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是晴,天氣無限大好,心情無限大好,冷氣開到最冷,家裡像冰箱裡,孩子非常開心的和家教老師學日文,小白板上面寫著「ひこうき」,正在玩吊死鬼,妹妹和哥哥兩人都有好幾個「正」字在上面,這比賽顯然正勢均力敵;五十音都還沒有學完的他們,看樣子在單字上已有些進步。看孩子這麼開心,確實的學習,我覺得更無比的開心了。這真的是在做對的事,一瞬間,我們一起將日文老師和電腦繪圖老師建立起來,一瞬間,孩子的人生就被我們種下了兩顆強力的種子。

早上寫完日記我就開始回覆VIP夥伴寫來的信,最近有兩位特別奮力,一位是溫泉體驗,一位是書法體驗,兩人非常有希望,長篇大論的詢問,我特別的留到今天好好的回覆,但我卻突然發現,因為咖啡的關係,思考變得不太深刻,沒辦法寫得很深入;修了幾次,卡卡的,不若前幾天回覆其他人這麼帥氣。有可能是因為,走到深處,越來越作繭自縛,必須待在前面幾封信所設置的框框內,可是我偏喜歡海闊天空的自由發想,那是我實力最驚人的時候,我最適合的還是每天沒有主題、自由推出新點子,而這也正是我現在電子報每天都在做的事。

疫情帶來的影響,一開始還不習慣戴口罩、不習慣被關在家裡的,一旦養成習慣,得花很久時間才能拿開這個陰影;很久很久以後,都會繼續的口罩戴緊緊的,不敢到任何眾人群聚處。今天中午,天氣這麼的熱,疫情暫時掛零好幾天了,還真想出去吃個飯,但全家人一起的話,還是關在冷氣家裡是比較安心的。你回到老家,帶著你新研發出來的拿手好菜──煎炒櫛瓜、乾煎杏鮑菇,一切和你在我們家這邊做的20幾次一樣的材料、一樣的煎法,沒想到因為鍋子不同、火侯不同,兩道做出來都偏濕,濕了就不脆、不活跳了。原本的王牌好菜很可惜,輸給了紙盤上的披薩,多了一個理由順道邀請全家人一起來到我們住的城市東邊。

披薩還是最美好的,別小看這東西,這麼大的盤子,沒有人可以在家裡自己做得出來,價格不貴,吃起來只會想起上一次或上上一次,同樣的幸福又美好的回憶。兩大片的Pizza和一盒拼盤,我因為不吃澱粉又不吃葷,一口都不能吃,但連我都還記得那種愉悅的美好。好好玩喔,好喜歡和大家聊天,我們帶兩大袋衣服離開,因為你家中的小姪女長太快。這是另一個更愉悅的美好,被大人們包圍呵護著的、家裡唯一孩子,全家人看著她長大,她也怡然的接受著全家人無償的愛,變成一個怡然的生命。每次看到你的小姪女就覺得她好幸福,而當她身邊的一家人也都好幸福呢。

回家,真的累了,原本要搭公車繼續走走這城市,沒力氣,只有力氣坐上計程車,一路睡,從西邊到東邊直到上了東邊最後一座橋才醒來,睡太熟了,醒來還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回到家,原本還想走出來走走這城市,結果連門都走不出去,大概是一整週的疲倦,像麵粉一樣的整包壓上來,又開始睡了,把剩下的傍晚都睡完了,我們的休閒機會只剩晚餐了,沒想到,肚子太餓,餓到沒辦法走太遠,原本想去吃全城唯一的「炒滷味」(上網找「炒滷味」,出來的前面幾個選項都是「72牛肉麵」,它是我上次走路不小心遇見的濟南路牛肉麵,進去又不小心點到的熱炒滷味。此後我從未在街上再遇到其他家炒滷味,難怪,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東西,只是炒滷味是葷的,裡面很多去不掉的肉……)但今晚我們走不遠了,你拉我到隔壁的素食滷味,它至少撐了半年了,還在,表示素食還真有市場。我向老闆建議可不可以拿剛剛他炒烏龍麵的方式來炒這個滷味呢?老闆看起來就是很自負,對我這建議,連回答都沒回答了。

對於建議,我必須好好的關注──關於正在進行中的訂閱實驗,我現在仍堅持用比較「豪華」的方式面對我的訂閱戶,其實早就應該拉成兩條線,一條是「看完整版就好」,一條是「密集的互動」,但我現在把每一個人都當作後面的,收的卻是前面的月費,每個人我都非常詳細、非常詳細的回答。今早後來對兩位讀者的回覆,花了很多時間,多到不成比例;我目前還在一個不商業的思考中,沒辦法和夥伴們說清楚明白我的服務不能這麼多。每個讀者來信的回饋,我也都化為思考的話題,怎樣讓讀者得到更好的,讓大家讀得開心,我也會更成功的。

晚上,孩子突然間又要「提早回來」,我們趕緊從旁邊回到家進駐。為什麼現在每次媽媽探視,孩子都要求早點回家呢,看來,距離我可漂泊四處、四處寫作流浪,像村上春樹住到義大利的夢想,大概暫時是無法實現而且還「越來越遠」了。我算了一下,我真的算一下,哥哥上大學,我是49歲,妹妹也上大學,我51歲,我已是現代同學之中較早結婚的人,已夠幸運,但,還是要這麼久。50歲的我還會有力氣環遊世界嗎。

晚上看《婚姻故事》The Marriage Story電影,出版社總編推薦我看的,對一個離過婚的人來說,這部電影會馬上呈現一種和其他電影全然不同的感覺,於是,這是我看電影的第一次,明明已經看了三分之一了,卻還沒耐心靜靜的看完,勉勉強強的撐著看,仍一直對劇情進入不了,心裡有一千隻小手在排拒著它,NO,不要再看了,不要再看了……和你要求可否電影快轉到後面(你之前就已經看過這電影了)。到底發生什麼事?離婚是這麼恐怖的過程,雙方找律師,為了贏,愈想辦法把對方講成魔鬼,某日走路往下晃就說她酗酒,且男方只是好意讓女方帶小孩來加州暫住卻從此就得飛來飛去在加州打官司不然就會失去孩子監護權,這些,都是離婚的人太熟悉的戲碼,但,卻是沒離過婚或沒結過婚的人覺得「哇,好精采!」的電影素材;對後者來說這電影高潮迭起猶如懸疑片,對離婚的人來說這電影卻不斷的刺到那非常非常深的無力、無助、無奈,是會咬人還吃進去遲遲不吐出來的劇痛。

一邊看我一邊在想,總編到底要我領悟什麼呢?後來,快轉到了她所提的那一幕,男女雙方在男方在LA新租的公寓,對罵,最後男人罵到最後,崩潰的哭了。我還在想這個畫面,和預訂書名之間的關係,以及我這個作者應該表達出什麼角色──我還一直在想。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