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在mr6.com寫的「熱情經濟」一文產生頗大回響,打中的人不多,但打中皆為知識份子或對自己未來頗有打算的,那篇文章的關鍵是我自己愈寫愈興奮,原本只是一篇分享,愈寫愈像是一篇「呼籲」,那就是Mr. 6的原味──它已不是知識,而是亢奮中的知識,是煽動性甚高的知識。今天我再寫一篇《DTC電商創業你一人就可以開一家,小人物靠專注力短時間取代知名大咖》,不過,一貼出去就知道了,效果不好,但願自己慢慢從摸索中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調息。

為了這篇公開文,今天到10點還沒開始寫電子報,比昨天還晚,中間大概有五次被打斷,為什麼?為了「打螞蟻」。看到小螞蟻出現在書桌,就去拿肥皂水沾衛生紙,清除牠們的步跡,清除時又不巧撞見另一隻螞蟻,得又回去對那個地方再抹上同樣的肥皂水,抹完,終於回到正事,又不小心瞄到一個黑點在牆壁上面扭來動去,確認標的物,又得重複一次以上的動作。

我可能需要一種新的「哲學」──有螞蟻又怎樣?打死表面的十隻,底下可能有一百隻。學會欣賞那些沒螞蟻的白色牆壁,而不是四處用眼睛找螞蟻去證明這裡真的還有螞蟻。

經你提醒,才知道今天要上網去網路銀行放行,唔,不是才剛放行嗎?原來,今天是每月五日,要「發薪水」了。什麼?又要發薪了?時間怎麼過得如此之快,並沒有因為我忙碌寫作而慈悲的稍稍慢下?還好,我的確在每天飛快的時間中塞進了事,每天一定會做一些事,時間過得猛快,我也每天猛發飛彈,肯定打中了什麼,至少從沒打中什麼去自然的學習到什麼。今天我同樣照之前的方式寫,文字產量很高,公開文章寫了,電子報寫了,電子報裡的小說也寫了,我覺得這次寫得比昨天還好(可惜寄第二份名單它變亂碼,但寄第一份名單它是正常的),而且有些想辦法延續之前成功的地方,但,網路就是這樣子,以為已經延續,卻一落千丈,之前的信心都一起跌掉了。沒有關係,我也不給自己再一次機會,嘗試到這樣已夠,趕快整理一下到底確定是什麼地方成功,我只繼續成功的地方,其他的全部忘掉,重新開創。

重新立定方向。對一個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小孩的單親爸爸來說,由於哪裡都去不了,不可能旅行,不可能上班,不可能走出門,所以,重點還是「財務」。這個家,財務的目標得先達成,其他的,後面都還有時間;反之,財務的目標沒達成,什麼樣的成功都令我坐立不安。所以,我接下來這週打算提高單價,加速達成目標,為了這樣,再次考慮做企業客戶。

然而,今天後半段所發生的事,又叫我醒了一點──不行,我不應該做企業客戶,因為,我只有讓自己進入「輕鬆」,才對得起自己。我沒必要幫大家賺這麼多錢,最後沒有幫自己留下任何,只留一個又病又痛又虛的身體,還有滿懷悔恨的遺憾這個沒做、那個沒做的。他們浪費一生去搞這些manipulation,但我的一生不值得扛這麼高的財務負擔。因此我堅持站在To-C。

寫完文章已經下午一點多,好累,但今天不一樣,因為我又開始喝茶了,所以再累,只要一想到下午有茶可以喝,心裡就先注入一劑虛擬咖啡因了,然後等到下午真的要喝茶的時候,要點什麼?我和你來到旁邊購物中心,決定還是喝路易莎的抹茶牛奶冰沙,你讓我去點,你自己到全聯超市,我拿著抹茶、掀開口罩吸著吸著,瞄到你的全聯購物車已火速裝滿了食材,太厲害了。今天身體很舒服,胃只剩一點點灼痛,心臟則完全OK,走一圈,火速完成,沒想到買了雞蛋糕給女兒吃卻留在那邊沒帶,我們大笑。後來還想辦法找到那裡的電話,打電話去跟老闆請他們自己吃掉或送給客人試吃吧。老闆很驚喜。

下午社工來家裡訪談,蠻感動的,在這麼一段時間後,Everything’s come together,原本是仇視的、擔憂的、敵對的、彼此懷疑的,現在居然是溫暖之至。上次社工來到這個家,我們才剛搬來、百廢待舉,而今,大門一開,走入就被舒服的冷氣包圍,我看到自己家的大理石地板乾乾淨淨得像鏡子,社工阿姨好像也愣了一下,然後秀給社工參觀我最自豪的「國中生語錄牆」,說明我為何給哥哥和妹妹這些文字。最特別的是,你也在!你在廚房,正煮飯給孩子吃,今天是你的廚藝時間,孩子們不必天天吃我這個新手爸廚的新手菜,是孩子的福氣。社工和你打了招呼……我想,社工輔導過這麼多破碎的家庭,有哪個家庭和我們家一樣,可以這麼快的從碎片中拼起來呢?今天的情景,和九個月前剛離婚時「everything is falling apart」對比,我真的是很幸運的。或許,我本來就該這麼幸運的,一生中做得最對的事就是「離婚」,離婚讓所有事情碎成一地,然後,「我」才能回來,「你」也才能加入。我們本來就應該是那樣的人的,是婚姻的「穢氣」變質了我,當我失去了婚姻,自然而然就回到原本的「我」,也再次開始享有原本的我該有的運氣了。

面對怎麼打都打不完的螞蟻的確叫人沮喪,但,好消息是,牠們是會「動」的。當我站在那邊,看著一塊地方,牠們自己會告訴我牠們在哪裡,然後,藉由打牠們,我也趁機可以東擦擦、西抹抹,都要謝謝牠們的導引,讓我把家裡的灰塵順便擦一遍。然後也讓我和孩子們多一個樂趣──他們鬼叫,有螞蟻!我這個爸比就是救火隊,趕來解決。

但社工走了之後,妹妹突然和我透露一個「大秘密」,令我嚇到背脊發涼──她說,上個星期哥哥和同學去看電影,其實他並不是依他說的、去我們家旁邊的Citylink看,而是去「西門町」,而且也不是照他形容得老半天的,和兩個男生一個女生去看(且另一男生還帶著他的父母一起,突然說要看電影,電影也是那個男生推薦的……哥哥花很多篇幅講這個故事),而是和「三個女生」一起看電影。這是妹妹偷聽到哥哥在和他媽咪對話的,好,聽到這裡,我相當驚訝,哥哥說謊的功力及時機性(沒有必要的說謊,卻說這麼大的謊)讓我非常非常的警覺。

更恐怖的來了──孩子的媽媽聽見哥哥這樣偷偷和她說秘密,她也馬上回覆:「不要和你爸爸說這件事。」並且要偷聽到此秘密的妹妹也一起守密,不要說給爸爸(我)聽。這部份讓我整個害怕到發抖──一個大說謊家,一個習慣性沒必要的時候說謊的人,就是這樣養成的。我曾經多次聽前妻的媽媽對前妻說:「這個不要和你老貝(爸爸)說。我們『自己』知道就好。」結婚後沒多久,我就發現前妻有習慣性說謊。

但,到底為何要說謊?兒子去哪看電影、和誰一起看電影,我既不會罵,也不會叨念,那,為何要這樣子?舉例,前妻在婚姻中經常嗆,「其實她有太多秘密我還不知道」,試想,有誰會拿「我有秘密,你不知道,哈哈」掛在嘴上?我只能分析,那是一種「快感」、一種「樂趣」──看你被我所描繪的那個幾近真實的「假故事」給耍得團團轉,就是一種變態的樂趣了,然後,也是一種小團體的概念──媽媽從中得到莫大安慰,一個沒和她一起住的兒子,心卻完全在她這邊,因為,兒子對爸爸(沒必要的情況下)說謊,卻和媽媽吐實,媽媽也表達了支持,繼續說謊下去,媽媽支持你。換句話說,謊言,變成了表達忠誠、結交私黨的「信物」。

於是,當我覺得how things can get so good之後,我又馬上陷入了how things can get so much worse的困頓當中。那股恐懼就像家裡四處冒出的螞蟻,不多,但四處都有,爬滿我的腦子,令我頭皮發麻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間哥哥電話來了,和我說他要回家,請我去樓下接他,我嚇到出汗──當時你還在廚房煮著今晚想給孩子吃的東西,但我又悲觀起來了──用愛灌溉可以更美好?我卻被那鍋鏟聲弄得神經刺激、極其煩躁,覺得沒必要,想的只是如何在心理上,再準備一副厚厚的龜殼,必要的時候把自己包進去?

不過,哥哥回到家,哥哥、妹妹、你、我,又馬上溫暖了我──孩子已經不一樣了。那些都是從13年婚姻中孩子承襲的過往,我已經在改變它了,用愛灌溉,我們已經在路上了。別氣餒,才離婚9個月哪,等到18個月、27個月……孩子會變得不得了的棒的。

晚上再和哥哥妹妹一起看Netflix上面的鬼滅之刃,今晚是我參與最久的一次,我們從第17集開始看,經過最精彩的(有炭治郎之歌)的第19集,極為感動,然後看到22集吧。我終於確認鬼滅之刃整個就是在講「家庭」的概念,是家庭的各種悲美,對孩子來說應該有些觸動,唯有了解到有可能會出現這些家庭的悲美故事,才能真正的珍惜我們一般人類目前所擁有的家庭。看似平凡的手足,原來是這麼重要的同伴;感到辛苦的師徒或父子關係,原來都是愛的原型。當我們因為鬼滅之刃的劇情而感動到發抖的時候,順便也對現實真實的世界更有動力去挑戰,成為勇敢的劍士、善良的正直之人。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