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哥哥跟我說他昨天吃了一個麵包,是每天和他一起搭公車的一個女生送他的。家附近有兩三個同校生,每天搭同一班公車進城。哥哥說,麵包是公車司機給那女生,女生再給哥哥;哥哥一下開玩笑,一下又遮遮掩掩,我不禁起了疑──想像哥哥每天都和一個同年紀女生坐在公車最後一排,這樣好?但再想想,這年紀,離我當年寫下人生第一篇日記只距離兩年左右,我是他現在年紀的「後年七月」開始寫日記,而第二篇日記就提到我喜歡某個女生了,過了兩個月就開始瘋狂暗戀某女孩了,而且現在是2020年,不是1992年,正面的想,或許哥哥可以因此更注意生活態度與儀表,且想「變更強」。

因此,我問哥哥這女生在校成績表現如何?他們似常聊成績,女生班上第一名比哥哥班上第一名弱些,但女生自己名次很高,比哥哥還高,我這個爸爸聽了就放心了。這年齡的少年少女,怎麼逼都沒用吧,愈禁止只愈不聽話吧,我就默默觀察吧。唯一心中只念著為何該女生的媽媽會因為她沒吃早餐帶回家而生氣(早餐不是應該先在家吃完嗎)且帶的早餐也是沒什麼營養的菠羅麵包?今日給哥哥的早餐,我弄了「軟硬雙俠」,就是買了兩個路易莎bagel,一個用烤的,烤得硬硬酥酥的,另一個用微波爐,弄得軟軟香香的,結果他兩個都沒選,吃了旁邊的超商三角飯糰,然後勉強吃了軟的,將軟的吃到剩四分之一,硬的丟旁邊,然後再催他公車快來了他就罵我白癡。不過,等一下我又會將那個沒吃的硬的bagel拿來當作妹妹的點心,最後都有配套的。

昨天對老讀者寄電子報的效果還不錯,得到一些填單,但是,接下來該觀察的是,這個填單會不會「每天繼續填」,還是和上次一樣,只有第一批填了,後面再也不填?若是後者,那我其實也不必寄電子報了啊,只要對每天新文章下廣告,才會一直有新人填單啊!但如果我得這樣做,我這獨特的「吸引訂閱招」就沒有用了,我也少了一個競爭優勢。

這幾天開始讀你幫我買的《顛倒的民國》,作者是余杰。我還沒讀到我想看的,就已經先看到了「梁啟超」這個人。一般以為梁啟超是晚清知名大臣,和康有為一起變法,但不知道梁其實進入了民國都還有在當官?只是在民國後,他幫的政權是袁世凱與軍閥段祺瑞,這段歷史就因此不再被提起。但梁啟超不只當官,他其實很有意思,某程度和我的境遇有一點像──據說梁的文章曾是所有革命人士的精神食糧,那時候就像今天的網路部落格一樣,日本的出版界與報界非常的繁盛,所以他逃亡旅居日本期間,每天發文,很多革命人士都是看他的文章長大的;更像的是,據說他的文章淺顯易懂,但也常被批評不夠完整,經常引用西文,或將自然科學與政治混為一談,時而落人笑柄,但也因為平易近人且大膽創新所以影響了很多人。而且,他一直發明新名詞,比方說「中華民國」一字即出自他之手,這些都被大量的複製到各政治文宣上。

而,梁啟超的孩子不是別人,正是梁思成,林徽音的先生,而梁啟超其實生了近十幾個兒女,最後只有這麼一個,且也是因為林徽音才這麼留在歷史。在那個裙帶關係如此有影響力的年代,大人物梁啟超的孩子亦只有那樣而已,可見,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成功率真是非常的低;希望他們(兒女)過得好,或許做得到,但要他們過得「成功」,連碰運氣的都不可能,既然這樣,不如讓他們隨便過,想鳥兒一樣自由的發展吧;要的不是他們的成就,而是我們親子之間的關係吧。

繼續讀《顛倒的民國》,此作者很有說服力的原因是,他雖然沒有引經據典,但將人事地物講得非常清楚,而我對民國歷史熟,他說的與我所了解的全部吻合,卻提供了另外一套驚人的解釋,而那種解釋也真能釦回到我所了解的史實上,其中我最震驚的幾點:一、孫文及蔣介石的北伐其實由蘇俄將軍所達成,且他們一度欲將滿州國切給日本以換經費的。二、原本西方媒體只承認北洋政府,後來北洋政府願意遵守約法,但是南方的廣東政府卻自行獨立,還打回北方,從此歷史反客為主了。三、孫文死時大部分人並不知道他是國父或總統,後來的宣傳才讓他變成國父的。四、當年孫文因為能募款才讓他當大總統,但不知道他已經沒信用且無法再募款;陳炯明是不希望孫文自立政府才把總統府圍起來,並不是政變………以上,我感受到,東方資訊如此不透明,歷史被少數人改寫,久而久之就變成堅固不摧的事實,也讓人們竟願意用生命來擁護著,而西方的歷史因為資訊較多、公正公開,才能較客觀的論定一個人的歷史地位。不過,東方再怎麼弄歷史地位,還是無法在以西方世界為主流的世界史上面留下什麼,不,即便是加拿大的總理,都進不了世界史,世界史本身也是一套少數人把持寫出來的。

今天下午,我被填表者、付款者給振奮起來,拼命地將「前情提要」做好,以後會寄給所有開始VIP的新人,它分成三個檔案,到了快出門我才完成,也證明我一個人也可以做得非常專業,而甚至因為只有一個人做而變得更單純、更專注,現在比較傷腦筋的是,目前VIP夥伴們是否有動力繼續做下去?原本想睡個午覺,但沒睡,一直投入,跌了進去,直到要接妹妹了都還爬不出來。我將妹妹送到你家,你身體不適仍煮了好多東西給她,晚上又煮了好吃的義大利麵給兄妹,妹妹明明已吃飽,怕以後吃不到,竟還勉強將它吃完,然後大概又在舔空盤子了。

謝謝你來照顧孩子,晚上我才可以參加協會的活動。有些爸爸在下午五點就抵達了,和導演先拍紀錄片。紀錄片呵,對,紀錄片,我到了現場就被它熱情的帶起來了,但它卻有點陌生,因為我最近實在太積極、太正面了,紀錄片的陌生是因為我一時進不了那種悲情──就像你最近常說的,(以一個單親爸爸的日子的標準來看)我實在過得太好了。

我回到家,是你開的門,好不習慣哪!兩個孩子居然好乖,都洗好澡了,你指指我說,只剩你還沒洗……然後笑了。喔我看傻了。看著你,怎有如此柔美的氣質,穿著淺色毛衣的你,柔和了整間屋子,空氣都變成軟的了,妳柔柔的一笑,和光一起順流著,像一注細細的澄水,伏了我從外面帶回來的體內百種毒氣,毒氣本來就在身體裡,你先治好了我的家、我的屋子、我的孩子,然後我的毒也解了。大概是這樣子的。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