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寫了一小篇「不害臊之歌」送你:「一個女生願意愛我,愛到我都不好意思,把我盧盧的兒女當自己兒女,煮我喜歡的食物,記下我喜歡的東西,喜歡的坐姿,喜歡的飲料,喜歡的充電線………全都準備好然後補上一句:Am I doing a good job?總是幽默,好像一切辛苦只是一陣風,那麼輕鬆。」

「一點也不輕鬆,這麼有個性又有思想的女孩,凌厲的套裝OL,願意這樣子的愛我,都被愛到不好意思了,每次那個日期,都好像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草地不見了,好多都不見了,不過,愛一直在。」

長假以後的星期一,我覺得我更準備好了,是心態,是眼神。做早餐給孩子吃,又體悟到一招,就是「縮小範圍煮」,只動到小部分的廚具,著重「一定要完成」,明確的時間限制;而我一定要完成的時間,就是帶孩子出門時,結果,真的達到了,真的準時將廚房都收得乾乾淨淨的帶孩子出門,如果每天都能這麼準時,以後我更敢大做一頓早餐給他們吃了!向來不怕辛苦做,只怕它佔我太多時間,我也順便做了自己的早餐,豆皮加蛋,妹妹沒吃完,我也把妹妹的份都吃掉了,韓式炒飯則全部留下來,後來,變成妹妹今晚的深夜點心。

我開始跟著美國一些新東西,比方說Quibi是已經討論一陣子的Netflix的短版;無論我現在多麼躲在山洞、多麼落後,今年總會有新東西出來。雖然我自我隔離來讓自己不要隨便被影響,但我努力的動作是絕對沒有停過的,只要我今年開始緊跟,我永遠會是新的。對我來說,最近的日子,也夠神奇,2019年只有我最「慘」,只有我離婚,而其他人都過得好好的,然後,不只離婚,心臟病又發作,孩子忤逆,社工一直來,不料,翻了一個牆來到2020年,變成大家「一起慘」,陪我一起慘,奧運慶典都延後了,有些人還不幸地用生命賠上了。當大家的今年突然被逼著要陰鬱的度過,我反而被注滿了動力一定要起飛了。

大腦也變了。一個星期前,在某處遇見一個人,是一個小女生,當時我就認出,此人是某人的女兒,我確定,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有哪一個朋友的女兒會這麼大的?又蠻確定是最近幾個月才看過的人。直到昨天和你一起才突然想起,啊,這位就是我們去越南旅行團一家人的那個念台大的女兒。然後,我和你說完,突然又忘記了上週到底在哪裡巧遇這個女兒的,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到現在仍然想不起來。接下來,今早又想到了另外一個人、另外一張臉孔,個子不高,皮膚黝黑,總帶著靦腆笑容,笨笨的,他是誰?是管理員嗎,是哪個爸爸嗎,總覺得我都沒有和他講過話,一定不是很熟的,那到底「他」是誰?早上花了一小時才終於想起來,是家裡附近超商的店員。

中午12點前,順利完成三篇文章。這是第一天如此的完成三篇文章,不再只是兩篇,非常的生猛。算了一下字數,今早的三篇,總共寫了6288個字,其中,電子報是第一次寄出,寄給這些訂閱者,心裡緊張難以形容;才剛剛寄出,電子報系統就回報有5%左右的訂閱者其實寫錯了email,退信了,我就領悟到,這種電子報的經營,一定是得繼續不斷地增加新名單,另外一邊又不斷地寄送(給目前的用戶)───新名單不能停止,舊名單寄送也不能斷。收到第一封,大家覺得我是玩票,懷疑我是不是認真,到第二封、第三封、第100封,就會知道我是認真的,而認真的人,大家會生信心,可以一起成功、一起當夥伴賺錢。寫完以上文章,我更有一種感覺───這是近期第一次,我「完備」了,事業準備得更完整了。

帶著完整的自己,淋著微雨,走來工作室,但你可能也發現今天的我不太一樣,神色嚴肅,就和社區樓下一樣,為了防疫,報紙跟椅子全部撤掉,一點也不剩,居民別想在此輕鬆。我的表情也顯示我現在是「什麼都撤掉」的嚴肅備戰狀況,連Netflix的「Tiger King」第三集都沒時間看,叫了鐵板燒,菜不多,也不怎介意,只求趕快回到電腦,趕快寫這星期的文章存糧──我向你說明了一下我經營電子報的方式,你也覺得,我如此安排是否繞了太大圈、太多層?但我想,只有這樣,才可以緊緊的抓住,每一步都在累積而不是矇中的。累積是最重要的,我心理上非常喜歡累積,我想試試看這個累積的方法,訂閱本身的概念也是累積,不是嗎?

灰色的雨中,難得搭車出來,順著彎曲的架高道路,轉個彎就直達城市的心臟,這是一間代書事務所。我實在不喜歡這些文件這麼難辦,實在很不合理,對於一個離婚的人,他們竟要求孩子父母「雙方」的護照和身分證「正本」,這不就是找我們麻煩嗎,好像我這種人就一副應該被懲罰一樣。來到公證處,竟被退貨,要我再去戶政事務所印出真實的離婚協議書才可以。我好像白癡的在雨中搭黃車疲奔,氣惱不已。

不過,當我下車,短暫的走在這條「台北華爾街」上,其實感覺很怪。最近一直待家,走出來才發現外面和以前一樣,但我卻已經「很不一樣」;對其他人來說只是兩星期、三星期過去了,但對我來講好像已經換一個靈魂。看到以前辦活動的照片,想像一間會議室辦小編和粉絲的見面會,那是我在自己文章寫到的一個情境,寫的時候我這個作者的心裡都覺得那想像的畫面好詭異───詭異之處在於:一群人沒戴口罩卻聚在一起,這麼多人,同在一間房間。真的沒錯,很多觀感是永久的改變了,心已改變,個性已改變,脾氣已改變………坐進計程車,後座車窗被我先開了一半,這時候,戴著毛帽擋冷風防頭痛又一直伸頭向窗外看的我,突然間被一顆超大的雨滴、順風打進了眼睛,痛得我反射動作的全身縮成一顆球。這感覺不像點眼藥水,因為我又想起這一粒雨滴,會不會藏有什麼?

還是辦好,趕回來了,離接妹妹5分鐘前回到家裡,1分鐘前車子穿破雨幕抵達了孩子校門口。為孩子買好麵包,載著剛放學的妹妹再次往城中走,在你遠端幫忙下訂購了摩斯漢堡和茶飲料,我車子到的時候他們已經都做好,拿了直奔哥哥學校。忙了半天,我的獎賞就是我早到了15分鐘,得以在車上打盹10分鐘,妹妹看書;哥哥來了後,給他先戴上塑膠手套、噴了酒精,他開心的吃了起來,等到我們車子又再回到山腳下的時候也早到了15分鐘,讓哥哥可以很從容的下車去補習。

晚上哥哥補習,妹妹一人寫功課特別安靜,我也得以休息的在旁邊敲打日記。我晚餐可以忍住不食,但Netflix無法忍住不看,配一大瓷杯的熱水,我看了「Tiger King」第三集,這集確定是最精彩的,因為它已經不是在講老虎,它開始講一個人,和她可能犯下的謀殺老公之罪。這真是紀錄片的威力,不是麼。我猜這個紀錄片導演剛開始拍的時候,並沒有打算這樣子的,但一邊拍、一邊知道更多內情,就直接往那個方向做下去──而紀錄片導演為了「導引」當事人去接受拍攝,真是非常危險的撒了謊(據當事人說她一直以為導演要拍的是大貓老虎的生態圈,怎會想到最後是在拍自己謀殺老公)。美國真的無奇不有,不只這些圈養老虎的人,還有這些不要命的紀錄片導演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