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發明一招,昨晚先煎好了你教我的香煎蛋豆皮,放冷、放冰箱,早上再用微波爐弄熱,妹妹吃得超開心,哥哥也吃了一些。也就是說,晚上先弄好早餐,隔早便不會這麼急躁,一切可以慢慢來,以後我就以這種方法晚餐早餐一起煮,當一個更有效率的單親爸爸。

遲遲不敢把昨晚成功下廚和今天早餐給家人看,對於沒有幫爸媽打包裝箱搬家一直覺得愧疚、罪惡感,且為什麼說好今早幾點集合,我竟還是晚到,但大家實在無法想像,一個離婚後獨立照顧孩子的單親爸爸有多少事要做,我想讓一個家正常運作,而且運作得好,父代母職,做家事還要做事業,今早真的已經完全無力也沒時間完成文章,送妹妹上學後,考驗我如何在短短半小時內處理完早上為了早餐和點心而弄得亂七八糟的廚房,洗了隱形眼鏡,還把垃圾倒了,現在只希望長輩搬到淡水可以真的快樂起來,那樣我們才能一起力抗距離過遠、家人分散各處、景氣低迷、未來不知怎麼走的、接下來很難走的一段不短的可怕之路。半小時的忙碌,非常慌張,每多洗一下眼鏡,將它洗乾淨一點點,就壓縮到其他事情的時間。我又安慰自己,這些事情有天會全部習慣,習慣到我心臟可以完全正常速度的砰砰,一邊還光速做完所有的事。

半個小時後,看著這麼乾淨的廚房和這麼乾淨的家,烘衣機順利的在轉,雜物都順利的歸原位,無法相信半小時前這裡有多亂,我就想,有必要做到這麼誇張嗎?有必要嗎?應該是因為前一段婚姻中,所有這些「我沒做好」的小事,都變成了一串串扯不完的抱怨,所以,我希望做到讓大家「完全沒得嫌」,所謂「大家」已不只前妻,而是我現在與未來會遇見的每一個人───任何一個人,都是我想表現的目標。然後,就是因為我意識到自己已做這麼多家事,忙成這樣,即便家人恐怕都無法真正瞭解我到底做了多少,於是我更不希望任何人來搶我「功勞」;如果孩子未來不領情就算了,但我無法再接受另一個一直貶低我的任何聲音(儘管現在並沒有),所以我寧可自己全做。即便這就是離婚後獨力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的「命運」,也認了,至少,除了每天緊張了一點,一切還算滿足的。

搬家工人繼續的把東西搬出去,和弟弟聊了一下我現在做的寄電子報的獲利模式,得到他的支持。我也因為再複誦了一次而將理路變得更清楚,這是一個「二階段」的任務:第一階段,先想辦法用過往帶領小編的經驗來教大家如何月收入接案賺錢,第二階段,當付費訂閱者夠多,就更可以提倡利用持續不斷的內容來訂閱賺錢,這兩個階段的概念、目標受眾是一致的,方法也是一致的,只是第一階段對B端,第二階段對C端。弟弟認同:一、在這個非常未知的艱困時期,B端(企業)風險未知,C端(個人)永遠都有需求的,尤其世局越差,個人就越需要有人幫助賺錢。二、我絕對得待在家裡賺錢,身為單親爸爸要照顧孩子我哪裡也去不了,因此,絕對堅持不做無法量化的規模化的,寧可沒人要,也要堅持scalability,以上全都是沒人走過之地,全都是「實驗」,對我個人,也是對那些需要這樣收入的辛苦的爸爸媽媽們。以上的思考,第一階段期間別透露給太多人知道,只要給需要說服的人知道就可以了,我亦不需要接受配合任何人,自己管好自己,提供最佳訂閱體驗。

和弟弟聊了世界趨勢,他說美國那邊正陷入恐慌,所有的新創公司都不知該怎辦。他們說原本快拚到上市的WeWork可能倒閉,這時候,他也驚喊千萬別做B端(企業)的生意,所以他非常支持我做C端(個人)。他說,這個危懸時刻,像我這種孓然一身、從頭開始的人反而是最幸福的,所有的公司都會全垮或半垮,我現在卻不必擔心,只須伺機重新開始。我也和他分享從歷史來看,對國家要求賠款可能造成戰爭,失業人口用戰爭來解決亦方便,因此川普連任後不知會做什麼驚人舉動,我們都同意,資料放在美國網路上面其實不靠譜,如果被洗掉,被控管、連線被消滅,就沒了。弟弟提到這像1949年國共內戰,有些人決定留在家鄉,有些人就做了大遷徙,通常都是家中長輩的決定。往往,舉家移動,總是聽起來不合理且沒必要,卻可能是極有遠見的正確決定。我心裡倒是想,現在我對我個人生命沒放得這麼重,如果我自己不是重點,孩子又很難拉出去,這裡有太多的牽掛跟愛,怎麼可能出去。而且這次不同的是,到歐美不見得比在亞洲好,不過,1949年時,不也是這樣嘛;一切都像賭博,看誰押對,不是嘛?

有人說,以後的人回來看我們的歷史,會說2020年才是網路全面的開始。我也跟他分享,我受美國記者朋友訪問提到,現在的網路機會就在「網路更全面化」,讓理論變成現實,在家不必出門也能做完所有事。我發現,我的一些擔憂都被驗證了,看,去年我要在香港設立分公司,還要到美國加拿大開銀行帳號,在去年第二季看來,我的動作令人覺得可笑、莫名其妙,但當時我就覺得川普不太可靠,世界已失一位老大哥,現在我已弄好了這些,現在我更有信心用原本的計劃來繼續下一步。

回來以後我真的好幸福,你剛幫妹妹弄了午餐,她在客廳呼呼睡午覺了,你馬上又幫我炒好三盤菜,熱騰騰的端出來,是香煎蛋豆包、黃瓜炒玉米、還有切得像干貝的乾煎杏鮑菇,超好吃的。然後再弄了兩大片貴森森的Beyond Meat給我,吃得非常不好意思。今天很重要,是你第一次到學校去接妹妹回家,原本問妹妹要不要自己回家就好,沒想到她好希望你到學校接她。

下午由以前同事送了一個組裝好的電腦過來,要給孩子做電腦繪圖用。同事帶另一個人一起來,我正出去送孩子,由你接待,他們說要等我回來,我進門就發現,這個另外一人,怎麼如此眼熟,哎,正是以前優秀的工程師。他們可能太想念我呵,願意來和我見一面敘舊,我們坐在小小的餐廳,每人都戴著口罩,見見面,很是溫暖。公司的末期,我終於像個真正的老闆,可以為同仁提供正面且美好的工作回憶,而我的夥伴在那時候也特別的全力的幫了公司,我們靠幾個人就做到了蠻了不起的事,只可惜,中間斷了,無法繼續。

做完電腦,我們去接妹妹,哥哥突然說他希望我去接他,如果不去接,他就要坐在mall裡面玩手機直到我來為止。我勸了幾次不聽,非常生氣。後來再打電話過去,他又好了,已經在等公車,我也突然同情他的處境,上課太晚,公車已離峰需要等一小時。坐在公車亭等一小時?實在難以想像,其他公車繞路又沒有位子坐。後來你提醒有一輛公車,有位子,我們買完文具,也去順便接起了他。養小孩不容易,一方面希望訓練他並框住他不致逾線,一方面又好心疼他。回家後,哥哥心血來潮用「浮世繪」的畫法,畫了一張「我」的圖片,畫得真好,仿得好像,旁邊還有他亂寫的日文字,學我平時鼓勵他的口吻:「深深實實練習,必能………若想得到……複習絕不可少」,主標是「榮耀的第一名」,我苦笑,但還是稱讚了他了。就像大家都會懷念當兵時候的排長,或國中那個超兇的老師,或許我家兩個孩子以後也會用那樣的感覺來懷念當年,我為他們寫的這麼多的名言佳句。

有必要好好調整自己心境,來度過這個辛苦的「負面輿論世界」。覺得負面,也是因為我和很多人的方向都不一樣,聽到的當然都是壞消息,但我要學習,因為我並不是舞台上的角色,我正在另闢蹊徑做大事,只要沒去感覺,就不會這麼在意。

晚上看到,英國有位13歲的男孩剛剛因為新冠病毒過世了,而好像昨天也有一位12歲的比利時女孩同樣因為新冠而過世,這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這麼小的孩子也有危險的,不知道該不該和小朋友說?今天川普則做了兩小時的記者會,第一次預測美國即將死亡十幾萬人,這數字在目前仍難以想像,但專家卻又說了更高的數字。如果一個地方目前「只」死了5000多人,然後未來兩週會死到10幾萬人,其實你我可能都在裡頭,這樣想,就會寒到骨髓裡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7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