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衛離開重慶轉往上海去成立偽政府之前,對蔣介石留下一封信,最後八個字是「君為其易,我任其難」,意思是就讓你做容易的事(當大統領率領戰爭)而我(汪精衛)去做那個困難的部份(與日本締和平協定),這種好像各分歷史責任的胸襟,令我今天向你轉述的時候還潸然淚下……後來被認定為千古罪人「漢奸」、屍骨被搗毀,他實在是太慘了。之前讀過同一段歷史,還在為汪到越南而沒有被暗殺而覺得可惜,沒想到,事實竟是這樣子。這本《顛倒的民國》作者以高角度來看這段歷史,當時中國根本打不贏日本,再下去會有更多人死亡,親蘇則可能文化被無遺殲滅,應該趕快締結和約,用國際規則去制約日本,比那盲目徒手猶如義和團去抗日還要務實。其實汪的論點也算愛國,後來的處境實在太慘,至今仍無法平反,或因為他早已被遺忘而再也平反無望,而他的太太最後都與他一起。這本書還引用當時民國大老講一句話更令我震驚,他說,南宋的秦檜是狀元出身,其實也是和平倡議者,知道南宋不敵強大的金兵,謀求議和,但看後來的歷史是怎麼對他的。

數週前我看二戰影片,還在訕笑那個和平倡議者:英國的外交部長張伯倫。如果二戰的時候,張伯倫真的代表英法與納粹先言和了,讓希特勒永遠沒有進攻法國,也讓希特勒可能有四五十年的時間可以慢慢的對猶太人迫害,那樣的和平倡議者,難道也是「對」的嗎?但我突然想到,若一開始就言和,也就不會有那幾百萬的士兵死在諾曼第的沙灘及其他地方?換句話說,自古以來,所有的主戰著,雖然都是要率兵教訓另一個暴者、處罰其暴政所帶來的傷亡,但往往又添加了一倍甚至兩三倍多的傷亡在上面,最後歷史還要去歌頌這些人(主戰者),而讓那些和平倡議者掛上各種「懦夫」乃至「漢奸」之罪,但是,不能怪大家,因為在那之中,包括我在內,從小讀史書,覺得秦檜的雕像被吐痰真是大快人心,或許那樣的二分法教育也讓我更有正義感?但是我現在思考,是不是正是「正義感」本身,就是暴力的源起。或許,對人類來說,最安全而且最永世的準則,就是「和平倡議者永遠是對的」。無論和平者在當時主張和平看起來是多麼的誇張或錯誤,只要倡導和平,就應該被歌頌。如果每個國家都可以這樣的對待歷史上的和平倡議者,讓所有的人類後世都無差別的歌詠著和平倡議者、譴責任何的主戰者,那,人類永世才能確保和平。如果還抱著任何所謂「正義之心」想要匡正、懲罰,無論當下看起來是多麼「合理」,那就永遠都有戰爭,永遠都有人必須被懲罰,懲罰本身也必須再被懲罰……。

我意識到最近一個半月,從3月15日開始,我是在從事「寫作私密化」,我一天照理要打理3+2篇文章,但這週又降低了變成2+2篇,而被暫時「捨棄」的那一篇,居然正是我公開寫在部落格的那一篇「明文」(非暗文),這在以前前所未見。以前我都會以外面的那一篇明文為主,為了寫好它,日記(暗文)都可以亂寫,但現在,我寧可寫好我的電子報(暗文)、我的日記(暗文),而公開的那一篇明文,可有可無,直到我確定我整頓好這邊的暗文,再繼續「加碼」寫公開的那一篇明文。從前我是「網紅思維」,外面的表象為主,現在我開始對一群固定每天閱讀的讀者寫作,外面的人不知所以然,但對一些人來說,他們天天在email郵箱看到我的文章──這可能不只是一個寫作者(我)心裡的改變,或許是一個新世代寫作的新局勢。

今天是四月的二十五日,我已完成我設定在四月底前的財務目標(訂閱數),100%達成,可是我知道要完成五月的目標,必須徹底改變才有可能。我還在想那個改變是什麼。所以今天的公開文章還是沒上,我需要徹底的思考時間。這個還沒想出來,我又有了另一條路───就是原本的爸爸事業,再次開動了。因為總編的書,讓我打算和七月那場演講(如果還有的話)以及看不見孩子的爸媽紀錄片,全部「混為一談」來處理,希望這一波可以幫助更多爸爸媽媽。或許,讓單親爸爸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persona更如實地播送出去,給需要的人做為參考或做為鼓舞。

今天天氣已是最灰濛的境界,但不冷。中間我到馬路上去站第二次崗,幫小朋友指揮交通過馬路。校門口的管理員跟我說怎麼這麼快又輪到你?我說我這個禮拜就輪三次啊。在馬路上「服務」了幾個「小客人」,跟他們說再見,這次沒和他們說記得寫功課。低年級的小學生超可愛,身體小小的,制服也都小小短短的,卻走在這麼寬大的馬路斑馬線,看到長得很像警察的我,就眼睛睜大大的看著我,路都不看了;我揮手說再見,他們也跟著揮手說再見。剛好巧遇一位以前一起做科展的同學的媽媽,和老公手牽手來吃午飯,我在想,這些媽媽們聽到我們家的離婚故事,和另外一半都更緊密了。

下午去銀行辦事,今天辦的事比較特別,我真的買了黃金,當他們問我是買黃金存摺還是期貨?我冷靜的說我要買黃金。黃金目前是漲到七年新高,油價是負數,他們期待黃金可以再漲,銀行說我已是今天第三個來買黃金的客人了。我笑笑,我不是投資的,我是來「避險」的,他們不了解什麼叫避險,為什麼現在要避險,我也懶得解釋我怕戰爭或什麼的。我終究沒買很多,只求如果有一天如果銀行大排長龍、紙幣變廢紙,還可以帶著黃金跑。黃金比想像的還要小,比等值紙鈔的體積還要小,卻更重。

在這一天,感覺上雖然台灣這邊有軍艦官兵染疫,但連續幾天又是個位數一例、兩例的增加,大家說百業蕭條,但是人照樣在吃飯、買水果、上班、上學,而美國歐洲那邊就算再可怕,好像也「可怕成習慣」了,大家不再把「多可怕」當作新聞,每個地方都習慣了他們那邊的可怕,每天死了多少人也都習慣了。我恢復了,準備積極的賣房子求現,弟弟剛好已搬到舊家住,我們再次住在距離100公尺不到,我卻沒有時間找他,我甚至沒有時間知道他就住這麼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