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外套、深色西褲,赤腳加拖鞋,皮膚又黑又乾髒髒的,若聞到氣味應該不會很香的中老年機車騎士又出現了,左右兩腿成直角掛在機車兩側,爛軟軟的自在樣,吊兒郎當的一晃一晃,沒打方向燈就慢慢的慢慢的在路口停住,那就是他要左轉的意思。然後擺著厚臉皮的慢慢往左游去,連轉彎都要慢吞吞的───難怪大家對老的男人愈來愈不給尊重,才過一個路口,和剛剛那位穿著一模一樣、動作一模一樣的老男人又再度出現了一位,我已經特別小心了,還是差點被他撞上或我撞上他。

最近哥哥妹妹討論歌曲,有一首女生唱的歌,尾音會往上飄一個音,妹妹說當天老師一放出來她們全班都笑歪了,說那是「老人的唱法」。妹妹介紹給哥哥,兩人都笑彎了腰,笑稱這是「哪年代的歌曲」。我聽了其實還覺得蠻好聽的,孩子說因為那就是我的年代的歌呀!我們家孩子是可愛的,但外面的孩子,整體而言,正在漾現一種「仇老」的心態,而老人也因為沒自信,認為自己青春不在,爭不過年輕人,於是就放任年輕人繼續集體化仇老。想想華人堪稱禮義廉恥,重視大家庭,但對老人的排擠,或許比西方世界更嚴重。歷史來看,隨便就可以發生文化大革命,在上世紀的戰爭中也常見不分年齡的屠殺平民,真不了解,難道那些家族、孝道的,是壓抑下的虛假表現、不堪一擊嗎?

今天的電子報,被我精雕細琢了兩小時才放出去。我盡全力的找到好幾個案例並分析,包括新加坡一間Castlery家具公司搞線上,還有印度CoutLoot電商平台一天狂增3500個商店,但最厲害的案例還是那個「阿基師」,我不只端它出場來說明O2O,還將阿基師變成此電子報的主標題,說「阿基師前天剛到福粵樓餐廳站台,看看這張圖,你有發現一個大秘密嗎?」,結果這封信再破這系列的開信率紀錄,截至晚上,其中一個名單開信率高達63.7%,另一個名單開信率高達42.4%,可見還是在地的案例(阿基師)才是最釦心的。我努力的寫,傾自己能力的教O2O的所有,寫完之後覺得好像寫一篇公開部落格文章,一樣那麼累。我唯一站起來就是來餐廳吃你幫我煮的中飯,回去再繼續寫──我越來越意識到我不只是一個寫作人,我其實是一個文字量產者,因為寫得快,所以量可多,每天每天就構成了一種競爭優勢;比一篇文章我比不過,但要比「每天寫」,我就突出了。我可以靠寫作提供大家很好的每日服務,因為我可以寫很多很多。

寫完,搖搖晃晃的起身,你跟著我的車出來走走,今天是完全的晴天,開了天窗,戴上墨鏡,搭高架道路一路往西,再沿著淡水河一小段,讓Google幫我找了一座沒有塞車的橋,右拐過去過了橋就是板橋車站了。車站的地下停車場總是特別大,我們運氣很好,找到一個電梯附近的車位,你懂我,讓我先倒頭一躺,瞇一下,竟睡得著,睡了10來分鐘。你還偷偷把鬧鐘往後調10分鐘,我詫異的問你,我有睡著嗎?你說有,而且還打鼾;最近睡午覺都這樣,以為沒睡著,其實都睡著了。到底是多累。

今天來和離婚爸爸事業的老夥伴見面,因為疫情,我戴緊口罩,不敢去任何餐廳,所以星巴克也好久沒來了,連星巴克的燕麥飲料都開始懷念了,懷念那種自由自在、坐在咖啡廳像文青一樣,一下午的悠哉。嘩這麼的滿滿的咖啡廳,我們聊一下最近進度,想想,和夥伴也在板橋車站約了十幾次以上,橫跨了兩三年,這幾年間見證了好多好多改變,很多是無路可走之下的不得不的轉彎──這就是一個很難做的事業,向離婚的爸爸們提供協助,靠他們財務支撐我公司,太難了。或說,我還沒有想出辦法──最大的問題,我和夥伴都認同,就是爸爸們的熱情相當短暫,男人不外求協助,求一下之後就又縮回去了,永遠只相信自己。我現在確定,離婚相關的志業都會是一條非常非常長的旅途,等到我老了都還不一定成形,我看我還是先走其他比較正面的路,雖然我對「它」仍熱情不減,但現在大概也就只能準備寫書,準備支持紀錄片。

你懂我,帶我去買了滷味,鳥蛋和豆干,沿著原本的高架道路回家,直接帶你回到我舊家。為何又要拜訪這個充滿當年婚姻不好回憶的地方呢?因為你想幫忙整理,今天,你著重在整理舊書,打開二手書店的手機APP,一本書一本書的建檔,送到線上的二手書網站,順便清出三箱我們家小朋友以前的參考書,我放上推車,將它們全部送下樓到大樓垃圾場。這是下午三點左右,大家應該都還在上班?沒想到,一走出家門就陸續碰到三組認識的鄰居。第一組是住隔壁的前外商總經理,夫妻兩個悠哉的出門,好像對我們的事情(離婚)應該有耳聞了吧,他說,你不是沒住在這了?孩子讀很遠的學校?我說我回來清東西。一邊說一邊盯著電梯到了幾樓,希望趕快到、趕快可以走出去。終於門開走出,馬上又碰到了認識很久的社區年輕秘書,她馬上認出我、和我說嗨!推著一車的東西,好像是注定的一樣,愈不想碰到人,就愈會碰到人。丟完垃圾回來,果然又遇到第三組、以前的業界大媽,她說你這時間怎麼會在家?我得再解釋一次我已出脫股票、現在賦閒在家(沒講離婚),然後也一直盯著樓層希望趕快脫身。最後,我和你離開舊家一起下樓,不巧又碰到第四組熟人:孩子同學的媽媽鄰居,你跟在我旁邊,她肯定看到了。

回家,你已經開始煮飯給妹妹,妹妹好高興可以吃到阿姨(你)煮的菜。你就一直在廚房,一直煮,菜色比我們自己吃更多,大大小小的,一直煮到哥哥也回來了,又端了不同的菜給哥哥,還一邊問他們意見、請他們寫菜單。他們在吃的時候,你就把握時間在水槽嘩啦啦的洗碗……我一直向你道謝,實在太多,我怎麼都謝不完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