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刻意穿涼一點出門,不想承認今天早上溫度這麼低,才12度。涼風是蠻可怕的,但陽光曬過的,走過去就身體暖了,送女兒上學再慢慢的踱回,面向陽光,跳著回家,覺得不夠,到旁邊早餐店買。早餐店都是有醣(澱粉),整個menu只有歐姆蛋和荷包蛋可以點;每次都為了避開澱粉,早上吃了三顆蛋。

到了中午,心情慢慢增加,體力慢慢減少,寫一篇文章,再寫第二篇,然後第三篇,每篇之後都會休息,休息後想辦法說服自己繼續走,通常是一杯滾燙的熱水,今天就這樣子用電子壺加熱好幾次,喝了好幾杯燙水,然後再寫第四篇、第五篇。真的在12點過後沒多久就寫完了,你還在廚房裡面煮飯。

這樣,上午幾乎完美,從前還在上班的時候,早上到公司到中午放飯,怎可能有這麼高的效率呢。而現在,一個早上,我就做完一天份的工作了。在這個島上,我坐在家裡,已用文字和好幾百個人做了一遍溝通,腳跟動都沒動一步,汗水流都沒流一滴,我很高興已練出一套完美的早上時間管理。可是,still far away from being done,到了下午,心情會突然崩盤,通常是回來看到數字不佳,回應不旺,身體又累到極致,雖然外面陽光升到最高、光線拉到最亮,甚至訊息也大量的傳到手機,叮咚叮咚響,大家都熱鬧起來,不過我的手腳越只有來越冰冷,我對著螢幕發呆,怎麼做?怎麼做。真難。

難什麼呢?我不得不做這樣的事業,因為離婚後獨自撫養孩子,只能在家,用寫作的方式,它就是唯一的事業方法。從前我寫作都寫免費的,寫部落格寫了10年,從沒想過要收費,現在不行了,得拿出我壓箱的家當出來賣,我決定,反正我再也不回去廣告公司了,我可以把廣告公司那一套全部都拿出來教大家,我怎麼跟客戶拿錢,完全不怕被人學,也不怕小編來搶,這些都是舊物了,送回收,作最後利用,善行大放送,把這個業界全部打開,讓其他跟我當年一樣的人,尤其被迫陷在家的爸爸或媽媽,學學怎麼當小編,在家裡做。

弟弟看我在做的,引用一個字叫「Indie Hacker」,他說這是一種「一人創業」的概念,一個人做startup,做個小軟體,以SaaS會員訂閱制來賣錢,而我也是類似,只是我不寫程式,而想辦法將我的知識與影響力不等比例的無限擴大,scale上去。以後,任何一種人(不需要一定得會寫程式),只要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在家做出一個獨立的事業;不是買賣商品,不需要寫程式,自己一個人就夠擴大成一間公司的規模。我現在的狀態(離婚後必須照顧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哪裡都去不了)不就是天生要做這件事的嘛!

我給它一個美一點的文詞:「Singular Scalability」,中文直稱「一人量產」。只要給我一條網路線,這顆頭腦完全沒阻礙,幾乎不用站起來,坐在桌前就可以搞。不像有些人要出門拍網紅影片,我就坐在同一處,單單靠想的,就可以產出產出產出。從前一個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他們所謂的一個人,只是從螢幕上看起來是一個人,但外面可能是一個團隊,前面一大堆業務,或者圍著吱吱喳喳的小助理,至少也有活動場地,可是我這邊真的只有一個人,去試圖做出一整個團隊的成效,好處就是,原本應屬整個團隊分潤的業績,全讓我自己一個人賺走了。對於一個離婚之後獨立照顧兩個小孩的單親爸爸來說,這真是最好的工作了。

下午刻意早點停車在校門外,把握好難得的時間,在車上成功睡著了10分鐘左右,睡得飽飽的了,還做了夢。

晚上煮這一頓飯,必須說,非常的辛苦。我心理上是不甘願的,那,為什麼不喜歡煮了?從前我想給孩子看到一個全能的爸爸,離婚後,他們的生活不打折,這個爸爸(我)是合格的。但,當我沒有這個需求,而外在的壓力(事業)一大起來,就軟掉了,後來還是想辦法弄出了櫻花蝦高麗菜、洋蔥魚板、蛋炒花椰菜米,還有乾麵,可是,鮮蝦忘了弄,魚也忘了弄,櫛瓜忘了弄,蕃茄忘了弄,孩子等於吃素的晚餐,不過,四道菜還是讓小孩吃得蠻開心,高麗菜被吃光光。

出門載哥哥回來前15分鐘,我心裡煩躁到了最極頂,什麼都不對,什麼都不對。聲音一直刺激到我,妹妹玩手機停不下,我勸止,她大鬧,爆裂耳膜的驚天大哭。我買WPForms,這是一家很會push收更多錢的新創公司,我都已經加購了,輸入激活碼,卻無法啟動,氣急敗壞地寫信給過去。電腦才用一下就從100%變成62%,快炸了,我試著靜下來,試著靜下來。妹妹無視規定繼續玩手機,圖片一直一直不間斷的傳到LINE群組,小朋友就是這樣子,每秒傳好幾張連續一分鐘不停,我生悶氣,叫妹妹在家乖乖我自己出去接哥哥,我想我也是給自己一小段休息,快調整自己,不能讓孩子不舒服;離開那個高噪音的環境,我得以稍微換一下血,讓寧靜來按摩我的躁動,躁動的根源是什麼?是著急。急什麼?急著不能接受的失敗,急著不能接受我再不成功。我今天滑摔了手機三次,今天狀況真的不太好,女兒又無意透露她被雙胞胎姐妹限制不能去上廁所,警告她再告訴爸爸就會被揍扁,我氣到極頂!

晚上我終於靜下心來寫了一段,我覺得蠻可以代表這段日子心境的話:

「我並沒有不喜歡權威,我常常願意向權威低頭。我只是覺得對於『頭上有老闆』這種事情一直無法忍受,因此我的工作換得很快,一個跳過一個,最高記錄只待了三年,其他都只待幾個月。然後我決定回台灣。

回台灣做什麼?就是要找到『理想中的生活』,理想中的生活一定不是頂頭有個老闆,所以我當然就是一直創業、一直創業。是的,從畢業以後,我就一直想要成為矽谷型的創業者。

因為,理想中的生活,其實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我只知道,上班的生活,一定不是理想中的生活,所以我才會去創業。我不想讓我的寶貴時光,花在另一個人、另一家公司身上,我想為自己做事,我的時間就是來發揚光大自己,這對我來說才是一份有意義的……呃,工作。

人就是這樣,念力很強,心心念念到最後,一定可以當老闆。我在三十歲就當了老闆,還蠻有天份的,保守的我竟很快就搭上了風,飛起來了;經營一間小公司,親力親為,愈做愈大,我終於有個像樣的辦公室,坐在裡頭,看著窗外城裡美景。但,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不。中午吃飯結束,同事還沒回座位,我生起悶氣;到了下午,客戶打電話來抱怨,我又生悶氣。傍晚,有個員工來遞辭呈,我驚慌……這時候家裡打來,兒子發燒,叫我趕快回家。

我才終於發現,不對,創業,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創業之後,我在家的時間更少了;以前我是上班族,我可以混,可以翹班,可以出去拜訪客戶後直接早點回家向老闆偷了幾小時,也可以坐在咖啡廳發呆,但自從當了老闆,我必須以身作則示範給員工,變成最不敢打混的人──唯一不錯的是,賺了比上班族還要多很多的錢。

所以,什麼才是美好的生活?今天終於想起,那個每次到了晚上就想回家的我,出去外頭住一晚也想家的我……我希望我的時間,是百分之百的在家人身上的。那是絕對值得的,是每個人最自然的、最美好的人生。人類自始,就是那樣子的,只有後來工業革命,人類的家庭時間就被剝削到只剩晚上幾小時,以及週末兩天了。

要繞這麼一大圈,才終於知道我所要的理想的生活,而還好,我還蠻幸運的,聽到很多40幾歲就離世的人,他們可能還不知道自己要老闆、不要老闆,他們都等不到真正在家的那一天,還好,我等到了。」

我等到了在家的生活。這就是我應該要從今天開始誓死悍衛的,我永遠的生活。

原本已經躁累的我,就這樣笑嘻嘻的想到午夜超過了47分鐘,才上床睡。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