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做家事的感覺,就是一有機會就不斷地「多做一點」,想搶些時間下來,等一下就可以少做一些事。不過,就算已經超前提早做某某某,一直在往前衝,可是奇怪,永遠都有事情可以超前先做,於是我又把自己做得滿滿滿,沒有任何休息的時間。家事其實都是千篇一律,但孩子們不能接受一樣的東西,或許只是我自己不希望孩子千篇一律,譬如每天都吃一模一樣的早餐,會讓我覺得他們好可憐。所以身為離婚後獨立撫養孩子的單親爸爸,每天早上都得把自己整死,為兩個孩子做出不同的東西,挑戰很大,早餐弄出來常常十五分鐘後整盤倒進垃圾桶、液體倒進水槽,但今天早上真的好有成就感,因為我周末和你到新咖啡廳吃的那個「普羅吐司」,吃出來裡面有XO醬,昨晚你幫我買好網路上風評最好(也最貴的)李錦記XO醬,500元一小罐,希望一次做出最好吃的味道,不要失敗。今早就這樣在吐司上面塗XO醬,還做實驗,左邊的加起司,右邊的加奶油,一起給哥哥吃,結果他兩片都吃得光光光的,吮手指,身為一個父親,這畫面有多麼讓我欣慰你知道嗎。

今天就是一個完全暗下來的陰天了,妹妹早上說她還在頭暈,我感到不對,她還說昨天睡覺醒來好幾次,流汗醒過來,到底那是什麼?沒發燒也沒有任何症狀,只有非常輕微的拉肚子,只給她吃了醫生開的止暈藥還和維生素B,教她一題數學之後,就讓她帶著忐忑的心去上學了。

在家日子,就是這樣:回到家洗碗,我穿著剛剛外出的衣服,其實我希望一整天都穿著外出的衣服,但夏天實在熱得穿不住,想放開來,所以家事做完,洗好臉,就換上短褲,仍把外出的褲子和襪子留旁邊,需要的時候可以馬上穿上去。白天都在家的人最忌諱穿睡衣,覺得自己都萎靡不振了。儘管我的腦子比上班的時候還要不肯放過自己打混任何一毫秒。

今早看到一則最新消息,紐約時報在疫情期間將疫情相關文章變成免費公開,沒想到吸引了更多訂閱者願意付費去看其他被遮起來的內容,一個季度竟然增加了58萬個付費會員,創下史上最高增速,讓它營收明明廣告收入減少卻總營收反增8%,華爾街非常喜歡這樣的商業模式(訂閱制),非常穩定,讓我又興起了信心,不過,如果我要做這些,把訂閱制做成一家公司這麼大,那,還是得拿別人的內容來,而不再像現在一樣「我自己就是一家報紙」,真的要做這個嗎?拿別人內容來一起做訂閱制,可以讓收入規模化、賣股票賺大錢,我真的不去做嗎?

昨天和妹妹講大便故事,這次講到未來某天在機場,她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叫「Jessissica」,兩個「嘻」,原來是兒時的小學同學呢!而她的妹妹就叫做「Mimichelle」,兩個「咪」,妹妹聽了笑得腰都彎成一個「U」字,趴在浴室地上起不來,我這個爸爸也蠻得意的,和妹妹說的這麼多的精彩故事集再添一部!

今天文章寫出去,一次將上次說要加的「賺更多錢的秘訣」、「某種心理學知識」都加進電子報裡去了,先是一篇以色列心理學研究「誠實」,後面再加上「誠實茶」的行銷活動及創業家的秘辛,然後還是用我之前的套路套上去,還算合理。今天因為這樣寫,帶進來一些新人,但對舊人的效果並不好。忙到下午,好累了,為什麼不想睡個覺呢?因為,現在已只剩兩個小時就要接妹妹,我只是坐著發呆一下、和你聊聊天,又只剩下一個半小時了,再睡個覺,我就一點時間都沒有了,得再等明天或許才會出現空閒,所以,我再次硬把我那個已經降至幽谷深處的那個疲倦的靈魂硬拉回來,手臂痠痠的也讓它痠,眼睛睜大,扳著開關壓在「ON」不准關上,我們來買茶飲料,沒想到───

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我突然被突擊兼「夾擊」!兩個孩子,兩種狀況,我這個離婚後獨力撫養他們的單親爸爸,只有我一人可以面對了,我來決定怎麼處理,也只有我一人處理了。簡單來說,哥哥欺負了別人,妹妹被別人欺負───而兩件事,身為家長的我都很生氣!前者我是對我家哥哥生氣,後者我當然是對那個欺負妹妹的她們班上的同學生氣,但我又得強按下我的憤怒,要自己緩處理、緩處理、緩處理,要用同樣的Composure來處理,這可難了。

首先,是上了國中的哥哥的導師突然打過來,我多希望這次也是哥哥只是向他的老師借手機打來跟我說他要晚點回來,但這次是老師本人的聲音,我心涼了一截,慘了,是什麼事?老師說,這兩個禮拜,哥哥在學校霸凌了兩位女同學,並鼓動全班排擠她們。之前受不了被欺負回擊、忍不住的角色(兒子),現在竟開始變成欺負別人,據說對方家長很生氣,但老師已經處理好,沒想到哥哥仍繼續,於是今天被叫到輔導室談兩小時,被導師記了兩支警告,觀察到學期末若繼續的話就要送出去真的變警告了。老師說,這孩子「很會跟大人講話」,老師講話時候裝個樣子,老師也受不了的說不要只是講一些她想聽的,沒想到我家孩子竟說,如果他不這樣講,老師就會罵他………令老師傻眼。我搖搖頭,那種「寒意」我在婚姻中「領教」了無數次了,前妻本來就很會的,現在變成老師和外人要來感受這種寒意,我到底該怎麼處理?

然後,剛和老師講完電話,我陷入沉默的時候,妹妹上車,沒想到突然爆哭了。她又被班上兩個同學霸凌了,聽了之後,氣憤莫名,我回家仍默然不語,電腦打開,坐在餐桌上寫。是的,我最會寫了,用寫的,我可以充份的且無傷害的去表達──我決定再次和這兩位經常欺負我們家妹妹的媽媽告狀,即便我的女兒哭完後還是求求我不要說,我還是說了:「先前的早餐事件,謝謝媽咪處理,一切真的就OK了,我家女兒也都有吃到她的麵包(鞠躬)。但,那次和媽咪告狀後,也帶來了更大的『副作用』,後來發生幾次其他事,我家女兒很難過,我想和媽咪提起,但,我家女兒拚命的制止我和媽咪『告狀』,我追問為何不說?我家女兒才終於說因為小朋友會一直提醒她『不准告訴你爸爸,不然就要打你』,還真的作勢打了幾次(可能只是揮擊一兩下,不嚴重),但,今天(剛剛)我家女兒回家後爆哭了一小時,看到她那樣子,我真的覺得有必須要讓媽咪知道了。看著她哭腫的雙眼,如果媽咪您看到,應該也不會反對我和您說的。」

我寫了一些字以後,直接切入重點:「今天我家女兒考了91分全班最高分,小朋友聽說考差了(60幾分),四處說我家女兒『作弊』,以致有些同學開始跟著說我家女兒『作弊』。我家女兒回來爆哭,說以後她要考零分,不要再考高分。這件事是我家女兒今天最難過的。最近我家女兒努力的加強複習,愈考愈好,但她剛剛說明天不想去上學了,不想再考試了。我剛剛安撫了她,盼能讓她恢復動力。另,今天剛好我家女兒玩的時候踩到青苔滑了一跤,整個人坐在地上,衣服弄髒了,起來後,小朋友不斷的嘲笑她衣服髒。我現在猛力泡衣服,不確定是否真能洗乾淨(若媽咪有妙方的話也請幫幫我呵),我家女兒已經說她後天不敢穿這件運動服去上學,不然會被笑。還有,小朋友最近常向我家女兒借筆不還(媽咪可以看一下她們鉛筆袋是否有多出來的、家裡沒有的筆),或進行『交換筆』其實是拿走同學好的筆、給同學壞的筆。我已經去誠品買了幾次,想說只要有『源源不絕的新筆』就沒事了?但,今天小朋友再次將我家女兒的筆甩來甩去,丟到斷水(大約是這樣,但我現在不敢和我家女兒再求證,我只轉述我略略聽到的)………寫到這裡我也覺得好笑,大人的世界筆可以再買一枝,但對孩子來說那支筆的斷水或沒水可能是心如刀割的痛,唉。此外,小朋友在說話上向來比較直率一點,比方說今天我給我家女兒的麵包她們直接嫌『看起來好噁心』或先前請我家女兒幫忙畫圖畫完直接說『你畫得好爛!』。孩子們對於『老師』等長輩的稱呼也經常不太尊重,比方說『才不理那個男的』。孩子是無心的,但聽在其他孩子耳裡可能像針刺一樣,最後也把那句話學起來互相傷害。」我繼續寫道:「因為我家女兒是班上最小的,小朋友是第二、第三小的,我只是想說媽咪可以導引她們,她們是很有緣份的好姐妹的!我常和我家女兒說『未來故事』,總是說到長大某一天在路上遇見小朋友,很高興可以重拾小學情誼,以後搞不好還一起創業什麼的。小時候打架,長大可能都是莫逆之交───但因為今天已經到了我家女兒情緒上的『高峰』,我決定今天不再問她意見了,和媽咪直接說明以上。不急著明天,但盼媽咪能撥空灌輸兩個孩子一些適時的制止,讓她們可以一起擁有美好童年回憶。」

傍晚過後,妹妹睡了一覺起來,大發脾氣,到書桌邊還一直猛力的踹她的書包,我知道她真的在學校受到很多「事」,更堅定了我一定要解決這件事的決心,隨後她平復了,和我有說有笑,我又突然感到好「愧疚」───其實我心裡好緊張,不知道那個霸凌者的媽媽現在正在怎麼處理?又不知道明天那兩個女同學會怎麼對付我家女兒?老師呢,會捲進來嗎?而,我家女兒至今仍不知道這件事,我等於背叛了我的女兒,做了這件讓她會非常恐懼的事(去告狀),她今天的平和,是因為她還不知道明天即將來的滔天巨浪………哎!老天!我到底該怎麼做啊!要我這個爸爸強悍起來,我可以,但我好怕我一個人無法為女兒擋住所有的鬼風和邪浪。

而哥哥回家後,倒出我意料之外。他自己先走到我的房間,和我主動「報告」了「今天發生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然後他很誠懇的跟我說,他已經知道錯了。而我看了他寫的悔過書,以及前兩天他不讓我看的聯絡簿上面的記事,我覺得天啊他的作文寫得真不錯,如老師說的,很會想大人的心,用的都是大人的辭彙,且從大人標準來看已經寫得比大人還要有智慧的、去為自己所做的霸凌之事表達一段極為有感的歉意,且,還在文中不時的將責任推給他人(強調是他人先主動、被霸凌者自己也有問題),讓自己從主謀退居旁觀者角色,我興歎,這樣的「能力」,到底我是該高興還是害怕?害怕之後,是否終將為這孩子感到希望無窮?今晚我仍一樣,寫了幾張毛筆字,貼在他們桌前,讓他們思考一下。我心情平穩,這是一個爸爸(我)的命運,我來面對,也因此只有我可以享受、體驗那個面對。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