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一顆生蛋,離婚後就破了殼、打散在鍋裡,所有的所有都打散,許多是心理,原本的規劃、原本的感覺、原本的志氣,我正想辦法將它們重新聚合起來,過程中,順便急著先加了調味料,因為我並不希望它是勉勉強強慌慌張張的被聚合起來,希望它聚合起來的那一天,立刻就成了一道好吃的蛋料理,直接就可以熱騰騰的上桌的,讓大家看到了我再次登上高峰,看出我過往這一年(今年六月實現)或一年半(明年一月實現)原來就是在搞這件事,原來我就是在忙這個,這麼精彩的一盤蛋。

十一年前的2009,我就是因為急著要收入,在咖啡廳見了幾位「大哥」被啟發後很自然的就開了一家公司,開始賺錢,但我心中並沒有太滿足。而現在這盤蛋料理所加的調味料,絕對不是B2B,絕對不幫企業OEM,我已決心把這盤蛋料理炒成另外一種炒蛋,不是我曾熟悉成功過的,一旦成功,這盤會讓我人生絕對值得;它可能不是賺最多錢,但它會讓我人生絕對值得。

我也搞不懂為何早上突然又決定開始弄早餐給孩子吃,應該因為突然想到哥哥今天要段考,希望他吃得營營養養的去,所以先弄了三色豆,他向我說明老師說過三色豆是戰爭的產物,熱量高,莫名其妙至今大家明明不喜歡吃卻還在賣場熱賣,還有「阿爸蛋餅」,這次蠻成功的,哥哥吃完,妹妹也吃了。

今早文章卻失手,特別的安靜,沒有回音。當我更了解我讀者填表的情形,我更領悟──現在還遠得很,還得繼續找破口,一切沒這麼簡單!我是對著一個已默默累積半個月的名單去發信的,都只這樣子了,實際表現更差,我鼓勵自己,如果連這樣都可以達成目標,那我一定可以幫助任何人用同樣的方法成功。

謝謝你今天中午,因為知道我喜歡吃觀世音素食,居然弄了和它很像的蜜汁豆腐乾給我吃,醬燒和糖煉得真的很像,加上鮭魚,和兩盤好吃的娃娃菜與素食蒼蠅頭,我也真「專業」的準時在12點多5分鐘完成今日寫作三篇大文,但今天我要做的不只3+1篇,而是3+2篇,也蠻成功的,最後一篇沒花太多時間,我會慢慢的固定整套模式,順便記下今天就是第一次完整的3+2篇總共五篇文章全部一起上去。想一想,這樣的寫作,有什麼意涵?有什麼不同?以往的作家、記者、部落客,一定是某種公開寫作,寫在報上被印出來,寫在書裡被印在書店,寫在網路上公開留存,但我現在的寫作模式已變成「只對一小撮讀者寫」而且是「封閉且頻繁的寫」,外面看不到,也沒有一處全數保留,是非常奇特的新媒體做法,門檻高,手法特殊,不過,主題(教人接案)是否適恰我倒不再如此自信。

每日要出門一趟,今日是午后開車走,太陽出來了,今日全台灣只有一例新感染,我開始有點感覺,這次疫情的防衛上,台灣真夠幸運,案例這麼少。所以當我寫文章的時候,我心裡是往那個恐怖的大感染的未來在寫,連我自己都意識到這樣的寫法越來越沒有說服力。雖然台灣人還是戴著口罩,但心裡感覺完全不像其他地方沉重,而且,現在住在這島上的人的情緒似已被漾起來,成為「台灣」這兩個字的「粉絲」,好愛它,好愛現在的防疫,好驕傲………這已經不只在醞釀,根本就已經繁花錦樹,花開了整片滿山滿谷!面對同一個疫情,全球所有官員都變成英雄了,所有的民眾都變成粉絲了;我現在才終於有點領會這一切什麼走向──2019年之前,知識份子愈加厭惡政治,因為政治表示國內,國內就表示國界,太深的國界就是反全球化,因為全球化世界大同,應該是沒有領導者啊,應該是無國界的網路線啊,應該是人人皆同等啊。可是,疫情讓政治回來了,各國都開始喜歡眼前的政治家,從市長喜歡到部長喜歡到總統,跟著回來的是(我沒想到):正面回來了、積極回來了、樂觀回來了,批判,少了。所以,我向來拿手的批判人性之文章,現在就相對沒有市場了,這很像在一場勁歌熱舞的快歌當中的派對,突然間在唱一首哀傷的歌,那樣的不受歡迎了。但,要我變成這樣的「粉絲」,我看我這輩子不可能───或,真的不可能嗎?或許,一個月後,我也變了。

來淡水找上週搬過來的爸媽,馬路走上最後一段河岸,其實很快就到了爸媽的大樓。淡水真的不差,蠻乾燥,四面八方窗戶都可以觀景,也有足夠的風灌進室內,沒有一處不新鮮,且,什麼都大,桌子大,地板大、風景大,爸媽擺了滿桌的下午茶,熟悉的水果(木瓜),不太熟悉的下午茶碟子架,熟悉的書放在不熟悉的整片的滑動式木櫃裡,媽媽全都整理好了,另外也不熟悉的是、在我們家很久再也沒感覺到的一種悠適感。那種感,只見於以前全家都住在加拿大溫哥華時期。爸媽也說,南港太急發展、台北市邊陲,那地方已不適合居住,又貴又小,又醜,沒有景。我們當年跟著時尚,搬到南港證明我們事業到了頂高點,卻忽略了我們有多麼需要寬廣的地板與開闊的風景?沒想到,今天,從淡水高樓看出去,以前溫哥華的感覺回來了。我還以為溫哥華Kingsway上面的高樓落地窗大房,只有那地方才有,沒想到在淡水也有這樣一個地方。住一個星期,以為爸媽會後悔搬這麼遠?絕對沒有,因為我也喜歡這裡。多特別的午後之風,溫暖的,不熱,帶著陽光的味。我坐著,竟然不知道要走,許久之後,才又下了二十幾層樓開車回到對面要回城內的方向,你站在輕鐵站前,拿著一杯陪你一兩個小時的咖啡。

今天不只是到淡水探望父母,回東邊後,也去補上健保卡。你說,在淡水真的讓人不想回家了,還是得回來;我則發現心裡巨大變化──當父母已不在家附近,其實我也不必要住在這個「家」了,住哪裡都可以了。今晚我們又上網找了幾處可能的四房房子。

下一幕,我已經呆呆的佇站在校門口鐵門外,身後面是很多家長,他們還有很多力氣互相聊天,我則呆了,站在那,可能今天已用完所有力氣,我只看著前方,前方一整片的大堂,大概有200個小朋友吧,小小的人,蹦蹦又跳跳,有互相推擠開玩笑的,有背著樂器的,穿著各種社團制服的,慢慢慢慢地向校門口靠過來。但我們家妹妹不知何時已站在我身旁,我竟沒看到她。

晚上第三次上電腦繪圖課,妹妹的電繪板剛到,你幫它裝好驅動程式;明天哥哥還要考第二天的段考,在旁旁聽,沒有心念書。我考他,他很可愛,Perfect拼成Prefect,又改稱Prafect,然後猜對是Perfect但我質疑一下他又改成Perefect。我再考他第二個字是Practice,他拼成Pretice,錯了a,少了c,我整個頹掉了,不知道為何他的動力這麼差,不念,又不願轉往學其他。

開始領悟到,今天的成功,充其量只是第一天完整的建立了一套3+2的文章寫作模式,這模式可以拿來寫任何我能力所及之文章,但至於什麼是有效之文章,還不太確定。每星期五天的寫作,好像游泳,一次憋氣就要游五天,到了第四天(今天)和最後一天(明天),終於要成功完成了,當然很愉快,周末來了,我要好好的來想想如何調整。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