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才發現今天開始放四天清明連假,慘叫,啊,沒估計到,以為今天仍能做事業,不行做了,得陪孩子了。前妻只顧週六週日,所以週四週五我得顧,還好,放假嘛,應該可以依例不必寫mr6.com文,今早,孩子竟在八點多起來到客廳晃晃坐坐摸東做西了,我寫給孩子又一張毛筆字:「趁剛睡醒腦子新鮮,如千軍萬馬跑在大草原,先跑一大段,勇悍超前!」他們各自在自己桌前,妹妹畫畫,哥哥(真的)開始讀下週要段考的,我在餐桌,面對他們,自己親自示範那幅親筆書法寫的「道理」──跑了一大段,修改、調整、加強2020電子報的設定。

我覺得我到了一個新境地,這幾天,這一週,不知哪天開始的,心理起了一些變化,觀察日記文字可看出,原因呢?分析一下:一方面是疫情,以及疫情引發的各地論戰,我已不看新聞,卻一直聽到生氣的消息,可能疫情太驚悚、太未知,氣燄在心裡竟壓不下去,燒得我心理焦焦的,神經都不對勁了。然後,或許是疫情,或許只是時間到了,離婚夠久了,賦閒夠久了,存款燒得夠久了,我開始瘋狂加碼對事業投入,不只時間,還有專注力;我不再對我受困在家帶孩子的處境唉唉叫了,第一個不見的就是唉唉叫,專注在事業上,深信自己這次牢牢實實抓住了一個機會,整顆腦袋只想這個,不想其它。

昨天幫爸媽搬到淡水,沿路的陰,到了關渡平原,所有通往淡水的車子都必須經過大度路,平時這路上的雲不會聚集、會散、會有陽光,今天卻仍是厚厚的灰色,細雨稍停了一下,不過心情卻因為弟弟對我要做的事業表達「看好、支持」而晴朗了。既一直想事業,就沒有特別的去欣賞與體會「現在進行式」,其實,這是一趟多麼特別的遷徙,卻在心的表面輕輕吹一下過去了。

這幾天,心裡就只有:新冠病毒、事業。事業的旖旎讓我稍解病毒的恐懼,而病毒的恐懼也反過來叫我更鞭緊自己專注在事業,這兩件事(新冠病毒、事業)竟互相正向循環了。

和孩子說,早上讀書有進度的話,中午請他們出門走走。哥哥念了一下下,就說他念完了,我心嘆,心無法管,這樣淺淺的讀書,人生所有動作都是淺淺的,我怎麼為兒子調節,都調不上去。但中午還是帶他們出來了,可能太久沒有跑太遠,今天的我,看到陽光,感到陌生,感到身在另一個星球,腦裡裝的彷若另一個人生,才剛開始,連「基隆路」這條斜貫這座城市的重要路名都忘記了,看地圖還傻傻的一時沒意會到。這間「佐藤咖喱」,第二次來,你介紹的,但今天你沒來,去超市幫我買東西了;這裡還是滿座,孩子配合我疫情對策,乖乖待在安全的車內,讓我下去買外帶;一位白色鏡框的質感男,身旁兩名女子,另外還有一家人歡樂的拿手機自拍,全部都沒有戴口罩,我看著他們,很陌生,覺得他們長得像外星人,臉上不只缺口罩,還缺了一種緊張的神色,他們好像活在2019,所以我又問自己,是不是自己過度憂慮?明明天氣好起來了,涼涼的很舒服,明亮的很安全,這世界實在沒什麼理由說不好,因為它一點都不像一個每天遭受淹死般痛苦而離世高達5000人的2020年四月二日(美國的死亡速度已接近每日1000人)。我站車外,隔著口罩,先貪婪猛吸幾大口新鮮空氣,然後看到這家其實我不太能吃,我不吃肉,不吃澱粉,咖哩飯要怎麼吃?不在意,從兩個孩子難得出來放風的快樂樣,就汲到快樂了。咖哩飯先拿到「車頂」,小心的倒好醬,再送到車內給孩子,孩子看我這麼小心,也跟著非常小心細緻的慢慢吃,沒弄髒車內。

二十分鐘內,我們又順著高架路順流回到家,孩子在家畫畫玩耍,我跑到你那邊享受好吃的花椰菜米,這是減醣族群的最新熱門食物,你現在超會炒了,非常好吃,你叫我加了一些帶回來的佐藤咖喱醬,我覺得原本你熱炒的就超好吃了。加點了觀世音素食,吃到一半,不得了了,手機裡突然全是妹妹傳來的訊息,妹妹說,我們對面大樓的樓上鄰居,「正在殺狗」,因為他們把狗放在陽台的欄杆上,小狗的耳朵垂下,看起來好像很害怕;然後妹妹和哥哥上網查了「通緝犯」,第一張跳出來的照片,長得跟這個鄰居好像!妹妹慘叫,趕快傳群組給家人,說她好害怕,哥哥妹妹兩人就開始扮演福爾摩斯兄妹,拿著手機對著樓上鄰居錄影,沒想到對方也開始對著他們在拍照(好似)……聽到這裡我趕快衝回家,叫他們別再玩了,但他們正玩得高興,還將窗簾拉起,躲在桌下,一邊驚叫一邊偷看上面。

哥哥早上用鞋拔子當寶劍,上面「刻」上他鑄造此劍的年份,還給自己一個「年號」,年號是網路上面查來的,只要給名字,它就給你年號。這把劍很厲害,除了劍身,劍柄後面還有一根小毒針,可以在緊要關頭針刺對方。看哥哥玩得開心,我笑歪了,跟他說,爸比小時候有弟弟叔叔一起玩,好可惜你現在只能跟你老妹玩,但老妹只喜歡畫畫、喜歡看書,因為她是一個女生。那哥哥說,我和爸比你玩可以嗎?我說不好意思爸比現在還要努力,趁現在大腦還新鮮,還要往前衝,我這麼老都在努力,你是不是該努力一下呢?但那個沒有滿足兒子的殘缺的遺憾在心裡慢慢擴大────想想,這兩天的長假,是非常少數的、可以和兩個小孩在家,但卻覺得,我們每天都是這樣相處的了。離婚的當下,曾經以為,身為平日照顧者的我,一定「輸給」週末照顧者(前妻)。但其實實際這樣半年下來,正是在平日,才有戰鬥情感;即使是沒有味道的日常,本身,就是一種味道了。

傍晚帶孩子們去看眼科,回來在路邊,父子父女吃伊士多麵包店買來的小點心,屑屑掉進水溝裡,才上車回家,回家後哥哥堅持要拆妹妹在客廳角落設置的「小紙屋」,但妹妹想等小姪女來看過,苦求哥哥,盛怒的他還是在三分鐘後忍不住的一陣狂暴起來拆了它。我生氣的說,這是他的最大危機,會出大事情,請他回頭想想,剛剛到底在幹什麼?然而這一「點醒」不但根本「點不醒」,又引發了更黏糊的戰鬥。

然後你帶著食物來了,父子父女的chemistry又起變化,哥哥嗅到可乘之機,妹妹退到旁邊感到無助,我則繼續扮演呱呱呱的囉唆爸爸,心煩,人躁,直到兩個孩子在餐廳開始和電繪老師上課,今天哥哥第一次上,妹妹則第三次,你也在旁邊注意聽;你觀察哥哥學很快,我很欣慰,但也擔心壓縮到妹妹信心。總之,我把握時間,自己主思緒主攻繼續做更多電子報(電子報的意思就是只透過email寄給特定用戶),就療癒了。我也有了一個很舒服的決定──今後每天都要捌開自己的心,誠懇、老實、不藏私的做一份好好的電子報給我的訂閱者。電子報較沒壓力,文章不會永遠放線上,且訂閱者人數少,希望這是一份最友善、交朋友的電子報。此電子報將分二,先寫「肉」,實際回答大家問題,手把手一步步的悉心的教那些接案賺錢的關鍵,這個「肉」就像現在mr6.com每日文章一樣,會有(儘量)長達五天的存糧。然後到了當天再寫「皮」,皮的部份就會將肉加進去,標題一樣,但只有付費者才讀得到完整Q&A,非付費者只能看到一些teaser文字。這份電子報的寫作對我而言前所未有,可能比日記還更溫柔───因為它不留存,寄出去就不見了。我要好好的掏心掏肺的寫。

上完課,哥哥妹妹還繼續的用這台第一天使用的新電腦,繼續練習Photoshop。哥哥將今天學的去背學以致用,馬上有個點子──拍了一張老爸我,坐在椅上的樣子,還調整了姿勢,然後把這老爸去背、縮小之後,放到餐桌的桌緣,好像一個縮小的我坐在桌邊,腳懸空,上方有一個超大的、通電的電蚊拍。老爸我永遠都是孩子第一個實驗搞笑的對象,我也願意,只要它,可以通往更好的他們、更好的我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