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麼讓妹妹吃下眼前兩顆好吃的巧克力麵包?一顆烤的,一顆微波的,她看了仍皺了眉,我不放棄,在旁敲鑼打鼓:「這是米塔(麵包店的名字)第一名的麵包喔!所有媽媽都在搶購!一出爐就全部搶光(開始想像一個不存在的畫面)!看!這味道就和妳喜歡的巧克力熔岩蛋糕一樣熱呼呼的……。」一連串我即興發揮的廣告詞之後,妹妹終於勇敢的咬了幾口,吃到內餡,她表示:皮不好吃,內餡「還可以」,還被麵包裡的熔岩燙到。我回到廚房整理,轉頭瞄一眼看到她已在吃,心中欣慰不已。

本應胃口較好的哥哥,也是從小養成挑食,離婚後由我接管孩子家居生活,我就辛苦了。我鼓勵自己,若有天我煮的菜可以讓這兩位小老饕的異口同聲讚好,我就真的是絕世名廚了,哥哥對我烤好的抹茶麵包不喜歡(他明明就喜歡抹茶?),臨時問他要不要試試「喜生米漢堡」?我又開始廣告了,它是你老爸(我)早期的客戶,幫摩斯漢堡代工;你喜歡摩斯漢堡,不可能不喜歡喜生米漢堡……講了2分鐘,他才點頭,我馬上弄了一個熱騰騰的米漢堡,他全部吃光,我心裡又高興了一下。

今早再次完成三篇文章,共5722字,但對我的電子報系統有點失望,它似乎沒辦法將信寄到所有人的信箱,有些被歸到垃圾郵件,此時我才發現,寄出去的日記,在我自己信箱也都有一半被歸到垃圾郵件,好吧,正面思考,只要發夠多封的信,一定會有一半送進了讀者的郵件信箱,最重要是繼續努力,愉快的努力,愉快的寫。

謝謝你,寫字的時候,不斷有香味從房門外飄過來,一樣的鍋鏟,一樣的瓦斯爐,一樣的調味料,你就是能弄得非常好吃。早上的水蓮炒香菇和豆皮,每一口都好飽滿,每口都必須閉上眼睛。然後到中午了,你又弄了三樣菜,櫻花蝦高麗菜和乾煎小玉米及小黃瓜等,最大盤的是紅燒三鮮,超讚,但你說稍鹹所以再去混炒了一點高麗菜。實在太好吃了,站起來發現肚子已飽,但就是還想再吃。

車門開,腳板落在這地方,只隔一條河,這裡真有這麼多人?看起來人口並沒有這麼稠密,路上沒這麼多車,沒太多行人,但其他跡象顯示這裡肯定是此城市極高密度的住宅區,因為,今天發現,一條街就有三家全聯福利中心(超市),我拍照拍得都笑了,反而餐廳、小吃店不到爆多程度,表示大部分人口都是菜籃族,想想也是,這附近一小範圍就有高達三間國小,站在兩條互相垂直的雙線道馬路彼此相望,到了放學時間,加上旁邊國中、高中的各種制服眼花撩亂,全部都擠進文具店,台灣近期最讓人注意的夾娃娃機店也不少。這就是他們的童年了,而我忘記為我兒子注意一下,台灣當年是15歲就役男而禁止出國,現在呢?今天的口罩,大家戴得特別緊,可能被外面無所不在的暗暗灰灰冷冷冽冽的18度空氣做了適度提醒,仔細看,老人也出來了,在超市,戴著口罩排隊;我來看皮膚,這裡有多少人是因為疫情而(在外面)一直戴口罩、(在家)一直在洗碗造成皮膚問題?我兩側手背起紅疹,皮膚科爆滿,要等10個號碼。

家是重心,出門是陪襯,已經無法出門太久,一天大概只能出門辦一件事,時間就用光了,今天卻連一件事都還沒做完(看皮膚科)時間就到了,只能先與你一起提了兩袋沉重生鮮打道回府,這大概又是今天or明天的菜,家庭主婦一種無底洞式的迴圈。我算成功的,是的,因為我把我要做的事情融入了每天裡面,今天我還算是完成了我的工作,然後又進入了那個問題:「一定要煮飯嗎,今晚?」說實在我是沒時間的,還有文章要寫,但昨天沒煮,前天沒煮,今天再不煮,就很多聲音在腦袋裡嗡嗡叫了。另,這星期進入某一種「萬事皆停頓」,最近和誰有約嗎?有什麼活動要辦嗎?有社工要來拜訪、有約心理師嗎?好像通通都不重要了。即便這星期好像有一場幾個月前約好的牙醫要看,都覺得,如果默默的不出現no show,也沒人會責怪吧。

我正在試著建立了悠閑和緩慢有規律的時光,難得出現一件令我生氣的事,讓我想加速,快點成功,不要悠閒了。因為又有一個人,在其他群組直呼我姓名三個字,他們平常時候客客氣氣,甚至溫暖,但背後就用上最粗魯的名字叫我,連名帶姓不加任何尊銜,叫「劉先生」都比這個好──我拿這個來激勵自己,以我看到的、我感覺到的周邊,就好,我人生已不需要被這些人打擾,等到我再成功,他們欣賞就好;就像昨天看的那紀錄片所說的,那家人並不相信他們爸爸被謀殺的懸案有一天正義伸張,他們只希望為逝者立上一座墓碑、一場葬禮就夠了。

接妹妹回家,得知她們班上女同學們又在互鬥,她不想隨其他同學集體不理或欺負某些特定同學,於是就被說壞話,傳了全班女生,變成她一直被瞪、被不理,她難過到今天所有麵包都沒有吃。我馬上跟她做了一個比喻,她就像歐洲的「瑞士」,在世界大戰保持中立,誰也不偏,愛好和平。這下妹妹學會了,一直說:「我們要當獨立思考的國家,我們是無敵的。」「我的人生之路還很漫長,我是瑞士,後面還有『蘇同學』在等我。」

當個爸爸就是這樣子,回到了家,丟妹妹給你顧,我來看皮膚科,走一走放風,一定想吃點東西。疫情關係,不能現場吃,只能帶走。我帶了一份肉圓給你,再一碗幾乎乾的魷魚羹要給自己吃,回家後,妹妹好奇的說她也想吃吃看魷魚羹(而她也沒吃過肉圓,就像不知道瑞士一樣,她竟不知道什麼是肉圓),妹妹難得要吃東西,我高興都來不及,就給她,自己空肚子回家,看看還有什麼東西吃。

現在的課都變成遠距的了,但,在家裡,前面是兩個躁動的孩子,雖然躁動表示他們現在正在快樂中,代表我在家裡給了他們足夠的滿足感,但這樣躁動的空氣,身為爸爸又得坐陣在客廳盯著他們,自己就很難仔細聽課,太多聲音在耳邊,很快的我的焦躁度就升到了最高。

耳機一拔,我不能了,必須暫離開;妹妹玩手機超時,她還要打電話給唯一理她的同學,哥哥抗議,然後妹妹現在在打電話了,我限她十分鐘,哥哥唱歌,一直沒停。可想像我們這裡整間房子有多煩多躁,妹妹就是因為今天被排擠,所以得接同學電話,另一同學今天不理她就是因為妹妹昨天沒接她多次瘋狂來電,我不知道怎麼為妹妹排解這樣的同學;往好處想,好吧,至少我這個主要照顧者,目前都「看得到」兩個孩子發生何事,孩子們也願意分享給我、讓我知道。有些孩子,這年紀早已關上房門、不再和父母溝通、不再透露學校事。所以我應該珍惜。

哥哥這星期段考,今天倒數第二天,這回,我已藉大量的「國中生名言」毛筆字,讓他比較「深深實實」了,從最近一週小考,名次回到十名內,叫他趁考前再多壓一點下去,他爽快的說「不要」,我繼續用盡力氣拿各種口吻push push push,他還是要和妹妹開歌唱大賽。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