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心情是大大的笑臉,你形容,我根本就是「悲喜交加」,喜的是妹妹竟拒絕去見她媽媽,想留下來和爸爸(我)相處,悲的是妹妹竟斗膽這樣惹上她媽媽,心裡一定極為痛苦,我不忍看她這樣受苦──我聽這四個字的感覺怎麼更像「雷電交加」。

昨晚和前妻再次確認今天(週末第二天)探視時間,前妻罕見的一口氣寫了十三句給我,顯見她的權威第一次被嚴重打擊,她怒了。平常我看了這十三句只會覺得她在發洩怒氣,但你嗅出這十三句「不只」發洩,仔細看她寫的內容,我才發現,她試圖要我相信一切都是「妹妹的錯」。是妹妹最近很不OK,是孩子每次都不乖乖寫功課而她嗆稱再也不幫他們復習,再嗆孩子回我家大概都沒寫功課,回家應該都在玩手機?這更證明了前妻已將目標從我移開,轉向孩子,換成孩子要被誣陷、第一線的承受她媽媽了。這十三句,我冷冷的回一句:「我再觀察一下。」

今早我衝了四篇下週要上的電子報文章,改寫行銷案例,每篇都不一樣,每篇都要付費夥伴才能看全文。不寫還好,一寫,我更對自己的下星期更期待了,這四篇非常神奇,我寫了小家電、高檔辦公椅、實體店面賣場、建商,四種都是不同種類的商品,我經驗實在夠豐富,過去我每天跑三四個案子,跑了10年,全台灣各種公司都跑過,累積的結果就是,任何一個產業給我,都可以瞬間想起當年是怎麼和客戶談的。寫這些文章很開心,我看到過去10年的青春沒有虛度,花在了什麼事情上面了。

寫到中午12點,緊張起來,因為是前妻抵達的時間,她應該已到樓下接人了。昨天沒去的妹妹,今天到底會不會去呢?我還是盡力的勸妹妹,還是得去媽媽那邊,不然媽媽會難過……還分析給妹妹聽,妳今天再不去,下星期會覺得更奇怪,還是去吧!媽媽會OK的、會接受妳的。可是妹妹一從補習班下課就堅持:「我頭暈!」哥哥和奶奶都笑她,她還是堅持「要跟爸爸」,就算要出門,不待在家,她還是要跟我。

和你約會,和帶著妹妹,有什麼不一樣?不一樣的地方可多了,但同樣的是恬靜和自然。妹妹在的時候我們倆人都希望她快快樂樂,順著聽她要的歌曲,於是,這趟通往西北海邊的寬廣公路上面一路都是吵吵鬧鬧的。你不習慣這麼吵,但往好的看,日本少年動漫主題曲至少都是正面的,慢慢練功一定會愈來愈厲害。我們到關渡,這裡有一間榮總醫院的分院叫關渡醫院,躲在巷子裡,我不曾知道它存在;我們本來要先停這,停車場管理員穿著防護衣出來說不行,我們只好回地面上違規暫停,目標是這裡幾攤小吃,你以前上班會來吃的,雖然它們在巷內開得零零落落的,別小覷它們。看,那間叫「阮Q」的臭豆腐,怎麼回事!明明是已經冷掉的一袋,帶到車上吃,豆腐裡飽滿著香氣,原只想吃一兩顆的我整袋子都吃掉了。妹妹不敢坐路邊攤,怕老鼠,我拉著她沿路看看,看到一間日式料理,妹妹概念很好,戴著護目鏡和口罩說要外帶,忍著到車上再享用。你吃完了牛肉河粉也拎了再一袋調味得很棒的炸花枝回來。我們帶妹妹到關渡宮去看滿地的鴿子,大量的停在山壁上,又像落雪一樣的飄飛下來。等到我們到高爾夫球場邊,肚子已經被雙胞胎塞滿,餵了兩隻黑狗吃。

挑高的大木屋,三邊都是大窗,外頭是不打折的完整綠草皮,這是你以前工作的場所,妹妹第一次來,問我來過幾次,我說大概50次吧?這裡的清清爽爽也吸引她的注意,年輕的朋友馬上送上一人一碗總共三碗的紅豆木耳甜湯,廚房招待,還自掏腰包切了一盤芭樂請我們。我們一人一瓶玻璃飲料,黑麥汁和白麥汁的氣味就是要來讓我永遠記得今天這趟三人之旅的。妹妹一次次提起她果凍筆被雙胞胎同學搶走,幾天不歸還。上次妹妹向我告狀她的麵包每天被搶吃,據說兩個霸凌者竟敢警告妹妹,打她,罵她是告狀鬼,我雖有對方的媽媽的LINE,卻不知該怎麼辦。我不爽妹妹被欺負,深惡痛絕霸凌者,但我又覺得妹妹好像也需要朋友,怕因為我去告了狀而使得霸凌者更「加碼」欺負她,讓她學校生活變更複雜,讓她童年留下更大陰影。

從關渡回來竟已是這麼的順,到東湖路邊停好車,讓你和妹妹下去文具店買東西,也是一樣的順,你帶妹妹到文具店好幾次了,然後,我們再一起回到家。我想,一個才離婚10個月的單親爸爸(我),可以讓兒子女兒和一個阿姨(你)做出這麼順暢的接軌,應該是少見的。辛苦的路,我們一度難走,我們向來不見得有信心,但我們有善念,一點一點走,終於有了成效。我們過去一路上一直挨罵、一直挨虧,所以我們悶著頭做,不求馬上有效,正因為這樣,我們反而比別人都還快的走到了陽光。

晚上妹妹只剩一樣作業,寫週記,問我怎麼寫?我就說,那就寫今天出去玩的「三部曲」吧,今天我們在防疫的非常時期,會怎麼玩呢?第一部就因為要避開人潮吃東西,只能在車上吃。第二部也是在車上吃甜甜圈,在車上觀賞看到滿山壁的鴿子,後來還餵兩隻黑狗吃,第三部是終於可以在餐廳坐下看外面的草地,吃東西喝東西的,還被好多阿姨和姐姐照顧,她們請妹妹吃芭樂,請妹妹吃紅豆蓮子湯,還一起在當時我走過的那塊石頭路拍照,你先幫我和妹妹拍,然後是妹妹幫我們兩個人拍。

我覺得這兩天的相處,竟然時時刻刻的一直像在觸電般的感動呢,到關渡感動,到大草地感動,吃東西喝東西都感動,打羽毛球也感動,什麼都感動……好奇怪的體驗。當爸爸這麼久,除了一開始,好像沒有這麼感動過了。哥哥回來,說他今天在媽媽那邊六個小時又有三個小時是睡覺睡掉的,回來後哥哥完成了作業,晚上安靜的在客廳看電影《2012》。

妹妹一直說不想和她媽媽視訊,但我還是一直一直的說服她一定要,還特地寫給她媽咪說:「妹妹想和你視訊。」約了九點半,我一直催促她,終於和媽媽講上話了。我有個感想──媽媽本來就和孩子接不上氣,對孩子在講的東西向來沒有非常感興趣,她只活在自己世界,所以她現在聊天就很像「長輩」而不像一個朋友,而我從以前那個「玩伴老爸」一路沿續下來的「朋友感覺」一直都維持著,更因為和孩子這十個月超多的相處時光而累積更多的「我們共同的語言」,很好笑的笑話都進了我們的記憶體。

我今天在妹妹旁邊看著她和媽媽視訊。我很少這樣看著,但你希望我看著,以免妹妹又被二次傷害──

「你為什麼長這麼漂亮然後脾氣這麼差?」她媽媽說。然後妹妹馬上就接:「那你為什麼可以長這麼漂亮然後脾氣比我還差?」

媽媽生氣的說:「我脾氣沒有你差!」我在旁邊用鼻子笑,不敢出聲。的確,以前是我,現在變成他們必須第一線的面對他們的媽媽,他們自己應該會感覺到我當初的感覺,但,至少今晚,妹妹和媽媽恢復了,妹妹才不會悶在心裡一整個星期,我也放心了。

我寫道:「我真的太幸運,有一個妳。一個妳就補滿了我生命的大洞。妳進來,東修修、西打打,全部的人和角色都拉作夥一起了,順便還送給我一大片妳的世界,分我吃,要吃多少隨便我。我們贏別人的就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非常focus。And peace。它力量好大,看到我們這樣,他們都想進來,因為你就是比先前的好了一萬倍。孩子們對媽媽連逢場作戲都快不想了,他們太喜歡這裡。過去兩天我得到好多觸電般的感動。而你淡定一往如常,好像早就預計會發生。也好有耐心,含著笑意,看這破碎之家的一家子的live show。怡然得好像已經縫成一個完整的新家。是的,縫補過後,已經完整。破鏡重圓。這就是這週末我所看到的。」

你給了這個週末給我們,但,到了週末即將結束,哥哥看了電影、妹妹戴了矯正眼鏡開了今年第一晚冷氣準備睡覺時,你呢,卻是自己在隔壁房子,獨自一人的和我說晚安。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