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昨天拚著命趕完一整個星期的B、C、D文,如果沒有昨晚趕完寫完日記(A文),如果沒有今早奮鬥做完孩子的早餐和還把廚房整理乾淨……如果沒有以上,我也不可能趕在仍不到八點就開好冷氣安坐書桌,享受這個還沒有完全亮起來的早晨。所以,現在我要繼續超前先寫完E文、F文,繼續保持超前,就可以再次享受優雅,這就是我和孩子說的──「永遠跑在時間前面」。家事這窮追不捨的惡魔多到我不敢保證我可以永遠跑在前面,但我要記得這快感,牢牢記著,心境就會往「前」傾,一有縫隙就會啪達啪達的再次跑到時間的前面。

人類未來還是會有令人興奮的發明,就像19世紀有了電力、有了汽車,好像已想不到還有什麼還可以再發明,但後來陸續還有了飛機,有了高鐵,有了網路,有了手機,有了可存更多電的電池,看起來很順理成章,但在19世紀當時是不可能這麼明白的料到的。那些當下永遠不可能想到的未來之發明,永遠都會預留給未來的子孫,用剩下的時間繼續發明下去,到時候會看到更多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事情(比方說車子應該在地上走)被推翻。而我,是否能像梁啟超那樣「活歷史」的風采,從清朝出來的人卻能繼續參與民國國事,出現在清華大學講堂上面?

讀者來信,你也說我昨天寫的那個「一個家」的論點很好,講到一個人自生至死最自然的生活方式就是一直跟著自己的原生家庭生活。非得扯上另一個陌生的原生家庭(伴侶的)才是不正常、不符合人類本性的。其實昨天還想到另一論點,更猛烈直白,未來可能可以寫成英文──那就是,我認為,不論男女,進廚房下廚是沒必要的。這或許是二十三世紀會被淘汰的事。昨天寫到,廚房是一個很容易累積心裡抱怨的神奇小地方,因為它和其他的所有事情比起來,特別冗長,特別容易成習慣,又特別容易被忽視、被麻木。但,現在無論東方西方都不可能發現這件事,因為現在的DIY自己下廚正在浪頭最頂中,我也愛上下廚的愛味,即便它可能耗我三、四小時。

九點多才開始寫正式文章,為什麼這麼晚?因為我從八點開始就花了近一個小時在「回信」,回覆給VIP夥伴們,將VIP夥伴視為最重要的。目前我回信的感覺都很好,已習慣即時,不想拖宕;還好昨天有先做文章上的準備,所以不必在第一篇文章上花太多時間。

台灣進入零確診,幾天後剛好進入了夏天,不是夏天造成零確診,是零確診之後的夏天來的正是時候,因為如果這種夏天還需要戴口罩,連我都真的「戴不住」。中午去朋友家,這是我很少之中的聚會,承德路上,他朋友的工作室,一個很舒服的空間,男女雙方很是登對,牆面漆成明亮的黃;朋友是住過大陸10年回來家鄉的,這裡還有三間Airbnb客房,各種東方西方的訪客會來這裡,外頭公共區域貼滿了畫作,難以相信這是兩年前才離開全職工作的藝術家。既是藝術家,對「熱情經濟」就一定有興趣,這也是今天大部份時間在分享的,我願提供我的訂閱經驗,儘管我自己都還在路上摸索。這條路實在太廣闊,多一點人知道,多一點人陪我走。

很快就結束,你也幫我買好家樂福禮券當母親節禮物,我們一起趕去銀行完成今年貸款續約文件,接下來去理頭髮,很快就等到我,很快就完成。或許,其實今天其實都沒有這麼快的,但我心裡的恬適,讓我感覺到每件事都快,順帶聞到空氣中的淡淡的香。這裡忙完,來到溫州大餛飩怒掃四盤小菜加一種花枝丸做的炒手,飽脹到肚痛,和你一起搭計程車回東邊,經過被陽光照得閃亮亮的橋,今天晚上我要自己煮飯。

我與你來銀行辦事,行員一直對你很感興趣,我算了一下她大概看了你五次,沒和你聊天或問你是誰,然後保持禮貌卻帶著問號離開,我還是不宣佈答案。不過銀行列出我原本一家人的所有名字,我特別和她說:不對,我已經離婚了,應該有暗示到她了吧。

今天文章是第一次嘗試D文,就是寫一篇「沒有完成的小說」,先找到好的版面格式,然後將這個小說放進去,還怕讀者沒看到,刻意放在第一區,進來就先讀──但,後來顯示,這篇小說,效果不佳。我沒有說明這小說跟Mr. 6電子報有何關係。事實上,小說跟行銷真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那為什麼今天寫小說?這樣講,一個作者(我)想過過寫小說的癮頭,利用電子報的讀者來試試,看看哪篇大家最愛看。剛剛和朋友那邊聊,他們說大陸很多人在做這種,無論是為增加收入型的文章,或是小說訂閱看的文章,都很多作家在做了,我說我大約知道,但我「不想再繼續知道更多」,對一個作者(我)來說,有誰在做,不重要,反而知道太多了,會影響我的鬥志,我的創作力會折翼──眼睛得必須「看不到別人」,才飛得起來,尤其是每天得擠出超過5000個中文字的笨重的飛翔者(我)更是。

妹妹今天發考卷,剩下的兩科,前面三科都很高,但今天發的社會科就沒太高,英文還可以,我要怎麼勸她不要傷心?後來我鼓勵妹妹,沒關係,這樣已經很好了,以後你就知道社會不只念自修,也要念課本才行。

今晚,煮飯的姿勢有個模樣了,亂動一通,準備好了就直接下鍋,原本準備好多食材在旁邊排隊等,後來都沒有被廚子採用,全部都冰回去了。原來晚餐其實不需要太多食材就可以弄出來。後來我弄了五樣,分別是深淺花椰菜、醬爆豆干、炒飯、煎鮭魚還有海鮮蒸蛋。前面兩三樣其實都是「補救」來的,沒有經驗,剛脫離冷凍的有機花椰菜直接丟進鍋子(那個店員明明說可以丟進去),結果在炒石頭一樣,還好我趕快拿蓋子蓋上去,讓它們悶一陣子軟化,加上前天從桃園八德買回來的紅蔥頭,味道立刻改變,香了。然後是豆干,一開始乾煎,沒顧好火,煎焦了,挑掉焦處放旁邊,重新新鍋炒過大量的蒜,再把豆干炒回去,還加了甜麵醬,味道好香。然後是炒飯,我加大量蟹肉棒和小量肉絲,肉絲另外炒,原本要加入蕃茄醬變成孩子最近看的「深夜食堂」的傳統炒飯,後來覺得不需要了,這一道我自己也覺得很有後勁,但哥哥卻說不好吃。他將豆干吃完,妹妹則把海鮮蒸蛋和後面的煎鮭魚全部吃完,很少看她這麼會吃。提早洗好碗盤,帶著又燥又臭(蔥蒜臭)的身體,這樣完成了今晚單親爸爸的煮飯任務。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