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讓我有時間想一下後疫情時代會發生何事。聽說日本首相打算花220億美元幫助日本企業移出中國大陸,美國也有官員提了一樣的計畫,相信大家此舉只為了避開風險,什麼風險?近期看來是疫情第二波重擊的風險,但遠期來看,是不是大家對中國大陸關係轉惡之風險?CNN說研究證實新冠疫情期間,全美國「反亞」言論增加,許多是暗藏在網路裡,一般看不到也聽不到,但它激增就表示美國人心理的變化,另外再看到,美國本就貧富差距大,這次疫情黑人致死率特高,他們在說黑人與西語系的弱勢正急速擴大,加上失業,無法遠距工作(他們都不是知識工作者),這些人將變成「反亞」的急先鋒,因此,接下來的世界局勢,有可能變成完完全全的「China-bashing」,這讓人非常的不安──但如果確認局勢,就知道該怎麼做才不會不安,下週我每天出門一次一定要趕快安排到銀行去買黃金,該辦的東西趕快辦一辦,別再拖了。

對於目前的事業規畫還算喜歡。在我人生這一天,彷彿回到我人生的2009,當時剛好也是景氣差,離開前工作,必須創業。我在這個月(4月)的現狀,是我已經確定了主題、確定了方向,還確定了方法,程序次第都已經列出來了(三階段)。我策略還挺妙,先將我最拿手的「接案」拿來教C端怎麼對B端,幫大家賺錢,然後是教C端怎麼面向C端,再來是教B端怎麼面向C端。說實話我一直不擅長經營C端,但我對B端實在太熟練、能單打也能管團隊、十年經驗,對我來說,天下沒有中不了的B端案子,真的,但我在C端一直沒成效──起初很多人認識了我是因為他們全都是知識份子,但知識份子不是C端的全部,我無法像台灣的網紅那樣這麼接地氣的打中大批的C端,不過,如果是走訂閱制,並不需要打中全民C端,我須針對一小部份讀者的需求即可。這事業適合我,因為它不需要出門,過去幾個星期我比以前更坐定在家,產量爆多,很適合離婚後獨力照顧兩個孩子、哪裡都去不了的新任單親爸爸我。

早上先讓孩子上日文家教,第三次,也學了第三批的五十音。送孩子出門給前妻後來找你,過我們的例行可愛週末,你弄了美好的中餐,到了下午天氣都還溫暖,我卻累到出不了門,將這星期的疲憊,用了一小時時間先全部睡乾淨了,我們這次也一口氣將Netflix的爆紅紀錄片影集Tiger King,從第四集看到第七集全部看完。上次我們才看完那精彩的第三集,看了Carol Baskin的secret,然後從第四集開始加入一個新角色Jeff Lowe,繼續精彩,他是個被關過的,愛派對,搞女人,新老闆帶入新班底,都是前罪犯,反正最後的結局,雖早就知道,但看完後仍一片悵然(這紀錄片看似公平「紀錄」,其實剪輯的過程中已為觀眾思路導引出一片悵然了),那悵然比我想像的還要巨大───Tiger King Joe Exotic被抓去關了,從沒坐過牢的他,只是特立獨行了一點,而他身邊都是坐過牢的人、還有疑似殺害前夫的,都沒有被抓。而且Joe被判了異常重的22年徒刑,其他人通通沒事,這下子,美國觀眾開始一票同情Joe Exotic了。我也因為這結局,看完之後還呆坐悵然許久。而精彩的是,紀錄片從五年前開始一路追蹤,錄下這些年的變化、這些人的成長,還見證其中有人自殺死掉,我了解到這種新型態的紀錄片實在是厲害的新世紀產物,它完全一開始的時候不讓你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讓每集都有一件新鮮的驚駭發現。而最後讓我學到的,是這些人的「彈性」,他們搞生意,是沒有極限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影片,就是因為他們時時刻刻都在錄影,你會了解到原來他們談合作、畫個餅,都不需要付錢的,一旦對方上鉤,被錄音,就當作勒索的對象。他們建立他們各自的「王國」,思慮都是非常非常有彈性的,才可以從零將一切都建立起來。

到了傍晚轉涼才想辦法出門,已經飄雨,暗了。打開車子天窗都不夠亮。這次到基隆我已不需要導航,當你開始熟練怎麼走到一個地方,走起來就更輕鬆,風景更漂亮。和宜蘭比起來,基隆不是一個台北人會一直想去的地方,為什麼不?它可以如此接近海,台北人的祖先最初上岸處不少都是從這座東北方的海港,那為什麼基隆給人的感覺就是狹窄不絕、陰雨不斷?其實它不應該只有這些。有一天我們離世,那長眠之地也愈來愈像都會在基隆附近,台北城七百多萬人口的骨灰的最後落腳處可能都會在基隆附近,實在太多的靈骨塔,都在七堵,金山、基隆,我們家的也從景美(那年代應該是偏遠的城南)來到這邊。基隆會是值得我們開始喜歡的。

1號高速公路走到最北邊,過了1號出口不下,還有一個0號出口,過了山洞,高速公路馬上接上幾條老舊的窄橋,分岔出去,帶我們轉入市區的各處。我們選了最直的,沒多久就撞上海岸,左轉是熱鬧的車站,右轉可以往東海岸,前面就是港,所以沒有漂亮海灘,只有船,可是在晚上時間看不到凌亂的港樣,只有一個寫著基隆英文的燈,最後一個「G」拉得特別長,是「Long」之意嗎。這裡有超多的公車,公車亭是台北的五倍長,我臨時停車在這裡等你買滷味,後面的大車引擎和大燈讓我這輛又小又薄的小車感到威脅,這裡的老廟理所當然的特多,融入在小巷和店面之間,包括我停在前面的這間。

港口可以很複雜,有郵輪的,有貨櫃的,有軍事的,還有很多我們不懂的,晚上又暗,買了滷味的我們,車停在港口旁,一人一個從家裡帶出來的竹做的厚托盤,熱燙的塑膠袋放在盤上,盤子再放在腿上,用家裡拿來的乾淨筷子,這就是我們因應新冠疫情的「車內野餐」了。旁邊的圍牆還有牌子寫入侵會被懲罰,但我們也只有這裡可以停,只有這一段海岸可以勉強看到外海點點燈火,不然基隆這邊塞滿狹窄高架橋,我們在橋腳下轉來轉去,全都是車子勉強擠過的單行道,像沒住人的陰森迷宮,別說是找到一個可以暫時停車的地方了。今天都是你下車,我都在車上,開始是綿綿細雨,後來下大雨,吃滷味,聊天,再吃基隆的李鵠餅店,聊天,再喝可樂,聊天。你給我一個很好的建議,你說,我很容易被嚇到,因為害怕而不敢做大事,容易被框住,譬如在婚姻中就是被前妻框住,一框就13年;你鼓勵我,沒有任何把我框住。

看了賈伯斯大女兒寫的《小人物》(Small Fry),我應該像很多讀者,其實不在意她是誰,只關注她和賈伯斯臨終前的互動,因為那個Palo Alto的房子,最終到底發生什麼事,都是大家很好奇的;從這位一開始就離異的大女兒眼下,可看到即將臨終的賈伯斯最後如何的放不下,感到抱歉,流淚,和大女兒說owe you one一次再一次,並說如果可以重來希望相處更多之類的話,也證實了你引用醫師侯文詠說過的,臨終的人講的都不是錢,也不是事業,而是「關係」。全都是關係。那我在想,我都已經準備這麼多日記了,關於關係,要怎麼先準備好?

賈伯斯原來是在2011年10月就過世了,現在已經長達九年,可是我總覺得他好像才剛剛死而已,驚駭著時間過這麼快,也對,當時還是iPhone 4 Steve,現在都要iPhone 12了;可見對一個死掉的人的印象,是在不同的時間軸上,可能一個人已經過世了一段長到根本足以讓人出生又死亡的長度,我們從沒遇見他,卻會覺得他好像才死了沒多久──只要他夠出名的話。

晚上感覺到「點子爆量」,對現在做的,開始又有了更完整的認識,是近期以來最完整的。現在是晚上11點,明天不用寫文章,夠放鬆,也可能是因為晚上吃了非常好吃的滷味,和你分享吃了兩份甜點,還喝了一半罐的可樂,看了Tiger King、Small Fry,我很想利用這時間好好的大跑一趟。我曾是網路趨勢觀察家,但現在的我,可能只是一個單親爸爸。不必工作,可以待在家裡,但是也必須面對家裡的這些,這反而是大家最好奇的。說實話,我的人生對其他「正常人」來說也是一個Joe Exotic,不是麼?

紀錄片看上癮,晚上和你一起再看了一部半的Netflix紀錄片,先看我喜歡的安東尼羅賓的I Am Not Your Guru,普普,教了我辦一場活動,一個講者(安東尼羅賓)如何藉由選一個觀眾對談而立刻的引起大家的亢奮和注意。但我也再次記得,和我2006年寫部落格以後一起帶來找我的幾百場演講生涯,是多麼的失敗,我應該繼續待在鍵盤上而別再肖想上台去創造任何moment了。第二部紀錄片《FYRE》就真的又超好看的,就是那場失敗的豪華音樂節,非常詳盡的紀錄了這個APP創業家,明顯是個性上的暇疵,好好的APP不經營,竟習慣說大話,還一路堅持到最後在大家面前整個狂洩失敗、造成我完全不敢看的後果。而此創業家被假釋期間,竟還敢再搞一場,在攝影機的面前,實在太可怕了。看了這個,再加上前陣子看的Elizabeth Holmes,我突然對新創界有點發冷,原來他們都是這樣子的人,難怪我一直無法在此成功。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