課了」,我想也是,對方的媽媽看來是不處理的,所以明天那兩位同學肯定會非常囂張的對我們家妹妹進行秋後算帳,妹妹真的會被弄得很慘───此時我突然靈機一動,和妹妹說,那我明天早自習站到教室後面,讓她們看到爸爸過來了。這方法其實是一位讀者上次看到我日記寫女兒被霸凌,提供給我的好方法,她是這樣子對付霸凌她女兒的同學,相當有效,畢竟被霸凌者就是因為目前暫時無力推翻現況才被霸凌,由外力(家長)協助也算合理。可是妹妹並不接受這方法,我也立刻打消此念頭,且她又改口願意去上學,向我要了一大杯加強版的熱開水泡食鹽,熱敷在她兩隻紅腫的眼皮上。我一次又一次的教育妹妹,過去懦弱她已經過去了,昨天她已考全班最高分,被別人誣作弊,她必須強悍起來,當一個不一樣的人,而不是躲在下面害怕大家會不喜歡她的強悍,然後回來家裡痛苦的要死、或害怕的要死。妹妹哭說,小學就快結束,忍耐一下就好了呀?(不需要去和他們媽媽告狀呀),我則和她說,正因為小學快要結束,妳才不必在意妳的同學圈子變怎樣,現在先訓練自己,國中才可以遇見喜歡的朋友、還給學校它原本就應該的快樂。處理過程中,我一直想辦法說服自己,今天真的沒有搞砸、今天真的沒有因為主動去告訴那同學媽媽而讓這此事變更嚴重。我再次提醒自己,昨天下午妹妹一上車就爆哭半小時,這是身為一個家長百分百正確的、保護自己女兒的決定(去告狀),只是因為這個對方實在太棘手,連我這個大人,居然也感到徬徨無助還幽幽害怕,更何況是孱弱的妹妹了。

今早起床,我竟先冒冷汗,不是因為欺負妹妹的同學,而是因為我突然「看懂」前妻在「做什麼」了。她昨天和妹妹視訊,突然要求妹妹戴耳機,講了一堆不知什麼的話之後,要求妹妹以後「每晚都打電話給媽媽報告」。我側面才知道,前妻其實和妹妹說,「以後都不必和爸爸講,也不用和任何其他人講,和我(媽媽)講就可以了」、「不要和爸爸講,以免他再出賣你去告狀同學的媽媽!」但,妹妹和她的媽媽報告了霸凌事件,那才真的是與虎謀皮,她媽媽(前妻)當天即會把她聽到的這些八卦全都在幾通電話中告訴其他所有的媽媽們,這樣她就可以和她們有講不完的話題。也就是說,昨天晚上在妹妹因為我和對方母親告狀而爆哭、跟她自己的媽媽視訊的那一瞬間起,前妻就馬上抓起來了這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告訴妹妹,「媽媽才是妳可以相信的人」,以後每天都跟媽媽報告。這一特色我有寫在先前出版的長篇小說中的其中一篇裡。然後據說昨天前妻亦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老師,和老師說了類似的話───爸爸(我)不會處理、爸爸搞砸了。然後也會去和社工說一樣的話,要求以上這些人以後都改為與她聯絡,不需要和爸爸說了。這就是她的厲害。明明我是一片好意,出手保護女兒才去和對方的母親告狀,但現在,可能演變從女兒到所有大人都認為我處置方法不對,而我昨天晚上還沒有察覺前妻在做這些事,直至今天早上才突然想到,而我會察覺也是因為以前的經驗使然,換作是一般人,一輩子都不會察覺的。

今天投入文章後,浮動的情緒稍微穩住,上了文章,還覺得有點恍恍然,原來剛剛我所離開的世界是這麼可怕、這麼複雜、這麼棘手,而且我走到一半,正卡在中間,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離婚生活,不小心做了什麼,又把自己陷入了什麼?妹妹頭暈問題早上還在,下午她又不想去看醫生,在這樣煩惱重重的氣氛出門,今天的陽光很烈,有一種肅殺之氣,那種安靜,好像暴風雨前;我情緒不好,今天妹妹的狀況仍不明,這個時候,我趁機對自己來了一些整理,決定當一個「榜樣」,當個寫文章的人的榜樣,而我的最終,會讓很多寫文章的人羨慕。在我的世界裡,我可以在家裡,我離婚了,享受豐富,誠懇又公開的寫日記,沒有遮掩的誠實,大量的產出,穩定的收入,人生最完美的太陽發生在40幾歲,發生在這個我住的城市、所住的地區。

接到妹妹,帶她上車,她先脫了鞋子,馬上將鞋子丟向前座,我知道她在生氣了。然後,她拔掉口罩,對著後視鏡做了一個超大的微笑,那微笑,就這樣一直維持在那邊,大概有30至50秒,一句話都不說──我看了很心疼,我知道這是心裡很多很多的痛苦所造成的、強迫自己的微笑。接著,她才說,今天真的「很好」,那兩個同學真的完全不理她了,一直瞪她,一有時間就約其他同學到陽台在那邊說悄悄話,然後一邊瞪著她,放學排路隊時,那兩個同學再次出招,故意把我家女兒拖在隊伍最後面讓她無法跟上………我心想,唉,這些人,永遠都是沒辦法自己變好。但今天我還有要事──下午1點,已和他們班導師約好,我先前離婚後已經和老師拜訪過幾次,和老師相談甚歡,這次一直不想驚動老師,沒想到昨晚對方的媽媽竟然自己搶先打電話給老師,然後我前妻也打給老師,我只好去拜訪老師以免老師認為我家女兒總是亂誇張學校發生的事(受對方媽媽之詞所影響)或認為我這個爸爸過於誇張的處理女兒被霸凌一事(被前妻之詞所影響),這實在又是一趟很困難的談話,我車子停在小學校門口,在車內坐了半小時,想了老半天,該怎麼講,後來我想通了,我決定,不特別和老師說任何事,就過去,和老師說「您辛苦了」就好。老師有自己的想法,我再怎麼說,不如都不說,果然,這樣真的很好,和老師一段美好的對話,老師是非常相信妹妹的,他建議妹妹要懂得拒絕不喜歡的同學,他說,只要妹妹發揮在家裡說話的方式的「十分之一」就夠了;老師也問了妹妹和哥哥最近的近況,我們的進步等等──其實社工本來就一直有和老師聯絡,大家都在看我們的進步的。我也感謝老師盡心教孩子,為孩子找來一些有教育意義的日本動漫像棋靈王、工作細胞,還做了時下最流行的鬼滅做為贈品。

下午,我仍然一直處在焦慮中,一想到明天一天妹妹在學校,又不知道會被怎麼對待,就已經感受到妹妹的恐慌,感受到現在她在家吃著你幫她煮的義麵、這些笑聲,都只是今天,明天肯定不一樣。這時候我自己倒有一個體悟──我覺得這件事要給我的概念就是:我要再「狠起來」一點,不怕,因為我的懦弱就和我家女兒一樣,不,應該說我家女兒的懦弱大概全來自於我,我們這種人,必須不必再想太多,操作什麼就直接耍狠就好,不必客氣矣。

最近開始感受,有些我最親愛的朋友,在注意我每天的文字作品了,大家可能也搞不清楚我每天到底寫什麼,搞不清楚我是寫了日記,還是PO了FB貼文,還是電子報,還是都有?(答案是都有,我每天都寫5000字以上,好幾篇的一篇篇發出去呢)。和最親的朋友,要揭露自己,其實是更彆扭、更窘迫的,但,也有另一種好的感覺──當我知道朋友在看,我就覺得自己像片片洋蔥放在加熱的油鍋裡,慢慢變得透明,從透明也覺得更身心如一、裡外如一。

極度不安,一直到晚上,才突然解了───因為,妹妹和她媽媽依約視訊,「報告」今天她的同學如何如何,講了一陣子,突然妹妹又哭得很激烈了!我跑過來,看到她吃力的和電話裡的母親解釋,那兩位同學是怎麼對她的,但好像沒用,然後她只好掉著眼淚的掛上電話。

我問,怎麼了?妹妹大哭,哭完以後她抽抽噎噎的說:「又被媽媽罵了一頓」。我心涼一截,妹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安慰,為何要在此時罵她?罵什麼?她媽媽(前妻)竟說,全班15個女生,妹妹居然找不到一個朋友!?妹妹傷心透頂。然後媽媽開始說另一個女同學與她報告,我們家妹妹在課堂上「找不到人和她分組」。這句話我馬上感到不對,女同學怎會有機會與前妻報告?肯定是前妻昨天第一時間就跑去和另一個媽媽「說八卦」了,這下全班同學都知道了,完全和我昨晚預測的一模一樣,然後,前妻開始懷疑妹妹「真的有被霸凌嗎?」那個女同學轉述,妹妹和霸凌她的兩個同學「開心的吃早餐」,媽媽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兒了,這一點,其實今天妹妹的班導師早已看出,老師看出來妹妹是很勉強地,如妹妹所述的,她如果不和霸凌者一起玩,就會一直被威脅,只好跟著她們玩。

霸凌者或許可以被妹妹擋在「心門」外,不要再被霸凌,但自己的媽媽,也可以擋在心門外嗎?這個,我無法教我女兒,這是她的生命、她的原生家庭。或許,前妻也沒錯,女兒沒有被霸凌成那樣,只是脆弱了一點,但她今晚需要的並不是質疑,更不是大聲責罵。她需要的是有人站在她這邊,靜靜的陪著她──我是一個爸爸,沒辦法替代媽媽缺席的角色,只能盡力的讓她感覺到,她不孤單、她是被愛支持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