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好不容易忘記婚姻的苦,要我再次踏入充滿恨與苦痛的婚姻主題,為它寫一本書,我需要新的動力。有一個新的動力────希望給我的孩子讀了這本書,能瞭解了當初的我所不瞭解的婚姻的真意,進而當一個更獨立的人。我向來深信自己是一個獨立思考的人,但沒料到自己卻同時是一個無法「獨立活著」的人!How ironic。現在我正要寫一本(可能是史上第一本)真的非常冷靜的分析為什麼離婚會是比較好的書,不再模擬兩可,而創造一個風潮,用「理」來理推,而不是對性別或對階級的激烈言詞(譬如「你不需要養個媽寶在家裡」)。

華人婚姻現今最大的問題就是「祖譜」,尤其在現代脆弱的婚姻意識下,年輕夫妻容易離婚,然後又因為少子化而這年輕人很有可能沒有太多個兄弟姐妹,意思是說,所有的祖譜,到了幾十年後皆即將失傳。我們這一代五六七年級生,就是最後一代看到祖譜這種東西了,最好趕快送進博物館。祖譜本身亦是不理性的概念,從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輩開始算,一個人身上明明還混有至少三個其他姓氏、身上帶著來自四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家族所傳下來的DNA,卻老是覺得自己是屬於單一一個姓的人,且要時時保護那個姓,或做了某件了不起的事則覺得光宗耀祖了那個姓,所以,這是尤其男性必須要拔掉的──如果你不曾擁有,就不會因為失去它而感到痛苦。

我在書中是否應該勸離婚人士停止對感情的投入?有時懷疑,對感情的投入可能是人類天性上最必要但也是最沒意義的投入。當一個人回到「一個人」,會發現自己快樂的投入在其他可以「累積」的事物,譬如親情,包括長輩與孩子的,還有事業,以及學習,沒有一樣東西不是每天都往上累積,是屬於自己且永遠不會被帶走的,是永恆直到自己離開人世而不是可能幾年後可能一筆勾銷的。當你開始愉悅的投入,就會發現已經沒時間去照顧感情,感情只能停在粗淺的階段,可是你的滿足還有心中那種完整的安全感,卻大於身在一場濃烈的愛情中的──如果這本書真的要走這個論調,往這個激偏的方向去寫,那,我也應該講明,並非鼓勵大家不結婚,而是輕重順序的問題——先處理自己將自己打理好,剩餘時間再給自己一些「小點心」。是的,愛情就是小點心,更甜又更美好;當愛情變成主菜,人生之路愈走深處就愈是阻礙。

另外一個領悟,離婚的爸爸或離婚的媽媽都一定有的經驗,就是那段時間被說了「大量的壞話」,不只來自於前伴侶,還來自前伴侶的各位延伸家人,那些話好難聽,聽久了還會生錯亂,以為自己真的像是那個錯的人,其原因都是因為:失去了「尊嚴」。不禁想到,其實一人走到了30歲、40歲,對人生有這麼程度的認識,開始賺錢,經濟獨立,應該得到非常非常高的尊敬?前提是,他/她不能有婚姻。可以說,沒有婚姻,就是離婚的一大好處───離婚的一大好處就是:找回了應得的尊嚴。

每次,全家人聚在一起,都是沒約好的。都是很突然,然後就甜蜜的發生了──今天是因為孩子的媽媽上週末,因為女兒拒絕去媽媽那邊,她媽媽這週就疑似不爽決定「不探視」。早上我和你一起出門採買中午給家人的餐點,我們去南港最有名的滷味,各種滷味擺得像小山丘,它的煙燻味好香。這次難買,不只買一人份自己吃,而是要買七人份,後來裝了四大盒、三小盒,哥哥以前在那家店看過老鼠,不敢吃(後來還是吃了),我們再為孩子們多跑日本料理店多帶了兩份炒烏龍麵、一份炒飯,再加上兩家店買回的總共四樣青菜。平常我們三個人坐的餐桌,現在有七個人坐,書桌椅子都拿過來了,竟然還坐得下!這是一幅等待已久終於盼來的畫面,代表著「我們已經恢復」,浴火重生飛更高。如果沒有你,怎麼可能?看,這頓午餐光彩奪目,多麼悠然自得,恬靜又自在,沒有女生們在那邊吱吱喳喳亂道亂講,沒有那邊客客氣氣的幫忙然後轉個頭在私底下猛說2公尺外另一個人的壞話,沒有閒言酸語,沒有冷潮熱諷,沒有包成像是玩笑話的滾燙炸彈,它……就是一場單純午餐,好吃的,好看的。哥哥繼續看Netflix的日本傳統介紹影集,做塌塌米的、做庭園石雕的、還有做壽司盒的,一樣一樣的介紹,每樣多少錢,最後連爸爸媽媽都在看;弟弟在讀英文書,然後上水果囉!第一盤是你切的蓮霧,上面插著七根牙籤,第二盤是你切的蘋果,最後我們煎了豆沙鍋餅,全家人馬上吃光光。我們就離開了。

離開了才想到,天,這是你第一次和我們全家人一起吃飯。你原本想吃更多滷味,想吃泡菜,突然間我們已經在收盤子了,你才發現我們全家怎麼都吃這麼快,你還沒吃飽,盤子就收了。我心裡很難過,怎麼剛剛沒有先問你一下,你慢慢吃、慢慢吃的模樣好可愛,沒問題,讓你沒有白餓,我們出門搭著高橋在十分鐘內衝進市區,精準切進住宅區內、你喜歡的古早味雞蛋糕。你看著雞蛋糕,說這個蝦子形狀是你最喜歡的,因為旁邊最多酥酥的邊;然後你選了一隻鳥兒的給我,因為它面積最小,適合不吃澱粉的我,然後這是什麼花樣的?這隻是烏龜還是什麼?你看了半天,我笑翻了,好像兩個孩子在討論手上的美味。我們不只懷念這個,上網查了「某店」,真的在民生社區還有一間,我們從城南衝往城北,買到我們最想喝的「百香QQ綠茶」,這是你久遠前在天母工作的回憶,也是我十年前剛開公司在第一間小辦室附近的回憶,真神奇這麼一個已經消失的味道,還掛著原本「橘子工坊」的招牌在運作。我們吃上癮,再回城東這裡的名店,我排隊買糖膏口味的甜燒餅,咬起來有細微的喀啦一聲,幫爸媽也買了;傍晚,孩子們和他們爺爺奶奶打四人羽毛球,弟弟叔叔也加入。

想想,過去一星期其實我非常成功,達標了還小小超標20%,四月底還沒結束,正準備下一階段的衝刺,有一個方法就是「拉更多夥伴」計畫。讓大家可以組成一個團隊,也算是鼓勵大家再加入。能和自己的朋友一起擴展這塊真的也很好。這樣,舊夥伴就說:「多了一個夥伴,真好。」新夥伴會說:「謝謝你,介紹這個好。」這個叫做「低調的好,只讓朋友知道」。下午和你工作一小段時間,我們一起思考要發包出去的圖,你上網找一些參考,我也從這些圖就瞬間想到了可以怎麼做。我本來就最擅長搞創意,輕輕一點馬上可以開出滿樹的花,我需要的就是你給我點一些火,點了火就順了,我們完成三張圖的文案。

晚上再出來散步走走,晚間十點的商城外圈,週末聚餐的家庭皆已離場,或,今天根本沒來?只有公園,孩子們還在漆黑中笑著追逐,大人們偎到一旁談媽媽經。當年養小孩,如此注意他們一舉一動,那段真的好辛苦,付出了多少擔心憂慮才等到孩子長得像現在這麼大了……我們緩緩的走動,在這個晚風已經開始不太涼爽的春末夏初,聊著這裡滿眼睛的新辦公樓、新住宅樓,還有這些新新的人、我們新新的新日子。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