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夢到公司那邊派來好幾個董事,正要開一場晚間的重要會議,助理來幫忙處理,我這個執行長沒被邀請,被禮貌地送出去,我感覺害怕又深深的無奈,下一個夢就來到一個大又擠的遊樂場,國際美食比賽,有個來自土耳其的超大團隊,每人負責煮一個動作,一字排開每人動作都不一樣,好多好多遊客圍觀……孩子和前妻都在,但我仍是自己一人,午後快要下雨的濕味,自己先去領車、先離開了。

今天是離婚後的第一個母親節,我才突然懂了一件事──老朋友寄來一箱清潔用品,裡面附一張小字條寫「父代母職,辛苦了」,原來是在祝我這個必須獨力照顧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母親節快樂」啦!我之所以想到,是因為早上另一朋友寫訊過來,是一張「母親節快樂」貼圖,她也是寫「父代母職,祝你母親節快樂」,才意識到原來我被祝福了呢!然後從這邊想到一件事───以後的「父」與「母」角色愈來愈混合,兩性平等,有天「母親節」會改名字,改成「孩子照護者之節」,任何照顧孩子的,都可以參與,而父親節可能就變成了「外面工作者之節」,只要在外工作的都可以過這個,有一天,我們人類在家庭內的「角色」(如「爸爸」)可能一一跟著退役,沒有稱謂了。

一位朋友不約而同提出將母親節改為「母性節」,有天母親節不再只謝謝母親,代表一種柔性的、感念在家養育孩子之艱辛的節日。同樣道理,父親節也不是父親節,而代表一種感謝平常無法照顧孩子、在外工作且常常被忽略的那個辛勞的人(可能是爸爸,也可能是媽媽)。而目前「母親節」已很有人在慶祝,大家都很有感覺的在這一天感謝那位在家默默付出一生奉獻的那個人,但「父親節」卻相對是比較小的節日。今天和你討論時,覺得反而應該「揚」的是那個「父親節」,讓這個「在外辛苦、卻疏於經營在家情感者」也得到祝福,甚至更大的祝福,為何父親節一直得不到這樣祝福?因為它的「代言人」錯了。我和你有了一個點子──我們今年來搞一個特別的代言人活動,利用我們去年已操作熟悉的馬克杯,來辦一場別開生面的,最後可以吸引一群我們要的特殊人士,對我要出的書之推廣極有幫助。

爸爸志業我繼續進行一點點,今天為6月要辦的活動寫了一份關於「ACEs」的文案。我已經脫離了離婚苦楚,但對看不見孩子的爸爸們仍想伸手幫助──「父母離婚,影響最大的是誰?十個有九個半都會回答『孩子』。而最痛苦的是,明明知道孩子會有陰影,卻還「不得不」的一直一直的灌給孩子陰影。親眼看到自己深愛的孩子,在大人吵架後爆哭,行為出問題,被另一半逼著說謊、表達忠誠,再被逼上法院回答『爸爸媽媽你比較愛誰』,這些畫面,對各位父母都是割肉之痛!於是,更多更多的怨偶,還佇在那邊不敢離婚,完全就是害怕著孩子「會有陰影」。這些已進入離婚程序,至今還在訴訟,或早就被離間而看不見小孩的,心裡最心心念念的,不是自己親離子散的思念之苦,而是『孩子會不會受傷?』。而,孩子真的會受傷嗎?答案是,會。絕對會。最近很多心理學家在談的一個字『ACE』(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不愉快童年經歷),起源自1990年代的美國醫師的研究,面對1萬7千名對象探討他們童年時代的各種不愉快經驗與成人時期的健康與否的關連性,結果非常驚人。當時研究對象已是相對高學歷的中產階級白人,卻仍有接近3分之2的受訪者表達『童年有傷』,而這些長大的孩子比別人更容易得憂鬱症,且易肥胖、高血壓、糖尿病、罹癌機率高、平均壽命較短……。」

早上我們先走路到南港河邊,那是此城最東邊的河彎處,南港的最新住宅的集中地。從我們住處走過去得跨一條很寬的馬路,然而早上十點鐘氣溫已高,太陽在頭頂上,舉步難行,好像賭城拉斯維加斯,明明樓房都在眼前卻怎樣也走不到。你幫我撐著陽傘,走到了那間新咖啡館,裡頭冷氣好沁涼,坐在你愛的吧台──今早我記下了,以後的家你要這樣一片大玻璃和吧台,你也想去賭城拉斯維加斯及大峽谷露營過夜。然後我們搭捷運,像孩子一樣跳到第一車,看著車身噱著鐵軌往前滑,我們找到全台北市最後一個還沒有逛過的購物商城──以前的內湖德安百貨,現在捷運內湖站共構的Citylink。以前的百貨現在變成了住宅大樓,百貨只剩旁邊獨立一棟兩層樓的建築,我們像著了魔似的,重複進入同個2樓入口大概五六次,第二次終於買了一個厚餅,雖然今天仍是「零確診」,我們仍很小心,吃了滷味、杏仁冰,最後落腳在最新的日本書店的附設飲料店「茶屋」。內湖組成人口打扮乾淨入時,但可惜這地方沒辦法像其他商城那麼寬敞。

突想到,準備要進入新的一週了,我週末到底做了什麼?沒。沒做。週末的昨天一直在休息、一直在休息,好的,腦子被休息得變得非常的清楚了,但下午還是「沒電」了,那,休息到底有什麼用?沒辦法讓我想出新的東西,下午坐在這裡,拼命趕快的趕進度,拼命的想、拚命的想,到底怎樣讓孩子們加快速度──針對繪畫部分,我想到「11月來辦畫展」,這應該是最能掌控(實體比較容易掌控)的最大夢想了,我們設立一個天上的超大目標,讓孩子可以在那天之前、趕快加速做出作品,而產出之作品,每個作品本身也都有自己一個特殊的機會。那麼,日文呢?

在「茶屋」,我們坐到最好的位子,可以看到全茶屋裡的人,好舒服的看,就又睏了,撐著手睡,不舒服。你建議去走一走,找一本書回來看,這建議很好,我才剛開始走到書櫃,經過一張坐滿八個人的高腳書桌,突然間,最靠近我的一名年輕女子「啊」慘叫一聲,原來是她坐回高腳椅沒坐好,高腳椅子倒了,她整個人倒到地上。我剛好站旁邊,其他人反而看著我,好像是我把她推倒一樣。尤其那女子對面的大嬸,看我的眼神非常魯莽且不耐煩,我愣住,感受到不友善,站在那邊不理睬,讓女子自己慢慢的起來。我繼續再逛了一圈,回來後那桌子已恢復原樣,八個人坐得好好的,那女子仍在原位,只是她站著不坐了───這場奇遇提醒了我,做事業,全力的去搞,不必太客氣。

最後,覺得不夠,不想回家,繼續往大湖公園方向散步。這公園從小到現在,二層樓的涼亭,弟弟小時候比著寶劍留下一張照片,我今天也比了一下,站那邊拍張照給全家人看。這邊好幾種不同的鳥類,有一種夜鷺體型特大,眼睛紅色的,總是選最角落、最靠近大湖的石柱,佔在上面,動也不動,我們兩個就跟牠坐在一起聊天。

我無法思考,只能透過和你聊天來激盪,我不管了,這下午一定得想出個什麼來,於是我開始喃喃自語,你也願意幫我建議,感覺真好,這一段路我們兩人一起腦內風暴brainstorming,互丟問題,這時候我們經過「原香居」,巧遇了我和你提過很多次、我羨慕的那對夫妻,住在很高的山上,感情很好,一起帶他們兩個孩子來上學。我和他們真有緣分,居然這樣走過去也會碰到,爸爸在窗邊和客戶聊天,媽媽在櫃檯後面招呼小朋友們寫作業,對他們來說這是日常,對我來說,從沒見過這麼幸福安靜的畫面。

要怎麼成長,我也想出來了,接下來就努力的、這個月繼續往目標前進就好,五月只剩三個星期,每星期進度應該多少人我都算出來了,不一定可以達到,但不是不可能──我需要多的東西可能是:一、某種成功賺錢的案例拆解,二、某種讓心裡更強韌、站起來的特殊方法拆解。

今天,孩子再次提早回家了,明明是母親節,探視的母親卻沒有和孩子待到原本預計的6點,兩個孩子就先回到無人的家,我連忙趕回,感覺他們很喜歡這個家,很愉快的吹冷氣、點外送、看「和風總本家」。哥哥將週五要去學校的英文課的甜點試做了,妹妹也來玩切菜,好愉快的;哥哥認真做作業,妹妹也是。後來,哥哥的甜點「毒蘋果」做失敗,半夜叫家樂福外送改做「蘇打餅乾包融化的熊熊軟糖」,蠻成功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