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回舊家開車,以便下午有車可接送小孩,拿了車就先開車出去一下,只是去加了油,這小段路,關在一兩坪大的且必須低坐的小小冷氣房(車廂)裡,就是一個很令人期待的晨間小確幸(儘管並沒有咖啡因)。如果好幾天沒開車,生命一切就會變得慌亂,淺淺的略過,不深刻,唯有坐進了車子,步調才可以突然慢了下,靜了下,也乾淨了、純淨了下。所以以後必須定期,最好,在車廂裡待一段時間,一個人的待著,這就是離婚後獨力照顧兩個小孩每天東衝西跑的單親爸爸,重新充電的好方法。

重新充電後,仔細看昨天轉換的這些客戶,發現那些都是我的老讀者。昨天看錯了,事實上,轉換率並不高,點擊率又低,那些非常好奇的網友,進來後的確瘋狂開信(開信率維持高昂),但接下來他們什麼都不做,換句話說這些新名單的效率可能是差的。或者,可能還得再「養」一陣子,取得更好的信任度,才能繼續再深入一點點。今天又到了星期五,又有一些空白時間讓我重整大方向,不只事業,還包括孩子。現在給孩子上日文家教課、電腦繪圖家教課,我覺得成效還行,尤其電腦繪圖,他們竟已學會向量圖,學會電繪板手繪,也會改圖了,還會換成水彩畫筆,老師教得不錯,接下來,該怎樣「加速」讓他們進入天才少年的自動化模式,而不像一般補習班悠閒亂做做?畢竟,這種創造的東西,可以在年紀輕的時候就非常可觀。或許我研究一下有沒有什麼比賽,但比賽很有壓力且無趣,所以傍晚我興致一起,和兩個孩子宣佈一個瘋狂的點子───11月12日今年,我們在10月16日看完鬼滅之刃電影後就在當天舉辦一場「畫展」,哥哥有6個空位,妹妹有6個空位,你說要展什麼?無畫可展對不對?沒錯,那,就從現在開始努力產生六張圖啊!當場還可以賣掉這些畫。哥哥和妹妹在車後座慘叫,但我從哥哥語氣聽到一絲絲的興奮與期待,嗯,有效了嗎?

這三天開始喝茶,果然更累,只是累的方式不一樣。以前覺得累,但不至睏,只是無法思考;現在是可以思考,想得很快,腦筋轉得很快,但一靜下來眼睛就想閉上、一閉上就可以立刻昏迷入睡。下午終於和你一起出門,「週末前」的娛閒,出發的時候,烏雲密布,午後雨欲來,含在那邊,一直沒下;你下車搬東西,我在車上等就馬上睡著;你去買珍珠奶茶,我也差點睡著。然後來校門口接妹妹,我就大剌剌地睡了,只有10分鐘不到,覺得一直睡不好,直到約莫10分鐘後才感覺到剛睡飽以及新的茶飲料入注大量的精神到身體,讓現在變得非常的舒服,但是如果有機會讓我靜,我還是會睡的。而現在茶中毒只到中度而已,等到重度後,我知道,那會是永遠都睡不飽的──盡量別再那樣了,拜託。

妹妹放學,兩份茶的咖啡因和兩次睡午覺的飽足,我思緒乾乾淨淨的瀝出了一條一條,妹妹也是週五心情,吱吱喳喳的說不完的話,高興的說同學把爸比我給的豆沙鍋餅吃了一些,她們都說真的超好吃的。妹妹自己也覺得超好吃。你一起,我們到家旁的購物中心,這時候沒人,但所有的商家都開張營業,大家心情都很好,孩子非常喜歡你。這方面真的讓我覺得,一切都好了嗎,我的人生一切都要好了嗎。

續讀《顛倒的民國》,其實我已經看完了,中間跳過一些章節都是一些我比較沒興趣的後清歷史人物,其中一個就是「左宗棠」,我不太感興趣他那些對回民的屠殺,不過,今天回來看這篇,他開頭就寫「『左宗棠雞』和左宗棠一點關係都沒有」,讓我有了興趣,因為我早就知道這故事──左宗棠雞的發明人彭長貴先生及其後代家人,和我住在同一棟南港的住宅,彭先生已90幾歲,不知過世了否,當了他們好幾年鄰居,看著他把彭園從小餐廳(可能經過投資)到現在的大型婚宴會館,我在想,一個彭長貴先生,多年前是宴請美國某上將的國宴主廚,就這樣把這一道他發明的菜,傳至美國華人社會,造成很多華人餐館都開始有一道「左宗棠雞」,此書寫得好,全美國最出名的華人歷史人物既非孫中山、蔣介石也非毛澤東,不是李鴻章也不是慈禧太后,而是──「左宗棠」,就因為左宗棠雞。為了尋找這個「General Zuo」是誰,美國紐約時報之類的還拍了一部紀錄片,然後就找到了台灣的彭長貴。彭的感受到底是什麼?肯定是很好的感受,因為當了廚師,竟然可以在歷史上留名、留下了這麼一道神奇爆紅的發明;我更莞爾,那「左宗棠」本人的感受,又會是什麼?身為一般美國人都知道的人,卻不知道他是誰,左宗棠若有鬼魂,是否很開心他如此出名?是否又傷心,他一輩子的功勳,變成一道菜,而左將軍本人,或許還不見得敢吃辣呢!

可見,要被世界歷史「記得」,以華人來看,大概只能靠吃的。大家可能根本誤解左將軍是蒙古的大元帥還是民國的軍閥,只知道它是一道菜,這樣就夠了。我讀了左宗棠的故事,原來他是將清朝版圖往「新疆」佔據的西域將軍,幫中國領土成長了20%以上,有人說他是百年來最偉大的將軍,畢竟有什麼戰功比「增加大量領土」更直接的呢。但再怎麼了不起的領土,又有什麼比「味蕾」再更直接的呢!?左宗棠雞爆紅華人世界,我今天和你聊天的時候,整理出來,要留在歷史,重要的是兩件事情:Replication and Preservation,能夠不斷地無限制的自我拷貝出去,其實就可以保留這些資訊存留在人類之中,永遠不斷;事實上,它是Preservation by Replication,只要拷貝很快,那每一段存在的生命就不需那麼長。就像螞蟻,每隻的生命不必長,只要足夠在死前將自己拷貝出去幾百份就可以永遠留在世上了。

離婚之後,我覺得我得到最多的就是「回到真誠」,和你,發展的方式就是真誠二字,你喜歡我什麼都說、什麼都講,而我都對一群耐心但陌生的讀者這樣子的公開披露每天日記,對你當然更可以毫無保留。真誠的感覺極好,讓我好像回到一個誠實的孩子,心裡清清澈澈的,沒有任何醜要遮、或秘密要擋,因此每天可以過得坦蕩蕩的毫無所懼。在這人世間,如果知道肉體無法永恆,那還有什麼好假惺惺的呢──這感覺真是很好的,當我手機擺在這邊,孩子想看,就去看;你想看,就去看。我的網站,我的印章,我的身分證,我的銀行帳單,我的所有,好像都很自在、都很自在。不過你笑,這兩天關於「我對廚房的負面觀感」一事,好像避而不答,開始有所保留,我說,不,其實是因為如果我把內心話真講出來,會傷害到你。我對「廚房是一個魔性之處」已有了基本論述,藏在心裡,我不敢也不願再寫得太清楚,就讓我慢慢地觀察好了。

今晚,我的另一大半的家人,來到了新家一起慶祝母親節。從前永遠覺得這種家庭聚會好短,總希望拉長一點,一個小時根本就不夠,但現在,有一種穩定感──我們這些家人,可有「一輩子的時間來相處」,一輩子。就算我先離世了,剩下的家人也是有他們一輩子的時間互相照顧相處,不會分離的,這樣,今天就算只有半個小時切個蛋糕大家哈啦哈啦的相處,也真的就夠了───家人本來就該這樣不是嗎?為什麼以前還在那13年的婚姻中,我一直有個陰影在擔心「有一天這家會破碎,孩子對祖父母(我爸媽)沒有感情」?原來,是前妻一直有這樣的打算,經常和孩子「離間」我這邊的家人,之前我當沒看到,努力和諧、努力拉在一起,習慣成自然,竟也不再察覺它有多荒謬。今中午和我的貴人視訊聊天,和他聊的就是現在做的文字實驗,還有就是「離婚」。離婚永遠是大家最感興趣的話題,我說了不少,長輩人聽得很仔細。

晚上和兩個孩子一起看Netflix上面的鬼滅 之刃,從第一季第23季一路看到第26季,第一季完結,很多主角練功和變更強的戲,對孩子應有志氣上的幫助,我甚至在想,我訓練新一代在家工作者,或許也應該採這種學徒制,拿學習「過程」本身。來寫出它美的一面。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