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要全力保護我的心臟讓它不要再不舒服或發作,首先就要去除每日生活中會讓心臟梗痛的任何誘發因子,尤其是和國中生兒子互動時,特別又在早上叫他起床時。我想,兒子兇歸兇,他仍然是愛爸爸的,昨早我們為此事衝突,他應該聽到了我說我早上真的為了叫他起床用盡全身力氣、心臟不舒服等等,所以昨晚當我說我有一件事想和他商量,一切順多了,兒子配合讓我錄了三段他的聲音,要讓他「自己叫自己起床」!這真是很可愛的畫面,只見兒子用盡力氣對錄音機大吼:「起床了!已經20分了!公車要來了哦!」靜個三秒,又突然大聲:「你還沒起床嗎?來不及了!」之類的。我微笑著,心中感到無比溫暖,也徵得他同意,以後早上我不再出聲叫他,而改用「抓癢棒」來叫,他如果要對我兇,我也因為自禁自己說話而不必回應,這樣我心臟就得了饒恕。

昨晚順多了,晚上,我拿出宜蘭漫畫節要我評審的作品,這是「竹林國小」的五六年級小朋友的環保繪畫,我請妹妹負責「創意」的評分,我負責「國際化」,哥哥負責「整體性」,一張接一張的圖畫秀在大屏幕上,妹妹說這種畫她隨便畫都比這小朋友好看,哥哥說這勉強可以;妹妹給分很極端,有的給0分,有的給10分,我讓她給分是因為反正只要所有畫的評分「一致」就不致失公平。就這樣我們評了41張圖,還有一半,明天再評。這樣的機會讓兩個孩子大開眼界,竟有機會當評審;當過評審也就更知道自己以後怎麼作畫、評審心裡想什麼。下次再參加競賽,孩子們心裡有了這樣「我也當過評審」所生的自信,以後都會更有把握的奮力演出。

心臟不舒服時,我就想像,一張紙片緩緩的飄落,後面可能是日式的庭園,那種有沙子有石頭的。沒想到,這樣飄落的紙片竟有這麼大的功效,可以讓我的心跳穩住、慢下、放下。

早上我又在擬一個概念給讀者,只有「在家」都可以工作的時候,才算是真正的「保住我的工作」。常聽說中年失業,那是因為中年變主管,而主管並不是一個必要的職位。你會說,不,有主管才能管理大家啊?可是,管理系統愈來愈好、部門效率愈來愈高,一個人可以管全部的人,就不需要這麼多主管了。所以,就像一個球隊,雖然「總教練」很重要,但最後的「主角」還是「球員」。古代人力密集,勞力工作是主角,主角得是年輕人,老了就在上面管理這些年輕人,若是現在的電腦工作,老的話,腦筋更清楚,透過厲害又強大的電腦,可以輕鬆的做「主角」,而不是那個隨時被淘汰的「總教練」。

早上見亞君總編,這次我投稿了和朋友一起的書,她拒絕,卻對我信中提起我離婚一事感興趣,她覺得這塊是缺的。我來這裡,隨身準備了一本《英雄爸爸》,簽名也很快寫好了:致贈給我的「貴人」。的確,如果當時亞君總編沒幫我出史丹佛18傑,我的人生或許就變些許不同,我的信心也會延後至少好幾年。亞君總編的職涯從二十年前就開始挖掘這麼多的素人,成為他們年輕時候的第一個貴人,這樣的職涯,本身就是一番怎樣的大成就呢?面對貴人,最重要的事最重要,我坐進玻璃大會議室,見總編沒戴口罩,我想了30秒,還是決定把口罩也拔下來了。

一個人離婚分成三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假性單親、假性離婚,還不確定要不要跟這個人分開,像割肉一般的痛不知道怎麼處理,有些人真的永遠一輩子都卡在那個階段,卡一輩子,連孩子都看不下去。第二階段是訴訟期,兩邊對簿公堂,越來越臭,有人撐不住自殺或殺人的,都在這個階段。第三階段是一切結束,戰場整理,有一方或許永遠看不到小孩,有一方或許被小孩煩爆(像我呵),走不出來。我和小孩之間,和社工,各種衝突,還學會煮飯,原本兩個人的工作變成一個人做……和總編聊這個,聊得非常順口,總編和我都有好多例子,那例子根本講不完的,每一個她說的例子,我心裡馬上就又閃出另外一個類似的例子,可見這一塊是很熱鬧的,但要怎麼出這本書呢?

離開出版社,我戴上口罩上了車,車子直奔西邊,只要20分鐘就可以見到你,我第一次分享Google地圖,看到太陽卻不想戴太陽眼鏡,剛離開冬天,好像連眼睛都好想曬太陽,捨不得戴墨鏡。到你三重老家,那瓜子加紹興酒醃過的旗魚,還有炒菠菜,全部放在碗裡,吃起來感覺像好久沒去吃的法味素食自助餐,還比它更好吃。我就這樣吃得好愉快的,不想馬上回家,找到了一個好地方,到八里很順,沿著堤防一路走往西海岸、準備進入老協珍那些老客戶所在的工廠區,媽媽嘴就在路的後面,和你一起運氣好,出現一個停車位,停了以後,我們再沿著腳踏車道,一路往前,人聚集最多的地方就是媽媽嘴了。媽媽嘴提供了躺椅,顧客可以自行拿出去自己躺在外面,看著紅樹林;你看到插入沙地的枝幹之間,仔細看有寄居蟹和彈塗魚,濕地一片平坦又乾淨,會以為是沙灘;這是我們第一次去這間神秘的媽媽嘴咖啡,已改成「咖啤」,說不定換過老闆了?它仍老舊,顯示當年發生兇殺案之後並未整修過,這就是謝依涵和受害老夫妻所看到的餐廳,這櫃檯就是當年她的櫃檯。

這裡對面,可以看到淡水,看到的不只是爸媽現在住的那棟大樓,其實從淡水到紅樹林站、竹圍站一路幾乎到關渡的河畔大樓全都看得到,這就是河岸的美;淡水河這最下游的這段河道並沒有想像中的寬,感覺上,靠自己的這邊是往出海口流,但中間的水卻是往上游流,這些都是幻覺。

下午很氣餒,原本還想再睡一下,到了學校前面,時間到了,就差一點點,車子一台一台的停在紅綠燈前,看著我睡覺時間這樣子一秒一秒的消失,難過,又生氣,到了妹妹學校門口剛好只差五分鐘,我看我只能看著最後五分鐘流掉,就這樣子了,但還是設定鬧鐘讓自己睡五分鐘,結果從鬧鐘響起來我發現我真的睡著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