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真的是人類最妙的發明,它設計成一個可移動的椅子,讓一個人剛好被緊密包在一個車廂,內外空間都節省又不失舒適,尤在微熱的初夏,冷氣剛好得體,前方的玻璃又剛好視野完全打開,腳底板輕含油門,就可以以雙腳無法的速度快速往前,馬上瀏覽很多的風景。期間從頭到尾都只需採取坐姿,且是很舒服的坐姿,整段過程只有享受,沒有任何一點勞累。最近天氣暖,心臟不痛,好一陣子沒開車送妹妹上學,今天難得再開車,就發現開車的確仍有走路所沒有的風情,走路的話,回來的時候有點疲憊,開車的話,回來比出門時還更有力量,可以擔當一天任何沉重任務,因為,方才已在路上享受過。

這種享受又是有一點點熟悉的,16歲就開車,18歲就每天45分鐘的上學、45分鐘放學,總共一個半小時每天在車上,在車上思考、初悟世間的道理,腦子在動,耳朵聽新世紀音樂,眼睛裡面則全是加拿大溫哥華美麗的草皮、花朵還有沒有遮蔽的天空,變成了我人生中最神奇的一段時光。回到家,我的書架上又是張曼娟、安東尼羅賓,還有費曼,這些足夠引爆出21世紀的火花,儘管那時候還差五、六年才到21世紀。當然每天早上都要看的兩份英文報紙The Vancouver Sun和The Province,定期購買的Time雜誌、Newsweek、Nature…練好的不只英文,還有相對客觀的大世界觀,再加上家裡給我的鼓勵式教育,它就引爆了。而史丹佛時代其實就只是拿這些去和其他人互動而已,史丹佛對我的浸潤,我現在覺得遠不及溫哥華那幾年的多。這是當年在溫哥華的我根本沒想透的。而今在台北,去任何一處車程頂多半小時,不可能一天一個半小時,身為單親爸爸獨力照顧兩個孩子,沒有這個奢侈讓我去其他地方,沒有這種時間。

今天Mr. 6之友群組有一好消息,當初大家都是還不太成功的創業家,現在大家各有一片地,繼續要佔一片「天」。Peter上了數位時代,大家在群組裡面恭賀,他說一句很好:「如果沒有好傻好天真當初怎麼會跳下來創業呢?16年了還沒成功,也無法回頭?不過也沒後悔啦。」我突然就有個感想,寫下來給他們,那就是───或許,創業就是一種「永遠不必成功」的事,只要過程中,錢夠花就好。天天爆肝,則讓我們可以繼續享受一個人基本的作夢和自由的權利。這番話發自腹內肝膽,誠實之言,100個創業家有99個失敗,這就是失敗的創業家(我)到了40幾歲會有的覺悟,繼續用不著急的方式,繼續創業,過完這一生,好像也是很好的創業概念。下星期來寫寫看這篇,就像《熱情經濟》那篇一樣,希望別寫成王文華當年的那篇《Nothing》。

今早10點之前我在窗前苦思,外面是要晴不晴的天,有點熱又不需要開冷氣的熱,讓電風扇徐徐的吹,房內到了一種相當舒適,但,一想到了我在哪裡?我處的市場在何處?居然就──併出涔涔冷汗。對,台灣就是這麼淺碟,2300多萬人,人口少得令人擔憂,怎可能得到這麼多訂閱讀者。我畫了圖,抓頭髮,臉皺成一團的苦惱著,叮咚!終於想出一個解法──在這次電子報實驗中,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對於完整版的資訊的好奇心和求知慾,是「有價」的,的確有人會因為想要得到完整版的資訊而願意花錢買下(我在事後調查有一題詢問加入VIP夥伴原因,後面幾位都是以「讀資訊」為第一原因,第二才是在家,第三是接案賺大錢),也就是說,對這些熱情的讀者而言,他們不需要上課,不需要教學,那些華爾街日報等必須收費再看全文的paywall策略是成功的,既然他們有機會可以大規模成功,那,一個人(如我)也可以「小規模成功」,然後或許可以擴大到全部華文市場而不是只有台灣人看。這是今天早上最重要之悟,而這領悟也讓我得調整策略,將電子報一切為二,一份是打全球的,只賣資訊,另外一份是手把手一步步地保證帶起來的訓練,而現在所有的VIP夥伴都自動成為後面,我會將現在的所有有緣人好好的細細的服務好、將他們全帶起來。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文不需要出,只出VIP電子報,出了後,下午我們出來「走走」,這次真的來到基隆了,叫做「外木山」的地方,地理位置在和平島西邊一點點,名稱為山,其實是上山後又下來的一條海線,不是山。據說此海岸線是基隆最長的天然岸,沿路都有多出來的停車位,有人直接穿泳衣在路上走晃,看起來比較像當地人,不像北海岸專業又花俏的衝浪手。這裡全是岩石海岸,很多水泥防波堤,而這裡的氣味,不只是海的鹹味,更多的是海產的「腥」,還混合一些好像是天氣爆熱曬到垃圾的微臭味。有一家子一家子的,有情侶的,有帶著小小孩跟狗狗的(大小孩全都在上課不能來),就凸顯那些坐在礁石上釣魚的男人,特別的落單,聽說那種落單是故意的,他們喜歡安靜亂思的時光,同時有一件事情(釣魚)不致完全沒事。其中一男特別醒目,在前方完全離岸的礁石,我們都搞不懂他是什麼上去的,他身邊有一個東西,比一般船還小,又比人還大一點,難不成是某種一個人的竹筏?總之人人都搶五一勞動節出來走走,各顯神通,一個老爸坐下就彈開蓋子變出四個小茶杯,10秒內開始啜啜剛泡的茶。

你說,坐在這裡一下下好嗎,坐5分鐘。我們直接坐上海邊的水泥人行道,碎石地的粗糙壓進我的手心,忍一下下,讓我龐大身軀可以緩緩降下到大海面前,一坐,腳就懸空,腳底下方是垃圾和一些我不想看的,但前方就是滿版的奇形怪石,有的坑坑洞,有的平滑如刨過,有的是不同顏色,像Lover’s Point那些石頭,石頭後面就是還不夠清澈的海和不夠透明的天空,還有不夠可愛的味道,但人,全都是可愛的。因為連續五天「零確診」,再怎樣謹慎的人,這時候應該都被說服了去深信空氣裡已不可能有病毒,這些人應該都是健康的。回家的路我們順流,繼續沿海岸線,將它走完,山崖看下去,海灣的底部有一片不大的海水浴場,沙灘看起來很白,上面全都是人,不可思議多的帳蓬。誰說疫情會改變人的行為?人最後還是人。大家都出門了。

今天又再次趕到最後一刻抵達妹妹學校,沒時間補吃飯,坦白說一路回來我胸腔一直悶悶的,不到緊急,但就是不舒服。早上其實已不舒服,可能是因為每次都過關沒事,我線條粗了,變大膽了,覺得不需要緊急了。所以心情悶悶的,一路悶回來,妹妹上車,說她剛考完的月考五科其中三科考很好,剩下兩科不知道,要背書的社會科仍沒抓到訣竅,我鼓勵她,現在知道了,心想,只要繼續在感受到(及享受到)跑在前面被大家稱讚的爽感,便會促使自己繼續向前。

兒子女兒是什麼概念,就是這世界上,少數的無論如何都會「聽得懂」我所講的話的人,因為他們剛出生就聽爸爸(我)說話的口音、說話的速度,到現在,即使我講話再快、再語無倫次,他們都聽習慣也聽得懂。哥哥提前打電話過來說他今天留校服務提早結束,我急急忙忙去接他,請他現在先去吃點東西,他無力的說:「我沒有錢。」我改口問他看看口袋還剩多少錢。對金錢,我和我父母一樣的教育法,相當信任孩子,但怎確定他有沒有變壞?從其他地方來觀察。也謝謝你用Gogoro的GoShare機車,第一次試用,就幫我載妹妹到文具店買東西,還請她吃雞蛋糕。兩個妹妹(你也是妹妹)都喜歡吃雞蛋糕呢。開車的過程中,心臟梗梗的一直沒有退掉,黃昏多麼美艷,斜陽照在馬路,路面看起來一片純淨;剛放學的校服孩子們的眼睛裡也有陽光,笑咪咪的,仍有大約三分之一的人戴口罩。我繼續的思考我的事,下一週是新的一週,做好佈局,算一算,我將有六篇文章要寫(每天):A文是日記,B文是電子報案例,C文是電子報內附上的連載小說,D文是VIP教學電子報,E文是偶爾上的公開文,F文是新書的章節。

晚上,哥哥一直在用Photoshop參考網路上圖片來手繪畫人物,妹妹則用冰棒棍做了一個典雅的小木屋,門口掛「佐藤」。我陪著他們,做到一半,孩子叫我在門外陪他們洗澡,我陪著陪著,在自己床上打起瞌睡,一睡就睡到近午夜12點,被孩子們叫醒,幫他們關燈、開冷氣、戴眼鏡,這樣子也不錯,覺得睡眠一直不足的我,因為孩子遲不睡而無法早睡,那就「偷睡」,偷打瞌睡,加起來的睡眠時數就會比較多。晚上,肚子很不舒服,我有點生氣我自己,已經什麼都不吃、什麼都不喝了,只是喝個氣泡水解癮,沒想到氣泡水弄得我的胃好痛,胃酸噴發,好不舒服,然後就想起自己已第二年沒做健康檢查,因心臟無法麻醉,就不敢做胃鏡。而之前我是每半年就做一次胃鏡的。這樣子對食道危險。

今天明明應該比較輕鬆,應該是什麼都好的一天,但身體從早到晚都沒有很舒服,說痛沒有非常痛,說無力也沒有非常無力,說意態闌珊的的也沒有非常珊。今晚第一次讓孩子開冷氣睡覺,我自己也是。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