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心臟不舒服。太久沒健身,肌肉慢慢地萎縮,已經很久沒有心跳加速,心肌梗塞來襲的感覺就變得有點奇怪,好像變得更悄然,好像它本來就住在這邊,變得淡淡的,但我仍感覺得到「它」在對我作用中,知道它可能更嚴重了,才會這麼平淡的存在我身邊,在我身邊走來走去的徘徊不去。

刷牙的時候,突然想到「愛」的真實面,為什麼原本是希望別人愛我,渴望愛,最後,得不到,只好變成「自己愛自己」?明明「愛自己」就不是愛,和戀愛差這麼多,沒感覺,為什麼他們會這樣想?簡單,其實愛自己三個字的「完整版」應該是「希望別人怎麼愛(我)自己」。愛很容易,但到底自己需要什麼樣的「愛」?自己需要怎麼「被愛」?這答案,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然後,因為沒有被愛,就放棄了,變成「自己愛自己」,不再靠別人了。但,如果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希望如何被愛,是可以去遇上、去經營出那樣的結果的。我到43歲才發現我還在自我發掘中,慢慢知道自己最希望怎樣被愛。這領悟,文字寫不出來,有漸漸變得清楚了。

還好我不是最後才領悟──想像一個瘦到剩骨的老頭子,背都彎成幾乎直角,病床旁邊緩緩的走,他終於清楚得不得了他要怎麼樣的被愛,但他此生已來不及擁有這樣的一份愛。說不出口,也沒有力氣說了;他慈祥的眼睛靜靜的看,沒有牙齒的嘴裡靜靜的笑,就這樣子了。

談到心臟的問題,害怕的程度沒這麼高,「不捨」的程度已經超過害怕。不捨的原因是因為它明明已給我這麼多警告、這麼明確,我腦袋那個畫面已經成形──那顆因為什麼原因跳快一點的心臟,只要跳快一點,血液就卡在血管,不通徹,阻塞,但我現在還不動,都是因為一個振興醫院800切「沒事」的報告還有心導管的致死率兩件事,那真的是捨不得。這時候我覺得我又更知道我需要什麼樣的愛,來度過這一段。

昨天,你從朋友那邊確認了一件事,你的口吻是發現了什麼新鮮,我聽進來卻變成非常非常的驚駭───那是關於某人曾經「整過鼻子」的事。一開始我不相信,因為這是一個相處了這麼久的人,我怎可能沒發現?但你拿出照片比較,還有一張鼻樑內明顯有一條硬物,我再回想整理各種脈絡,心中發毛,幾乎癱了──我哀叫不出來,只能在心裡哀,我的天真令自己生氣。這也再次證實,交朋友,一切沒事,一旦步入更重要的合同,比方說聘雇、或婚姻,就會進入一個充滿「騙」的地處,因為一簽下契約,刑法或民法接管,從此以後彼此除了感情,還有其他的「需求」存在彼此之間,因此,必須用欺騙來維持,才能滿足自己需求。而且,由於那些全都是絕對不許戳破的謊,所以它們會被(當事人)死命的瞞著(對方)非常非常的久、非常非常的牢實。這讓我心寒到地底,天下還有誰會說真話?我看,只有離開後、還沒有新的,已經無牽無掛,那才是真話。這讓我起了更多警覺,和鄙視。

早上我這麼嚇了一次,消不去,過了兩小時,為了查證此事,我拿出小時候的照片,拍給你和朋友再看一次,你更確認的說:「百分之百確定,鼻子有整過。」你無法理解這有什麼了不起,那些都是歷史了,為何我覺得這麼恐怖?恐怖是因為,這麼大的事,代表著她的個性,和她這些年所隱瞞的許多事……當時年輕,居然如此不察,回台灣,如此天真,該小心的都不小心,就讓人進來我的生活與未來。人生只能活一次,真正的prime time的人生也就只有一次,30歲只活一次,我卻讓這樣的一個人長驅直入。回想我這些年看過的不合理處,如果早知道對方是那樣的人,一切就愈來愈合理了,都是我啦,一直是我,眼睛被矇住,連鼻子都看不出來,我真的是一個沒有救的白癡了。

覺得寒心的是,或許,從最初一開始就已經不很在意我這個人了,一開始就可能想好要搾乾之後馬上脫離,所有的動作可能都是準備好的,回想起來,所有都make sense了。我面對的那些欺辱,根本就不是社會的趨勢現象,那些都是一開始就設計的,不是社會影響的,是當事人本來就抱著那樣的心,做出來的事情當然都會是那樣子的了。到了最後,要走了,就顯現出最「自然」的那一面,兇惡又凌辱,然後,帶著所有的秘密完整一個人離開,留下殘缺的我。

抱歉,我沒有準備好要接受這個事實。那照片實在太驚人了。今天抱著這樣心情,完成文章,點了早餐,點了午餐,身體不太舒服,我的天,今天一整天心臟真的都是酸酸的,整個身體腫腫的,然後,肚子痛,主要是一直發冷,不是發燒,只是手腳冰冷,多是因為剛剛知道的那個「秘密」,到下午兩點多你再次提醒我,今天怎麼還沒上日記?沒錯,我嚇到連日記都忘了。我動作變得好慢,我想,我一定還遺漏什麼事情,一定還遺漏什麼事情。

本來要買黃金的我,看到金價剛好來到七年新高,扼腕當時沒在疫情剛進入美國爆發時入手、動作不夠快。之前股票崩盤、金價跟著崩到1400元,我還愣了一下,亂世當中,金價怎會往下掉?現在,它果然漲回來了,大家意識到疫情不只是一場疫情,後面(可能)還有得慘,於是,(黃金)這個避險工具再次起來了。我查了一下,歷史最高金價在2000元多一點,現在也蠻接近了,如果現在買,它又掉回1400,那我就面臨近20%的跌幅損失,我要不要?

現在有兩位VIP夥伴(同學)還蠻積極的,我也加快了訓練,積極出更多功課給他們,問題來了,要做圖,該用什麼軟體?什麼App?想來想去,我覺得「做出來」最重要,決定請他們直接用最簡單的PowerPoint就好,我想,重點不是在用最專業方式解決,而是「先求有,再求好」,希望大家一個都不能少,如果因為太難而灰心喪志,就沒了。

當然,鼻子是否真的有整型過,我可能永遠都無法百分百確認,那,今天過後,就讓這件事情跟著回憶慢慢的淡去吧。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