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了印度電影《Pad Man》,極有啟發,你選的電影,總是這麼好看;我們總在睡前看,看完後都震撼到原本昏昏欲睡的變成無法睡了。Pad Man在講一位印度社會企業家,出身窮村莊的鐵工,看到自己新婚太太及姐妹們為了月事困擾,當時全印度由於禁忌竟只有18%的女性使用衛生棉,衛生棉因此非常昂貴,而主角竟然自己製作了簡單又便宜的「衛生棉製造機」,給女性們創業,打入所有不敢談此事的村莊;這電影清楚的描述一開始主角如何摸著石頭過河,受盡村人嘲笑,家人因此蒙羞……此電影最好看的是主角的愛情,妻子被娘家人硬拉上車回家鄉,對主角用盡侮辱字眼,主角卻堅持夢想(這段特別有感),然後主角遇見了IIT教授的女兒,上流社會聰明新時代女性,由她幫忙將此機器弄對方向、得了發明獎、到聯合國演講、TED演講,最終這女兒愛上了主角卻只能放手,兩人搭了長程飛機返回印度,主角回到了村莊,妻子也回來了,所有都洗刷了。

對自己的啟迪在於,市場需求是軟性的,必須下對了藥、用對方法,它就會如水一樣的萬種形狀的接受所有的你;但若用不對方法,則市場就變成石頭,全部的人起來反抗你。不過,要找到那種讓市場「如水」的方法,只能靠堅持,且會被石頭給狠K好一陣子才會一切過去,但那鼓堅持,傻傻的模樣,是有人會看到的,一定有人會看到的。我想如果現在還在奮力做爸爸事業,這部影片一定給我更大的衝擊,但我現在要做「在家工作電子報」不也是一樣麼?

今早努力趕寫了兩篇Q&A文章,用聽寫的,一下子就寫了一大堆字。想起幾天前和妹妹的對話,我向她炫耀爸爸每天寫5000字喲,以後要寫7000、8000字,妹妹淡淡的說:「那是因為你都用唸的啊!如果我用唸的也會寫很快!」我莞爾,沒辦法反駁,也是,從2017年那年暑假我在舊金山沿5號公路開車到溫哥華,因為沿路想一邊開車一邊寫東西就「發明」出這種聽寫法,打開了寫作者的瓶頸。用講的,比打字還快,不過,其他人不易學,除非能和我一樣快的創造內容,才能將這麼多內容劈哩啪啪一口氣灌入iPhone;如果沒辦法這麼快創造,聽寫只會徒增麻煩,因為聽寫出來的本來就大多都是錯字;如果腦袋夠快,跟上腦子速度,就像海鮮一釣上來就立刻冰存冷凍庫,鮮味冰封,純度高的創意也可以瞬間變成幾千字冰封記下來,一個字都跑不掉。

早上你煮早餐,我拼命寫字,然後你回到廚房,裡面又一陣滋滋喳喳的炒菜聲,然後門又打開,菜又來了,中午是四盤好漂亮的菜餚,看了直流口水,有海鮮咖喱、蒜炒空心菜、還有美麗的煎鮭魚、一整大碗的醬煎豆腐,我肚子咕……了一長聲,然後天啊你還在炒,最後還有第五盤菜。今天,我們說好,昨天已經美好的出門過,今天為了避免疫情,避免再碰到像昨晚在全聯超市碰到的那種沒戴口罩的狂咳大叔,我們今天一定要待在家了。這還是我週末第一次全部在家,在家真的不太容易,但你說得對,現在必須「忘掉過去」(這是大家常說的一句話了),忘記過去的美好,忘記過去怎麼過日子,忘記2019,開始2020──this is the new normal,開始學會在這樣的(宅家)生活得到樂趣。還好,現在我們已經建立一個「堡壘」,成本高,但是完整,你在我隔壁,建立了每日生活的秩序,我產出文章,一切順。外面還是陰雨紛紛,清明嘛,屋子裡開了暖氣,暖暖的,從薄玻璃透進來一點點涼涼的,混合一起剛剛好。光線一直明亮著,外面太暗,裡面的燈就開亮些,空間是整個飽足的,因為疫情,原本生活重心(譬如讀書會)大受影響,人也鬆鬆散散,還要調整的地方太多。

仍有些奇怪消息,偶爾傳來,譬如,Zoom面臨資安危機,英文的新聞,和中文(台灣)的新聞,重點完全不一樣,我看了又怕了起來──一件小事情都被放大來看、扭曲解讀,在在證明我們正身處一個非常不舒服的亂世,實在有害於我的精神健康,所以我要全面防堵它進入我的思考系統。我可以想像,有多少人、投入多少他們的情緒在這些事情裡頭,我一定不要浪費我人生這樣,因為,這段時間過後,該打的打一打,該鬥的鬥一鬥,打倒了也鬥倒了,沉澱幾十年,世界又會不一樣了。我不必身處在清朝與民國交界處,也不必身處路易時期和法國大革命的交界處,我要當作我現在像是一片平坦沙漠這樣子的在過日子,因為我真的就身處交界處,我不要我的人生這樣的走到盡頭。

在家了一整天,當然就和在美國shelter in place一樣,要做啥呢,就是繼續看Netflix,而最近在美國排行第一的「Tiger King」大爆紅,我一定要看一下這是什麼,雖然對老虎沒有你這麼感興趣,看了前兩集,哇,又起了很大感觸,在美國私人圈養老虎者所養的老虎數(大約5000頭),竟已超過了全球野生老虎數(大約3000多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在養老虎?除了地大、顯然有經濟效益以外,主要是因為美國人的牛仔心,而牛仔心、莊園、槍枝背後,又隱含著什麼文化?名字取得很好:Tiger King,這些園主好像一個王,其中一個有三、四個妻,主角也有兩個男伴(他是同志),全美國竟有好幾個這樣的人、這樣的莊園,都賺了一大堆錢,養了一大堆人,擁有好多槍,還互相仇視。

「紀錄片」這種影片模式,為何可以如此迷人,比電影還要迷人?導演只需要引用不一樣的人的訪談,基本上就完成了整部影片所需要的旁白。紀錄片的迷人除了它是真實事件,更有趣的是它用極巧妙的方式來表達了這些事件的好與壞,那些醜惡的,可能就是被訪者,他們言談之中就已經告訴觀眾他們在說謊,他們在誇大,他們在炫耀,他們有詐。換句話說,好人壞人,都在面前,而且好人壞人不像電影是絕對的,更是讓人想繼續看下去。看紀錄片是會看上癮的,或許以後大家只會想拍紀錄片,不會想看電影了,而更多更多奇特的真實人生故事也會被發掘出來,拍成紀錄片,變成另一個爆紅的管道;或許下一個網紅就是專於「紀錄片量產」。那,我可以先做什麼事情?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